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十三章 半间客栈 二

第二十三章 半间客栈 二

  两人,或者说一个魂魄跟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据说是个残魂的东西相持好一会,终是吴畅年纪小些,经历的少些,没能忍住,先开口问道:“我说大叔,到底怎么才能让我通过?要是比耐心,好吧,那我认输好不?你送我出去!”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四周响起,摸不清到底在什么位置,好一会才止住,语气颇为无奈的问道:“小娃娃,你到底有没有搞清现状,你现在在我的领域内,给点面子,按照常理出牌好不?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吴畅眼一瞪,十分不情愿的说道:“你自己就不按常理出牌,让人怎么按常理出牌,典型的只许州官点灯,不许百姓生火,我真有急事~~麻烦你了大叔,让我过去吧!”

  “要过去,必须通过考验,这是新人进入半间客栈的老规矩,就是玉皇大帝的儿子也不能有特权!”那声音义正言辞地说道,丝毫不留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吴畅无奈点点头问道:“那你说的考验到底是什么?赶紧的,考完我好过去!”

  “咦,你就这么确定你一定能通过?”那声音满是疑惑的问道,似乎对他自信的理由充满着好奇,吴畅骄傲的仰起头,得意的回道:“那是自然,没有自信,怎么可能做好一件事?我爸说了,缺什么不能缺骨气,少什么不能少志气,断什么不能断勇气!”

  “嘿嘿,小娃娃,人在绝望的时候,啥气都不顶用,别把话说的太满了,想接受考验,沿着路往前走!”那声音听完解释后,反倒没有多在意,引导着吴畅,可是吴畅偏偏犯了牛脾气,就是不往前走,好半天,那声音倒是着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想进半间客栈了?”

  “想,当然想,不过我不想万千走,要么你就在这考,要么放我出去,我从其他门进!”吴畅在空中盘坐下来,一脸无赖的说道,吴畅在初中时进过学生会,那个时候几个学长面试就傲的一头那啥,这守护大门的幽灵,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客气,吴畅心里疑惑,便誓要弄个明白。

  那声音沉默了好一会,那道金光大道突然消失不见了,四周重新陷入死寂的黑暗,吴畅心里有些担心,不过才不过几分钟的样子,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也好,那我们便换一种考核方式,我来问一个问题,答上来了,便通过,答不上来,生死就各安天命吧!你走的路跟别人不同,我不敢保证你能不能出的去!”

  吴畅倒是无所谓,心里盘算着怎么能顺利过去,当下答应道:“就按你说的办,主角光环照耀下,新青年一定会完美爆发的!”

  “那好,还要不要准备一下?”那声音见吴畅信心满满,倒是很欣赏他这股冲劲,淡淡的问了一下,想让他能准备充足些,没想到吴畅倒是干脆,头都没抬回了句:“不用!”

  话音刚落,眼前景色突然一变,原本漆黑一片的,一下子换成雾蒙蒙的一片,能见度,好像还不足一厘米,至少吴畅看不到自己的手脚,不过这会个他才不会在意能见度,现在他倒是被这突然转换的环境弄得呆了,这算什么?通过了吗?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吴畅朝着虚空扯着嗓子大喊,不带这样玩人的吧?这时一个颇为好听的金属声传了出来:“恭喜你通过乾门,你是第一个被直接送进死门的人类灵魂,说说你的要求吧!”

  “这哪跟哪?你又是谁?刚才那个大叔呢?”吴畅转了几圈,回头来,连自己刚才朝那转的都忘了,四周都是白蒙蒙的,黑不如那些黑漆漆的呢,至少那边伸手不见五指,这里亮堂堂的,却什么都看不到,完全就是睁眼瞎。

  金属声有些吃醋的问道:“你猜跟他相处多会就大叔大叔叫得这么亲切?难不成你们是亲戚?再说了,你都过了乾门了,还找他做什么,专心准备这场考验!”

