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十九章 招聘会内外

第二十九章 招聘会内外

  “李宗全,六十九岁,街头算命先生,能测字、卜卦、看阴阳,李大师,欢迎你!”吴畅将手中的资料轻轻放在桌子上,站起来微微鞠个躬,做了个请的动作,微笑着说道:“请坐!”

  那个李大师见到吴畅,明显愣了一下,苦笑一下说道:“果然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小伙子,今年没有二十吧?果然年轻有为,看着我这把老骨头都不好意思喽!”

  “大师过誉了,吴畅不过侥幸坐在这儿,算不得本事!”吴畅赶忙起身赔笑道,看着李老爷子的表情,便也知道他混的并不如意,因为他是人类,便关心问了句:“老爷子身子骨还好?”

  无常公司招收的员工是不会过问肉身到底怎么样的,吴畅这么问纯粹是出于礼貌,不过这话听在老爷子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可不知道在这里工作是不需要肉身的,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的身体还成的,我是乡下的,退了休才跟着师傅学的这门手艺,不过这些年,也每个着落,我家里还有老伴,孩子也才刚毕业,先生,你让我……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过去吧!”

  吴畅苦笑一下,怎么第一个就打悲情牌,吴畅心软,跟他妈妈一样,最是看不得别人难过的,赶忙扶起李老爷子解释道:“老爷子想多了,我们公司对肉身要求并不高,主要是灵魂能跟得上就行,您学过易经八卦,倒是符合我们的要求,只是,我们需要保密,公司里的事,是不允许跟外人,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提起的,这点你能做到吗?”

  “能,能,这您放心,我都能!我也能吃苦的!”吴畅没想到,原来以为会很难的招聘会,竟然成了别人挤破头皮往里钻的情形,倒是有些出乎吴畅的意料,没人愁得慌,这人多了,吴畅也愁得慌,到底要哪个不要哪个?吴畅心里没底,到底是没有独立处理过问题,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老爷子,您先从这里离开,回头我们会公布结果的!”

  “哎,好,小伙子,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请你一定要帮帮忙!”吴畅坐的位置左右墙上都有门,左边的墙是进入候选区的,右边的门则是由冥河老祖跟伏羲两人守着的,出了门便会被清洗掉这里的所有记忆,吴畅让李老爷子去了左边的门,老爷子临出去前,往吴畅手里塞了个东西,吴畅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一时间愣住了,傻愣愣的也就接下了。

  宓妃嘟着小嘴,嘴唇上都能挂着酱油瓶了,颇为不满地盯着吴畅说道:“你怎么可以收他的东西?这是贿赂,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吴畅被宓妃说的有些手足无措,看着手上的玉佩,感觉到像是一团火一样,灼烧着他的手掌,急的他都快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谁知道这老爷子手这么快,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烦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宓妃嘟着小嘴十分不满的扭着小屁股走了,在这里看着自己又不能说话,还不如在外面指指点点:“我先出去了,你自己玩吧,不要再收人家东西了,要不然我告诉爹爹讲,让他告诉酆都大帝,要他治你的罪!”

  “我在工作,才不是玩呢!”吴畅绕着玉佩,也放开了,哼笑道:“玉佩虽好,自由更重要,而且我才不愿夺人所好,这玉佩看成色,就知道价值不菲,无功不受禄,等会我就会还给那个老大爷,他不收回去,我就不收他!怎么样?我是好人!”

  “希望吧!”宓妃挥着小手,一步踏出屋子,吴畅看着她的背影,张张嘴,究竟没有说出话,吐了口气,叫进了第二个人,有了第一个例子,处理下面的,吴畅得心应手很多,而且他将脸本起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一举一动都完全的公式化,倒是容易很多,饶是如此,这第一轮下来,面试了近五十人,还是让吴畅累的气喘吁吁。

  拖着疲惫的身子,吴畅步履蹒跚的回到外面,那些应聘者倒是都各自回去了,伏羲的夫人抱着已经睡着的宓妃也回去了,姬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先走了,只有伏羲跟冥河老祖两人还在觥筹交错,你来我往的喝个没完,吴畅拍坐下来,拎起一坛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怎么样?还顺利吧?”伏羲笑着看着吴畅问道,吴畅脸上一僵,仰头又喝了一气说道:“顺不顺利,您在外面不都看着的吗?不是说招不到人的吗?怎么这人都跑到这来了?一个个都挤破头想往里钻,至于吗?累死了我都!”

