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一章 这都不是事

第十一章 这都不是事

  谢必安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厚沓的白纸,额,当然上面是写着字的,吴畅瞥了一眼,是公司的相关章程、员工合同、合伙人合同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扒拉扒拉找出了合伙人合同,扔给吴畅说道:“这份你先看看,有什么问题,我跟你八哥给你解释,没有问题,签个字,也算走个过场,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你也别图省事。”

  吴畅点点头,将合同拿了过来,回到沙发上细心看了下来,他倒不是说担心黑白无常坑他什么,本来就光秃秃的过来的,要钱没钱,要命,话说也不值钱的,吴畅看着合同上也没有说啥,就是一些对自身行为的规定,正如谢必安所说,阴差必须刚正无私,他们三个作为董事会成员,成立监理会。

  外聘的,有酆都大帝、十殿阎罗十一人作为监理会成员,酆都大帝地位特殊,所有表决占有两票,一共是十五票,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不过如果少数能够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其决定的正确性,也可以多数服从少数,酆都大帝并十殿阎罗不参加公司管理,不参与分红,只负责监督。

  “七哥,我负责员工监理,是什么意思?”吴畅抬起头看着谢必安问道,上头写着自己要负责员工监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人都要自己一个人看着?

  谢必安又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小册子,晃了晃问道:“吴畅兄弟,可还记得这个?”吴畅点点头回道:“员工小册,七哥不会真的要让我保管吧?这东西应该放在公司,咱们统一看护的吧?”

  “咱们这比人间又有些不同,就像你们学校,就算是专人负责学生档案,其他人也可以随意插手,档案室再大、档案做的再好,资料保存的再严密,终归有漏洞,咱们这是不容许出现任何一点问题的,吴畅兄弟,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可容不得小觑。”谢必安盯着吴畅异常严肃的说道,见着吴畅脸色有些紧张,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所有的资料这个小册子上都已经记载好的,而且这个小册子虽然说算不上什么先天法宝,可也是地府至物,你只需将它炼化,融入自身,所有这些都会得心应手很多。”

  吴畅脸上仍然没有轻松下来,有些疾苦地说道:“七哥,你这不是拿我开刷吗?我连个小班长都没当过,你让我管这一百多号人,不是让我出洋相吗?”

  “嘿嘿,吴畅兄弟,凡事都有第一次,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好了!”范无救笑嘿嘿地坐到吴畅身边头枕着手臂躺着说道:“而且咱们是物尽所能,这一百多人是你招过来的,伏羲人皇也跟酆都大帝打过招呼,出问题的,都必须交予他处置,咱们三个跟伏羲人皇关系最近的就是你了,而且你有女娲娘娘撑腰,底气也比我们足。我跟七哥虽然在地府还有点人脉,可是这里毕竟是人界,很多事,都不如你。”

  吴畅一脸的郁闷,回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吐槽道:“我肿么赶脚我那么像吃软饭的小白脸啊?”百花仙子、女娲娘娘、钟藜、小宓妃,越想越觉得自己有当小白脸的潜质,难道钟藜那乌鸦嘴还真说对了?

  “哈哈——”黑白无常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范无救扶着吴畅的肩膀,抽搐着说道:“谁让你长得这么俊俏,你若是女的,指不定要有多少人为你出|轨,还好你托生成男人,挽救了不少美满家庭啊!哈哈~~~”

  额,黑哥,你嘴还能不能再毒点?吴畅白着眼瞥着范无救,可是这厮根本就不在意,该怎么笑就怎么笑,谢必安掩口咳嗽两声,压着笑说道:“若是以前,让你管理,可能我还有些担心,如今有伏羲人皇出面,这些事,都不用多管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入了咱们这行,一要做到保密,而要保证公正,携私报复是为大忌,人界,九成九的人是不想见鬼的!”

  吴畅也不笨,就是懒得去动脑子,听谢必安这么一说,心里多少有些猜测,小心问道:“七哥,是不是……处罚很严厉?”

  “我也不想蛮你!”谢必安苦笑一下说道:“凡是泄密或者私自脱离的,全部要除掉,你手上的册子,便是他们的夺命符!”

  吴畅听着有些色变,除掉?貌似很带劲啊,扯着嘴角问道:“怎么个除掉法?你不是说生死轮回都是已经注定好的吗?还能把他们都关进黑屋子?”

  “灰飞烟灭!”谢必安一脸冷酷的回道:“相关人员也全都要抹掉,三界之间各有秩序,任何扰乱秩序的,都是天理难容,天道之下,皆为蝼蚁,我们能做的,就是舍小义取大节。”

  吴畅却不以为意,不过却也没说什么,在他心里,情义大于一切,当然这话时不可能明着说出来的,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一样,每一个人能说真的大公无私,黑无常曾经转世的包青天,又怎么样?吴畅不喜欢吐槽谁,不过心里却深深的埋着。

  吐了吐舌头正气凛然地说道:“七哥忒也看不起我了,就我这模样,说起来便是大公无私的,我的死党朋友都说我将来肯定是当法官的料,除了在熟悉的人面前,我可向来都是不苟言笑的。”

  “你的心太软,而且也容易冲动,刚才的事,以后不要再发生!”谢七哥白了吴畅一眼,没好气说道,不过这种事大家都懂的,也就心照不宣而已:“那你就把这小册子祭炼吧,我跟你八哥在旁为你护法。”

  吴畅点点头,五心朝天盘坐下来,将小册子放在腿上,周身运转灵气,好半天将体内法力运行一个小周天,才睁开眼,有些迷糊地问道:“七哥,要怎么祭炼?”

  噗通——饶是一向冷静的谢必安也差点扑倒在地,看样子也有发飙的趋势,吴畅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那个,七哥,我没有祭炼过法器,不好意思哈!”

  谢必安压着怒火狠狠地瞪了一眼在一旁偷笑的范无救,耐心说道:“分出法力裹住法器,透入自己的上丹田,法器这东西不光要融入肉身,更要融入灵魂,能够随时调用出来。”

  “等等,你先将元屠剑祭出来,元屠剑虽然不沾因果,可终归为先天法宝,肯定会有排斥的!”白无常突然想起来吴畅体内似乎还有一件东西来着,吴畅听言,催动体内法力,口中念着法诀,元屠剑嗖的一声飞了出来,在吴畅脸上蹭了蹭,吴畅赶脚痒痒,笑着说道:“好宝贝,你先等等,我把这东西给祭炼了,哎,对喽,七哥,你说元屠是先天法宝,怎么我当时都没有祭炼,它就跟着我了?”吴畅轻抚着元屠剑,说不出来的宠溺,尤其是上次事情之后,他发现自己与元屠剑的联系更加密切了。

  谢必安倒是被问着了,愣了半天也只是敷衍道:“先天法宝可以自己认主,或许,这元屠剑就是看着你舒服,就跟着你了!”

  吴畅看了看元屠剑,嘴一咧问道:“元屠小宝贝,你是自己认我为主的吗?”元屠剑竟然还真点了点剑身,吴畅呼呼大笑起来,搓着手道:“咱人品好,法器这东西,全都不是事,七哥,来吧,咱开始……”

  额,谢必安、范无救看着一脸嘚瑟的吴畅,真是恨不得一脚踹他脸上去……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