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四章 烦事人人有

第四章 烦事人人有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纵是再不舍,也终有分别的时候,吴畅躺在宿舍的床上,好似做梦一般,可又那么真实,现在的他丝毫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异样,就是那个吴天,吴畅也想不到任何招去联系他,不管是真是假,这些天他倒是按照女娲娘娘的要求,开始锻炼身体。

  三界万物共生共存,仙鬼神妖相比人类,他们可以调动天地灵气,遮掩自己的气息,所以仙鬼神妖若要隐匿自己的行踪,人类是很难发现的,就像嫦娥住在月宫,人类登上去那么多次,连个兔毛都没有发现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吴畅拍了拍脑袋,晃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可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的下铺是他的老乡发小兼唯一的朋友和死党,名字不怎么太好听,叫做范建,平日里同学都叫他老四,吴畅也不知道这外号是哪来的,范建被吴畅这翻来覆去的吱吱声给吵醒了,一脚踹了上去,没好气骂道:“大半夜干嘛呢,思春滚外面去!这都几天了,还睡不睡?”

  “哎,老四,你还没睡!”吴畅一翻身伏在床边抻着头问道。

  老四粗着嗓门骂道:“没睡你妹,老子被你吵醒的好不?你小子是不是发春了?这整宿整宿的不睡觉干嘛呢?”

  “你妹呀,我问你个事!”吴畅把被子一掀,翻身下了床,钻进了范建的被窝,范建被寒气这么一吹,登时清醒不少:“你姥姥,冻死了!有什么屁赶紧放,老子困着呢!”

  “你大爷,小点声,把嘴巴放干净些,再骂骂咧咧的,小心我K死你!”吴畅拇指扣在范建的下巴上,范建讪笑两下,很狗腿地给吴畅捏了捏肩,低声下气说道:“老大息怒,息怒,我不敢了!您老有啥事,请赐教,赐教!”

  “哎,你相信这世间有神仙,鬼怪吗?”吴畅两手叠放在脑后,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平躺着,似是在自言自语:“若是说做梦,却也太过真了些,老四,我好像真的见到神仙了,黑无常跟我称兄道弟的,百花仙子、女娲娘娘还指点我修炼呢!”

  范建伸手放到吴畅额头,好一会才说道:“没发烧啊,发什么神经,拜托老大,你不是大小就不信这个的吗?那个,是谁说的来着,鬼神之事,敬而远之!”

  “你大爷……”

  “我大爷不就是你爸嘛!”范建小声的嘀咕道,吴畅一时气结,却也没怎么他,继续说道:“那是今天历史课上老师讲的,是咱们的孔老夫子对鬼神敬而远之,没学问真可怕!”

  “嘿,您老厉害,现在知道是孔老夫子,为啥在试卷上偏偏就写成了孙丘了?”范建好死不活的点到吴畅的痛处,今天历史测试,孔丘这个名字,竟然被他写成了孙丘,差点没让老师给揍死!“不是我就搞不懂了,老大你平时看着精明,可是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熄火呢?上次杜甫那个诗圣你老竟然能写成师生,感情你写字是打电脑啊,还能选错?”

  “我要知道怎么回事,还能连续三次考倒数第一,眼瞅着这上半学期就要结束了,下学期若是被分到普通班,我怎么跟老豆交代?愁死了!”吴畅抱着头,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考试了,两次月考,一次期中考试,他都拿了第一,全校,乃至全市倒数的。

  “哎,我说老大,你是不是中邪了?”老四翻身趴在床上没好气的说道:“三老爹不是驱鬼大师嘛,你让他瞅瞅呗!”三老爹是他们村上出了名的算命大师,也是硕果仅存的几个老祖宗之一,如今九十七了,只比吴畅的曾祖父小一个月,如今就住在吴畅的曾祖父家里,他很有名,镇里、市里甚至省里,连省外的许多人都慕名前来。

  不过他们村上的倒是没谁真的去相信他,没办法,好多跟他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都知道,这家伙连一天私塾都没有读过,连自己的名字都是当初扫盲教育才学会的。

  “快睡觉,待会老师过来查夜了!”舍长突然暴喝一声,吴畅跟老四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他们这个寝室的舍长长得五大三粗,还是那种喜欢打小报告又小气又记仇的,所以谁都不想去招惹他。

