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八章 百万富——乞丐之死

第十八章 百万富——乞丐之死

  “咣——咣——铛铛——咣铛铛——小哥儿行行好,好人有好报……行行好……大爷……行行好……”

  吴畅刚想着去掏钱,陆压一把将他的手拉了出来,狠狠地剐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都是假的,用不着你烂好心!他们比你有钱……”

  “大爷可不敢这么说话,俺家里还有两个小的,等着筹钱看病,若不是真的没办法,谁愿意出来做这个?行行好,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这妇人看上去四五十岁年纪,个头很高,至少在吴畅看来,跟他差不多,头发蓬松干枯,上面还有些干草枝子,脸色蜡黄,颧骨突起,看上去很是消瘦,嘴唇干裂,泛着白沫,一身粗布衣裳,不过看着似乎很御寒,至少她虽然打着哆嗦,吴畅感觉不到她的冷。

  吴畅有些左右为难,刚才摸口袋才发现今天还真的没有钱,原因也很简单,带钱的衣服被雷劫给劈的连渣都不剩了,别说几张老爷头了,估摸着这会只有那几张老爷头知道它们自己在哪!不过那个乞丐妇人倒是以为有戏,继续苦苦哀求道:“小哥儿行行好,俄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您就行行好,记着您大恩大德!”

  吴畅后背有些被针芒扎的感觉,讪笑两下回道:“不好意思,今天出门忘带钱了,以后再给你,真不好意思!”

  “哎,好人一生平安,谢谢!”那妇人一脸落寞的转身走了,继续向别人乞讨,吴畅看着心里不好受,都是为生活所偪,他现在丰衣足食,可是还有很多人仍然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想想心里就不是滋味。

  陆压拍了吴畅一下,有些愠怒地说道:“摆那是什么表情?我都跟你说了,那是骗子,他们比你有钱的多!你不信可以跟着她,我保证她晚上肯定去五星级总统套房消费,那地方你敢去吗?”

  吴畅有些吃惊地看了眼陆压,又扭头看了看已经走远的那个乞丐,她这一路似乎并不顺利,吴畅还是能听到那零零散散几个钢镚的声音,陆压哼笑一下说道:“你以为她行讨这一天就赚那几块钱,大钱都被收起来了,傻样!像你这样的烂好人,不止你一个!你往北走,那里是乞丐村,整个村子都行乞,你去看看,谁家没有几十万!”

  “现在乞丐也是一种很流行的职业,而且,不分年龄、性别、民族甚至种族,零投入、风险小,见效快,要不……你也试试?不过现在准入费,好像蛮高的,城管看的很紧,没点关系,还真不好混!”陆压踱着方步摇头晃脑地边说边往前走着,就像夫子教育学生一般。

  吴畅挠挠头,心里生出几分说不出来的滋味,乞丐竟然成了一种职业,这种无成本的买卖,甚至比同样无成本的买卖更让人心寒,小偷至少还是件技术活,可是乞丐,如果真是假乞丐,他骗取的是同情心,每个人少有的一点同情心,而且有很多真的揭不开锅的,倒是被这些人海给淹没了!

  “老祖宗,俺你这么说,就没有真乞丐了?”吴畅可不觉得这世道没有一个乞丐了,从古至今,便是汉时文景之治、唐时贞观之治、清朝康乾盛世,也不敢说没有饿殍千里的悲剧,这会……吴畅虽然觉得已经是很好了,但是绝对没有好到那种地步。

  陆压饶有性质的数着街道两边的店铺,这个人行道铺上了环纹瓷砖,这地方三天两头下雪,不过这路走起路来有些膈脚,陆压却是乐此不疲,好像从来没有逛过街似的,手上倒是没有买什么东西,听到吴畅这么问,笑了一下说道:“有,当然有,不过真正穷人,现在基本上不会出来行乞了,因为他们出不来!嘿嘿,没有入会费嘛,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自古不变!”

