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章 女娲血脉的二次觉醒

第十章 女娲血脉的二次觉醒

  “吴狗剩,老娘今天跟你拼了——”吴畅老妈的声音穿破层层白云直达天庭,当然玉帝老爷他老人家也只是很体贴的给自家老婆捂住了耳朵,家长里短什么的,还是不要让自家老婆听到的好,免得招呼在自己身上。

  吴苟昇理都没理,扭头就跑,怕老婆也不是啥丢人的事,再说这还在自家院子里,不过心里却是把狗仔队彻彻底底给骂了个底朝天,自己本来就够烦心的了,现在还来给他添堵。

  却是所有的事情都源于早间新闻的报告,吴畅的老豆也好,老妈也好,这么多年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早上都会听一听本市的早间新闻报告,不说了解什么大事了,就是图个乐,可是今天早上却是听到了一条让吴畅老妈炸毛的消息,吴畅再一次考了全市第一,拉第二名近五十分,但是却被五行中学新任校长给开除了!

  听到开除两个字,吴畅老妈的脑袋就差点炸将开来,可是接下来的消息却是让这位温顺的妻子,彻底的炸毛了,吴畅去东北根本不是找他老姐玩的,而是被新校长给转过去的,学籍档案都早已邮寄过去了,吴畅的老妈只感觉呼吸有些不顺畅,吴苟昇在听到这条消息时便早已挪到了门外,所以在老妈发飙之前,能够顺利逃脱。

  “老不死的狗剩子,你他娘还我儿子!”夫妻俩一大把年纪了,围着院子你追我赶,老妈的身子骨弱,才跑了几步,便上气不接下气了,眼瞅着就要晕倒,只是嘴里还有气无力地念叨着:“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阿娟”吴苟昇一见吴畅的老娘晃晃悠悠顿时感到不妙,赶忙朝她跑过去,也确实,吴苟昇还没到她身边,便两腿软了下来,晃晃悠悠倒了下去,嘴里还在念叨着:“还我儿子,我要儿子……”之类的话,吴苟昇心里不忍,差点点头就让吴畅回来了,只是突然想到自己这么朝令夕改,以后还怎么再下达命令?一时间是左右为难。

  吴畅的爷爷唤作吴忠,字守义,身子骨却是不怎么硬朗,不过看起来倒是精神矍铄,与吴畅的奶奶是少年夫妻,只可惜生了三胎,就包住吴苟昇这一根独苗,吴苟昇虽然有两个孩子,可是女儿家到底是别人家的,说到底也就吴畅这一根苗,这一听吴畅被开除,登时瞪大了眼珠子,厉声喝问道:“狗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我孙儿怎么了?”

  “哎呀,爸嘞,您老就别添乱了好不好?我都跟您说了,畅儿去东北找他姐姐了,舒儿暑假不回家,畅儿打小跟他亲近,您又不是不知道!”吴苟昇苦着脸解释道,心里却是叫苦不迭,本来想等过了两个月,事情都稳定下来,再好好解释的,现在可怎么办?

  原来吴舒之前回来一趟,就是为了拿点钱,然后将车开走,她的车洗了好几遍之后,吴舒终于愿意重新驾驶了,美其曰,留在学校做兼职,鬼知道嘴笨手拙的吴舒能做什么兼职,还得开着车去,不过到底也是二十岁的姑娘了,也就由着她了,吴家家教甚严,也不担心吴舒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吴老敲着拐杖气呼呼地吼道:“你还想骗你老子爹?呼呼——你——你——你气——气死——气死我了!你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将畅儿开除?全市第一,七市联考第三名,这样的学生,你打着灯笼都未必能找得到,你怎么——咳咳——怎么就舍得开除呢?”

  “爸!”吴苟昇掐着吴畅老妈的人中,有些不耐烦回道:“回头我好好跟您解释行不?您快来看看阿娟,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

  吴畅的奶奶愣了老半天,一家都对她说吴畅因为考的好出去旅游了,可是今天怎么又出变故了?见着自家老头子着急的模样,这位没上过学的老妇人登时着急了,小心地看着吴苟昇,柔声问道:“狗剩子,别怕,跟妈说说,你把我孙儿怎么了?”

  “哎呦喂,妈——求您了,别添乱了,畅儿没事——”吴苟昇感觉自己就快要崩溃了,早知道就让他快开学时再走,也省的这一家老小叨叨来叨叨去了。

  “好了,大家都别争了,我相信,狗剩子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既然放手让他做了,就别埋怨来埋怨去了。”老太爷缓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只是不知怎么的,似乎有些腿脚不大利索,坐在门口的太师椅上,悠悠说道:“把你媳妇抱过来我给瞅瞅,你爹那半吊子,哼!”

