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一章 今天吃竹笋炒肉好不?

第一章 今天吃竹笋炒肉好不?

  “什么?畅儿……失踪了?嘎——”

  “老头子——”

  “老爸——”

  “大哥——”

  “吴老师——”

  “老吴——”

  “吴先生——”

  “狗剩,你可挺住——”

  吴畅老家门口空地不小,毕竟都是祖上传下来的,不过院子并不大,仿照着四合院模式做的,不过却有些不伦不类,院子坐北朝南,大门开在南边,弄出了半间屋地势的遮檐,连着东、北、西,形成一个回廊,堂屋位于正北,左右各有一间侧屋,东、西两侧同样布局,院子并不是很大,四个不怎么大的小花台,种着几棵青松。

  今年也是赶巧了,无论是农历还是公历,日期都在一天,六月初六,吴畅的生日,吴希众、吴舒两个早早的便从外地赶了回来,只是不曾想才到家里,便见着自己小小的院子竟然已经挤满了人,有认识的,也有一些没有见过的,更没有想到吴苟昇竟然翻了白眼,直直倒了下去。

  “掐人中!擦嘞,你那掐的是人中吗?”吴希众拨开众人,一个箭步上前,掐在吴苟昇人中上,解开他的一直扣着的衬衫最上面的纽扣,一手垫着,一手对着心脏敲击。

  听到吴畅失踪一月有余,吴苟昇抽了一下,一口气没提上来,直直的倒了下去,若不是吴老爷子眼疾手快,从后面拖着吴苟昇,否则这下当真不知会摔出个什么好歹,吴希众到底是处理过这种事的,好半天吴苟昇终于缓上了口气,一翻身抓住江校长的手,老泪纵横,哆嗦着问道:“江校长,就算畅儿性格孤僻了点,可以不至于失踪了这么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吧?还有妃儿,她才刚转学过去,你……”

  江校长被抓的疼的直皱眉,却是没有说话,江校长其人,六十来岁,很是秀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面容白皙,嘴唇有些苍白,气质文雅,脸色有些深沉,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地,才回来便听到袁思正暴毙,吴畅失踪的消息,袁思正那里倒还好,掩也就掩饰下去了,可是吴畅这不同,不过吴老爷子的影响,便是吴希众的关系,就足以让五行中学顷刻间大厦坍塌。

  “老吴,你先别那么激动!”江校长按着吴苟昇的胳膊说道:“我已经发动各方力量搜寻了,这么长时间虽说一直没有消息,不过没有消息说不定就是最好的消息,吴畅素来谨慎,想来也不会出现什么事的。”

  江校长对吴畅还是有些印象的,他与吴苟昇的父亲交情也算不错,吴畅出生时,他也曾来过的,平素里也有来往,他对吴畅感官不错,挺懂规矩,成绩也不错,也是自己内定的几个种子选手,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

  “那有什么用?一群吃干饭的而已,这都一个多月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要从什么地方着手?”吴苟昇在怪罪五行中学忽视他的儿子,可是没想到江校长竟然毫无反应的避了过去,让他有功力气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吴苟昇此时哪还有半分的儒雅形状,吴希众也听出了门道,见大哥这样,又想着侄儿生死不明,心中怒气上涌,一把抓住江校长衣领喝问道:“你这校长怎么当得?学生丢了一个月竟然一点儿都不知情,五行中学可真是家大业大了,丢个个把学生都不在意了。”

  江校长手有些冰凉,拖着吴希众的手,脸露凄清说道:“铁头兄~”吴希众小名唤作铁头,不过现在能叫他乳名的却是不多,江校长却是其中之一:“你冷静点,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心里又好受?不说我也是把吴畅当成孙儿一般看待的,便是他这重点大学种子学生,难道我还不知道要珍惜,五行中学现在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懆你玛,你就念着你的学校了,龟孙子的,从我爹出来之后,你自己看看,你把学校弄成什么样子了,还好意思在这跟劳资说什么学校,什么种子,我呸!”吴希众本就是练武的粗人,说起话来更是没有什么顾忌,让江校长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他怎么说也是吴希众的长辈,被当着这么多人面子,像成儿子一样教训,怎么心里都难以接受,眼看着就要翻脸。

  吴苟昇的父亲,曾经是五行中学的名誉校长,他掌控五行中学的十五年间,是五行中学最辉煌的时间,本科上线几乎达到百分之百,多所重点高校的保荐名额,一时间名声斐然,轰动全国,不过在学校处于最巅峰的时候,他悄然身退,现在的江校长继任,所以他身上的担子重,压力大,也是可以理解的。