  吴畅见陆压不愿说,也不再强求,身子扭了下,将自己的身子隐了起来,这满大街的人,倒也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两个人突然消失,陆压见吴畅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就施展了法术,就想出口责备他,可是突然发现,这形形色色的人,竟然还真没有一个人在意这边,无奈的摇摇头,要匿起了踪迹,这些简单的法术,连咒语都不需要念,别人也不会在意。

  吴畅一路奔回了别墅园,在东北市中心偏北的郊区里,门前的路叫做福星路,到了那个别墅园门前,路名改成福星北路,这里有成片的草地,在整个东北都不常见,别墅的南边是一座不怎么高的小山,此时正值七月,绿树如茵,林茂草丰,时常会有不少游人光顾,当然最多的还是这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

  无常公司办事处已经成立,办公地点自然就在这个别墅里,吴畅仿着原来黑白无常的做法,在别墅里单独开出一个空间,人鬼本就是两个空间的种类,所以便在同一处也互不影响,毕竟吴畅虽说来东北是为了无常事业的发展,当知道来东北的那一刻,吴畅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原因无他,吴舒在东北上学。

  黑白无常那天出来一下便急急忙忙回去了,所以吴畅、陆压回到家后,见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百花仙子,此时她正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盘香气扑鼻,颜色鲜艳的美食,馋的陆压直流口水,眼巴巴地盯着一桌的美食,百花仙子笑了笑说道:“先洗洗手,舒儿她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吴畅有些微愣,舒儿,这叫的可真亲切,也就是老妈的性子才会叫一声舒儿,当然老豆那非人类叫法除外,都二十岁了,还舒丫头宝贝的叫着,听着吴畅都脸红,当然除了吴舒,还有宓妃、吴道子、吴天、吴相他们,吴畅这次被带过去,他们可都留在这里呢!

  “唐姐姐,我出去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没?”办事处的事,除了吴舒,大家都知道,宓妃那丫头整天跟个疯子似的,自然不可能托付事情的,除了哪天突然想起来吃了药,才会想起来自己也是挂名的无常,吴天、吴相,那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自己玩,器灵们就更没的说了,所以也就百花仙子唐闺臣偶尔会去帮忙打点一下,吴道子跟百花仙子的关系被传得沸沸扬扬,可是这些天,吴畅也没发现点什么,心里颇为失望。

  “上班打卡,拿钱办事,能有什么事发生?准备洗手吃饭,吃饭时不提琐事,影响胃口!”百花仙子将最后一盘菜端了出来,笑着脸拍拍手说道:“搞定,十八个菜,不知道够不够吃!”

  吴畅看着一大桌的饭菜,口水也分泌出来了,偷偷伸手抓了块鸡腿吃了起来,见唐闺臣瞪他,笑呵呵含含糊糊说道:“实在是太香了,我都忍不住了!”

  “哎呀,臭小子,竟然不等我!”陆压一见吴畅竟然偷吃起来,也不管自己手上的水干没干,伸手就去夺,吴畅哪会让他称心,像个泥鳅一般躲了过去,陆压可怜巴巴地望着百花仙子,湿漉漉的眼神似乎在说:“你看,那臭小子都吃了,你会不还不让我吃吧?”

  百花仙子无奈地笑了笑,摇着小脑袋说道:“算了,你们先吃吧,舒儿她们估计几分钟就能到,你们也吃……不……不……完……”百花仙子眨巴眨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桌子亮晶晶的光溜溜的菜盘子,整个人都傻了起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他们两个像是孕妇在抚摸肚皮一样的无赖,大声吼道:“你们两个是饿死鬼投胎吗?十八道菜,竟然一下子就吃光了!”

  嗝——吴畅拍着肚皮,舒舒服服地打了个饱嗝,笑着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吃百花姐姐做的饭呢!味道真的没的说,我都差点把舌头咬下来了,以后谁娶了唐姐姐,可真是有福了!”

  “哎呦哎呦哎呦,你看你看,我已经咬到舌头了,唐丫头,做饭真是香,我三姐跟你比……算了,咱换个对象……你是在哪学的手艺?我回头想找对象了,一定去那里找!”陆压个老不正经的舔着脸又开始胡扯了,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人,倒也没有在意的。

  百花仙子被这两人一人一句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回道:“烹饪技术哪家强?中……喂,你们哪去?还没做完广告呢!”

  吴畅一脸疑惑的望着陆压道君问道:“老祖宗,我出来做事,你出来做什么?”

  “刚吃饱饭谁想中间听广告?不赶快闪,留着受摧残?我又不脑残,你忙你的,我去晒晒日光浴!”陆压道君刚出了门便与吴畅分了开,所有分工之后,吴畅负责的便是办事处周围的区域,也便是东北诸市的中心地带,吴畅突然感到有阎罗王在生死簿上划了一笔,知道有人要被招去了,他这样的跑腿吏自然不敢怠慢,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吴畅沿着灵魂气息,来到一处民宅前面,这处宅子如果按照吴畅现在的眼光看,并不多么豪华了,不过相对来说,这绝对是一处富贵门宅,吴畅想着这里面不是住着高富帅就是白富美,不想这边刚想完,那边大门豁然洞开,三层高楼的富贵豪宅,竟然踉踉跄跄的跑出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吴畅有些傻眼的看着那个乞丐,虽然也是个妇女,不过比吴畅之前遇到的那个要老了许多,大概六十多岁年纪,不过那副打扮,吴畅还真的无法去猜测她的年纪,不过看着她浑身哆嗦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怜,紧随着她身后出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模样的年轻人,穿着很华丽,长相也挺英俊的,就是此时满脸狰狞,冲着那老妇人吼道:“你既然想行讨,那就不要进这个家!”

