墨坛库 > 画中仙之菩提劫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215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秋去春来,好似眨眼之间,又是一年。

  这短短几个月间,却发生了许多大事。

  武林风变,武林盟主霍衍将所有背叛了自己的人,哪怕只是在那期间跟琼蝶派和冥蛛党走的稍微近一点的人,全都毫不留情地杀了。

  老百姓们叫苦不迭,幸而最后终于尘埃落定,一场血腥的大tu sha也总算随着冬日的大雪尘埃落定。

  雪化了,武林好似也真的安静了下来。

  冥蛛党和三贤山庄仍然是公开的分庭抗礼,大战没有,小战不断,经常会有冥蛛党的弟子被折磨致死,被扔到湘城的大街上。

  也会有三贤山庄霍衍的爪牙,被冥蛛党的人抓住,切了胳膊,打断了腿,扔到三贤山庄。

  不过霍衍对此并不感兴趣,那些爪牙,对他来说甚至连猪狗都不如,死了便死了。强者才会顽强的生活。

  他们死了,证明他们是废物,既然是废物,便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上。

  反之堇色,再怎么冷血无情,那些死去的人,也都是她冥蛛党的弟子,自然愤怒。

  两股势力便一直这般无休止地争斗着,始终没有了解的迹象。

  再说琼蝶派,那个曾经和冥蛛党一起攻上三贤山庄的五派之首,如今已经沦落到了没有人会重视的最底层。

  在几个月前,琼蝶派阿若多油尽灯枯,终于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她委任的下一任掌门谢子衿,却因为巫神氏的那个退隐多年的疯女子夜连翘,被打成重伤,如今卧病在床,数月都不见好转。

  琼蝶派群龙无首,只好推选出了另外一个人,作为代掌门。

  那人名叫游怡,是个并不算闻名的女人,五十多岁,据说是阿若多的侄女,实力大概gao qiang,不然那些人也不会推举她做代掌门。

  只是游怡接管了掌门之后,并没有按照众人期望的那般,成为一个真正好的领袖,成为一个称职的掌门。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坐那掌门之位。

  游怡刚愎自用,且心狠手辣。

  她提出诸多让人无法理解的规矩让琼蝶弟子遵守,凡有违背者,皆不问原因,直接处死。

  有人冒死提出意见,让游怡不能这般对待自己同门,不然弟子们寒心了,琼蝶派就是一盘散沙,结果那人便直接被游怡斩首。

  身子被挂在琼蝶大殿外,整整暴尸了半个月。

  幸而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不然尸体的恶臭,一定得叫所有人都忍不住狂吐。

  琼蝶派的弟子想要报仇,但游怡却始终说让她们先休养生息,说什么时机不成熟。

  游怡最初接受琼蝶派众弟子请愿的时候,完全不是那样的态度,结果真的执掌了掌门之位后,却性格大变,好似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碍于游怡的实力完全在她们之上,她们几次反抗都被挫败,狠狠挫败。

  得罪游怡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最后,琼蝶派的弟子们都只能妥协,屈服在了游怡的暴戾统治下。

  琼蝶派这几月一直在休养生息,得到消息后的中原帮派,纷纷派人过来没事找事。

  那些ren da多是曾经被阿若多侮辱甚至打伤过的,如今阿若多已死,他们自然要过来让琼蝶派也脑袋疼一把。

  即便不能把他们整个帮派都给剿灭了,也得杀上几个人。

  游怡本来实力挺强,但碰到外面的人,却不敢出手,只说现在他们的实力还不够,那些人的背后都是实力强悍的大门派,若此时大打出手,或者白山派的公孙殊亲自派人过来挑战,他们就得彻底完蛋。

  于是,在游怡所谓的休养生息中,琼蝶派的实力却越来越差,人心也越来越散,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练武了,他们想的更多的,是怎么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已经不再是琼蝶派的陌生门派。

  天山这边如此,王庭紫涟麒那边却仍安然生活。

  墨染每日练习流星锤、剑法和内功,实力已经又上升了一大步。

  如今她已经完全能在江湖中独当一面,即便是那些闻名的,所谓的江湖高手,墨染也能跟他们斗上一斗。

  夜连翘十几年未回西域,每天自然除了吃就是耍,玩累了,便回去睡觉。

  她心情好得很,因为琼蝶派现如今的局势,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阿若多那个老妖精死了,不过她现在倒是希望阿若多别死了。

  若是叫她见见此时的琼蝶派,见见她引以为傲的五派之首,现在变成了什么悲催样子,她一定会活活气死。

  那样才好,活活气死。

  大雪开化,终于,四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也要在年结束之后,拉开帷幕。

  中原江湖已经安定不少,武林人士不管身份如何,届时大多会去参加。那是让他们能一战成名的地方。

  墨染一直到离开,都没有见过赫连星。

  因为赫连星心中始终膈肌着自己被紫涟麒强制带出天山,又软禁在王庭,所以这几个月,谁都没见。

  紫涟麒倒也没有在意,左右赫连星人是安全的,至于她的小性子什么时候结束,那就是她自己的事。

  武林大会在即,墨染本想带着赫连星一起去,不过似乎是有些费劲了。

  她和夜连翘、慕容霁由小狮带着,先走一步,要去平津关一趟,看看已经由有一年未见的家人们。

  紫涟麒则是再过一日两日,或许会带着赫连星一起,跟小飞过去。或许她自己。

  到达平津关后,墨染满心欢喜地去军营找萧琮。

  结果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听到一个声音,那让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好像是梦,迷迷糊糊,好像是深渊,黑暗的,深不见底。

  她满心欢喜地冲进营帐,看见那个正在处理军务的萧铭锐,他好像苍老了不少,果然时间匆匆流逝,对谁都很公平。

  她问萧铭锐道:“萧伯伯!琮琮在哪里呢?我在外面转了一圈,始终没见他的影子。”

  萧铭锐抬起头,看见那个又走了一年的墨染,她似乎又长高了不少。

  他鼻尖蓦地酸胀难忍,痛苦道:“琮儿,死了。”

看过《画中仙之菩提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