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五章 第三十章 来自魔界的召唤 二

第五章 第三十章 来自魔界的召唤 二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别那副一脸不屑的表情成不?咱也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有作为的四有青年好不嘞?”魔君腿一登,双手枕在脑后,躺在了草地上,挪了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舒服的哼哼两声说道:“好久没给自己放放假了,今天就给自己一个休息日,倾吐吧,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可怜的娃,本魔君大人,今天突然想做一个忠实的听众了!”

  吴畅万分无语地望着一副吊儿郎当样的魔君,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完全都被颠覆完了,这所谓的魔,竟然都是这幅模样,这能算是让人闻而生畏的魔吗?

  魔君抬起头瞪了眼吴畅,万分不爽的问道:“到底说不说,本魔君大人……怎么这么别扭?本魔君,耐性可是有限的,磨磨唧唧的一点儿都不痛快,有什么说什么,有啥好想的,忒也烦人。”

  吴畅轻笑一下,双臂抱着膝盖说道:“我咋怎么看你都不像魔呢?”

  “废话,你见过坏人脸上都写着坏人?”魔君翻了个白眼,对吴畅这白痴到家的话嗤之以鼻:“你是没的说喽,那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入魔?”

  吴畅有些傻眼的望着魔君,有些难以置信,吭吭巴巴说道:“你……可真够直接的,来点诱惑也可以啊比如说有无数的金钱、美女、权势,总比这一句干巴巴的话强得多吧?”

  “你说的是哦,那你愿意入魔吗?入魔后,你想要的一切都能实现!”魔君一副了然的神色,不过却没有什么改变,歪着脑袋问道,似乎想到吴畅的话有些道理,便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无拘无束,不会受到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在魔界,自由、平等、博爱是主色调。”

  吴畅揉了揉脑门,这丫的说话前后都不一致,刚才才说魔界以实力为尊,现在又成了自由、平等了,就这样还出来招揽人?连他这样没经历过什么的菜鸟高中生都不会对他说的感冒无奈地站起来,拍拍屁股说道:“陪我打一架!”

  魔君没有迟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很爽快地说道:“固所愿而,空手还是刀刃?”

  “先空手吧!”吴畅知道自己实力不如魔君,所以话音刚落,便率先出手,右手成爪,直取魔君中门,魔君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双臂一折,钳住吴畅的手臂,手臂如灵蛇一般缠绕到吴畅手臂,眼瞅着便要扣住他的锁骨,吴畅不得以,舍去攻击,左手下劈,赶忙抽身后撤,下路却是不饶人,上身刚退,下路已经攻了上去。

  魔君也是丝毫不让,见吴畅下路攻来,更是紧贴上去,拳头直击吴畅胸口,吴畅见魔君攻势凶猛,却也不敢硬接,赶忙屈膝下蹲,绕道魔君身后,再图机会,却不想魔君好似背后长眼一般,后腿一撩,直接挡住吴畅去路,吴畅见后路被封,也不管其他,扑身上去,抱住魔君的腰,将他撞翻在地。

  “擦嘞,你不讲究!”被吴畅撞倒在地登时恼羞成怒,大骂一声,也不再留手,腿一曲,将吴畅顶飞到天上,纵身一跃,很快便追上了吴畅,双拳如流星一般,飞速的招呼在吴畅身上,吴畅双脚离地,本就失去借力的支柱,见魔君疯狂的攻击,强扭一下身子,凭借虚空借力,运转体内的法力,让自己旋转起来,躲避魔君的拳头,却是没有还手之力。

  魔君见吴畅这样,嘿嘿一笑,撤到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吴畅一个人在那转悠,吴畅也是苦恼,体内的法力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一般,丹田之间好似出现了障碍,经脉被堵,这会法力不断消耗,可是自己却毫无意识。

  魔君见吴畅这么转法也不是事,瞅准时机,猛然一下给了一个重击,将吴畅击落下去,吴畅胸口一滞,整个人直直的落了下去,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他现在可是有苦说不出,有力无处使是一个,最重要的是,他明知道要掉下去了,可是现在是调不出任何法力护住周身,心里想着这次肯定要摔得老惨。

  想象中悲壮被没有发生,吴畅感到好像有人拖住了自己的身体,还未反应过来,耳边传来了戏谑的声音:“喂,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很重耶?”

