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一章 成阴阳眼了

第十一章 成阴阳眼了

  吴畅心里也算明白了,自己想也好不想也罢,这次算是认栽了,自己的小命攥在别人手上,哪还有讨价还价的份,希望以后真的还能赚些个资本,就算自己用不上,封妻荫子,让亲人好过些也就不枉牺牲那么多。

  已经认命的吴畅,也懒得再去听黑白无常两个鬼叽叽呱呱的,有气无力地说道:“那我现在能做什么?我都说过好几遍了,吴天也好,吴相也罢,我指挥不了,更控制不了,百花仙子也说了,吴天现在基本上都是人仙了,而我不过还是一介凡人。”

  “嘿嘿,好兄弟,你也别唉声叹气的,这事说起来对你更有利,你想凭你现在的状况,将来又能有什么多大的成就,出身便是你一辈子的硬伤,你成绩再好,就算在这个城市还算可以,放眼整个省,全国,又能排到第几?大学生现在遍地都是了,找着好工作的能有几个?清华毕业不一样还得摆地摊养猪喂鸡的?你现在就能拿两万块一个月,每年还有股份分红,十年内肯定能成为首屈一指的人物,而且我们保证,你十年内肯定能生出灵力,到时修炼成仙便不是没有可能,怎么看你都是赚的不是?”黑无常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气,打着酒嗝说着。

  见吴畅还是一脸麻木,嘿嘿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气我们不经你同意便让你成了异类,不过若不是我们替你做出决定,就你优柔寡断的性子,怕是我们公司开趴了你都下不了决心,你自己拍拍胸口说说是与不是?我们都是调查过的,就是再有女娲娘娘、百花仙子的面子,我们也不可能随意就能接受你的,你小子有大机遇,与我们有大因缘。嘿嘿,不怕你笑话,老黑修道,也是机缘巧合,我前世不过是个整日胡混,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败家子,乡亲邻里,无人不嫌,无人不骂,就是我爹都不愿承认有我这个儿子,若不是阎罗王给我机会,怕我也赎不了罪,嘿嘿,你只需知道,无论在哪,平心而交,都能成为挚友知己,我老黑敢拍着胸口说,虽然老黑平日里嘴上每个把门的,但这次绝对没有坑你!”

  吴畅斜了眼黑无常,哼哼道:“你没坑我,你敢发誓?”

  黑无常顿了顿叫,举起手来发誓道:“我范无救这次若是坑了吴畅兄弟,便一辈子找不到老婆!”见吴畅还是一脸不信,一咬牙一跺脚,又加了句:“那我就是站在屋子里,都能让雷劈着……”

  谁曾想,黑无常话音未落,一道闪电直接劈到黑无常的脑袋上,黑无常嘴里吐着黑烟,一脸无辜地看着吴畅,而高高在上的玉帝老爷,很惬意的喝了口甘露,优哉游哉感叹道:“正愁没法子整你嘞,这自己就送过来了,这可是你自找滴……”

  白无常一脚踹开已经醉醺醺的黑无常,这段时间公司初开应酬太多,这黑无常的酒瘾又被吊起来了,整日里这样醉醺醺的,呆会出去又要开始惹事了!白无常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跟这家伙搭伙数千年,总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不知道给擦了多少次屁股,摊上这么个没谱的弟兄,真是丢脸啊!”

  正了正脸色,白无常继续说道:“不过老八说的也不错,这事对你而言,也确实是有利无害,但就你是女娲娘娘这一条,我俩就没胆量把你怎么着,当然我会给你时间考虑考虑的。”

  “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就是我想再多,提出再多,你们能放了我吗?”吴畅有些低沉的问道。白无常愣了一下,倒是很诚实地回道:“不能!不过我倒可以给你一点时间考虑考虑,再说了,你确实要出去一段时间,总得适应适应,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你的工龄便开始计算怎么样?”

  吴畅点点头说道:“也好,我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这次便回去散散心了!你可以送我回去了?”

  “不急!”白无常轻笑一下说道:“既然是挂了职的,你也得有些许本事才行,这以后少不了要与鬼魂打交道,现在以你凡人之躯,却是看不到他们的,所以我现在要帮你开眼!”

  “开眼?”吴畅突然想到以前看的僵尸片,登时眼睛一亮:“就是拿着柳叶这么一扫,就能看到鬼魂了吗?”

  “肿么可能?”白无常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回道:“要是那么简单,不是所有人都能通灵了?茅山术也是修炼法门之一,不过真正能有所成就的却是真的不多,以后你也少不了跟他们打交道的,我为你开眼是打开你的神通,在你们人界该是称为阴阳眼的!”

  阴阳眼?吴畅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疑惑,长着嘴哆嗦了好一会才说道:“就是一只眼能看到鬼,一只眼正常,那种不阴不阳的……不是……那种眼睛?”

  “不错,一只眼可透人鬼两届,凡人中倒也有不少人是先天阴阳眼,不过,有果有因,天生阴阳眼的人大多活不得多大岁数,按照人家的时间,最多能年过不惑,而且这种阴阳眼也不是一辈子的,十二岁便会消失。”白无常踱着步回到自己的老板桌后面,大喇喇的靠在椅子上,两腿互搭着继续说道:“不过,你有先天圣血,自然开的天眼也不在一般……”

  吴畅蹿了上去,笑嘻嘻的问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的,说实在的,我虽然打小就不信鬼神之事,不过倒是对那些掐指算命,倒还是挺感兴趣的,不知道这开了阴阳眼后,能后就能前算五百年,后知五百载?”