  “过了?不是还没有开始吗?怎么就过了?”吴畅满脸疑惑的问道,这算什么事?金属声回道:“怎么没开始?他不是问了你一个问题吗?你不是也回答了吗?这还不叫开始?”

  吴畅的下巴咯嘣掉在地上,吃惊地说道:“这都行?没人判作弊码?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口气问了这么多,我凭什么要回答你?从现在开始,一个问题一千块,要我回答,先给钱!”

  “嘿嘿,美女姐姐!”吴畅搓着手谄笑着问道:“那啥,我没钱咋办?”

  金属声声音冰冷的回道:“回答问题,一千块一次,先交钱,后回答!”

  “额,这就开始了?”吴畅脸一僵,金属音很快便做了回应:“先交钱,后回答,此问题需要一千块!”

  “擦擦,这也忒黑了点吧?强买强卖的节奏,小爷我不伺候了行吧?”吴畅大声嚷嚷着,金属声毫无感情地回道:“两个问题,一共两千块,需要回答请交费!”

  吴畅有些瘫痪的问道:“你丫的就是计算机程序是吧?除了这句还会点其他地不?牙买碟会叫不?泥煤,在哪交费?我要你唱《征服》!”

  “一共是四个问题,需要……需要……需要多少钱来着?你等会,我算算再说,一个一千,两个两千,三个一千……”吴畅听得脑门直流冷汗,这是哪个时代留下来的老古董?该淘汰了吧?吴畅等了悠悠岁月,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个,姐姐,算清楚了吗?”

  “要回答,一千块,你稍微等一会,马上就能算出来了!”吴畅瞬间被她给萌到了,还真是敬业的说,吴畅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不用算了,一共四千块,一个问题一千块,四个问题就是四千块!”

  “那五个问题呢?”

  “九千块啊,笨!”吴畅顿时有准进入小学课堂的感觉,小心地问道:“那个姐姐,你会数数不?”那声音无不骄傲地回道:“当然会,我都能数到十一了,哎,不对,要回答问题,算了这个免费了!哎呀,被你这么一打扰,我都记不清你之前欠了多少了!”

  吴畅顿时觉得好笑,忍着笑说道:“我都记得呢,我从你开始计费,加上这个免费的是十个问题,减去这个免费的是九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一千块,你算算一共需要多少钱就好了!”

  “啊,这么复杂?”却不再是刚才那个金属声,而是十分好听的女娃娃声音,声音中带着无限的纠结,埋怨,好一会儿,一道小小的身影突然闪现出来,周围的浓雾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吴畅顿眼一看,那小女孩只有五六岁模样,长得端的可爱,柳眉大眼,肌肤如蛋白透着粉红,两条朝天小辫,身上穿着可爱萌哒的公主裙,叫上蹬着小长靴,一出现便嘟着嘴看着吴畅,可爱的模样,让吴畅都忍住要过去捏上几下。

  吴畅唔了一声,笑嘻嘻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那小姑娘握着粉拳,朝着吴畅比划两下说道:“两个问题,两千块,先交钱,再回答!”

  吴畅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玩意,也不知道是天注定的还是天注定的,吴畅灵魂出窍后,所有肉身的东西都带不走,唯独怀里,前段时间买的一个小根雕,只有婴儿巴掌大小,一直跟着他,刚才吴畅在掏找钱时无意发现的,反正两块钱买的,也不值钱,便就拿了出来:“小妹妹,我这只有这个根雕,这可是人间大师的作品,虽然不值几个钱,不过在这也算是稀缺物资了,这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你给它定个价!”

  小丫头一见到小兔子根雕,哪还记得那么多,张着手就要开夺:“给我,给我,我不要钱了,就要这个,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我都告诉你,连我爹爹穿什么内裤我都告诉你,快给我!”

