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四章 没想过这些

第四章 没想过这些

  “吴畅……吴畅兄弟?”范无救这个大老黑愣了好一会,见着吴畅笑嘻嘻的伸着手,大跨步虎行过来,一把握住吴畅的手,好一番确认后,猛地一拉,将吴畅抱在怀里,竟是虎目含泪,转眼又哈哈大笑,疯疯癫癫的,好一会才粗着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谢必安携着夫人缓步走过来,钟藜这小丫头一见到谢夫人眼睛一亮,蹭上去抱着谢夫人的胳膊便撒起娇来,谢必安也是一脸欣慰,冲吴畅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七哥,七嫂好。”吴畅转脸跟谢必安夫妇打了个招呼,又给了范无救一拳,用笑掩饰心里的感动,嘴上却没个正行说道:“八哥,兄弟我可没有怪癖,哥们品味正常,行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大老爷们的,还准备要哭上了?”

  “滚——”范无救好大的一只脚照着吴畅裤裆就踹了过来,好在吴畅这段时间脑袋瓜子反应稍微快了那么一点,见势不对,扭身就躲到一边,见他踹得狠,张口就骂:“靠,断子绝孙脚,黑八哥,你可真够狠的,兄弟我还没结婚呢!”

  吴畅最是受不了这种忧伤的场面,经过这么一闹,气氛顿时舒缓了很多,每个人脸上都挂上了笑容,谢必安无奈的看着自家老婆跟着闺蜜跑到一边,摇着头苦笑道:“真是的,有闺蜜不要老公了。吴畅兄弟,庆功宴已经为你摆好,随时入座!”

  “嘿嘿,庆功宴就算了,我还有事。”吴畅笑了笑回道,又突然想到招工的事,便又问道:“哎对了,七哥,那些人怎么样了?留了多少?哎——对喽,伏羲人皇哪去了?”吴畅这才想起来,刚才只顾着跟钟藜往回跑了,似乎,根本,完全,压根就没想起来伏羲的存在,想到此,吴畅就是满脸的黑线,这钟藜看着是气若幽兰,颇有大家闺秀风范,可是这一开口,完全就是一个女……汉子。

  谢必安嘿嘿直笑,纵是几千年修身养性培出的涵养也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好一会才说道:“既然都招来了,我怎么可能会再放走,全都留下了,一百一十人,全都留下,加上谭茜他们六个,员工簿上一共一百一十六人,除了谭茜他们六个,其他人已经进入实习了,要不然,我等几个哪有闲工夫在这等你,嘿嘿,吴畅兄弟,居功至伟啊!”

  “都用了,这么快?”吴畅有些愣神,这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不过黑白无常这做事的效率还真是没的说,他们开公司的事,吴畅也知道一点,一夜之间将公司就开了起来,这员工才招来就马上开始上任,这性子比他都要急啊:“早知道,我把人都要了不就好了,哎,七哥也没有查过他们的背景吗?”

  “那也不是,人间到处都是鬼差,还不乱了套,一百来号人,已经是极限了,酆都大帝毕竟也是一方统帅,还没到二百五的地步。”谢必安笑着回道,“不过说到调查,完全没必要。”谢必安仰着胸脯,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些都是人间生灵,是非功过都在生死簿上呢,人类虽然人数众多,可是地府生死簿上不会少记一人,功过簿上不会漏记一笔。别光站着,咱们到上面坐,看着那个光着身挂在木桩上东西就心烦,整天喊着自己多厉害,也不想着多穿两件衣服。”

  吴畅被谢必安这一说心里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偷偷瞥了一眼耶稣像,心里吐槽道:“人家这不是穿了衣服的吗,好歹也包住一点的不是?”嘴上却说道:“等一下伏羲人皇吧,这里他来过,找不到我,应该会找到这里的。”

  “那老不正经的不过来了!”谭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拄着拐杖蹒跚着走了回来,刚巧听到吴畅说话,有些喘气不匀说道:“他说先回去了,过几天他会带着家小一道过来拜访,哎哟,累死老婆子了,你们这里人怎么一点都不绅士,看着美女拿东西也不知道过来帮忙?”