  白无常透出招魂棒,往吴畅脑门一砸,吴畅只感觉脑内轰然一阵嗡嗡响,白无常捏着法诀,嘴里念念叨叨,手指一律白光透过,没入吴畅灵台:“哼,还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载,便是伏羲人皇都未必有这个本事,好了干完收工!”

  吴畅脑内一阵孔明,再睁眼时,只见白茫茫一片,好一会两眼顿时清明许多,再一会便慢慢都淡了去,白无常那张俊脸出现的眼中:“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刚才那阵子倒是好像视力恢复到五点二,可是现在还是五点零,没啥变化呀!”

  “你现在在灵界内,自然什么都看不到,出了灵界才会看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白无常那根招魂棒暗淡许多,只见他有些怜惜地抚摸一会儿,念了个口诀,那招魂棒便又重新消失在手心,吴畅看着贴切,便问道:“七哥,你的招魂棒……”

  “没事!”白无常脸色有些苍白,笑了笑说道:“嘿嘿,我自成为这白无常,虽说忙忙碌碌,倒是第一次真的动用这那么多灵力!咱们修道之人,一切都看得淡了,只是我与八弟心念太重,修了几千年,丝毫没有进展,吴畅兄弟,你自己好自为之!”

  吴畅见着白无常脸色不好,心下微微感动,不管怎么着,这黑白无常倒是真对得起自己,相识这才不满一月,黑白无常为他做的,倒是真的够多,虽然被迫签了字画了压,也算是卖了身,不过老板做到这份上,也算是这十来年见到的独一份了。

  “好了,我先送你出去!”说着站起来,将醉倒在地上的黑无常一脚提到沙发上,领着吴畅便朝着外走,吴畅见着白无常有些步履阑珊,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到熟悉的街道,吴畅拉着嗓子嗷嗷大喊几声,白无常再旁看着好笑,无奈的摇摇头:“这深更半夜的鬼嚎什么,也一幢幢高楼的,满是回声,知道的是人在叫,不知道还以为野狼进城了!”

  “嘿嘿,没想到这过着挺久,出来才不过到深夜,不过七哥,你……我现在该到哪去啊?这大半夜的,学校早就锁门了!”吴畅这才对着洁白的月亮,突然愣了一下:“不对呀,我记得白天离开的时候是二十七号,怎么这月亮这么圆了?”

  “今儿个是十二月十五!”白无常笑了一下回道:“按着你们的日子算,应该是一月八号了!”

  “噗——”吴畅一口气差点没有回上来,咽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转向白无常,脸皮直跳地问道:“你是说,我出来都将近两个月了?这都腊月十五了?开……开什么玩笑,吴天……代替了我两个月,我……”吴畅差点哭了出来,想着那吴天整天冷冰冰的,还不把所有同学都得罪死,不过好在自己也没跟哪个同学太亲近。

  “嗯……”白无常脸上有些不尴不尬,讪笑着回道:“真是……对不住兄弟,我与你八哥碰到几个恶鬼,甚至联合其他八大阴帅,才将其降服投入地府,我们几个都受了轻伤,要不然你八哥也不敢喝的酩酊大醉了!”

  “其实,七哥,你找到我,真的未必是好事,真的,我这人懒得出奇,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那种,就你们这样忙的脚不沾地,一年到头每个节假日,我怕真的来不了!”吴畅有些哭笑,虽说不是在打退堂鼓,可是,看着他们这样,心里确实泛着嘀咕。

  白无常拍了拍吴畅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更相信自己的眼光!”说着,吴畅便见他中指与拇指扣在一起,其他三指直起来,朝着吴畅的灵台一点,那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吴相应声而出。白无常朝着吴相拱拱手说道:“吴相兄弟,我不便离开这里,接下来便麻烦你送吴畅兄弟回家了!”

  “应当的!”吴相永远带着那么一副温和的笑容,让人感到很舒服,朝白无常点点头,带着吴畅朝着北方遁去,吴畅、吴相两人刚走,白无常周围一阵波动,一扭身,黑无常出现在白无常的身边,哪还有刚才醉醺醺的样子。

  “七哥,咱们费了这么大劲,到底值不值得?”黑无常一脸严肃,一双阴恻恻的眼睛,看着有些瘆人,倒是一旁原本一脸严肃的白无常此时却是嬉笑着,丝毫不在意:“值不值得以后才知道,这小子是性情中人,光拿利益牵住他,便是再翻几倍都未必管用,倒不如用人情。”

  “嘿,七哥,人类的感情这东西值几个钱?为了三瓜俩枣便有可能打的头破血流,你还信这个?”黑无常看了眼白无常嗤笑着说道:“咱们修道之人不也是千般算计万般算计,呵,希望咱们别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白无常望着吴畅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我相信他,当然更相信自己的眼光!”白无常不知道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开导黑无常,只是目光中愈发的坚定。

  吴畅的老家叫做吴寨,全寨一千零一户,只有范建这一户外姓,其余全部姓吴,而且范建的老爹也是吴姓的干儿子,她的婆姨也是姓吴的,寨子不大,现在地图那么发达,都还没有它的标识,这里跟其他地方也差不多,身强力壮的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吴畅的老豆是寨子里为数不多的教书匠,所以没有出去。

  吴畅回到家时,他老豆的屋子里还亮着灯……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