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一章 初练精气神

第一章 初练精气神

  伏羲手提宝剑御空而立,不过却是苦了吴畅,他本就有些恐高,这脚下空洞洞一片,蔚蓝的地球,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如今却是实打实的被自己才在脚下,不过他不是宇航员,更没有宇航员那种深处无极虚空那份从容淡定。

  “伏……伏羲……羲伯……伯,咱们回去比……好不好?我……我有恐高……”吴畅牙齿颤栗,咯咯作响,一脸苦相地望着负剑而立的伏羲,浑身都有些哆嗦的说道:“伏……伏羲……伏羲伯伯,您看这下面都是卫星、空间站的,咱……哎,别……咱们别闹了成吗?”

  伏羲挑了挑眉毛,不在意道:“你放心,那些个破铜烂铁看着挺近,其实离咱们远着呢,这里是九十九重天,举头便是混沌界,只有在这里,才能发挥出元屠、阿鼻的真正威力!也只有在这里,才是让咱们可以毫无顾忌!”

  “可……可是,我恐高啊,这脚底下什么都没有……我,我怕,我还是……还是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我腿发软!”吴畅虽不算娇生惯养,可也才十六岁,打小也没经历过什么,这会被*到这地步,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只是抿着嘴强忍着没让流出来。

  伏羲见他这衰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吴畅打个嗝说道:“你也不瞅瞅你现在的样,好了,你现在掉下去了吗?跺跺脚试试,整天学那些劳什子科学学呆了吧?你呼吸可曾戴那个什么氧气罩?你身上是宇航服?哈哈,傻小子!”

  吴畅却是丝毫不买账,死赖在缩成一团,抱着两条膝回道:“我恐高……我打小都是满脚泥,这种东西我玩不转……地球都在下面了,我才不要玩了,伏羲伯伯,咱们下去好吧?这里实在是……上头黑漆漆的,这周边还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都什么环境,哪有比剑的雅兴了?”

  伏羲嘿嘿一下,嘴里念念有词,纤细的手指不断地点点,周围马上给肃空一片,笑着说道:“别想耍赖了,这九十九重天也不是谁想上来就能上来的,好不容易来一趟了,不比试一番,怎么对得起我这把老骨头?别墨迹了,赶快拿出剑,早比完早收工,还得回去赶着吃完饭呢!”

  吴畅苦着脸默念咒语,元屠剑嗖的一声从他体内飞出,在这九十九重天上欢快的绕了一大圈后,才颇为老实的围着吴畅转了两圈,讨好的蹭了蹭吴畅,吴畅苦笑着说道:“小伙计,也就你还不嫌弃我,你放心就算今天败了,也都是哥哥没本事,等下去之后,我一定好好修炼,让你名扬天下!”

  “好听话,谁都会说,吴畅小子,别让你自己的剑看不起你!”伏羲平举着剑指向吴畅,脸上不见了刚才的轻浮,阿鼻剑似乎也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舍我其谁的气势,发出嗡嗡的鸣声,似乎在为伏羲呐喊助威一般,也像在嘲笑吴畅。

  吴畅哼了一声,体内的热血也被激起,不过到更多的是他的牛脾气,冷冰冰地看着伏羲,一咬牙,提起剑遥遥指着伏羲,挺着胸哼道:“来吧,我吴畅就是死,也得挺着脊梁骨!”

  “你是小辈,你先出招!咱们修道之人,最忌心浮气躁,凝神静气,气沉丹田,运气于手腕,以气御剑,按照老夫说得来,出招吧!”伏羲见吴畅这样,倒也没有生气,一句一句指点起来,吴畅按着他所说,闭上眼睛,运了半天的气,也没感觉体内有什么异样,拎起剑朝着伏羲便欺身而来。

  伏羲见他脚步凌乱,手无章法,不住的摇着头,心里叹息不已,只待吴畅欺身而至,手腕轻拂,阿鼻剑如同二月里被清风吹拂的柳条一般拂起,却将吴畅这狠心一击,软绵绵的挡了下去,吴畅眼一瞪,却是不信邪,扭身挥剑横扫过去,却是棍法中的横扫千军。

  伏羲错后一步,阿鼻剑自身侧轻提上来,铮——两把宝剑撞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轰鸣,伏羲人皇忍不住骂道:“臭小子,咱们这在比剑,你用的是什么东西?”

