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二章 七舅姥爷的魂

第十二章 七舅姥爷的魂

  “爸,妈还没睡啊?”吴畅在门外轻轻地敲了敲门,在自己屋子里踌躇了半天,换了身睡衣后,吴畅到底心里想着几个月没见的父母,压不住心里想见见他们的面容,待到一脸冰霜的吴天与喜笑颜开的吴相没入灵台后,轻手轻脚到了父母的门前。

  “畅儿啊,进来吧,门没关!”吴畅的妈妈在里面应了声,吴畅轻轻推开门,就见到自己的老豆坐在椅子上抽着烟,老妈坐在床上脚捂在被窝里,旁边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被筒里,只露出个头发蓬松凌乱的小脑袋,见到吴畅进来,咧嘴朝他笑了笑。

  吴畅看着老豆抽烟,厌恶的在鼻子扇了扇,一把夺过来掐掉,不满的说道:“我说老爸,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怎么又抽起了烟了?”

  “个熊孩子,敢夺你老子的烟了!”吴畅的老豆笑骂一句,倒是没有真的再抽,吴畅笑嘿嘿地给他老豆倒了杯水,坐在他的对面朝着床上刚才冲他笑的那个脑袋说道:“我说老姐,你都上大学了,还跟爸妈挤在一床,羞不羞啊?”

  “我乐意,让你管!”那脑袋朝着吴畅呲牙咧嘴一会,往吴畅老妈怀里拱了拱,舒服地直哼哼,正是吴畅的姐姐吴舒,比吴畅大三岁,今年上大一,考的还算不错,重点本科,虽不是什么名校,可好歹也是一本。

  吴畅嘿嘿笑了笑,说道:“我是管不着,可是你这样太不厚道了,都二十了快,都不知道给老豆、老妈留点儿私人空间,你一回来,他们就没了二人世界,你看老豆、老妈都嫌弃你了!”

  “呸,爸妈最疼我了,才不会嫌弃呢!”吴舒朝着吴畅吐了吐舌头,这姐弟俩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明媚皓齿,小脸琼鼻,只是这姐姐看上去似乎比弟弟还要小些,两人长得俏丽,却也不是偶然,这吴畅的老豆,是寨里出了名的翩翩君子,他们的老妈也是闻名四里八村的美女,两人的后代自然丑不到哪去。

  吴畅的老妈点了点吴舒额头,笑着说道:“你们姐弟俩,可真是的,一见面就掐,都几个月没见了,就不能老实一点。”

  “嘿嘿,老妈,我说的可没错,我十岁就自己分房睡了,姐姐都十九了,还不敢自己睡……”吴舒听着却不乐意了,嘟着嘴反驳道:“我乐意,我就不自己睡,我要陪妈妈睡一辈子!你管得着吗?”

  吴畅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自家姐姐,转头看着老豆问道:“老豆,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嘿嘿,是不是姐姐打扰你们了?”

  “小没正经的,连你老子都敢打趣,欠揍了!哎,这哪是没睡的,刚接的电话,你七舅姥爷去了,呆会我得跟你妈赶过去,只是你妈身子骨不好,这冰天雪地的,这不正商量着的嘛!”吴畅的老爸笑骂一声,他虽然对儿子严厉些,可也只是想让他成人,没有大错,他也不想弄得父子相见陌生的如路人。

  “嘿嘿,都说是说孟德曹懆到,老爸老妈刚才提到你,你就敲门了!”吴舒把被子往下拉了拉,把脖子露了出来,大口喘了两口气又重新缩了回去:“老爸说,你也十六了,大了,该出去走走了,正好这事就带你过去,别让妈去了,可是老妈不同意!说你还小!别让脏东西给吓着,哈哈……,我说就你那比金箍棒还粗的神经,不把人吓着就好了,谁能吓着你!”

  吴畅抽着嘴角,无语的看着疯狂大笑的老姐,淡淡说道:“老姐,你不觉得你现在一点形象都没了吗?这有什么好笑吗?笑点太低了吧?不过老妈,我也十六了,再说这世上哪那么多脏东西,你儿子可是超级无敌赛亚人!老豆,什么时候出发?”

  “这就得走,你表大好像很着急!”这个七舅姥爷吴畅倒也知道,为人挺不错的,不过生了个不怎样的儿子,都年过不惑了,还整日里游手好闲,没有半点儿担当,要不然也不可能这大半夜的打电话来让他老豆去处理丧事了。

  吴畅点点头,起身说道:“我去换身衣服,开老姐的车去吧,天这么冷!”吴舒上大学时,在少林寺的小叔,送了她一亮小车,虽然不是很名贵,却也省了半夜里受冻了:“嘿嘿,老姐,不好意思,刚拿到的驾驶证,钥匙在哪?”

