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十一章 女娲出马,一个顶俩

第二十一章 女娲出马,一个顶俩

  黑无常抱着手哇哇的叫唤,周围鬼差也都丢掉手中吃的喝的,一脸戒备地盯着宓妃,能伤到范无救,在场的诸位怕是没有谁能是她的对手了。

  “安啦,别紧张,别紧张,放松点,放松点!”酆都大帝两手压了压,似乎觉得手上拿着鸡翅不太雅观,随手丢在身后,说道:“她手上的是冥河老祖的伴生灵宝,先天至宝阿鼻剑,杀人不沾因果,那是天地初开,沾有盘古大神开天功德的法宝,岂是你们这些小鬼能对付的,放松,放松,该吃吃,该喝喝,别紧张!这不有女娲娘娘在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女娲娘娘丢掉手中的瓜子壳,接过丝巾擦了擦手,丢了个卫生球给酆都大帝,朝着范无救身上点了一道白光,登时范无救浑身的疼痛就消失了,手上也恢复如初,范无救这人虽说嘴上没个把门的,做人额做鬼倒是交口称赞,除了这个人魅力,知道怎么做鬼,才是最重要的:“范无救多谢女娲圣母娘娘救命之恩,那啥,女娲娘娘以后有啥吩咐,小鬼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您让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吃瓜子,我绝不喝可乐……”

  “油嘴滑舌的,别的本座也不指望你能做,鸾凤已经有心上人了,你别再缠着她就成了!”谢必安在旁一听,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八弟,这家伙肯定又是满嘴跑火车,差点招惹风|流债了,鸾凤是谁?早女娲还未成圣时,便跟在女娲身边,那是黑无常这么个小鬼敢高攀的吗?还可真是南极仙翁喝砒霜酒,光图嘴上痛快,不知道死活了。

  范无救倒也光棍,跪在地上嘿嘿笑道:“女娲圣母娘娘,您还不知道我吗?我那天闲着没事,见着鸾凤妹妹在那揪树叶玩,我左右也没事,就逗弄了她几句,没想到她倒是脸皮薄的,这三界谁不知道我呀,您跟她说,都是乱说的,别做数。”

  女娲娘娘冷眉一横,恶狠狠问道:“怎么?你是觉得我家鸾凤经不得你夸?还是觉得鸾凤配不上你夸?”

  “哎呦,我的女娲圣母娘娘,我的亲娘,小鬼可真没那心思,鸾凤仙子风姿卓绝,高贵典雅,三界一枝花,地上少有,天上无双,哪是我这小鬼敢高攀的,小鬼该死,额,圣母娘娘,我已经死了,您就饶了我吧,我发誓再也不敢了!”范无救呼天抢地的狼嚎着,听的人耳朵都发麻了,宓妃把剑一拎娇喝道:“闭嘴,再嚎姑奶奶在你身上捅几个大窟窿!”还别说,这家伙竟然还真的就闭上了嘴,一声读不吭一下,看的旁人都忍不住抽抽。

  女娲娘娘一挥手,将范无救扶了起来,叹息道:“倒不是我想干涉那么多,鸾凤那丫头打小便跟着我,我总不能看着她受委屈,她咬死口非哪吒不嫁,只好委屈你了!”

  范无救赶忙回道:“不委屈,不委屈,丁点不委屈,我就是嘴花花,嘿嘿,俺就喜欢一个人,这多自在,想干啥干啥,老婆孩子的,管的们严,俺现在还没想过,先享受一下单身的快乐,其他的以后再说!”

  “啊哈,满血复活,吃饱了,吴畅,咱们再打!”宓妃随意抹了把嘴,提起剑指着吴畅喝道:“今天不把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我宓妃誓不罢休!”

