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三章 吴寨内外

第十三章 吴寨内外

  李老爷子,也就是吴畅的七舅姥爷是个很干脆的人,见到吴畅与黑白无常说说笑笑,心里也是欣慰,只是自己的孙子跟他一般年纪,可现在学没上成,事业没办,就自己儿子夫妻俩那样,哎,儿孙自有儿孙福吧,跟吴畅说一声,便按着黑白无常指的道,去地府报到了。

  吴畅也现在才知道,所谓人死灯灭,其实也不尽然,如果算下来,人死之后,至少十八年后才算是真的灯灭了,这十八年里,都可以通过一些真正通灵的人,在半间客栈与鬼魂达成身体借用,就是所谓的问米,不过一十八年之后,便真的是尘归尘土归土了,一切都化为虚有。

  老爷子的丧事大方向是吴畅的老豆吴苟昇掌握,不过一些琐事,都是村里的掌事来做,现在的农村,每个村子基本上都有一个管大事的,无论喜事还是丧事都由他们负责,这样的人除了要会玩,却也必须有真本事,耍的开是一点,这一系列的礼节也必须得懂,还得有管理能力,尤其是在丧事上,自古便有死者为大,所以这一切必须做的妥妥当当。

  “畅儿,这几天有的忙了,这眼下就要过年了,你回去帮你爷爷准备一下!这边有我就行了!”吴苟昇抽着空将吴畅叫到一边,慢慢的嘱咐道,此时他们两个都穿着一身孝服,七舅姥爷就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也没什么兄弟姊妹,这孝子在灵堂跪着,孙子在大门外跪着,剩下的可就是他忙活着,按理吴畅应该去跪棚的,只是他现在都十六了,大了,所以也没人要求他做。

  吴苟昇看了看儿子,叹了口气说道:“畅儿,以后不管上不上成学,这礼节可都得学着,别……别跟你表大那样,什么都不懂,听到没?”

  “我知道了,老爸,您儿子什么时候在外头给你丢过脸?”吴畅毫不在意的说道,期末考试不知道是吴天给力还是黑白无常帮忙,竟然拿了个全校第一,全市第三名,可把老头子乐坏了,上次开家长会的郁闷一口气全丢了,这次吴畅做的也不差,至少比李灿有看头,所以现在他对吴畅也是越来越满意。

  吴苟昇踹了吴畅一脚,笑骂道:“别贫了,赶紧回去吧,别整天跟你姐拌嘴,帮衬点你妈,见面就打,真不知道你们上辈子是不是一个是猫一个是老鼠!”

  “嘿嘿,听老爸的,好男不跟恶女斗!我回去了……”说完转身笑嘻嘻的跑开了,七舅姥爷八十有二才去,在农村算是喜丧,倒是没那么多忌讳,吴苟昇在后头紧跟着喊道:“开车慢着点……”

  吴畅头也没回,摆摆手道:“我跑着回去,钥匙在你口袋里呢!”

  “这孩子,风风火火的……”吴苟昇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多说什么,这边还忙得要命,才露面,李村的掌事表子就找了上来,粗着嗓门说道:“吴老师,这烟都放在啥地方了,该用烟了!”

  吴苟昇哎了一声说道:“四叔,你等会,我让人去拿了,马上就到……”

  “厨子来了,材料备了吗?算好多少桌了吗?”

  吴苟昇点点头,抹了把脸,去了去乏回道:“开二十桌差不多了,街坊邻居八桌,亲朋好友五桌,帮忙的五桌,二十桌足够了!”

  “行,我先去了,那个撕孝披的,李老三,快点,孝帽子赶紧的,一会人都好来了,老哥哥辈分不低,红缨、蓝缨都备了吗?”

