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六章 琐事也不小

第六章 琐事也不小

  吴畅是被喷醒的,准确的说,是范建这小子含着一口水,带着他恶心的口水,粘着早饭留下的青菜叶以及米饭渣滓,将他唤醒的,而始作俑者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跑到了宿舍门口。

  “范建,个小兔崽子,老子要剥了你!”抹了把脸,看着那些个东西,本就有些洁癖的吴畅终于没能忍住心中的怒火,大声吼了出来,而范建小心的躲在门外面讪笑着说道:“这不也是无奈之举吗,这都晌午了,也该起床了吧?”

  “靠,大周末的老子睡个懒觉招你惹你了?”吴畅手起枕头砸了出去,无巧不巧的范建伸头去瞧,竟是直直砸在他的脸上,好在学校发的枕头不是什么好料子,所以范建也无甚疼痛,笑嘿嘿说道:“老大,你睡糊涂了吧?今儿个礼拜一,你都睡了一天两夜了!”

  “糊涂你个大头鬼,礼拜一今儿个也不上课,你当我傻吗?今天下午广播*赛,上午自由活动,丫的,我睡觉就不算自由活动了?”吴畅跳下床跑到洗手间肥皂打了一遍又一遍,只感觉脸上怪怪的很是不舒服:“你小子等着,回头看我不把你摔个稀巴烂的我就让你改姓!”

  “嘿嘿,那不是,实在没辙了吗?”范建小心的挪了进来,站在洗手间外苦哈哈望着吴畅:“老大,别洗了,再洗都掉皮了,我错了,宿舍里七个人轮番的叫你了你两天都没有反应,这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打小儿一块长大的,范建自然知道吴畅有洁癖,只是以前也没见着多么严重,今儿个吴畅这样倒是把他吓着了。

  吴畅把门一关,哗啦啦的放开水龙头,也不管冷热就开始冲了起来,重点中学也有重点中学的好处,便是这宿舍条件便不是一般中学能比你的,至少独立的卫生间、洗漱间,怕是到了大学里也只有那些老牌的名校才有的。

  范建苦哈哈的坐到床边,小心的等着,好大一会不见吴畅出来不禁有些担心道:“老大,别洗了,咱俩一块撒尿和泥长大的,我能有多脏啊?咱们班主任不给力,那双臭手非选了个第二个出场,能有什么办法?”

  “屁话,老子又不参加,叫我做什么?他都把我扔到表演队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吴畅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没好气的吼了回去。

  范建吓得缩了缩脑袋,小声说道:“亏您老还能想起来,表演队已经开始集合了,估摸着你再洗一会,别人都集合好了,你别忘了,开场前也有一小段表演的!”

  吴畅哗的把门推开,没好气说道:“柜子里短裤拿给我,你姥姥,开场表演我不需要出场,只有最后的武术表演有我好吧?”吴畅他们班一共三十四人,出去领队还有三十三,四纵队,正好多出来一个,学校要每个班出一个人放到表演队里,他们学校又刚好三十三个班,又多出来一个,校长刚好跟吴畅小叔认知,知道这家伙练过几天棍棒拳脚功夫,便跟附近的武校联系起来,再广播*赛最后添了一个武术交流表演,吴畅代表学校出演。

  说到练武,范建可谓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原因无他,吴畅这一身的武艺,可都是他陪练出来的,其实这也是他自找的,吴畅小时候早产,身子骨弱,整个村子的都有意识的让着他,范建的老子娘是吴畅未出五服的姑姑,偏偏范建这家伙打小就喜欢欺负他,吴畅的小叔是少林寺的武僧,有一次回来,见他身子骨弱,便交了他一些拳脚功夫,一个是教两个也是教,这吴畅与范建两个便一同学了起来,只是这学武需要天赋,吴畅是越学身子骨越强,拳脚也越发的厉害,可范建偏偏丝毫不长进,再加上人也滑头些,最后便生生成了吴畅的陪练。

  “额,这个我倒真忘了,班主任让我再来叫你的,再说了,你都睡了一天两夜了,还没睡够?也不怕饿死了!”范建把短裤扔给吴畅呱呱说道。

  吴畅捂着头,痛苦的呻吟出来:“那个小东北,怎么就死盯着我不放了,我招她惹她了?”

