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一章 开公司了

第一章 开公司了

  简介:善有善终,恶有恶了,人生百年富贵贫穷,不过是过眼云烟,终是魂归地府。由于人界人口突增,天灾人祸,恶疾事故铺天盖地,每日要收魂魄数量无数,黑白无常范无救、谢必安苦不堪言,思来想去便联手开了家牵魂索魄的无常培训有限公司,招收人界非常人代为行使职权,称见习无常。

  公司宗旨:全心全意为地府服务,阎王下令三更死,决不拖延五更收。

  公司政策:十年生灵,百年入府,千年位列仙班。

  公司规定:一经录用,永不解雇。(辞职也不行)

  适用人群:学生、白领、蓝领、黑领也没关系,只要有独立思想,不管富贵贫贱,老弱病残皆可报名。

  高中生吴畅翘课出来,机缘巧合的为个大姐姐带路,误打误撞的进了正在举办开业典礼的会场,得了莫大的机遇,而后正为招不到人而愁眉不展的黑白无常,突然想起这位着实不凡的年轻人,使是尽百般手段,终于让吴畅按上了自己的手指模,自此吴畅的人生之路,便走上了不同的轨道,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一番境遇?且拭目以待!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是巧合!」

  「以下正文」

  第1章开公司了

  七爷、八爷最近有点烦,如今的工作任务实在是太过繁重了,都没有时间回家陪陪老婆孩子了,以前人都惜命,想着一切法子吊着,宁愿苟延喘喘也不愿撒手人寰,可是如今的人,考试失利自杀,感情失落自杀,工作不顺自杀;看你不爽砍喽,见你过的太好捅了……是非种种,这些稀里糊涂变成鬼魂的都要他们两个去仔细甄别,再有生老病死者,两人每天疲于奔命,不禁羡慕起其他阴司使官,看看人家牛头马面,领着族众,把魂魄一锁拉走就好了,哪像他们既费体力又费脑力!

  七爷、八爷不禁仰天大喊,我们要放假!

  “七哥,咱们得想个法子,要不然就咱这样,早晚得累死!”黑无常范无救喘着粗气将一个生前无恶不作,死后不知悔改还敢抗命逃窜的鬼魂,扔进了地府,嘟囔着抱怨着。

  七爷笑嘻嘻的收起招魂棒,手往脸上一抹,瞬间变成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玉面小生,端的秀气通灵,出尘风|流,看的八爷一愣,嘟着嘴道:“七哥生的风流倜傥,可是羞煞小弟了!”

  “八弟这么说可就生分了,你我自小结义,情同手足,何必在意一副臭皮囊!”七爷微笑着回道,却仍然有些自得的欣赏自身。

  八爷白了七爷一眼,身子微动,也将一身行头撤去,不过仍然是一身黑衣,五短身材,其貌不扬,又黑如碳头:“要不咱两个换换?”

  七爷抽了抽嘴角,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一副臭皮囊而已,哎~~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咱们合计合计!”

  “又转移话题,我前些日子发现个新开的酒吧,先去喝两杯!”八爷翻着白眼顿了顿身子,落到尘世人间,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繁华异常。

  黑无常跟着响彻在街头巷尾的音律,舞动着手脚,哼着根本不着调的歌曲,白无常在旁实在听的不惯,笑呵呵说道:“人界存世不过数万年时间,不想繁华至此,咱这鬼神两届,却是固步自封了!”

  “七哥这话说的不对,人界再是繁华,到底是蝼蚁一般,咱们翻手之间,便可让他们化为灰灰,鬼神两届,求的是心静如水,若像他们这般,哪还有精力修炼?”

  白无常翻了个白眼,说道:“那你怎么老是想着往人界跑?”

  “额,那个七哥,刚才你不是说有想法了吗?赶紧说说看,现在到处在减压,上次我听南天门的朋友讲,他们现在都是上一天休一天了!”黑无常脸色马上变了过来,狗腿一般围着白无常,弄的七爷无奈的直摇头。

  “平日里倒是都被你这黑面孔骗着了,我想着……哎~~~你看那,还有那,到处这个公司那个公司的,其实都不过是空壳子,你看咱们也开一个公司怎么样?人界不少人都在机缘巧合下被开了灵智,有了三分天眼,这些人咱们可以拉过来,替咱们做事!”

  黑无常听得两眼冒光,随即冷静下来:“先不说他们能不能纳到咱们麾下,就说十殿阎罗那怎么交代,还有酆都大帝,见到他比我还黑的脸,我就慎得慌!”

  “十殿阎罗那,你去想办法,是请酒还是摆席随你便,酆都大帝那边我去办,我婆娘跟她婆娘是发小,自小感情就不错,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这点小事应该没有问题的!”白无常贼笑着,突然愣了一下,拍着脑袋懊恼道:“啊呀,八弟,这个哥哥先不陪你了,今儿个是你嫂嫂的生日,我给差点忘了,那啥我先走了!回头咱们再商量!”

  望着白无常离去的背影,黑无常深深地叹息着,幽怨的嘟囔着:“你不也是,一个生日而已~~~哎,到底是有家有口的人啊,苍天啊,你就可怜可怜我,赏我个老婆吧!”

  “哎呦,大兄弟,你一个人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黑无常一跳,扭身一看,是个衣着暴露,满脸浓妆,妖艳性感的女子,扭着丰满的臀部朝着他扑了过来,饶是拿了这么多年恶鬼的黑无常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哇的一下,撒腿就跑。

  那女子仍然扯着嗓子在身后喊着:“大兄弟,你跑什么呀?过来玩玩呀!”

