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剑亦风流 > 第五十八章、盗仙草

第五十八章、盗仙草

  孟辰见到所谓的白娘娘时,连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一切都幻觉?

  因为眼前的白娘娘并非自己先前所猜测的那样,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亦非一个风韵不存的中年妇人。而是一个貌美如花,不过二八年华的少女。

  看到那冰肌玉肤,明眸皓齿的绝色佳人,孟辰只感觉自己的心跳要停止了。

  “渺息,是你?”如果他能来到这片陌生的世界,那原本就和他在一起的巫渺息自然也能穿越时空来到这片天空之下,这并非什么可以惊讶的事情。

  然而,孟辰的呼唤,却只让眼前的美人皱了下眉头,似乎她很不理解这个人类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她却叫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字。

  难道,这世上还有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吗?

  “你刚才叫我渺息?”白娘娘靠近孟辰,让他闻到了一股异常好闻的香气,尤其她靠近的那刹那,他只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不知道为何,他再次看到一个和自己人生的“熟人”,那种无法言语的喜悦,几乎充斥了他整个身心。

  好在他现在无法动弹,不然他真的要扑上去,好好和巫渺息谈谈了。

  不过,一阵欢喜之后,逐渐冷静下来的孟辰很快就明白,这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

  就算这个女人和巫渺息长的一模一样,可她们并非一个人。巫渺息虽然也有时候是冷着面孔,却和眼前的女人不同,那并非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可眼前的女人,虽然并没有透露出什么恶意,可那股冷漠感却让孟辰觉得她是一个很难靠近的女人。

  “我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你们真的长得很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尤其看到的你的那一刹那,我就忍不住呼叫你了。”孟辰说道。

  白娘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只是她的眼眸深处,却又显现出一丝异样的光彩。

  “你以前见过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真的,没有骗我?”白娘娘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语气和身体,可还是让孟辰发觉了一点什么。似乎,眼前强大无比的女人,似乎……在害怕。

  害怕?这个词不应该在一个修炼了近两千年的老妖精身上出现,而她更没有理由面对一个生命垂尾的男人感到害怕。

  可是,这并非孟辰的错觉,这是实实在在的害怕,尤其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

  “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我会控制不住杀了你,然后利用记事珠把你脑海里的所有东西都复制出来。”白娘娘的话,并非是在吓唬孟辰,而是她真的有这样的本事。

  孟辰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所以他看着白娘娘说道:“我确实认识一个和你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只是,她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和眼前的你比较起来,太青涩了。”这是实话,毕竟巫渺息还只有十六岁不到,而眼前的白娘娘,虽然有着一张和巫渺息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可她却是一只成熟透的水蜜桃,是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她的魅力。

  原本以为白娘娘听了这样的话,便觉得没趣后便不再追问。可孟辰的话才说完,白娘娘的心就剧烈跳动起来。

  难道,自己以前失去的那段记忆,会和眼前的少年有关?

  在前不久的时候,白娘娘曾经到人间去游历过,可回来的时候,却无缘无故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不管她用什么法子,那段记忆就仿佛彻底地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再也找不回来。

  本来她以为对找回那段记忆感到绝望了,可眼前的人却说自己曾经遇到过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那就让她的心开始跳动起来。

  他看到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是自己呢?

  毕竟,到下山去历练的人,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难,而他失去记忆的原因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那段时间,如果修为惊人,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可最后她却受伤了,而且还失去了一段很宝贵的记忆。

  回来之后,这一切就变成了一个迷,就连她本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一直在寻找答案。

  她失去记忆的真相。

  “那个女子……你看到她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这点,对白娘娘十分重要。

  这个……孟辰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说起。

  难道,要和她坦白从宽?如果他穿越者的身份暴露出来,会不会对他照成不良的伤害?

