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七章 昆仑山出意外

第七章 昆仑山出意外

  广播*赛吴畅自然是没有机会参加的了,黑无常死皮赖脸的非要拉着他上天,吴天再一次为吴畅顶缸,当然吴天此时的实力,武校那些学生都是一招秒的份,以至于后来武校那边见到吴畅都是满眼冒火的热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我说八哥,我们这是去哪?”本来黑无常带着他是往上飞的,可是刚刚感到一阵冷意后,便不再往上飞,倒是转向北边,吴畅心里好奇,不知道这黑货到底想做什么,本来他也不想问,可是看到他满脸的兴奋样,又不大痛快:“我凉了,回去穿件衣服!”

  “额,好兄弟,这马上就到了!”黑无常分出一道雾气将吴畅包裹着,登时周边一点儿寒风都感觉不到,着实让吴畅好奇不已:“当然是去南天门了,咱们人界能通往南天门的,只有昆仑山,若是不带你,我便可以直接上去,但是你不行!”

  “从昆仑山,人类就可以登上天庭?”吴畅颇为诧异,因为昆仑山并不是很高,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现在也早已成了旅游胜地,不少人在上面,也没见到有谁登上过天庭呀:“我曾经去爬过一次,没见着什么特别的呀!”

  “自然不是谁想进就能进,那还不乱了套了!”黑无常给了吴畅一个卫生球:“哦,对了,昆仑山上有你的熟人,要不要过去拜访一下?”

  “你又想打我百花姐姐的坏主意,不去,要去也是我自个儿去,绝不带你去!”吴畅瞪了一眼黑无常,百花仙子帮他不少,吴畅自然不会再去给她添麻烦的。

  黑无常嘿嘿笑了两声,一脸你不够意思的表情看着吴畅说道:“你忒也看不起我了,小子小小年纪,这思想可有些龌龊哦,嘿嘿哈哈~~~”看着脸越变越黑的吴畅,黑无常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按照你们人类说的,昆仑山上是他们的地盘,进了人家的地盘,不打声招呼,你心里过意的去?咱们修道,最讲心态平和,过山头不拜,平白欠了因果!这种事,咱可不做!”

  “据我所知,这昆仑山上可不止我百花姐姐一家道场,若是逐个拜下来,天黑都到不了天庭,你这蒙谁呢?”对于黑无常嘴里吐出来的话,吴畅早已打定主意不再相信了,这家伙说话是在太过没谱,想哪说哪,关键是诓点人是从来不脸红的。

  说话间,他们便到了昆仑山脚,黑无常很是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我记差了,不过在人家地盘是不能再飞了,徒步走吧!”说着自个儿先徒步走了起来,吴畅虽然心有疑窦,但见他走了起来,便也跟在了他身后。

  “嘿嘿,兄弟,这次哥哥可是跟着你才吃苦的!”黑无常咬着牙挺了挺腰,才继续往前略带着蹒跚走了起来,吴畅却是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周身就像掉进了泥淖一般,被挤压的难受,想开两句玩笑,可是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哪还有兴趣说话。

  黑无常见着吴畅小脸憋得通红,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一会笑岔了气,咳嗽好一阵才说道:“兄弟,在这上,哥哥可真帮不了你,这是陆压道君释放的威压,寻常人感受不到,但是身负灵力,寻道的人,却必须通过考验才行。”

  这昆仑山被誉为“万山之祖”,也是“万神之乡”,不周山被共工撞断后,昆仑便成为人界与天界唯一的通道,当然这只相对于寻常人而言,盘古开天辟地后,天地间四大灵力幻化出东鸿钧、西混鲲、北陆压、南女娲四大守护,不周山倒后,陆压道君便化作昆仑腰椎,分一缕清魂做了山神,是以这昆仑的山神名字便唤作陆吾。

  陆压虽未成圣,但作为昔日天地四大守护之一,其威压却是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圣人,吴畅虽然身负灵力,可是他身上那点灵力,连仙气都转化不了,怎么可能去应付着不下于圣人的威压,只是鼓着股气,硬憋着而已。

  复又行了数百米,吴畅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碾碎了,剧烈的疼痛令他浑身不停地颤抖着,若不是体内暖流流动的速度加快,不断供给着体力的消耗,现在他早已趴着不动了,浑身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一般,校服早换给了吴天,他现在只不过穿着一身寻常运动衫,水滴都渗着袖口衣角滴了下来。

  “啊——”终是忍不住这种压抑的吴畅,突然敞开胸大叫起来,黑无常大惊失色,赶忙要用灵力助他一下,却不想还未靠近,竟然被一股强大的弹力弹了出去,丝毫没有抵抗之力,落地也是忍不住吐了口金|血。

  “惨了,惨了,惨了,这次玩打发了!!”黑无常捂着胸口,不断地念叨着:“我的亲妈妈,好兄弟,好祖宗,你可千万别出事,怎么办?怎么办?别急,别急,老黑……老黑……别急,我想想……啊……啊……”

  正当黑无常手足无措之时,这边的动静,却是惊动了昆仑山上的所有修道之士,最先赶过来的却是一个翩翩俏佳人,正是那日寻着吴畅带路的百花仙子。

  “唐闺臣见过陆压道君、陆吾山神!”却是百花仙子感受到吴畅的气息匆忙赶来,隐匿山中的陆压道君却也感受到不同的气息,摇身出来,作为一山之神的陆吾自然也就跟着出来了。

  第三个赶到的,是一个脸色苍白,一头雪白的长发,白胡须几乎到了脚底,再加上一身雪白的长袍,活像一个雪人一般,虽是白发白须,却是鹤发童颜,端的威严刚毅,正是鸿钧圣人坐下二弟子元始天尊,见着陆压在此,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拜道:“元始见过陆压师叔!陆吾道友有礼!”

