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三十一章 不带这样玩人的 满月礼

第三十一章 不带这样玩人的 满月礼

  �满月礼,上月12号入库,本月双十二,正好满月,老六求诸位朋友能够多多支持,谢谢!!!」

  “乾坤袋!”伏羲拿出一个像蛇皮袋一样的东西晾给一直闷闷不乐呆坐的吴畅看着,笑嘿嘿抖着,一脸得意的说道:“这是我从地仙之祖镇元子那里弄来的,可比他的袖中乾坤还要厉害的多!”

  招聘进行到最后一场,吴畅过得并不舒心,既要控制人数,又不想打击到人,吴畅可谓绞尽脑汁,不过还是有人骂他势力,狗眼看人低之类的话,坐在那个位置,吴畅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委屈得慌。

  吴畅深呼一口气,舒缓舒缓了心情,才挤出笑脸,乾坤袋他自然是听说过的,不过不是什么地仙之祖的袖中乾坤,而是《倚天屠龙记》中助张无忌练成神功的布袋子,当然镇元子的袖中乾坤,吴畅也是如雷贯耳,那可是连孙悟空都跑不出去的宝贝。

  吴畅有些满脸疑惑地指着蛇皮袋问道:“这是乾坤袋?伏羲伯伯,我虽然不认识乾坤袋,你也不能拿个蛇皮袋糊弄我不是?再说,这东西,能装魂魄?”

  “哈哈,小子,你可别不识货!”伏羲将乾坤袋收好,叠了起来说道:“这乾坤袋可是内装乾坤,别看它小小的一个袋子,这里生物死物样样不落,三山五岳,五湖四海照装不误!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吴畅登时满脸警觉,眯着眼看着伏羲,警惕的问道:“伏羲伯伯,我跟你可是前日无仇今日无冤的,您老有什么话尽管说,可不带耍我的,我是老实人,最讨厌别人诳点我。”

  伏羲老脸一僵,继而暴跳起来,红着脸臭骂道:“臭小子,你丫脑袋里想什么呢,我又没说要卖给你……”

  “你卖我也不买!”吴畅不等伏羲说完便嘟着嘴顶了回去,让伏羲嘴抽抽的更厉害,满额头的黑线,阴沉的说道:“还有没有个长幼尊卑了?我都没说完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再说了,我才帮了你一个好大忙,这就翻脸不认人了?”

  额,吴畅有些无语地望着伏羲,不是说这些都是举手之劳的吗?不是说不必在意的吗?怎么这又自己说上了?我不是还答应你照顾闺女的吗?这个你怎么不提?辈分长了不起?年龄大就流弊?这不公平!

  不过这些天的相处,吴畅也是知道伏羲的脾气了,要说以前伏羲可能是中规中矩了点,可是几千年过去了,人哪有不改变的?伏羲就变得跟个老小孩一样,平日子没事了,就喜欢去招惹一下小宓妃,每次都弄得天怒人怨才罢手。

  吴畅哼了一声,鼓着嘴很不屑说道:“你这是携恩求……”

  “求你个大头鬼!”伏羲照着吴畅的脑门狠狠地给了个爆栗,翻着白眼说道:“把你伏羲伯伯想成什么人了?我是看你没法将他们带出去,特意将乾坤袋拿出啦给你用的,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伤心了!别理我!”

  吴畅已经不知道怎么说这个老家伙了,还不是你这老东西平日里没个正行,谁知道你会贼兮兮的献好来着?不过吴畅虽然心里这么想,也是知道错怪了伏羲,便也赶忙道歉,不过这道歉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伏羲又说话了:“不过呢,这乾坤袋借给你是借给你,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吴畅不禁翻了个白眼,还说不是,都提出条件了,还想怎么地?吴畅拍坐在椅子上,也是没有心情再胡闹,这几天可是着实把他累的够呛,有气无力地说道:“行,您老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绝不说二话!”

  “这事你肯定能做到,而且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做到!”伏羲很是顽皮的笑着凑到吴畅身边,让吴畅有些个心惊,伏羲虽说平日里没个正行,可也只是在嘴上不靠谱,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个样子,竟然像个小孩一样凑在自己身边,不由得警惕起来:“您老先说到底什么事,我怎么看你笑的那么阴险?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不对,我啥都不卖!”

  “臭小子,又拿你老祖先打趣!”伏羲敲了吴畅一下,笑骂道:“这事得跟你打个商量的,我这人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什么,所以先要经过你的同意才行。”

  吴畅被他闹得没了脾气,有气无力地催促道:“好吧,我的亲伯伯,亲祖宗,您老倒是快说什么事,别总吊着,我的小心肝可不好,别给我吓死了!”