  “闭嘴!看劳资表演!”吴苟昇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沉声喝了一声,登时,整个院子都安静下来,吴苟昇翻身跪在吴老爷子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道:“老祖宗,孙儿实在是没法了,孙儿就畅儿这么一个儿子,也是咱们老吴家的独苗,您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吴舒年纪小,一下子没能适应这些,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结结巴巴问道:“老妈,你们这是……我……我弟他怎么了?”吴畅的老妈,捂着嘴,眼睛登时红了起来,咬着嘴唇,没有作答,吴舒身子晃了晃,险些倒了下去,苦笑着安慰道:“妈,不都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那臭小子那么坏,没事……没事的!”母女俩相互搀着,只是彼此的手,都是冰冷的。

  吴老爷子单手拖着吴苟昇,气运丹田,手上一股绵和之力将吴苟昇扶起说道:“畅儿自小便随着我长大,祖父焉有不管之理?只是有些事情却是不可冒然行之,否则适得其反,不但找不到畅儿,反而会害了他,再说妃儿一块失踪,说不定两人就在一起了,有妃儿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畅儿打小性子倔,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不分场合就犯扭脾气,他要有个什么好歹,我可怎么活了?”吴苟昇早已经方寸大乱,哪还听得进去其他话,能想到法都折腾了,也不管还有其他人在场,他只恨平日里对吴畅要求的太过严厉,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吴畅在他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五行中学再度爆曝出丑闻,让早已经处在风口浪尖的学校,一下子又陷入舆۰论的焦点,网络、电视、报纸……各方通讯纷纷将矛头转向五行中学,作为全国为数不多的超贵族一站式教育学校,五行中学是否应该存在,公众争论的话题,渐渐也转到这个上面……

  六月的吴寨,林茂草丰,处处都是鸟鸣蝉叫,从高空看,就像一条盘旋的巨龙,中间凸起,好似被刻意雕刻一般,这吴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这条巨龙的龙头,虽然地方不大,可是看起来仍然不失壮观。

  吴寨内的一切,吴畅自然不知道,这会他正跟着宓妃颤颤巍巍的学着御剑飞行,当然肯定是先施了隐身咒,否则这俩人可不定被当成什么了。本来他们俩一同回的学校,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五行中学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连值班人员都没有剩一个,两人也都不是很关心学校的人,便结伴回了吴寨。

  吴寨所在的镇子有车,但一天也就上下午各一班,从镇子到村里才通的公交,时间没个准点,心血来潮的吴畅便决定学习一下最简单的御剑飞行,不过到底恐高症占了上风,虽说在御剑飞行,可是离地面也就两三米高度,而且一路上都是按着交通规则来的,红灯停,绿灯行,所以到家后,已是下午时分。

  吴畅到家时,被眼前的一切弄得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原本只有些老头老太太愿意围过来的小院子一下子聚集了这么些人,见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都转向了他,吴畅的小脸刷的一下红的像个苹果,扭扭捏捏地说道:“别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

  “喂,老大,可不敢开玩笑!”范建只不过是一个小辈,这会朝着吴畅挤眉弄眼的,嘴上却是没有平日里那种大嗓门,弄得吴畅都没注意到他到底说的啥,看着父母、祖父母、曾祖父一脸愁容地坐着,自家老姐两只眼睛也是红通通的,不禁疑惑起来,讪笑着问道:“这都是怎么了?姐,你怎么哭了?叔叔、表姑夫、二大爷、三小舅、江校长、杨主任,七奶奶、四姨婆,你们怎么都……”

  吴畅的老妈默不作声的站起来,缓缓地走到内屋,找了半天的功夫,终于找到了一个竹杖,在手上掂量两下,才重新回到堂屋里,满脸关心的走到吴畅面前,温和地问道:“畅儿,回来啦?饿了么?”

  吴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又说不出来什么,老妈平日里都是这种柔柔弱弱的性子,不过却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不过他也知道,老妈最是关心他的,挠挠头,笑着回道:“经您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妈,今天吃点什么?哎,老豆,今天家里到底怎么了,这么多人?”

  “先别管那么多?咱们今天吃竹笋拌肉片好不好?”吴畅的老妈替吴畅弹了弹衣领,关爱地说道:“你瞅瞅,这都瘦了一圈了,多吃点竹笋跟肉好,你说是不?”

  吴畅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圈,傻愣愣的点点头,说道:“那就依老妈的,不过老妈,你别这样成吗?蛮瘆人的!”

  “好!”吴畅的老妈微微笑了笑,突然脸色一变,举起竹杖,照着吴畅后背便狠狠地砸了下去:“我打死你个逆子,好的不学,敢逃学,还敢玩失踪,你死在外面好了,还回来做什么……”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