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画中仙之菩提劫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

  287

  墨染听得认真,连点头也忘记了。

  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印象深刻的,就是虞金雪对她说的那些话。

  她说,人啊,活着就是靠一口气,靠一个信念。如果这口气没了,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的时候,即便是还能再活一百年,也是行尸走肉,没有半点意义。

  她说,她理解失去至亲的痛苦。也明白,小小年纪就失去了亲人的那种绝望和无助。那种只能不断告诉自己,自己在乎的一个人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即便知道那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身上剌口子。

  即便看着自己的身上已经鲜血淋漓,却还是得提醒自己,那个自己在乎的人不在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没事找自虐的。只是为了告诉自己,人死了就彻底死了,什么也做不了,死人什么都做不了,活人也无法让死人复活。

  但活人至少还能为死去的人做一件事。——把他们的生命也带着,带在身上,好好的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

  这才是对死去亲人的最后的尊重。而且只要这个世上还有人记着他们,记着那个名字,记得那个人,他们就不算真的死去。

  所以,她小小年纪虽然经历了生离死别,虽然是痛苦的,但也是一件好事。能让她更早的明白更多的道理,明白需要珍惜眼亲人,而不是一直缅怀和后悔。

  人若是一直在后悔中度过余生,那还不如死了呢。因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她对墨染说,不瞒你说,琮儿的死,不止是一个人两个人心中有疑惑。不仅是她,聪明如阿紫,她不会想不到其中的问题和破绽。

  只是这件事她不能亲自出面,因为那定然会引起慌乱,甚至会引发更大的,不可控制的变故。

  只有墨染能做。因为没有多少人见过她,而且她有能力也有坚定的信心,不到黄河不死心,一定会把所有事,所有的细节都发现,然后找出真相,还霍衍一个公道。

  如若不然,她也不会答应墨染,让她过来京都调查。她也知道,虞金雪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鼎力相助,因为她们两个互相了解,即便没有见面,也知道,她们两个心中的想法一样。——萧琮的死很蹊跷。

  墨染脸上尽是惊讶,她知道紫涟麒也肯定对这件事有怀疑,但却没有想过,紫涟麒竟然比她怀疑的还早,比她还没放下这件事。而且早就跟虞金雪不谋而合,心有灵犀的把所有步骤都计划好。

  怪不得,怪不得呢。干娘那么痛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并且还特意将夜连翘和赫连星都带走。

  她还以为她们真的是得尽早回去,因为她们不属于中原……真是傻的可以。

  虞金雪对墨染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然后轻声道:“琮儿的死我很遗憾,不过逝者已矣。咱们现在就努力,说什么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不管结局是怎样,都要查个究竟。虞姨支持你,但你若是有什么心事,心情不好了,或者遇到什么问题,千万得跟虞姨说。咱们一起想办法,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

  墨染心中感动,鼻尖蓦地酸了,连连点头,道:“是,虞姨别担心我,我没事的。还有……咱们肯定会把琮琮的死弄个明白。”

  虞金雪欣慰的点点头,道:“恩……虞姨相信你,也相信咱们一家人联手的实力。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若真有凶手,自是会让其受到最残酷的惩罚。杀害琮儿那么好的孩子,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天色很晚,虞金雪瞧着墨染的脸上染了倦色,便起身要走。

  “好了,你们赶了几天的路,也都累坏了。一会就睡吧,养精蓄锐才能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更清晰,也能更敏锐。”

  墨染赶紧起身相送,一面道:“是,虞姨你也早点休息。”

  虞金雪轻轻应了声,抬步离开。墨染一直目送虞金雪消失不见,这才关上门,疲惫不堪地走到床边,将衣服左拉右扯的脱下,人往床上一扎,闭眼便睡了过去。

  琮琮……

  我到京都了。

  若你真的是被人所害,一定要保佑我们早早发现线索,找到凶手。好让我们将那凶手绳之以法,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琮琮,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不明不白!

  她的眼角流出一串清泪,想着那个五官硬冷,笑起来却跟阳光,不,比阳光还耀眼的少年。

  面容是那么的清晰,好像就在眼跟前一样。

  虞金雪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人死了就死了,死人做不了什么,活人也不能让他们复活,只能带着他们那份生命,更好的活下去。我们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

  她睁了睁眼,萧琮便从自己眼前消失。

  深吸口气,墨染将眼泪擦掉,转了个头,身子没动,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

  虞金雪到了自己住处的院子,刚进去,就见着院中站着一个人,身材修长,偏瘦,却绝对不是弱不禁风。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长袍,袖口用金线绣着简单却精致的花纹,跟他的人一样,简单却不俗。

  正是逐风慕容霁。

  “阿霁。”虞金雪轻声唤道。他果然还没睡。

  慕容霁看到虞金雪,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轻声道:“跟小染说了?”

  虞金雪轻笑了声,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就是问我这事。”大家都紧张也关心着小染,“放心好了,她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小丫头。”

  “是啊。”慕容霁见虞金雪一脸轻松,心情也放宽不少。“小染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

  突然一阵夜风刮过,吹动两人衣襟,吹乱了发丝。吹的好似脚底都冒了凉气。

  虞金雪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点毋庸置疑。”

  虞金雪一愣,——她可没见慕容霁的嘴动弹。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转身,看向那声音的源头。——墨袍男人悄无声息地站在房上,手中提着一把墨玉长剑,正用那双纤长又冷冽的眸子看着他们。

  慕容霁道:“……墨凌风。”

看过《画中仙之菩提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