  不提吴畅这般两个人满肚子疑惑,另一边的黑白无常两个人差点抱作一团哭了起来,原因无他,这都几天过去了,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招到。

  “七哥,你说是不是酆都那小子使坏了?为何在这小簿上面搜不到任何一个人?”白无常也是脸色苦辣,愤愤咒骂道:“好你个酆都,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不过当时也确实说了,只留个挂名的簿子,咱们自个儿琢磨琢磨,断不能让旁人看了笑话,从明天开始,咱们俩一人一天班,另外一个去寻找,我就不信这人间那么多算命的,就没有一个是真货!”

  “可是七哥,咱总不能把人直接给绑来是吧?”黑无常声音有些底气不足,这些事情本应该是十殿阎罗该给准备的,只是没想到十殿阎罗光吃了请,却没有办事,黑无常想及此,牙恨得直痒痒:“看我下次不让那是个小子好看的!”而正在各殿忙的手慌脚乱的阎罗王竟是同时打了个喷嚏,一脸疑惑的望了望人界,不知道到底得罪了哪位。至于酆都大帝,笑呵呵的往前拱了个卒子,一脸惬意的看着美貌娘子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满,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不来了!你欺负我,说好的让我车马炮的,你看你这还都在呢!”美貌妇人一把将棋盘抹乱,不理会酆都大帝,扭着丰臀进了花园,只留下一脸苦笑的酆都看着旁边已经让过的三个子,摇头苦叹:“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白无常愁眉不展,黑无常也不敢大出气,唯恐再得罪这个黑脸的黑煞,到时候自己再平白挨一顿揍那就太不合适了,突然感到一阵灵魂波动,唤出招魂棒,脸色一本幻化做那黑无常模样:“七哥,今儿个弟弟先来了,走着!”

  黑无常说的不错,这事必须当事人自愿的,强拉人进来,到时候他不认真工作,再到处胡言乱语,反倒扰了地府的秩序,一般人阳寿不尽,便是酆都大帝也没有权力,随意的将他勾进地府。

  原因无他,酆都大帝又被称为北阴大帝,主死;对应的主生的便是南极长生大帝,这二帝虽为二人,却实为一体,世代由炎帝继任,三千年一任,第一世便是那神农氏,只是后来沿袭多了,也便省去那些麻烦,一个被唤作北阴大帝一个被称为南极仙翁,就像玉帝一样,都是黄帝后代继任,第一任便是鸿钧座下童子昊天的转世轩辕氏,这时间长了,便直接都叫做玉皇大帝一般。所以南极仙翁确定一人的阳寿之后,若非特殊,两人合计,任何一方不可能随意再行更改,是以不管此人到底还是行善还是作恶,不到时候,谁也奈何不了他们。

  “没想到整天打雁,临了被雁给啄了眼,嘿嘿,我谢必安别的没有,就喜欢跟人拧着干,你们不是想看我笑话吗,我非弄出个模样来,我让你们得瑟,到时候我培养出来的人,直接把你们给挤下岗!”白无常本来脸就白的吓人,此时挂着阴恻恻的笑容,尤其显得瘆人。

  却说这黑无常范无救将一个轻生年轻女子的魂魄丢进地府之后,还是不敢进那空荡荡的公司,便也不管其他,放开身心,随着天地灵力将他飘来拂去,突然黑无常轻咦一声,按下身头,朝着下头的学校飞去,正是吴畅所在的学校,而黑无常刚才那声,正是看到了正在打球的吴畅才发出的。

  今儿个是周末,若是以往,他定然窝在宿舍中看书,可是这段时间,他总是心神不宁的,看书是根本看不进去,便叫着范建一起出来打球,却不想那小子把球直接扔给他,自己翻墙出去上网了,整个学校,吴畅就跟范建能说上话,所以现在也就他自个儿一个人胡乱的扔着球。

  “嗯?”球被人突然抢去,吴畅有些愣神,瞥了眼那人,矮矮的,看着倒是听精明的样子,篮球在他手上好像非常的听话,吴畅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同学,球还我,不打!”