  冥河老祖哼了一声,夺过吴畅手里的酒说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自己不靠谱,先张口就把工资报出来,一万块,现在干什么一个月能拿到这么多?发红包呢?”

  “我哪知道这个!”吴畅看了下四周,竟然都是横七竖八的空坛子了,林林总总算起来差不多有几十个坛子,吴畅看着嘴角抽抽,这两人喝了这么多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我以为没什么人会来,就想着先报出工资,孬好能吸引吸引人气,哪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伏羲嘿嘿笑了笑,吃了口菜,抹了下嘴,捋了捋胡须问道:“今天面试多少个?能决定留下几个?”

  吴畅抽了下鼻子,揉了揉有些发僵的脸说道:“差不多有五十人,不过收下的只有三个,那个李老爷子我留下了,不过玉佩给他了,其他人不是看着不顺眼,就是听着说话不顺耳,就没有留,这次目标就招满一百人,后天才是清明节,估计当天人不会很多,所以明天是大头,往后的三天,找补找补就好了!”

  “给我留两个名额!”伏羲看着吴畅脸色不变的说道,好像根本没当回事,吴畅知道这老爷子开口自然是有打算的,也没有拒绝,毕竟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如果不是伏羲,这次来这里恐怕还是凶多吉少了,将剩下的菜风卷残云,舔了下嘴唇说道:“再弄点好吃的!”

  吴畅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当然这后面上来饭菜的口味明显不同于之前吃的残羹冷炙,用冥河老祖的话说,这酒店的生意再好,饭菜再可口,也不如家常便饭,不过饿到极至的吴畅也懒得管到底好不好吃,吃完了都不知道味道,这让冥河老祖颇是不满,不过他一个粗人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第二天一大早,吴畅晃着昏昏沉沉又有些疼痛的脑袋,摇摇晃晃的到了顶楼,血海中可没有太阳,所以阴曹地府也好或者是半间客栈也罢,也都照不到太阳,吴畅到时,招聘大厅里已经挤得满满的了,许多人见到吴畅脸上都带着谄媚的笑容,这让吴畅感到很是不舒服。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吴畅便准备好开始进行招聘,不过负责维持秩序的伏羲跟冥河老祖却都还没有过来,那两个人可是关键,少了他们两个,许多事情都无法正常进行,吴畅纵是心里着急,也只能慢慢的等着。

  又过了大半时辰,伏羲跟冥河老祖才各自愁眉苦脸的从自己房里出来,小宓妃脸上还带着水珠便跑了过来,看着吴畅,撒着小腿就扑向吴畅,赖在吴畅身上懒哼哼说道:“今天大哥哥可不要再贪污喽,我会盯着大哥哥的!”

  “额,小宓妃,我再说一遍,我都还回去了!”至于吗,这小丫头还上瘾了,一遍遍念叨着没完没了了,话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弯腰将宓妃抱了起来,捏着她的小鼻子恶狠狠说道:“再说我贪污我把你小鼻子捏掉!”

  宓妃挥手拍掉吴畅作怪的手,翻着白眼哼道:“做了害怕别人说,羞羞羞!”

  吴畅已经完全被这小妮子打败了,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我都还不是浪子……”

  “所以啊,没人跟你换!”宓妃打了个哈欠,趴在吴畅肩膀上眯起了眼睛,冥河老祖看着吴畅颇有些醋味道:“抱稳点,这妮子起床气大着呢!”

  吴畅已经差点被这帮人给闹得晕死,好悬没被气死,所好伏羲的夫人凤女比较明事理,打断众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说道:“你们都别吵了,看你们两个跟个孩子争什么,我去弄点早饭,别让人都干等着,面上不说,心里可把你们骂个遍!妃儿,跟母亲回去,别打扰大哥哥!”