  “你和她并非一个人,而且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碰到的,就算现在去找到这个人,只怕也是空谈了。因为,她不存在这个“世界”了。”孟辰已经确定,眼前的妖女绝对不是巫渺息,可是他却觉得,这女人似乎和巫渺息有着莫大的因缘。

  至于为什么这么感觉,这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可以,他也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白娘娘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她想人都在自己身边,她迟早会想到办法从她嘴里一点一滴地把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都给套出来。

  只是,这人体内被姥姬下的诅咒,却不是那么好解的。

  如果有仙草,再加上她多年的修为,不用多久就会好。

  可她这次去仙山盗仙草,却空手而回。

  “我是不是活不长了?”白娘娘回来好几天了,可依旧没有让孟辰好起来,这就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似乎在这个世界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死了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那该有多好。可是,他是修仙者,知道自己如果死了,只怕魂魄未必能回到自己所属的世界,而是被一些妖魔鬼怪给吸纳,炼成他们的意思真元。

  如果那样,还真不如魂飞魄散,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我会救你的,哪怕……仙草现在我没有什么希望了……”白娘娘想到去仙山盗仙草的经过,整个表情就变得冷若寒霜。

  本来,仙草已经被她拿到手里了,可那该死鹤仙君却突然出现,把她打的差点重伤。两个人在那仙山斗的风云变色,几乎要惊动天庭的时候,仙山主人碧落仙子回来了。

  这个仙子和白娘娘并没有什么交情,如果算起来,还和白娘娘有点恩怨,自然是不肯给她仙草的。

  白娘娘一个人是无法从他们手中拿到仙草了,只好转道而回。

  那碧落仙子也不追击,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离开。

  回到这万蛇谷来,白娘娘的脸色却并不太好。

  如果再不救治,孟辰的身体虽然被药物控制住,可那可怕的诅咒还是会要了他的命。

  “我叫孟辰。”两人算是认识之后,孟辰竟然对眼前的妖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白娘娘却只是冷冷地瞧了他一眼,并不回应。

  孟辰苦笑一声,却也不再说什么。

  这次被弄到这个鬼地方来,他真的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原本九龙谷试炼应该是稳稳当当的,却不想发生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最可怕的是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来到的这个世界,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尤其,回去的方法虽然知道,可怎么找到那个梦魇之魔却是应该大难题。

  如果能找到梦魇之魔小白,他回去之后或许能依靠上白学府的力量,让他继续活下去。

  不过,孟辰就算回去了,想要再次得到应该完美的身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科技发达,能复制身体,想要把灵魂放到新的体内,那就太不容易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修炼者,如果需要新的肉体,容易是容易,可一切修为和慧根都全部没有了。这对于妄想强大和修仙的人来说,绝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尤其,修仙者换身体,还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副作用。那就是换了身体之后,可能失去记忆,仿佛一个初生婴儿一样,什么都是一张白纸。

  这样白痴的生活,他们这些修仙者宁愿死也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活下去。

  这简直太丢修仙者的脸了。

  “你知道你中的诅咒,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禁咒吗?”许久,白娘娘看着躺在床上,闭目不语的孟辰说道。

  孟辰听到她的话,才缓缓张开眼睛,说道:“虽然不知道禁咒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可这个让我几乎死掉的诅咒,我还是知道威力大小的。这个诅咒,让我痛不欲生,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行,如果可以继续活下去,我会千百倍地让姥姬偿还。”

  “姥姬……你现在可不是她的对手,她一个小小的指头就可以让你死上千百次了。”姥姬和她是一个时代的妖魔,甚至还要久远。如果不是被那些和尚封印在临安,只怕天下都会被她的妖焰给笼罩,人间变成炼狱。

  不过,这些她是不会去管的。

  姥姬就算把人类全给杀掉,她也不会去多管闲事。这样的事,自然有正义的人去做的。

  可是,这个人类,却很有可能知道她的过去,失去那段记忆的经过。

  所以他不能死,至少在她弄清楚失去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才能。

  而这段时间,她得想办法让他活下去。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去找姥姬。

看过《剑亦风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