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六章 食堂旁饿死鬼

第六章 食堂旁饿死鬼

  一头是自己一奶同胞的亲姐姐,一头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哥们,他们小时候喝过血酒,虽然是鸡血,尿尿尿到一个壶里头过,跟亲兄弟也差不多,就这么点事要死要活的,吴畅想着都头大。

  “老姐——”吴畅拉着长长的音叫着,吴舒听得浑身发抖,脸色怪异的望着吴畅,愣了一会噗嗤笑了出来,收了脚说道:“好啦,哭儾着脸做啥,担心你的好基|友?”

  吴畅一扶额头,抹了把脸,他现在真想晃着吴舒的肩膀化身咆哮帝,到底是哪个妖孽附身我老姐了,快点把我哪个温柔娴淑、恬静可人、仪态万千、风姿卓华的姐姐还给我!范建那小子见吴舒放过了他,又是一脸的贱样,扭扭捏捏害羞的说道:“其实,伦家配不上他的……”

  我擦,吴畅一脚将他踢出了懆场,这丫的皮糙肉厚,吴畅也不担心他能摔坏,吴舒嘿嘿的捂着嘴贼笑,看着吴畅是极度无语,吴畅叹了口气,先前被折腾的身心疲惫,被这俩活宝这么一折腾,心里反而轻松许多,深吐一口气说道:“老姐,你吃饭了吗?”

  “吃饭?”吴舒疑惑了一会,摸了摸肚子想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没有哦,嘿嘿,怎么老弟要请姐姐吃饭了?”

  呼——连自己吃没吃饭都能忘,吴畅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这个姐姐了,扯着嗓子冲着躺在地上挺尸的范建喊道:“范建,去食堂订点吃的,我跟老姐一会过去。”

  “得唻,您老就放心好了,一准给您备好了!”范建麻溜地爬起来朝着食堂跑去,哪还有刚才挺尸的惨样,看着吴舒都忍不住扯嘴皮,好半天才对吴畅说道:“这个范建脸皮还真是厚,真不知道表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

  吴畅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小子眼头活,脑袋瓜子精明,嘴又甜,放在哪都不吃亏,表姑夫家道中落,没准这小子还能重振范家呢。”

  “被你夸得天花乱坠,还真以为他是天上仅有的人才了,快点吧,我都觉得饿了!”吴舒大喇喇地笑着揽着吴畅的肩膀,吴畅打小被吴苟昇管得严,哪见过这种架势,一巴掌拍掉吴舒的手说道:“老姐,拜托,你注意点形象行不?怎么才上半年大学,习成这德行?”

  吴舒小脸一扬,骄傲地说道:“姐现在可是班长,学生会副主席,积极分子,爷爷听着肯定要高兴坏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拿材料的。”吴畅家虽然是女娲一族后人,信奉女娲神像,可并不影响他们还有别的信仰,吴畅的爷爷,就是村里少有的几个党员之一,也是他这辈子最骄傲地一件事。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高中毕业肯定就能入上!”吴畅毫不为意的说道,在他看来,这件事一点儿都不困难,学习好就成了,班主任就是这么说的,虽然佟贝喜欢找吴畅麻烦,不过对他倒也挺照顾的。

  吴舒听着不高兴,一把拧着吴畅的耳朵,恶狠狠说道:“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把你耳朵拧掉?”

  “哎呀,松……松手,暴力是不会让我屈服的,啊——你老弟,宁为玉全,不为瓦碎,好姐姐,哦——疼,别拧了!”吴畅到现在最怕的就两件事,一件事别拧耳朵,第二件是被挠痒痒,而且弱点就在腰部,知道这两点的,又只有吴舒一人,所以吴畅虽然与吴舒总是不对付,却从来都明知的选择不与她死磕。

  “哼”吴舒像斗赢了的小公鸡骄傲地仰着头,倒是真的收回了手:“要是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咱们寨子能就那么几个人,小家伙,你还嫩着呢!”

  吴畅不愿与她斗嘴,撒开脚跑了起来:“老姐,我拎着包,你穿着高跟鞋,咱们比一比?”