  “放心,你小子有一百多年的阳寿,想死都不成!”伏羲愣都没愣一下随口说道,不过才说完自己愣了一下,赶忙说道:“我也是胡乱猜的,你别当真,我是说,等会收回元屠、阿鼻后,咱们能不能比过一场?好些年没动了,陪我舒舒筋骨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吴畅惊叫出来,你让我一个剑术菜鸟,跟你笔试,当年轩辕黄帝的剑术都是你一把手教出来的吧,跟你打,我找虐啊?吴畅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回道:“不打不打,打死也不打,伏羲伯伯,我还想多活两年呢,再说了,我今天就回去了,遍体鳞伤的,那多不好看是不?你不会看我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堂堂正正,正气凛然……心生嫉妒了吧?”

  “嫉妒你个大头鬼,一副臭皮囊而已,有什么好值得显摆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长什么样,又不是你的功劳,嘚瑟什么?”吴畅这次招的人不多不少,刚好一百一十人,吴畅也不知道到底这一百一十人是不是都能用得到,不过现在他最愁的是怎么将这些人弄出去,似乎除了这个乾坤袋,吴畅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讲这一百多号人无声无息地带出去。

  伏羲有些自得的说道:“我可告诉你,这天地人三界,想让老夫指点的人海了去了,你还不知好歹,换做别人,早就求之不得了,挑三拣四的,真是不知道好歹。”

  吴畅也不恼,大拇指挠了挠头皮嘿嘿笑道:“那您老就去找那些求之不得人指点去呗,缠着我这不知好歹的人干吗?”

  “嗨,你小子到底比不比?”伏羲蹭一下站了起来,这说翻脸就翻了脸的个性跟宓妃如出一辙,额,小妃妃应该就是跟他学的吧?不对,应该是遗传,吴畅狠狠地抓了抓头皮,无奈地回道:“比,比还不行吗?反正都是我挨揍的料,长得俊有错吗?非得要凑上去挨揍!”

  伏羲见吴畅这幅死气沉沉的样子,不禁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真不识好歹,我拉下面子跟你比试,还真能拿出十成十的本事跟你打吗?既然要指点你,肯定是要放在你一个层次上比,脑袋里装的什么东西?一下子笨了这么多!”

  “嘿嘿,伏羲伯伯,不是我变笨了,只是我连谭神婆都打不过的,攻击灵魂,我连碰都碰不到,还谈什么打不打的?”吴畅很是无奈地说道,你以为他不想,这单挑武校两三个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这之前跟谭神婆比试,后来跟孙二娘打斗,吴畅根本无法插手进去,而反过来,自己反倒可以被轻轻松松的虐到,这世道哪有那么不公平的事?

  “你要是什么都会了,我还指点你什么?”伏羲背靠在墙上,踢了吴畅一脚继续说道:“你小叔教你的佛家功夫是着实不错的,佛与道本是一家,功法体术也大都有相通之处,咱们道教虽然肢体交战较少,可也不是没有,也有不少道友喜欢用拳脚功夫,而不喜欢用法术的。像你知道的,杨戬、吕洞宾,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的手上功夫,你可见着弱了?”

  “哎,我小叔这么厉害?”吴畅眼睛一亮,满怀希望的问道:“这么说,伏羲伯伯能让我变得跟他们一样厉害喽?太……”

  “想都别想!”伏羲冷冰冰打击道:“他们那个人不是冬练三九,夏练五伏的,你就指望着我给你指点的一场就想练到那层次,还要不要让人活了?你小叔天赋惊人,参得佛法奥秘,才遁入佛门,不过他心中眷恋红尘,所以无法达到无上境界。”

  “哎?”吴畅两只眼睛冒着闪光,吴希众当年可算是逃婚出去的,难道他是有心爱的人,然后被祖父给拆散了,才一气之下遁入空门的,这里面肯定有很精彩的故事,刚想多问两句,就听伏羲不耐烦的问道:“你小子到底要不要比,老夫忙着呢!”

  吴畅站起来拍拍屁股笑道:“比,伏羲伯伯,那我跟你比,哪怕只有一丁点进步也是好的,蚊子再小也有肉啊,那您先把元屠、阿鼻剑收回来吧,哦,还有那些人,是直接放到你的乾坤袋中吗?”

  “不是我的乾坤袋,是你的乾坤袋,从今儿个起,这个乾坤袋便是你吴畅的私有财产了,不要说谢,嘿嘿,我是为了妃儿换件东西,你也知道冥河经常教妃儿一些剑法,所以她也很是喜欢剑,只是这剑乃是凶器,妃儿带在身上,我不放心,所以,还得让你割爱,元屠是你的,这把阿鼻便送给妃儿,怎么样?”

  吴畅有些呆住了,我从来也没有想说过谢字,您这都算计好的,再问我还有什么意思吗?这你说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于是没好气说道:“伏羲伯伯又算计我,妃儿是我妹妹,只要是为她好的,我自然不会吝啬,至于这样吗?”