  “包里,自己拿!老妈,咱们睡觉!”吴舒蒙着头嘟囔囔硕大,吴畅哼着小曲回去换衣服,吴妈苦笑着摇着头,这姐弟俩,真是一点儿都没辙了。

  吴畅的车技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不过这才上车,便被他老豆踢到一旁,自己冒着无证驾驶的风险开着车,狠狠地刮了眼吴畅骂道:“白花了三千多,学的什么破车,坐好了!”

  吴畅倒是不在意,没满十八岁,能报上名还得多谢这个越来越多的代办保过代招点,至于上车,吴畅表示,根本没有沾过,看着老豆熟练的驾驶着,吴畅很感兴趣的问道:“老豆,你啥时练得车?开的比老姐都溜!”

  吴畅的老豆脸上有些得色,不过一贯了老持倒也没表现太过,语重心长教诲道:“凡事熟能生巧,我虽然没有开过这个车,可是以前什么车没开过,摩托、摩托三轮、手扶拖拉机,以前的五征三轮车也开过的,这些东西原理都一样!你们现在年轻人,整天这个证那个证,满大街的哪一个敢说开车很顺溜的?”

  “这倒是!”吴畅很少与他老豆唱反调,点点头说道:“可是,无证驾驶要蹲墩的,再说你还是老师,明显知法犯法嘞!嘿嘿~~~”

  吴畅的老豆很不在意的说道:“咱们这谁来查?闲的没事了,来一趟都不够油钱!再说了,那,这就到了,就这么点路,值当吗?”

  吴畅的七舅姥爷就住在临边的村子,叫做李家村,不过两个村子修了路,上大路开车不过十来分钟路程,说话的空,吴畅的老豆便把车子停在了村头:“咱们得走进去,这条路开不进去!”

  吴畅无语的垂下了头,嘟囔着打开车门,不满道:“不都是拨款修路了吗?怎么舅姥爷这边喊了好几年还没见动静?”

  “行了,别抱怨了,赶紧的!”吴畅的老豆小跳着,哈着热气,车里有空调,外面这冰天雪地的,一下子没有转过来,吴畅看着不停搓手的老豆,有些疑惑的问道:“很冷吗?我怎么没感到?”

  “你才多大?小孩子火大,你老头今年都快五十了,赶紧走!”吴畅的老豆吸哈着带头往前走,好在今晚月亮挺亮的,地上的积雪也没有化,走起来倒是不怎么费事,七舅姥爷的家就在村头不远,所以倒是没趟多少雪便到了,门灯下,一个焦急的身影,一见到吴畅父子二人,撒着脚便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兄弟,你可来了,快……快……老爷子……眼睛……还……还睁着……”吴畅有些愣着,虽然知道这个表大爷是个怕是的,可实在想不通,这好歹也是快要到半百的人了,怎么一点儿担当都没有?

  “大哥,你别急,带我过去看看表舅!”吴畅的老豆扶着他,皱了皱眉头说道:“表舅临去前说了什么没有?”

  吴畅的表大爷精神有些被刺激到了,慌慌乱乱回道:“这大半夜的,我跟你嫂子都睡觉了,若不是泥娃子听到你舅怪叫,谁也不在意啊!”泥娃子是吴畅表大爷的孩子,大号唤作李灿,比吴畅大一个多星期,早早的就下学了,平日里虽然没什么正干,倒是很孝顺,吴畅父子俩进去时,这个表哥正在守在一旁。

  “三叔,您来了。”看着吴畅父子进去,李灿站起来,擦了擦红红的眼睛,硬生生挤出一丝笑意,可是还是忍不住流出泪水,哽噎着说道:“爷爷,爷爷去了!”

  吴畅的老豆名叫吴苟昇,在家排行老三,上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可惜都刚活到十一二岁便夭折了,直到他这个,小心翼翼的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娇生惯养好不容易才养大的,只是身子骨并不好,十七八岁的时候送到部队中呆了三年,吴畅的爷爷说,部队中煞气重,可以避邪,不想却一语中的,待到转业时,还真的身强体壮了,原来的名字叫做狗剩,农村里嘛,歹名字好养活,只是没想到上户口时,队长也没多问,就给报了吴狗剩,后来还是他自己东奔西跑,才改成现在的字。

  “好孩子,别哭!”吴畅的老豆安慰一下李灿,转头看着老爷子,老爷子口眼都张着,尤其是一双眼睛,都快凸了出来,浑身上下都是惨白的颜色,看着都头皮发麻,吴畅眼睛一瞪,正看着七舅老爷的魂魄正愁眉不展的站在床头,心里咯噔一下,有些胆怯的低下了头。

  吴畅的老豆蹲在床头,叹了口气说道:“大哥,你先去李老爹那拿点白纸、冰糖,再去找个草床,顺道拿点香来,先过了夜,其余的明天早上再说!”李老爹是村头开小卖铺的,虽然晚了,可也得去叫门,老爷子死不瞑目,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心事?