  吴家祖上是学医的,据说还有一本华佗的医书遗稿,不过传到吴忠这一辈,就已经完全没落了,吴忠志不在此,学的也是一知半解,小毛病能瞧,大病就够呛了,当然吴老太爷也够呛,光学会里面养生的了,其他的也就比他儿子稍微强那么一丁点,这也是吴畅老妈一直身子羸弱,却无法治愈的原因。

  “气血攻心,休息一会就好了!”老太爷把完脉缓慢地说道,突然瞪亮一双眼睛盯着吴苟昇,声嘶力竭地乞求道:“狗剩子,能让我这快死的老头子,再见见我重孙儿的面好不好?”额——而被吴家三代人念叨着的吴畅,此时正坐在开往东北的列车上,无聊的数着车窗外不断闪过去的大树,偶尔还有成片成片金灿灿的小麦田,从吴畅那个市开往东北的火车有三班,一班是t开头的,早上八点,一趟就得近千块,吴畅虽然说现在有钱,可是不敢再自家老豆面前作,所以没敢买;第二班是k开头的,晚上十一点,吴畅给睡冒了,买了车票没赶上,所以坐了啥开头都没有的,俗称绿皮车的列车,而且连卧铺都没有。

  “我这造的什么孽啊?”吴畅看着空荡荡的车厢,登时涌起一种想哭的冲动,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存在绿皮车,偏巧了,整列车上,似乎除了司机,也就几十个乘客,吴畅、宓妃,就是两个了。

  宓妃翻着白眼,双手枕在脑后,两条细长的腿搭在车窗上,哼着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跑调的歌曲,听到吴畅抱怨,没好气说道:“我说了,咱们怎么都可以过去,御剑飞行、腾云驾雾、最不济时空穿梭,你非说要欣赏欣赏沿途的美景,呐,欣赏吧!”

  “还说,要不是你睡得跟猪似的,我们怎么可能错过上一班车?这个车死慢死慢的,要两天才能到呢,这可怎么过呀?白天热、晚上冷的,虽说咱们寒暑不侵,可是,这感觉实在是……哎……”想想吴畅就有些不爽的,为什么吴舒能开着车去上学,自己就得坐着绿皮车?

  吴畅指着外面时不时刮起的一阵阵黄风,嗤鼻说道:“现在天气那么热,又刮着风,还带着尘沙的,闲的没事,要去遭那个罪!咱们是去上学的,又不是私奔!”

  “呸,没脸没皮的,你跟谁私奔呀?”宓妃被吴畅一句话弄得小脸绯红,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吴畅,目光又投向了车窗外,迷离的双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吴畅反正闲着没事,便又盘坐起来修炼,现在他的大小周天可以自行运转,不过到底没有自己修炼提升的快,他现在已经可以完全内视自己的身体,更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知道修炼这近一年的时间,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如今天地间灵气稀薄,以前吴畅感觉不出,觉得灵气都是源源不断地涌进身体,直到现在他的经脉拓宽,丹田容量变大,才觉得每天吸收的灵气,都只是九牛一毛,他是所有灵气都吸收的,更别说还有只能吸收一种的,吴畅这才不得不感慨,修仙这玩意,也是一条艰苦坎坷的道路,到了他这种地步,要进难如走蜀道,退,都到这会了,抛弃了,还不心疼死?

  如今他的下丹田吸收的灵气就会被一点点凝缩,成为一滴灵液,储存在丹田里,只是这偌大的丹田,一滴灵液下去,就如泥沉大海一般,毫无反应,更让吴畅担忧的是,中丹田的一些精气也开始回流,一旦外界灵气跟不上,它就会自动过来充实,如今,他是下丹田空空如也,中丹田慢慢减少,上丹田原本就没有存多少,所幸吴畅现在能够内视,倒也没有多少担心,他的神经正如吴舒所说跟金箍棒似的,有时粗,有时细。

  让吴畅忧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心脏,竟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点点蒙上一层金色的薄膜一样的东西,吴畅想找人问问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又是忙着准备考试,又是忙着分配公司员工,他是股东之一,自然要把每个人都过目一遍,一来二去,就到了这会这种状况。

  列车吭哧吭哧呼啸着前行,空荡荡的车厢内,吴畅闭目修炼,宓妃凝望着车窗外,一时间都没有话语。

  “我了了个去,烫死我了!”吴道子突然拍着屁股跳了出来,吴道子刚出来吴天、吴相、生死簿器灵连着生死簿、元屠剑器灵连着元屠剑、判官笔器灵连着判官笔,竟然一下子全都跑了出来,好像屁股都着了火,哇哇直叫。

  吴道子一见突然多了这么些人,感觉有些失态了,咳嗽两声,整了整衣袖,看着吴畅温文尔雅地说道:“臭小子,你练什么邪功,玩*啊?”

  吴天不苟言笑,人越多,他脸越瘫,不过这会倒是挺赞同吴道子所说的,吴相可就没那么多忌讳,哇哇叫道:“这会天本来就热了,不给装风扇我忍了,不给装空调,我也忍了,可也不能还给烤火吧?”

  外界怎么样,吴畅一点儿都不知道,他此时浑身就像放在烧烤炉上似的,着了火一般,不过却是不是很难受,体内好似生出一层氤氲的薄膜,护着周身,这层氤氲散着一股清凉之气,下丹田的灵液好似发了疯似的,就像掘开的堤坝,瞬间涌入许多,经脉内更是犹如黄河之水,泛滥开来,洪水猛兽一般,让吴畅都有些吃不消,不过看着这才让自己担心不已的灵力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吴畅心中的喜悦更多于害怕啊——吴畅的眼睛突然瞪开,射出一束精光,仰天长啸起来,浑身的衣服一瞬间炸裂开来,棱条分明的身体,蒙上一层淡淡的金光,虽然转瞬即逝,却仍然让整个车厢闪耀一刹。

  宓妃很没形象的挖了挖耳朵,不耐烦地盯着吴畅没好气讽刺道:“干嘛呢?干嘛呢?弄出那么大动静,跟谁不知道你突破似的!”

  吴畅嘿嘿直笑,甩了下长发,很是风|骚地回道:“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拍的嘛,高人出场,不同凡响……”

  ...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