  黑无常浑身打了个哆嗦,朝着天上拜了拜说道:“谢谢了,各位,赶紧收回去吧,我老黑无福消受!哦,嘛噶,我还没来得及喝酒呢!马上开公司,一定,必须得开!无常——招魂棒!”黑无常捂着脸,一脚跳进虚空,幻化成黑无常的模样,朝着魂魄波动的地方飞去。

  次日清晨,一脸怒气的酆都大帝将生死簿撕掉一页,念了个咒语,那页纸化作一个小册子,很不甘心的扔到白无常怀里,警告道:“你要做什么我不管,可是若是扰乱了地府秩序,就是玉皇大帝过来说情,本尊也不会轻饶了你!”

  “嘿嘿,那没事,大不了我让我婆娘再去找她发小!”白无常将那个小册子收到自己怀里,这个就算是许可证了,员工签上名、按上指印,就算是地府挂职的阴司小吏了!

  酆都大帝揉了揉耳朵,恶狠狠的吼道:“再去找她说地府的公事,我跟你没完,还有让那些卑微的人类管好自己的嘴,否则本尊不怕再开个十九层炼狱!”酆都大帝其实并不黑,相反,他长得玉树临风,面容和善,只是他做事从来都是刚正不阿,面对下属也不苟言笑,所以地府众人对他都有些敬畏,常叫他黑脸酆都。

  白无常仍然是笑嘻嘻的脸,拍拍胸口说道:“我办事你放心,这么多年,我可曾出过一次错?”

  酆都大帝斜眼看了一下白无常,哼了一声道:“你个笑面虎,赶紧滚,本尊不想见到你那贱样!”

  “这就走,我兄弟还等我好消息呢!”白无常摆摆手,就要离开,不想酆都大帝突然又叫住了他:“还有,告诉你那兄弟,下次喝酒给我留点,把那是个笨蛋灌醉,老子不给批照样白搭!”

  “那笨蛋”白无常臭骂一声,回身对酆都大帝说道:“下次我让他直接送你家去!”

  “你个笨蛋,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滚吧!”看着白无常那一脸戏谑的表情,酆都大帝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个小白脸,若是敢带黑包头上酆都,我砸断你的腿!”酆都殿是酆都大帝的住址,与白无常的住处不远,两家夫人又是发小,自然联系就多了些。

  黑无常曾经一时心软,处事有些偏失,酆都大帝将他贬落凡间,做了一世凡人,正是铁面无私、两袖清风的包拯,自小没有父母,长大后不得不斩了抚养他长大的嫂娘唯一的儿子,是他那一世的惩罚,却是包拯感天动地,再度轮回时,竟是免了孟婆汤之苦,是以黑无常最是害怕酆都大帝。

  白无常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老八见到你就跟见到鬼似的,他才不会去你那,好了,我先走了!”

  “他自己可不就是鬼!”酆都端坐在御座上,望着殿外嘀咕道,看着生死簿上多处隐隐泛光,不禁愁眉苦脸的抱着头哭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一个个的,光想着自己偷懒!嗯,这个是秦广王的,这个去转轮王那,这个……”

  黑无常捧着有生死簿化成的小册子,笑的眼睛都眯到一起了:“还是七哥有法子,这才一晚上就搞定了,对了,咱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十殿阎罗那叫做判官簿,咱叫什么?捉魂簿?”

  白无常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地夺回小册子:“咱这就一页不说,这上面写的都是咱们职员,怎么能叫捉魂簿,咱招收的都是些拿魂索魄的小吏,人界都叫无常,现在又都是见习的,那就叫它见习无常小册,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俗死了!”黑无常嘟着嘴瓮声瓮气回道。

  白无常气结,拍着小册子说道:“那就叫无常见习小册!”

  “算了,还是叫见习无常小册吧!”黑无常缩了缩脖子,有些摄于白无常的眼神,不就比自己大一个时辰嘛,当初死的时候,还比你早死一个时辰呢!当然这些范无救也只在心里嘀咕着,没敢说出来。

  “好,那咱们的公司就算成立了……”

  黑无常拉住白无常,囔囔说道:“七哥,咱刚才只说这个小册子,还没说咱公司叫什么呢!”

  “这还不简单!”白无常瞥了黑无常一眼,说道:“就叫无常培训有限公司。”

  范无救黑无常拍了下脑门,就知道他只会取这些毫无水准的名字,就像当初只会给人出馊主意害的人家家破人亡一样,那缓过神的寡妇可是没少骚扰他,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说白的,这么多年兄弟了,黑无常也只希望看着这个只比自己大一个时辰的兄弟过的快快乐乐就好了:“我也想成家啊,有个人关心该多好!!”

  “发什么愣,快想想要请哪些人?十殿阎罗那,昨天喝酒花多少,不管了,都请来;牛头马面的族长,请;酆都大帝夫妇,请;太上老君、太白金星,请;李靖、哪咤,请;八仙……”

  “哎,别的我不说,何仙姑一定要请!”

  “中,都请,还有百花仙子、嫦娥、七仙女,都叫来,玉皇大帝那,还叫不叫?”白无常停下手中的笔,看着黑无常问道。

  黑无常挠了挠后脑上,不大确定的说道:“要不请吧?要不然单留他一个多难看!”

  “那成,请!”白无常挥动笔墨,在纸上写下了玉帝的名字……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