  吴苟昇揉了揉脑仁,使劲晃了晃,叹了口气,这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吴畅打小练武,脚力自然不同于常人,不过却也跑了近二十分钟才到自己的寨子,吴寨在这周边并不算大,人口也只能算是中等,寨子中一共就三房人,孝、礼、贤三房,吴畅这房是贤字房,三房中人数最少,却是地位最高,原因无他,一来族长在这房里,二来这房出了几个能人,吴畅的爷爷,曾经是村支书,自然这点威严还是有的,这第三嘛,自然就是吴畅这家女娲遗脉,昔日十年之祸,其余地方都沸沸扬扬,乌烟瘴气的,可是吴寨却仍是清清朗朗,可见一般。

  这还没进寨子,耳边传来一阵风声,紧接着听到一声大喝:“好贼子,还不受死?”听到这声,吴畅身子一凛,纵身而起,伸出手去,却是抓了个空,脚下啪一声掉了个物什,吴畅眼睛一瞪,赶忙抽身,侧到一边,险险避了过去。

  “范建,你这贱人,说好了往右边扔,怎么又往左边扔了?”吴畅张口破骂,脚落地,却是踩到了那根木棒,脚一打滑,差点摔倒,那边范建却是得势不饶人,继续攻了几棒,几次让吴畅狼狈不堪,吴畅一发狠,一脚踢开范建舞来的木棍,脚一挑,将地上的木棒挑了起来。

  范建见吴畅狼狈应付,哈哈大笑起来:“该,谁让你在学校给我脸色看的?再吃我一棍!”

  吴畅扫棍一挡,咣当一下,竟将范建弹了回去,挑起棍子指着范建,冷着脸说道:“先把话说明白,否则我让你知道为什么花儿会这么红!”

  范建却是不听,见被吴畅撞回去,舞着棒子,把之前学的那些统统耍了个遍,这刚开始还好,吴畅一棍一棒按照棍法套路你来我往,可是范建越打越无赖,吴畅哼了一声,手上动作又快了许多,范建渐渐抵挡不过,手一花,手上的木棍竟然被吴畅挑掉了,范建有些目瞪口呆,不过反应不慢,马上手抱着头蹲在地上,低声下气喊道:“老大饶命,不打了,不打了!饶命,啊——杀人啦!”

  吴畅满脑门黑线,这范建实在是,吴寨怎么就出了这货了?举着棍子敲了范建脑袋一下,没好气说道:“得了,不打你了,今天犯什么邪,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

  “啊哈?”范建瞪着眼睛盯着吴畅,见吴畅举手,赶忙抱着头:“你这么快就忘了?出了名就了不起了?考第一名就了不起了?您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不用再往下听,吴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范建跟自己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两人悬殊不了几天,这小子又是从来不着调的,没事时疯言乱语的,两家也算表亲,吴畅脾气不算差,自然能包容这混小子,可是吴天是谁?是吴畅身上的一切负面情绪斩话出来的,哪受得了这小子,所以肯定会给这小子脸色看的,不过按照这小子的性子,不该忍那么长时间的呀?这小子可是从不记仇的,一般都是当场就报的啊!邪乎啊!

  “好了,到我家去!”吴畅提溜起范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道:“前段时间脑子嗡嗡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遇到烦心事喜欢一个人静静,你小子叽叽喳喳的,跟个麻雀是的,好了,我跟你道歉行不?”

  范建一听吴畅道歉,立刻满血复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吴畅,嘿嘿直笑:“我也不是真生气,不过你小子倒是真的厉害啊,闷不吭声两个月竟然考了全市第三,兄弟服了,从寒假结束,我也闭关两个月,争取考个全班第一,啊嘞,这是去哪?”

  呼——吴畅狠狠地踹了范建一脚,翻着白眼说道:“我家,算了,滚你的吧,等我吃好饭再去找你!”

  “去你家可以,大姐在家不?她在家我不去!”范建一脸害怕地看着吴畅,眼神中充满着深深地忌惮,吴畅看着好笑:“她是你亲表姐,还能吃了你怎么滴?再说了,你还练过武,我姐可是从来不沾这东西的。”

  范建缩了缩脑袋,没好气的低声说道:“会武有用吗?真的打了她,你还不把我剥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老大英明神武,武略文涛,涛涛不绝,决口不谈,谈天说地……”

  吴畅两眼只剩下卫生球了,一脚踹开范建,自己朝着家里去了,他们两个大小就跟吴舒八字不合,只是吴畅还好,那是吴舒的亲弟弟,怎么都不为过,范建可就不一样了,俗话说一表三千里,他从小欺负吴畅,吴舒就没给他好脸色,后来吴畅练了武,他要是敢跟吴舒说句不恭敬的话,吴畅能追着他打三天,所以范建虽然跟吴畅家里关系不浅,却与吴舒不对付。