  随后到来的是西王母,西王母乃是先天阴气所化,乃是女仙之首,比之天上的王母娘娘得道要早,她生性恬淡,便一直在西昆仑瑶池旁修炼,从未涉足天界。

  陆压道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还在痛苦挣扎的吴畅,喃喃自语道:“没想到,真没想到,多少个元会过去了,竟然重新出现了!哦也,黑小子,你且说,这小子是何出身?”这话是对一旁的黑无常说的,对于百花仙子、元始天尊这些后辈,他只需要摆摆手就可以了。

  “嘿嘿,老祖宗,您来了,我心里可就有底了!”黑无常嘿嘿地傻笑着凑了上去,同道之人彼此之间都会有感应,比如说黑无常虽然从未接触过陆压,可从一见到陆压道君就知道,这位天地初开时的老祖宗便绝对是好玩的主,是以倒也没拘束什么:“这是我小黑的把兄弟,才有了些灵力的人类,嘿嘿,被他鄙视了,所以这次上山,就先动灵力催开了护山大阵,谁知道这小子这么不撑劲,这才走了百余步,就成这样了,那个啥,老祖宗,您赶快想想办法,这小子可不能就这么挂了呀!”

  陆压白眼忘了黑无常一眼,酷酷地说道:“原来这样,不知道我要告诉他实情,他会不会跟你割袍断义来着!”

  黑无常这一听,脸上立马苦了下来,小心的缩了缩脑袋,百花仙子的眼神好可怕:“老祖宗,我这不也是为了他好嘛……”黑无常话音未落,却见吴畅浑身蹦出万道金光,天空中划过一道白光,似有什么东西没入了吴畅体内,陆压双目一瞪,手上不断捏着法诀,忽然浑身生出一阵清波,高声吟唱道:“是非因果,天地无极,舍生忘死,普度众生,痴儿此时不出,更待何时?”说着朝着吴畅脑门一拍,一道白影应声而出。

  不说这昆仑山脚怎么样,却说还在闭关的玉帝老爷,突然睁开眼,忍不住爆了声粗口:“我擦,这神马情况?”却是这他才跟轩辕剑斩开灵魂联系,这家伙便急急的飞走了,圣物都有灵气,可也不带这样的吧,好歹我也是你原来的主人不是,太不念旧了吧?

  “喂喂,轩辕,轩辕,怎么回事?”这边玉帝老爷还没消化掉宝剑飞走的失落,那边王母娘娘早带着宝贝女儿们在外面砸门了,一听到老婆孩子的声音,玉帝老爷也不纠结宝剑了,笑嘻嘻的开了门,见到美貌老婆更是高兴,心里哪还有半点失落:“没事没事,今天怎么没出去玩?”

  王母娘娘实力不强,玉帝老爷昔日成仙得道时,不忍抛下发妻儿女,便将法力度化于她们,这才让她们一同成仙,所以平日里也没什么事情,便带着儿女终日里变阅三山五岳,王母娘娘白了玉帝老爷一眼说道:“我瞅见好像是你的轩辕剑飞了出去,你不是说,轩辕所指,战事将起吗?又有哪要打仗了?”说着,竟是满脸的兴奋,好像巴不得有仗要打似的。

  玉帝老爷有些无奈,一张俊美的脸膛一下子垮了下来,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说夫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那么多仗要打,是那地府的两个冤鬼,管我借了轩辕剑送给一个臭小子,听他们说着邪乎,我便同意见上一见,不管同不同意,这轩辕剑是必须先抹掉我的印记的,哪曾想这才刚抹掉,它竟自个儿飞走了,郁闷!”

  “爹爹说的,可是那天出现在七哥那个什么公司里的那个凡人?”说话的却是玉帝老爷的大公主,他的七个闺女虽然都成了婚,不过现下还都跟他们住在一起。

  玉帝老爷愣了一下,颇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也知道?”随即想起来,自己这七个闺女与百花仙子的关系也非是一般,便也释然了:“的确是他,我有些不明白,一个普通的凡人,怎么会让黑白无常这么热衷,似乎为了拉拢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似的。”

  七公主长着一张甜美的小脸,笑起来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煞是可爱,听到玉帝老爷这么说,不禁更为感兴趣,抱着王母的手臂,歪着小脑袋说道:“嘻嘻,连爹爹的轩辕剑都急着去找他了,他肯定有不寻常的地方喽!咦,爹爹,你肯定知道轩辕剑现在在什么地方,要不咱过去看看吧?”

  玉帝老爷心里也是好奇,只是想着轩辕剑异动,肯定是黑无常将那吴畅带了过来,如果现在自己亟不可待过去了,那岂不是忒没有面子,想到此,清了下嗓子说道:“何必急于一时,那轩辕剑自会带他过来觐见朕的,待会你们瞧着就好了!”心里却仍在打鼓,吴畅为人怎么样,他不甚清楚,可是黑无常那,玉帝老爷还真是没谱。

  本来,玉帝老爷还在心里自我安慰着,却不想小六缩了缩小脑袋,一句话直愣愣地刺激了一下玉帝老爷那颗不甚安稳的小心脏:“若是他拿着剑直接跑了该怎么办?”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