  “咳咳~”吴畅一愣神,手上的根雕竟被抢了过去,小丫头很是欢喜在摆弄着,脸上的笑容抹都抹不平,不过好歹没有忘记吴畅,扬起小脸说道:“大哥哥有什么要问的,我都回答你!”

  吴畅看她萌得不了,也就懒得计较这么些了,蹲下来问道:“小妹妹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露着一颗小老虎牙,甜甜的回道:“我叫宓妃!”

  “付费?”吴畅呆呆的看着小丫头,却不想小丫头嘟着嘴跺了吴畅一下不满道:“不是付费,是宓妃,再叫错,我不跟你玩了!”

  “好好好,宓妃,宓妃,我记得了,你怎么自己在这,你爸爸、妈妈呢?”吴畅捏了捏小宓妃的鼻子,笑着问道,小宓妃扭了扭身子,似乎对吴畅捏她的小鼻子很不满:“爹爹就在里面啊,我是守着死门的,没事了,我就回去!”

  吴畅愣了一下,着急的问道:“那你爹爹叫什么?”

  小宓妃一脸骄傲的瞥了眼吴畅,仰着小脑袋回道:“我爹爹便是鼎鼎有名的人皇伏羲,我母亲便是女娲氏的族长凤女,怎么样?厉害吧?”

  “嘿嘿,厉害,真的很厉害!”吴畅笑的有些犯|贱,挑着眉头说道:“小妹妹,说起来,咱们还是亲戚呢,你母亲是女娲氏的族长,而我是女娲精|血所生的一族,算起来,还是你们的守护神呢!”

  “哼,你骗人,我爹爹才是所有人族的守护神!”小宓妃嘟着小嘴,显然对吴畅所说并不满,不过,为毛你要紧紧抱着那个小根雕呢?难不成还怕我跟你说恼了,厚着脸把根雕再抢回来?登时吴畅额头便出现了黑线,小宓妃见吴畅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小声嘟囔道:“好嘛,好嘛,就当你是守护神喽,有什么了不起!”

  吴畅甩了甩脑袋,笑着说道:“小妹妹,这些事情你不知道,回去问你母亲便都清楚了,你大哥哥我,打生下来,就不会说谎,你看哥哥脸红了吗?没红就是没说谎!”

  小宓妃还真的仔仔细细研究一下吴畅的脸庞,不过灵魂状态下的脸,似乎都是苍白色的,小宓妃却是没有注意到,很认真的点点头回道:“大哥哥的脸真的没红,那大哥哥就真的没说谎,等会我回去问问母亲,哎呀,我忘了,我爹爹让我过来考验你的,可是我都不会算题目的!”

  “不仅萌,还是个天然呆的说!”吴畅心里嘀咕着,这可是伏羲人皇的亲闺女,要是她带着进去,不是要省去好多麻烦的,想着便诱惑道:“小妹妹,根雕喜不喜欢?”

  “嗯嗯,很喜欢呢,好漂亮,我之前都没有见过的呢!”说到根雕,小宓妃满脸的幸福,抱着只有婴儿巴掌大的小根雕,嘴角挂满着笑容,却是看的吴畅心里有些酸,脱口而出:“阳间有好多这样的东西,回头给多给你带几件过来好不好?”

  宓妃却很懂事的摇摇头说道:“爹爹说了,无功不受禄,我不能随便拿你的东西!”不过,为毛吴畅怎么看,都觉得这小丫头眼睛里似乎还有没有言表出来的话语呢,不过吴畅也没有在意,笑了笑说道:“没事,等我进了半间客栈,我跟你爹爹说说,我认你做妹妹,哥哥送妹妹礼物可是天经地义的,你说是吧?”

  宓妃一听,眼睛一亮,两只湿漉漉的大眼眶闪着小星星,拉住吴畅的手,急急地催促着:“那赶紧进去吧,快点快点,再晚会,爹爹就要下班吃饭了……”

  额,吴畅顿时有种凌乱的感觉,不过还是跟着小宓妃朝着半间客栈跑去……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