  “嘿嘿,谁让你长大那么俊,灭绝师太都动心了!哈哈~~~”范建贼笑着调笑道,却不想吴畅直接一盘水泼了过来,他就坐在床上,要是躲开,怕是今天晚上不用睡觉了,只能干瞪着眼被淋得头脚通透。

  吴畅冷冷看着他说道:“什么玩笑都能开,长辈的玩笑不准胡乱说,小东北的老公是我老豆的把兄弟,叫着外号不打紧,其他的可不准乱说。”

  “擦,至于吗!”范建有些气急败坏的跳起来,可是看着吴畅那双挑衅的眼神,很没骨气地贪了,所幸吴畅没有拿冷水泼他,见着吴畅出来,衣服一脱便钻进去冲洗起来,宿舍里有暖气,倒也不冷,吴畅走出来,将范建床上沾着水的被单提起来,扔到阳台的晾衣绳上。

  吴畅的班主任叫佟贝,不过这佟贝佟贝的叫着,变成了东北,再加上她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岁数,老家又是东北的,虽然说着普通话,可一口东北音却根深蒂固,便得了外号叫小东北。

  “喂,范建,我真的睡了一天两夜?”吴畅那天喝高了,什么事都记不得,他是怎么回来的,做了什么,满脑子都是空白,只是这事又不好跟范建多说,只能随口问问。

  范建哗的取开门,一脸很难怪的表情说道:“老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礼拜六晚上我回来后你就躺床上睡了,昨天睡了一天,昨晚上大家叫你吃饭,可是怎么都叫不醒,也就算了,今天,你自己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两点开始比赛,你说东北急不急?”

  “哦,对喽,我被调在最后,好像还没跟她说,你快点,咱们先去集合!”吴畅抽出冬季的校服,潇洒的往身上一套,便开始催起了范建,要说这校服,吴畅真的无力吐槽了,你说改革就改革了,偏偏弄出来三套,冬天一套夏天一套,还有一套老版的,你丫的就是想着法坑钱的吧?

  吴畅盘坐在范建的床上,五心朝天,那天女娲娘娘往吴天脑海里点的功法,那天喝完酒后,吴畅好像也知道了一些,也不知道行不行,趁着这点时间,吴畅权当实验一下。

  不过几个呼吸,吴畅竟然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在自己灵台修炼的一身深色劲装的吴天,这足以让吴畅欣喜若狂了,之前那么多天,他都无法与吴天有任何的联系,这会儿虽然还不能跟他说上话,至少,能够自己主动见到他的人了,这样总算是个不大不小的进步吧?

  “老大,你这是做什么?赶紧的,你不吃饭了?”范建光着膀子擦着头上的水珠,见着吴畅这种奇怪的姿势,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他也懒得去多管,说实话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没心没肺的态度,才让他能够不管学什么都很快,最是适合脑力活动的。

  吴畅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收功后才说道:“笨啊,看不到我在练功?”

  “是是是,您老在练功,绝世武功,不知是葵花宝典还是辟邪剑谱?”范建这小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穿校服,用他的话说,老子爹娘好好地,穿个鸟孝服,咒我老子的事,咱坚决不干!不过这会儿也终于换上了跟吴畅一样的校服,然后很臭屁的甩甩头发说道:“其实,咱也挺帅的不是?”

  “绝你个大头鬼,帅呆了,蟋蟀的蟀!酷毙了,裤头的裤!”吴畅没好气的穿上鞋,脸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范建知道吴畅这样刚才的事就不再计较了,笑哈哈的拿着门卡跟了出去。

  穿过科技楼,便是学校的小*场,中间竖着旗杆,范建要回班级,所以往东边的春晖楼走,吴畅则要往西边的朝阳楼走,去体育馆,至于饭,吴畅表示,一点儿都不饿,不知道是饿过劲了,还是压根就一点儿都不饿,这边范建刚走,吴畅便感到身边一阵波动,不过两个呼吸,黑无常便笑呵呵地站在他的旁边。

  “八哥,你怎么来了?”吴畅笑着迎了上去,刚刚得了人家的好处,吴畅自然也不会翻脸不认人,再说了,那可是赫赫大名的黑无常,专门追魂索命的,谁敢招惹他?