  “我就妃儿这一个闺女,吴畅小友,多担待些!”伏羲也有些尴尬,毕竟这事做的的确不是很厚道,便也不再多说,张开乾坤袋,将那个小屋子直接吞了下去,然后手中飞快的捏着手势,十个手指飞速的动着,看的吴畅眼花缭乱,嘴里也是念念有词,一眨眼的功夫,用了三四天的招聘场地,便消失不见了,两把飞剑朝着吴畅袭了过来,一把也是吴畅熟悉的元屠宝剑围着吴畅转了几圈,很乖巧的直立在吴畅身边,讨好的蹭了蹭吴畅。

  另一把与元屠也有些相似,不过浑身少了些血煞之气,剑身也泛着些许晶莹的蓝光,飞来后有些迷茫的停在吴畅面前,好像一个迷茫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吴畅伸手抚摸着阿鼻剑的剑身,笑道:“你的主人将你托付给我照顾,他有事先回了血海,不过呢,虽然你主人把你托付给我,却也不是送给我的,妃儿也喜欢你,你自己选择是跟我还是跟妃儿,不过呢,看到没,这老头想让你们兄弟两个自相残杀,额,我也没办法……尽力了真的!”

  阿鼻剑抖栗着剑身,好似受了委屈一般,蹭了蹭吴畅的手臂,便不再动弹,吴畅拿过宝剑抵到伏羲手上问道:“伏羲伯伯,是……在这比,还是另有场地?”

  “元屠、阿鼻两剑与冥河老祖同期而生,乃是天地间的大德之物,不过剑乃凶器,可是这两把剑惩恶扬善,不计业力,只看功德,这两把剑杀人不沾任何因果,若是这两把剑交战起来。肯定要三界动荡的所以咱们去九十九重天去比试!”

  吴畅有些无语了,挑了下眉问道:“伏羲伯伯又要出去?”

  “这样不是正好,咱们出去,将那些应聘的人送给黑白无常他们,该怎么安排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咱们去比试咱们的,等回来后,把他们挑剩的,我重新再带回来,你回头将妃儿他们带出去,岂不是两全其美?”

  吴畅抽了一下,心里暗骂道:“两全你个大头!”不过嘴上却是说道:“一切都听伏羲伯伯安排!”

  “好!”伏羲收了宝剑痛快说道:“那咱们就先偷偷上去,妃儿正在睡午觉,别吵着她!还有啊,不要在我的地盘骂我,在心里也不行!”伏羲挑挑眉毛颇为得意的说道。

  额,吴畅落败的垂下头,伏羲虽然有些不着调,不过对宓妃这个闺女却是真的呵护的无微不至,也所好,宓妃虽然任性些,不过倒也挺懂事的,想起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小妮子总是嘟着小嘴,给人挂酱油瓶的模样,便是一阵好笑,烦恼一扫而散,笑着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这个,咱们怎么出去?飞上去也成,不过还得您带着我,我现在这模样,可是不会飞的。”

  伏羲也没有多说,抓住吴畅跳了一下,吴畅只感觉眼前一阵白光,再落地便到了公司门口,黑白无常也早已等在门外,见着吴畅都是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些后怕的说道:“吴畅兄弟,还好,还好,回来就好,还好那日百花仙子刚巧过来看到伏羲人皇带着你下去,要不然,真是急死我们兄弟了,这你要真有个好歹,我们可是如何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吴畅也能感觉得出黑白无常都是真心关心自己,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让两位哥哥担心了,实在是做弟弟的不是,已经没事了,两位哥哥不用担心,嘿嘿,这次可是赚大发了,我这可是招了整整一百一十人,不知道两位哥哥可还满意?”

  “嗯,还成……一百……你说多……多少?”黑无常本是没有在意,这一念叨突然愣了下来,瞠目结舌地看着吴畅,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给了吴畅一大锅饼,乐的嘴都合不拢说道:“行啊,吴畅兄弟,真有你的,我以为能招三五个人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你这么给力!真让哥哥刮目相看啊,哈哈,好,好,八哥给你准备庆功酒!”

  伏羲在一旁等的有些不耐烦,冷着脸说道:“庆功酒先别忙喝,吴畅你把人交给他们,咱们去做咱们敢做的事!”吴畅无奈地点点头,对白无常念叨着:“七哥,我这出去有些事,一会就回来,你跟八哥先把人员挑挑看,该培训的培训,该实习的实习,人招到了,咱们也该正规起来了……”

  白无常一直在一旁微笑着看着吴畅,听着吴畅念叨,也只是笑着点着头,吴畅看得出他眼中润着泪,心里颇是感动,只是也不能表现出什么,伏羲在一旁有些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吴畅的领子斥道:“又不是搞生死离别,干甚呢?赶紧走,早完早了事……”

  “喂,喂,最后一句,最后一句,等我说完最后一句……”伏羲却是没有理会吴畅的大喊大叫,满脸黑线的提着吴畅飞向九十九重天……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