  “哎哟,小兄弟这语气不对呀?这才几天没见,你到生生瘦了一圈!”不想拿矮个子同学非但没还球,竟自个儿耍了起来,不过他说的话,却是让吴畅心里一颤,又不敢相信地小心问道:“阁下,可是黑无常黑大哥?”

  黑无常身子一摇,换做自己的模样,笑呵呵说道:“小兄弟记性不赖,竟然还记得我,怎么样,这下有没有兴趣玩玩球了?”说着将手上的篮球传给吴畅。

  吴畅嘿嘿一笑,接过球,简单运了两下,一个漂亮的三步上篮,接住球,跟着挑起来,双腿一借力又是一记大灌篮,帅气地落在地上笑着回道:“来就来!”黑无常却是抽了抽嘴巴,摇摇手,倒也爽荡回道:“我不是你对手,这次就算……”话还没说完,突然一拍脑门,苦恼道:“有没有搞错,怎么这么快又来?”

  看了眼一旁的吴畅,黑无常不知道想到什么,嘿嘿直笑说道:“小兄弟,走呗,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哥哥的手艺!”

  吴畅也是胆大,将球往怀里一抱,往前跨了几步说道:“黑兄相邀,怎敢推辞,走吧!”

  “嘿嘿,兄弟好胆,既然如此,这边走吧,不过,你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还不吓坏那些俗人!”说着往吴畅额头一点,却不想嘴巴马上转成O型,却是把正在修炼的吴天唤了出来,不禁惊诧道:“没曾想小兄弟竟也修炼出了元婴。”听着意思,却是把吴天当成了吴畅的元婴。

  吴畅也不解释,这么多天他想法设法要与吴天联系都毫无进展,不想黑无常这随意一弄,就将他唤了出来,黑无常也只是一刹那的惊异,转脸便毫无在意,吩咐道:“我这带着兄弟出去玩会,你且在此守着!”说完领着吴畅化作一阵清风消失不见。

  “哎?黑大哥,怎么只有我留个假身,你自己呢?”吴畅好奇的跟着黑无常不断穿梭着,心中大为惊奇,却是想到电视上那种黑白无常出没的模样兼职就有些不伦不类,黑无常笑呵呵说道:“你以为谁都能见到我?”不等吴畅再说话,黑无常突然暴喝一声:“到了,招魂棒!”

  吴畅立于原地,亲眼看着黑无常从一个普通的黑脸汉子,幻化成熟悉的黑无常模样,只见他细长的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手中招魂棒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字,却是两个人在争斗,一人被另一人一刀子捅在心口,依然断了生机,黑无常手中招魂棒一挥,嘴中念念有词,再一瞅,便见一个魂魄自那身体飘然而起,黑无常袖口一抖,唱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阳寿已尽,速去投胎!”突然一扇大门洞开,上书生死门三个大字,黑无常一挥手便将那魂魄扔进了生死门。

  却不想在生死门关闭的刹那,那个鬼魂竟然跳将出来,嘴里嚷嚷着自己没死,他是老大什么的,黑无常两眼一瞪,嘴中大喝:“孽障,生前为恶不断,如今身死竟然不思悔悟,当真该打!”话音未落,已是举着招魂棒招呼过去,黑无常生性好斗,又好面子,这鬼魂竟让他在吴畅面前失脸,自然下手便一点儿都不留情,不过几个呼吸,竟将那鬼魂打的似要消散,不再言他,一把将他扔进生死门。

  “黑大哥威武!”吴畅一记小小的马屁拍了上去,凑了过去有些疑惑问道:“不过黑大哥,电视里不都是放着黑白两个吴畅过去捉魂的吗?还有那个铁链子呢?”

  “嘿嘿,小兄弟别整天黑大哥黑大哥,生分了,你我投缘,你便叫我声二哥或者八哥得了,以往儿我是与七哥两人来的,不过今儿个七哥请了假,便是我独自过来,其实我每次不过动动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七哥幻做无常后,是大嘴巴,说不全个话,至于你所说的铁链,那是对付恶鬼的,一般鬼魂都用不到,需要我与七哥的招魂棒合击才能幻化成锁链,锁链一处,万鬼臣服,可不是说着玩的!”说着,黑无常将他手中的招魂棒递给吴畅。