  “灿儿,你去弄个小碗,里面装点油,让你娘弄个棉捻子,再找个碗,装满锅灰,等你爸回来点要点了香的,让你娘把堂屋收拾收拾,明个清早,要做灵堂了!”吴畅看着七舅姥爷叹了口气,张着嘴似乎在说什么,可是吴畅还是一句都听不到,再一会,吴畅的表大爷拿着一沓白纸匆忙跑了回来,手里的香散了一圈,不少折断的,吴畅的老爸拿过冰糖放在七舅姥爷嘴里,嘴里念念有词,不大一会儿,七舅姥爷的嘴竟然自己闭上了:“七舅,你且先去,若有什么放不下的,便托梦给甥儿。”然后再去合他眼时,竟是真的闭上了。

  再一会,吴畅远远地便瞧见黑白无常施施然而来,见到吴畅愣了一下,两人手一招,将七舅姥爷的魂魄先收了过去,招呼一声吴畅,便自己到外头等着了,吴畅见自己一时也没事,便对老豆说道:“老爸,我出去一会儿,有事叫我!”

  “嗯,自己小心点!”吴畅的爸爸,头也没抬,手上折着白纸,哗啦啦撕开一小块,嘴里念叨几句,贴在了七舅姥爷的额头,盖住了整张脸。吴畅点点,也没再说,便朝着黑白无常那跑去。

  “七哥、八哥,你们……这就要将七舅姥爷的魂魄带走了吗?”吴畅心里有些害怕的站在黑白无常对面,人死灯灭,上次回家时,他还来见过七舅姥爷,那时候他还跟自己开玩笑呢,如今却是阴阳相隔了。

  白无常微微一笑说:“当然不是,人有三六九等,鬼有贵贱之分,只要生前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死后不需要堕入阿鼻地狱受罚的,一般都是自己步入轮回的。”见到吴畅一脸茫然,白无常继续解释道:“你以后也要做的,那我便细细跟你说了吧。”说着手上捏了个法诀,七舅姥爷的魂魄突然出现在吴畅面前,见到吴畅,七舅姥爷很是激动,惊叫起来:“畅儿,你怎么在这?无常老爷,我家畅儿还小……”

  白无常见七舅姥爷情绪激动,魂魄波动严重,赶忙劝说道:“李老爷子,李老爷子,且放安心,你家侄孙没事,他得了机缘,故此能与我们对话!”

  “真的?”见到吴畅点头,他才安静下来,抚摸着吴畅的脑袋说道:“畅儿,舅姥爷先走了,你表大爷还有表哥,就劳托你们照应着了!”

  “人死之初,茫茫然然,生前有不舍,死后有割不断,所以他们会浑浑噩噩,我们过来就是告诉他们已经死了,一般寿终正寝的,或者能接受的,会自己找到去阴间的路,当然也有一些不愿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只能我们给送进阴间,你应当知道,人有三魂七魄,人死之后,一年去一魂,七日去一魄,三魂七魄都归地府,才算真的与人世了断。”白无常看了眼吴畅的七舅姥爷继续说道:“一般的,鬼魂十八载后都要进入轮回,不过也有一些人,生前良善,死后既不愿轮回,也不愿修炼,也能得到阎罗首肯,安守家宅,这也是你们许多人类,能见到鬼魂的原因之一。”

  “那,那些恶鬼呢?”

  白无常笑了笑说道:“恶鬼也不是一死就成恶鬼的,真正的恶鬼都在十八层地狱里受折磨呢,当然,我也不想瞒你,这神州之中,生灵众多,难免有些鬼魂,我们照看不到,沦为孤魂野鬼,多数的厉鬼,都是由他们变化而来的。”

  “也就是说……”吴畅脸上带着笑容,心情轻松地说道:“你们筹备公司,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想要招募那么多人间无常,就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少一些孤魂野鬼,让每一个死者都能够安息对吗?”

  黑无常哈哈大笑起来,揽着吴畅的肩膀欣慰道:“小兄弟终于能理解我们了,哥哥太高兴了,呜呜呜……”说着笑着,黑无常竟然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吴畅见他们这样,坚定地点点头说道:“七哥、八哥,我决定了,跟着你们干!”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