  “嘿嘿,兄弟,哥哥今儿个过来便是跟你说,玉帝老爷同意把轩辕剑赠给你,不过他想亲自见见你,看看你到你有什么能耐,能让我弟兄俩这么看中的!”黑无常拦着吴畅的肩膀笑道:“你这衣服挺好看的,哪买的,待会给我也置办一身,这身行头丑死了!”

  “不是,这都是小事,你刚才说,谁要见我?”正在走路的吴畅突然停了下来,一脸诧异的盯着黑无常问道,开什么玩笑,老天爷要见我,找死呢!

  黑无常一脸无辜地看着吴畅,很是随意的说道:“玉帝老爷啊,就是你们常说的老天爷,你放心,其实他人挺好的,性子也和善,没见着那孙猴子闹得那么狠,也不过压了一年半不到便放出来了。”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黑无常按照的是天上时间算的,可是人家孙猴子可是实打实的过的是五百年啊,果然公平这东西,也只是相对而言。

  “玉帝老爷见我做什么?”吴畅现在有些后悔了,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谁能知道电视里随处可见的轩辕剑竟然是玉帝老爷的贴身佩剑?这不是自作孽吗?

  黑无常有些无奈的拍了下额头说道:“不是告诉你了嘛,就是想见识见识你……”不过这次黑无常说的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吴畅总感觉这里面有些猫腻,便也扭了起来说道:“你不用跟我打马虎眼,你若说不明白,今儿个我哪都不去,再说再过一会儿,就要广播*赛了,我才没有心情跟你瞎胡闹!”

  “哎,哎,别介啊,我说,我说还不行!”黑无常一脸苦哈哈的,咬着嘴唇小心看了看吴畅,墨迹好一会终于在吴畅脸上出现不耐烦表情时才赶忙说道:“七哥不是跟玉帝老爷说,你……你是百花仙子的弟弟来着嘛!你知道王母娘娘最是喜欢花的了,有些花儿虽不在时令,可她却非要不可,百花仙子也是倔的,所以最头疼的就是玉帝老爷了!所以……那个啥……你……”

  吴畅最是讨厌这种人情买卖的,冷上随即一冷说道:“不说我与百花姐姐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便是百花姐姐也没有做错,这是她的原则问题!”

  “可是人间违反时令的花也是不少了……百花仙子为什么对人间就能网开一面,偏偏对鬼神两界,却那么恪守原则?”黑无常却是有些不服气,大冬天的人间都能吃到西瓜,这是什么道理,人类那么卑微的生物,凭什么能得到高高在上的神灵都无法得到的东西?

  “那些是通过科技弄出来的,管百花姐姐什么事?你们不要小瞧了人类的智慧,人类虽然渺小脆弱,可是人类的智慧,却是普天之下,最为可怕的武器!”吴畅看着黑无常脸上的表情,心里有些不服气,之前他有听到过黑无常的一些言语,只是对待这些神灵,他一项以敬而远之的态度对待,自然不会说些什么,现在他也踏入这一界,自然有资格多说两句。

  黑无常也是无心之言,见到吴畅反应那么大,有些讪笑道:“是哥哥失言了,只要你有法子让王母娘娘高兴起来,别说轩辕剑,就是当年刑天的那把斧子,玉帝老爷都能二话不说送给你!”

  刑天的那把斧子是盘古的开天斧碎片炼化的,寻常神仙哪经得起它一斧子,当年刑天提着它到了天庭,若不是当时轩辕黄帝机警,怕也是落得身首异处,所以历届玉帝都对这把斧子敬畏有加,深深的封印在九天之外。

  吴畅翻了个白眼,说道:“这天上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怎么敢保证什么?不过前段时间倒是经常听到一些太空椒、太空番茄之类的,想来天上培育植物应当也是有条件的,只是还需要实地考察一下,要不然我不敢保证……”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便考察去!”黑无常拉着吴畅,脚一顿,便要直冲天界,吴畅瞪着大眼,吼道:“急什么,我下午还有广播*赛,这次我老豆要来,见不到我,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吼完后,吴畅才发现许多同学用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这边,纵是脸皮练得很厚了,也不禁红了起来,为什么他就不能隐身啊?甩开黑无常一脸郁闷的跑向朝阳楼!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