  吴畅结果招魂棒端详一番,回忆刚才黑无常弗一拿出来时,像个玉牌一样,上面还写着字,这会儿却是变成了一根小棍子,上面也不知是白布条还是白纸条,飘飘荡荡的,竟是怎么都看不透。转手将招魂棒还给黑无常,颇是有些感慨说道:“现代科技那么发达,这鬼鬼神神的东西,却还是毫无办法破解,看着我都有些眼馋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黑无常心里骤然一拍,一把揽过吴畅,笑着说道:“嘿嘿,这有何难,只要兄弟你想,哥哥豁出命也给你某个职位,而且,前些日子你不也见着哥哥开了个公司对吧?那可是地府酆都大帝亲自授权的,十殿阎罗友情赞助,连孟婆子、牛头马面都有亲情加盟,怎么样,兄弟,要不要过来试试?月工资一万,全额缴纳五险一金,轮休制,一周三天或四天班。”

  “额”吴畅有些傻眼,怎么感觉遇到推销的了,这世道还有这好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吴畅不信,不过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吴畅倒是没敢多说什么,他怕惹恼了黑无常,这家伙把他扔在这,那他可是喊天无门,叫地不灵了,黑无常见吴畅不说话,以为开的条件还不够,便急忙补充道:“这都是基本条件,咱们投缘,兄弟若是加盟,肯定不止这个条件,走走走,去我公司,咱们详谈一下!”说着拉着吴畅一个跨步,到了那间教堂门口,指着上面红色十字架说道:“西方那些没脸没皮,若不是碍于混鲲老祖的面子,我早就把他给拆了!可惜了,混鲲老祖一生求道,最后西方灵脉却被这些个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占了,我道教无为而治,本不欲与他们争执,哪想那帮不要脸的,竟然还得寸进迟,道观都建到家门口了!”

  吴畅擦了擦冷汗:“八哥门派观念这么严重,不愧是好斗出了名的!不过他们这可不叫道观,他们称之为教堂。”

  “嘿嘿,管他道观还是教堂,现在不过是个空壳子,这里的灵气,都被我与七哥开了独立空间,他们是收不到半分信仰的!”黑无常阴笑着,拉着吴畅进了他的公司。

  “七哥,七哥,你看我把谁带来了!”黑无常才进去,便扯着嗓子大声的嚷嚷着,却不想没见到他嘴中的七哥,一个俊俏仙灵的小姑娘竟然走了出来,一把拧住黑无常的耳朵,娇喝道:“鬼嚎什么?我姐夫回家了,让我在这盯着!”

  黑无常小心的夺回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道:“兄弟莫怪,这是钟馗那厮的妹妹,唤作钟藜,只因与那杜平的感情感彻了观世音,得了几句好,便留在酆都里,做了个小吏。”原来已经嫁做人妇,只是这打扮,明显还是一个小丫头模样。

  “咦,这小白脸是谁?”吴畅起初对这钟藜蛮有好感,毕竟一个活泼伶俐的小丫头总会讨人喜欢的,却不想她一句话倒是把吴畅惹恼了,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说他是小白脸,他本就长的俊俏,皮肤又白,还好干净,平日里没少被奚落,可是他的拳头硬,倒也没几个敢正面这么叫他,这会儿听到一个小丫头模样的叫他小白脸,脸可不就瞬间黑了下来。

  黑无常赶忙拉过钟藜,开什么玩笑,吴畅现在可是他的宝贝,公司能不能开张,全靠他了:“我说小藜儿,这可是哥哥的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你可别害了哥哥……”

  钟藜因为哥哥的缘故,倒是对小白脸的长相没什么好感,在她心里,整个世界,就她哥哥钟馗是最厉害的,长的再俊,没有真才实学,也是白搭。

  “嘻嘻,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哎,小白脸,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你也死了吗?”钟藜那巴掌大的小脸几乎贴着了吴畅的脸,吴畅那张俊脸刷的一下由黑变红:“嘻嘻,脸红了,还害羞呢!姐姐可大你好几百岁呢!咦,你不像死的样子哎,也没有仙气,跟我之前一样,你也有哥哥是地府仙君吗?”

  “不是,是他带我来的,之前是百花姐姐带我过来的!”吴畅往后退了一步指着黑无常说道,不是说钟馗的妹子蕙质兰心,仪态万方的吗?这是神马情况?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