  “我不,我还要监督大哥哥呢!”宓妃抱着吴畅的脖子不撒手,嘟着小嘴,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吴畅无奈,苦笑一下说道:“没事的伯母,小妃妃也不沉,等会醒困就好了……”

  凤女无奈地看着宓妃,给了吴畅一个歉意的眼神,施施然下去准备早饭,吴畅看着伏羲与冥河老祖说道:“伏羲伯伯、冥河伯伯,那些没有应聘上的,都处理妥当了吧,今天不会再出现在应聘场了吧?”

  这由不得吴畅不小心,招聘会一连四天轮番进行,难免一些人来了走走了来,若真是那样,烦都烦死了,而且如果还有一些人再次进来,那么消去的记忆就白搭了,招聘信息还是要泄露的,无论哪一个,吴畅都不想遇到,这段时间,吴畅也成熟一些,虽然还不能完全独当一面,但思考一些问题,也算多了几份心思。

  冥河老祖老神在在的,伏羲笑了一下说道:“我跟冥河做事,你就放心好了,虽然不敢保证万无一失……”

  “喂,伏羲伯伯,这事可得万无一失,我先前做的不周到,您可得给多兜着点,要不然这次上去肯定惨了!”吴畅苦哈哈着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伏羲二人,小宓妃懒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们两个老爱开玩笑的,不用理他们的!”

  伏羲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如此说自己,大叹女生外向,不过笑起来的皱纹却掩饰不了心里的宠溺,四个人简单吃了早餐,由伏羲、冥河老祖两人守着右门,宓妃跟着吴畅继续面试。

  “张飞?”看着进来的人,吴畅忍不住叫了出来,看了下手上的材料,才知道不是,不过这人真的跟张飞,或者说三国中张飞的相貌一模一样,一张大阔脸,燕颔虎须,豹头环眼,这形容最是贴切,浓眉大眼,高音阔嗓,如果手上再有一把丈八蛇矛,就是张飞再生了。

  吴畅歉然一笑,请那大汉坐下后说道:“不好意思,齐良,四十五岁,生的魁梧有力,江浙捉鬼大师,不过被人认作不详,无父母子女,孤身一人,怎么想进我们公司的?”

  “哈哈,你这小娃调查的倒是仔细,我是个痛快人,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想进你们公司,除了有不菲的收入,最重要的是,里面肯定都是跟我一样的怪人,俗话说,当身边的人都是坏人时,坏人也就不再是坏人了……”齐良粗着嗓门说着,基本上每句话都要加一句俗话说,当然有很多俗话,吴畅压根就没有听过,这齐良看着粗犷,可是心思也是颇为细腻,说话也很有分寸,吴畅跟他聊着聊着便喜欢上这人的语气,心里暗自留意。

  小宓妃也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笑,当着面便为他说起好话来,吴畅轻笑一下说道:“你的资料跟你的表现我会如实上报的,到时候董事会亲自讨论你们的去留,请到左手区域进行等待,谢谢合作!”

  齐良粗着嗓门喊道:“小娃娃忒也不痛快,你们招的便是驱鬼抓鬼的伙计,我又是这方面的能手,要不要我先耍上一段给你瞅瞅,不痛快不痛快,嘿嘿发工资时痛快些就好,我先去也!”吴畅本以为他会闹一会,可没想到他竟然鼓囔两句便也过去了,让吴畅不禁摇头苦笑。

  “大哥哥,这人到时有趣,便留下吧,将来还可以给妃儿讲故事呢!”小宓妃抱着吴畅的胳膊摇着,吴畅无奈拍了她一下说道:“这些人的资料都有统计的,回头还得跟七哥、八哥他们商量的,这么些人肯定要经过二次筛选的。”

  吴畅看着宓妃小脸露出不高兴,便说道:“这个大叔虽然长相粗犷,不过粗中带细,跟八哥颇为相似,我想八哥会想法将他留下的,那就别担心了,而且外面世界那么精彩,等你到外面去了,指不定还不再喜欢听这大叔讲的故事了呢!”

  宓妃娇哼一声,傲娇地把小脸扬了上去,不理会吴畅,吴畅摇头苦笑,叫了下一位的号码……

  「额,还是推荐好友的作品,玄幻新作,VIP作品《帝殿》景帝著,满站都能看到!!」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