  额,吴畅有些无语地看着宓妃,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还有打,有没有天理了?眼圈转了转说道:“吃完饭剧烈运动,对肠胃不好,东西都刚吃肚子里去,一动不是乱颤,那多不好,先休息休息,出门在外,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父母担心,你如果生病了,最担心你的人是谁?当然,最难受的还是你自己,你说是不?”

  小……额,大妃妃……额大狒狒,好别扭的说,听了吴畅的话,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才点点头道:“也好,等我睡一觉咱们再打,反正今天我一定要跟你分出个胜负!”

  吴畅郁闷的扶额,怎么遇到这对极品父女,一个两个都是,还好她|妈妈不这样,要不然这整天可有的架打了,郁闷的吴畅刚想把元屠剑收回体内,却发现小剑灵眼巴巴的瞅着那成堆的全家桶,吴畅顿时满脸的黑线,怎么一个个都成吃货了?

  谢必安见没啥热闹看了,这才招呼下众人高声说道:“嗯,签约前精彩表演已经结束,下面咱们来见证一下最激动人心,最令人热血澎湃的时刻,好了,先生们、女士们,ladiesandgentlemen吴畅就任地府签约无常仪式,现在开始!现在,有请双方代表登上合同签署台。”

  像无常这种小吏,一般都是直接任命的,酆都大帝能够这么做,已经是给足了吴畅面子,当然,吴畅也知道,这些都是拜女娲娘娘所赐,所以他心里也没什么感觉,不过他的脚这才刚抬起来,又传来一声娇喝:“吴畅,你个小没良心的……”噗通,吴畅再也忍受不住,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范无救也是一脸错愕,愣了老半天才说道:“吴畅兄弟,你到底外面有几个?怎么一个个的都挑这个点来?签个约而已,至于这么大动静吗?”

  话音刚落,一脸大胡子,相貌丑陋的大汉带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现在大堂中,可不正是钟馗、钟藜两兄妹,钟藜一见吴畅便嘟着小嘴:“吴畅,你要升官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一声,枉费伦家对你那么真心……”

  吴畅抽抽嘴角,一脸苦笑的看着钟藜:“钟藜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会引起误会的!”

  钟藜嘿嘿一笑,也不在意,见着女娲在一旁,冲着吴畅吐吐舌头便凑到女娲身边请安道:“女娲娘娘,您今天也出来溜达了?”这个钟藜,三界上下,几乎所有的女仙都能跟她喝一壶,便是高高在上的女娲娘娘也不例外,恨声点了一下钟藜,女娲娘娘笑道:“女孩子家家的,说话也不注意些!”

  “怕啥,都是熟人,实在不行,让我哥哥揍他们一顿!”钟馗吃鬼,但就这一条,除了酆都大帝、十殿阎罗之外都瘆的慌,虽然钟馗平日里也只吃吃为祸人间的小鬼而已。

  女娲娘娘无奈,摇摇头不再言语,藕臂一挥,大堂变成一个富丽堂皇的酒宴,女娲娘娘笑道:“既然是吴畅的喜事,便做的隆重些吧,你们赶快该签字签字,该画押画押,然后咱们开席,酆都,你也将七十六司、十殿阎罗都叫过来吧,互相认识一下,其他人也都别闹了,妃妃,吴畅放你鸽子,全赖你老爹,怪不得人家,别再缠着他了,回头让吴畅想个法,你也到他学校读书吧。”

  女娲娘娘说话,虽然客套,可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所谓不知者无畏,他们到底没有吴畅这种不知,所以只能乖乖地行礼答应下来。既然女娲娘娘都说话了,签约仪式,就变成了陪衬,酆都大帝也爽快,双手成喇叭状,朝着地府大喊一声,十殿阎罗、七十六司官员一下子便齐聚过来,恭贺完之后,便各自入席。

  吴畅揉了揉已经笑僵了的脸,端着杯红酒,凑到女娲娘娘身边,满脸羡慕的伸出大拇指赞道:“老祖宗就是牛,一两句话,所有事情分分钟搞定……”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