  吴畅的家在后寨子,所以吴畅又走了好一会才到家,吴畅门口是片空地,吴畅的祖父、曾祖父闲来没事,竟然搞出了个暖棚,里面种一些蔬菜、水果之类的,每个冬天倒也能吃点,这会儿这两老爷子正带着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在里面参观着,寨子里的年轻人不是出去打工就是在外地定居,留下这些留守老人,也多亏了吴畅的祖父、曾祖父,才让他们平日里多了些乐趣。

  “太爷、爷爷,三爹、五爷爷、六爷爷、二奶奶、四姑奶、三爷爷……”吴畅进了暖棚叫了好一大圈,才有喘气的机会说话:“给我根黄瓜吃呗!”

  “没瞅见正忙着吗?自己摘去,现在的年轻人啊,什么都懒得动手!”吴畅的太爷,今年九十多的老祖宗,摇着头颤颤巍巍的叹息着,这老祖宗的身体好着呢,可是一见到吴畅就装虚弱,然后逮着空就跟吴畅练会太极,每次吴畅都得被虐的身心俱疲。

  吴畅也不多说,嘿嘿的笑了笑,摘了几根嫩黄瓜,小番茄,顺手拿了几颗小金桔,又摘了几个小辣椒,回去炒鸡蛋吃,不待老太爷开骂,一个鹞子翻身,跳了出去,却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吴畅暗道不好,却不想一向麻利的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了,手上的黄瓜番茄,登时少了一半。

  “姐,不带这样的,要吃你自己不回去摘?”

  老太爷种出来的水果蔬菜,纯绿色无污染无公害,吴舒照着自己身上蹭了蹭,张口就吃,嘴里含糊着说道:“老太爷偏心,从来不让我去摘,说我下手没轻没重的,你看你,连藤条都扯断了,他也从来不说你一句。”

  老太爷虽说九十多了,可耳不聋眼不花,听到吴舒说他坏话,气哼哼地说道:“你个小丫头,再敢编排太爷,看我怎么收拾你!”

  吴舒朝着太爷吐了吐小舌头,却是不以为意,不过暖棚却是进不去,也不知道老太爷施的什么法,未成婚的少女就是进不去,老太爷总是说,那里面都是些老人,未成婚的少女先天阴气太重,怕对老头老太太们有冲撞,不管真与假,反正大多数人愿意相信这个。

  吴畅懒得听他们爷孙争执,抱着所剩不多的黄瓜、番茄先进了家,不想吴舒竟然跟在后面也进去了,吴畅一脸警惕地望着吴舒,紧紧地将东西抱住问道:“你跟着来做什么?我还没吃早饭呢,要老妈下面条吃的!”

  “谁跟你抢了,我车呢?”吴舒一边说着,趁吴畅不注意,一把又夺去一根黄瓜,吴畅呲牙咧嘴怒道:“说好不抢的!怎么好意思的?”

  “我没有强,是偷的,快点,我车呢,我要出去!”吴舒小小嘚瑟一下说道,眯着眼睛,嘎嘣嘎嘣啃着黄瓜,吴畅见她这么模样,顿时泄了气:“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吴舒嘿嘿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又不要你养,快点,快点,我要出去!车呢?”

  吴畅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道:“没有开,老豆留着呢,说要拉七舅姥爷去火化,嘿嘿……咳咳……你不知道,七舅姥爷昨晚上死不瞑目,眼睛瞪得那么大……”

  “呀——”吴舒被吴畅的怪表情吓了一跳,浑身哆嗦的凑到吴畅旁边,使劲的扭了他一下,愤愤道:“再吓我,宰了你!作为补偿,再给我一个番茄!”

  吴畅无语地看着吴舒,脸皮抽搐着看着她得意洋洋的从自己手上又拿走最后一个番茄,自己费那么大劲摘的,全没了!

  “别一脸哭丧样,你裤兜里的金钱橘我可一个没拿!”吴畅彻底无语了,那小橘子就是拿来玩的,哪是能吃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啊!!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