  吴畅扭身站了起来,有些微喘的说道:“自愧不如,我的功夫基本上都在手脚上面,对上你毫无还手之力,兵刃也不用比了。”吴畅脸上露出苦笑,没想到本来引以为豪的功夫,现在竟然连三五个照面都应付不来,还有什么说话的资本。

  “怎么了?泄气了?”魔君哈哈大笑着望着吴畅满是诱惑着说道道:“只要你入我魔道,本尊保证让你的实力马上超过三清,力压群仙!让你成为宇内至尊,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唾手可得,你也不会再为现在的一切而烦恼。”

  刚刚被魔君打击够呛的吴畅,脑内一片混沌,听着魔君诱惑的声音,竟然不自禁的陷了进去,眼睛亦渐渐地迷离起来……

  “女娲圣母娘娘,你看他这是怎么了?这都三天了,吴畅怎么还不醒?”宓妃焦急而又害怕的催着坐在塌边的女娲娘娘,女娲娘娘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们父女俩了,人家小吴畅招你们惹你们了?他到我这来两次,不是身体重创便是精神重创,我看用不了两天,这小家伙,得被你们俩给折腾死。”

  宓妃一脸委屈的低着头揉着衣角嘟囔道:“我这不也是为了他好嘛,您是不知道……”

  “我要知道什么?”女娲娘娘轻轻拍了一下宓妃笑着说道:“你这小丫头什么都不清楚,便擅自召出吴道子,差点弄得两个人都神魂俱灭,还有理了?吴道子舍弃那么多,只留个金身,再有百年时间,便能修成正果,这一胡闹,差点毁在你手上。”

  “您不是说,他们俩开始出现排斥了嘛!”宓妃小声嘀咕着,可是女娲娘娘是什么人,怎么会听不到她说的,无奈的摇摇头,薄嗔道:“你不听我说完便跑个没影,这会倒怪上我来了,我是说,吴畅修炼已经压制了吴道子修炼,两人各不相让,如此下去,恐有性命之危,吴畅修练不出元神,一身法力无所寄存;吴道子金身遭排斥,修为难以存进,这是我跟你说的,只有他们俩相互融合才有机会突破禁制……”

  宓妃眼睛一亮接口道:“呐呐呐,这是您说的吧?要他们两个融合,我没有做错啊!”

  “你以为融合就那么简单?”女娲娘娘无奈地敲了宓妃一下,小丫头捂着脑袋一脸委屈地望着女娲娘娘,弄得她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两人修为差异不说,吴畅不过*凡胎,虽说有所修炼,终究没有仙骨,你让吴道子金身强行融入进去,只会坏了他的肉身?他连元神都没有,肉身毁了,你以为他还能活?”

  宓妃瞪着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问道:“那要怎么做?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吧?”

  女娲娘娘温柔地看着紧闭双目的吴畅,柔柔的说道:“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这孩子执念太重,放不下执念,他寸步难行!等到斩出自我尸,他整个人都将有一次质的飞跃,到时候,再谋他法!”

  “一个小屁孩而已,能有什么执念?”宓妃满脸不屑的看着吴畅,不过见着他脸色苍白,嘴角干裂,突然想到那天晚上吴畅说道话,突然愣了一下,难道他的执念,就是他的原则,一定要坚持自我?自我,哼,或许吧,真得等到斩去自我尸了!

  宓妃点点头,望着吴畅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说道:“我明白了,女娲娘娘,我会监督他进步的,您说,做了一个捉鬼使,是不是他的一个契机?”

  女娲娘娘纤细的手指轻抚着吴畅冒着冷汗的额头,有些心疼的喃喃道:“一切自有定数,他能成为地府招魂使,便是命中安排,不过现在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不能对抗得了,自己的心魔……”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