  “嘿嘿,少林棍法!”吴畅嘿嘿一笑,按着棍法撩开伏羲手中的宝剑,直剌剌劈了下来,伏羲气的眉毛胡子一块竖了起来,阿鼻剑轻轻一挡,软绵绵的一挑,便将吴畅弄得手忙脚乱:“屏气凝神,气运丹田……”

  “丹田的毛?我哪知道哪里是丹不丹田的?”吴畅手腕一绕,拼着自己受伤,扭身拨开伏羲手上的剑,一记回马枪如快箭离弦,直刺伏羲面门,伏羲嘴角抽搐,面无表情说道:“一寸短一分险,这三尺清风可比不得长枪。人分上中下三处丹田,下丹田为任脉关元穴,脐下三寸之处,为藏精之所;中丹田为胸中膻中穴处,为宗气之所聚,所谓五气朝元是也;上丹田为督脉印堂之处,三花聚顶,练神,五气朝元于胸,三花聚顶在头,便是修仙得道之日。”

  伏羲简单说完,将阿鼻剑倒转过来,以剑柄对战吴畅,脸上却是多了笑容,招式一边,剑柄指着吴畅脐下三寸位置开口道:“此处乃是下丹田,三长两短练吐纳,丹田暖流自会生,是为精气所生。”吴畅也是理解不菲,听伏羲这么一指点,马上按照那方式吐纳起来,果然腹下涌起一股暖流。

  吴畅心中一喜,按照吐纳之术不断联系着,渐渐地感觉自己身子也轻盈许多,手上的宝剑挥起来也不再像是在刷棍子了,伏羲也是点点头,继续攻击吴畅,吴畅心里一惊,差点忘记呼吸,伏羲早已点到他的身上,就在胸口膻中穴位置,力道之大,差点把吴畅肋骨点断:“此内是中丹田,下丹田精气炼化,经由小周天凝练成气汇于膻中穴。”

  伏羲在吴畅愣神之际,随手敲了吴畅脑门一下,说道:“往下一寸,印堂处便是上丹田了,中丹田宗气汇聚,经大周天修炼成神,上、中、下三处丹田,合成修道之人的精、气、神,现在可懂了?”

  “额,不懂,这气劲要怎么运转,什么是大周天、小周天?”吴畅晃了个剑花问道,不过这一下倒是带着些大师的风范,让伏羲都有些侧目,伏羲耐着性子继续说道:“小周天走的是任督二脉,大周天除了这任督二脉外还要周游其他奇经八脉,多说无用,自己练起来才算真本事。”

  吴畅有些脑袋发蒙,使劲晃了晃嘟囔道:“伏羲伯伯,你不是要比剑的吗?怎么又谈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就练过两天拳脚功夫,小叔教我的三十六路棍法,我到现在都耍不全,这又是丹田又是穴道的,您老还是另找高明吧!”

  伏羲听着眼珠子一瞪,拿着剑背很敲吴畅脑袋,恨其不争骂道:“臭小子,平日里看你还算精明,怎么这一下子就这么糊涂?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给我练!”

  “我……”

  “我什么我?”伏羲一脚踹在吴畅腿弯上,吴畅腿一趔,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伏羲咬着牙,恨恨地说道:“五心朝天盘坐起来,我老头子几千岁的人了,还不信治不了你了,咱们人类修炼本就比其他种类差异颇大,也最是缓慢,功法更是拙劣,现在不努力,你还想着什么时候开始?”

  吴畅心里有些委屈,我自己爱怎么着怎么着,你瞎懆什么心?不过看着伏羲虎视眈眈的样子,吴畅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崇高信念,明智地选择很乖巧的盘坐下来,女娲娘娘曾经指导过他,而且前段时间,也曾经坚持练过一段时间,不过就是这段时间放下的,所以这对他来说倒也并不是难事……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