  “比就比,怕你我不叫吴舒!”吴舒卷了卷袖子,迈开长腿便追了上来,吴畅咧嘴一笑,讲包裹往肩上一抗,飞快的跑了起来。

  吴舒这辈子最怕的就是饿肚子,也不知道她上辈子是不是饿死鬼脱胎,收拾好东西后,拉着吴畅就往食堂跑,她本身也在五行中学上过三年,而且五行中学建立五十余年,虽然经过几次扩建,大致方向却没有任何改变,所以吴舒一点儿都不陌生。

  范建这小子做事就是地道,早早的就在食堂门口等着了,见到吴畅姐弟俩过来,笑呵呵的做起了店小二,吴舒头一仰,趾高气扬地走了进去,吴畅往东不在意的瞥了一眼,突然愣住了,嘴角挤出个浅笑说道:“范建,你先带姐姐去吃饭,我稍后过去。”

  “成,那你快点,我怕那母老虎掐我……”

  “给我滚,那怎么说也是我老姐!”吴畅一脚踹了过去,范建跐溜地蹿走了,吴畅笑了一下,朝着门东看了一眼,往西边走去。

  食堂西边是一个小超市,是学校里一个主任的家属开的,因为靠近路边,多数是对外销售,孩子们晚上若是饿了渴了什么的,比跑到科技楼底下那个大超市要近得多,三来两去的也都熟悉了,吴畅见着老板娘笑着说道:“梁婶,吃了吗?”

  “吴畅是吧?好些时间没见你过来了,这次吃什么味道的?”吴畅喜欢吃泡面,在家里他老豆、老妈从来不让他吃这些东西,所以只有在学校里才能买点解解馋。

  吴畅笑了笑说道:“嘿嘿,这大中午的,怎么吃泡面嘛,梁婶,您这有香吗?”

  “香?呵,有的,你要什么香?熏香还是佛香?”梁婶笑着说道,从案台底下拿出两束黄褐色的香,笑着说道:“这种是老香,要是没什么大用,就拿这个吧。”

  吴畅拿过香笑着说道:“都说梁婶善解人意,今儿个才体会到,您看下多少钱?”梁婶笑了笑说道:“不值钱的,你拿去用吧,放着也是放着,这种香都快不用了。”

  “那怎么成,梁老师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您这也是一项收入,你要再不收,我去超市拿了!”吴畅把香放在案台上,说这里是小超市,其实也就几个货架,一个收款的案台,比起小卖部,或许就是货架多了一点。

  梁婶坐在案台前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总是这么较真,一块钱,就放在这的,不用给的!”

  “我有零钱。”吴畅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是吴舒坐公车换的零钱,这会嫌麻烦,一把都给了吴畅,若是多,吴畅还真付不起,衣服都重新换了,哪还有地方藏钱的?

  给完钱,吴畅又跑到食堂厨房借了火,又跑回食堂门口,这时候早过了饭点,倒也没有几个人吃饭,所以也没什么人注意到吴畅的奇怪举动,点了香,吴畅小心的插在门西侧,做完这一切,才笑着说道:“先吃点,回头再多给你点。”

  “谢谢!”香烛旁边传来一句满是凄凉的两个字,吴畅微微一笑说道:“举手之劳,不过,不知道大叔你为什么不去投胎?也没有香烛供奉吗?”

  “哎——”那声音无比凄凉的回应道:“我本是个家破人亡的酸秀才,行至此处饥寒交迫,命丧于此……”

  吴畅抽了抽嘴说道:“大叔,好好说话就成,这样就很好,不用放背景音乐,蛮瘆的慌的!”

  “小娃娃可真不懂得艺术,营造点氛围嘛!”饿死鬼先生叹了口气,关掉身后的老古董收音机继续说道:“整个家族就剩下我一个,哪有什么香烛供奉的,今日若不是遇到你好心,我还得挨饿受冻好久,真是说不出的感激。这地方三番五次大兴土木,我的肉身早就被毁的四分五裂,现在就是想投胎,也是不可能了。”

  吴畅心软,见他这幅模样心里酸楚,便出口安慰道:“既然遇到,便是你我缘分,你暂且忍些时日,我定会安排你的出路,您叫什么,生辰八字是什么?”

  “查(zha)理,庚子年二月初一,几十年都忍了,还在乎这点时间,好后生,谢谢你了!”饿死鬼笑着回道,将他的收音机再度打开,慢慢的品味着吴畅给他的香烛。

  吴畅见此也不再打扰,拱拱手转身进了食堂,庚子年,擦,一九零零年这是……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