  额,美女,吴畅看着谭茜那副弯腰驼背、如枯枝树皮一般的皮肤,实在很难将她跟美女两个字挂钩,不过却仍然嘿嘿接过重重的一大袋苹果笑着说道:“您说您来就好了,怎么还带东西?送礼也是我该送给您老人家不是?”

  “还说尊老爱幼,你这些年的书都读到猪脑子里去了,我这么大的岁数,还有空跟我开玩笑……”谭茜翻着白眼拄着拐杖走进了教堂,她比吴畅好些,至少可以自己进入公司,吴畅到现在都还得别人带着才能通过教堂这层结界。

  吴畅愣了一下,这不是您老先开的玩笑么?擦嘞,典型的只许百姓点灯,不许州官放火的节奏!黑无常嘿嘿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别跟那娘们计较,一个星期三天来大姨妈,两天过更年期,还有两天忘吃药,整天跟别人欠她几百万似的,走,喝酒去!”

  “女人最是小心眼了,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你看不到,还敢说坏话。”吴畅笑了笑说道:“不过,八哥,今儿个真的没空,我姐来信说今天中午到,那疯丫头叼得很,我怕吴相耍不来,对了吴天呢,怎么都没见到他?”

  “他受打击了,正在里面闭关呢!”范无救呼呼笑了起来:“我说吴畅兄弟,你到底是什么变的?这才几天的功夫,就这么厉害了,吴天说,要跟你打,完虐的份。如今你的法力,我老黑都看不透,怕是早就超过我了,还有那天那一剑,连女娲娘娘都有些色变,不过说真的,你小子胆子可真肥,你知不知道,就你那一下,怕是吴天、吴相两个分身会立马灰飞烟灭。”

  范无救呱啦呱啦说了老半天,吴畅一句也没在耳,可是他最后一句却让吴畅惊呆了,女娲娘娘已经跟他把事情说的很严重了,可吴畅从来没有想过更严重的自己还是完全不知道的,他跟吴天、吴相两个虽然名为本尊分身,可是一段时间的相处,吴畅早已经把他们完全当做了自己的兄弟,可笑,自己光顾着解气了,怎么忘记,如果他挂了,吴天、吴相两个怎么可能还会存在?

  吴畅有些失神,强笑着说道:“八哥,我……我先回去了!七哥、七嫂,钟藜姐姐……我先回去看看,晚些时候,我再过来!”吴畅心里有些乱,不过却装作没事一样,跟黑白无常他们道了别,故作轻松的离开了。

  教堂门口这条路叫做华山北路,往南走几百米是一条东西路,叫做衡山路,五行学校位于衡山西路与衡山东路交汇处,刚好是一路公车的首末站,吴舒说好今天中午会先到他这来的,这是他回来后从吴相那里得到的反馈,从来,他都没有考虑过吴天、吴相他们的感受,呵呵,也许自己终究还是心太软了。

  吴相小跑着自学校方向过来,一见到吴畅登时眼中冒着绿油油的光芒,拉着吴畅哀嚎道:“我的亲娘嘞,您可算回来了,我可不玩了,撒有那拉的嘞。”不待吴畅说话,一晃身没入吴畅灵海,吴畅苦笑,自己被夸的天花乱坠,可是这日子,总是谁过谁知道,他到现在都还不会调动法力,不会御空飞行,更不会与吴天、吴相他们交流。

  “容我道个歉行不?”吴畅苦笑着嘀咕一声,不过时间倒是没让他念叨多长时间,一路公车的车鸣将他从沉思中唤了过来,车还有几十米才能到站,车上早就伸出个脑袋,挥着手臂大声嚷嚷:“老弟,这儿……这儿呢,美女在这,往哪看呐?”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