  站在那年轻男子身后的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姑娘,同样一脸鄙夷地看着老妇人,不屑地说道:“妈,你说你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非得去讨饭?你跟哥哥认个错,咱们就回去,成不?”

  “两位……你们回去吧,那地方我住不惯,我就是讨饭的,习惯了,讨了几十年了,你们过得好就中了,我走,我走!公司……儿子,公司就给你了,多照顾着你妹,她还小……我再讨点,配够嫁妆!”

  那男子一点儿都听不进去,指着外面厉声吼道:“滚——”

  老妇人点头哈腰地赔礼道歉,好似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度,看着男子异常的憋屈,抱着老妇人的肩膀狠狠地摇着喊道:“妈——你现在身价好几百万,怎么就非得去行讨?你就好好过日子吗?你再去乞讨,别怪我不认你!”

  “大爷不好意思,我这就走,哦——那个——哎,我就是习惯了——你们快进去吧,外面冷,别冻着了,我先走了!”老妇人摆摆手,让这对年轻兄妹赶快进豪宅里去,自己却踉踉跄跄的朝着外面走了,吴畅在旁看着有些傻眼,这冰天雪地的,你到哪去?身价好几百万,吴畅有些苦笑着看着这老妇人,都这么有钱了,还出去行讨?真还把它当成自己的第一职业了?刚才听到她说公司,该不会是乞丐公司吧?

  吴畅见着她浑身冒着黑气,知道这个人۰大限将至,便也就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这女乞丐出了豪宅之后,她的子女毫无情面地将大门关死,老妇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便拄着拐着,拿着破茶缸一步一挪的朝着外面走去,现在才五点多,不过天已经开始渐渐地暗了下来,老妇人紧了紧身上的破棉袄,吴畅看着清楚,那袄里面就是一些碎棉絮,根本不保暖,比今天上午遇到的那个穿得简直不是一个层次的,心中不禁也佩服起这个老妇人,果然是敬业。

  不过想想也了然了,这么敬业,所以她赚了百万的身价,成为一个乞丐富翁,虽然她不会享受,可是为自己的儿女创下了万贯家业,让自己子女少奋斗不知道多少年,而那个妇女,却始终只是小打小闹,做不出她这份成就。

  老妇人出了豪宅,将头发披散着下来,一步一个脚印地离开这里,吴畅看了下,这是朝着市里去的路,不过吴畅见她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浓,吴畅能看到生死,却不知道到底会怎么死?当然死完之后他能知道,因为人一死后,生死簿上会自动显现出来这人是怎么死的,而能提前知道人是怎么生死的,只有酆都大帝一个人,就是阎罗王也不成。

  “嘶——呼——”老妇人打了个哆嗦,使劲的搓了搓手臂,这零下几十度的环境,就是吴畅有法力护身,也已经修炼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真的不知道这个老妇人究竟是怎么受下来的,那可是血肉之躯,肉还不被冻坏了?

  老妇人明显有些受不了了,开始小跑起来,护着热气暖着手,把身上衣不蔽体的棉袄往身上又紧了紧,吴畅看着他似乎是想往回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回了几步之后,竟然又转身朝着市里跑去,只是这来回一转,不知道是碰到什么了还是头晕,竟然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吴畅见她蜷缩在一起,抽搐几下后竟然不再动弹了,魂魄开始出现悸动,吴畅知道,这个乞丐的性命,到此便画上了一个句号。

  吴畅就在旁冷眼旁观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能这么平淡的看着一个人由生到死,反正他看着老妇人跌倒在雪地里,就是没有出手帮忙,见老妇人断了气,深呼一口气,手上捏着法诀,高呼一声:“无常!”瞬间化作了吴畅模样,在手心上写上“屍”按在老妇人额头,缓缓往外一抽,老妇人的灵魂便被抽了出来。

  吴畅很好奇为什么,这个老妇人最后没有回家?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老妇人都已经是几百万的身价了,还是愿意以乞讨为生,哪怕子女都那样冷言冷语地对待她,要知道她这也算是自找的了,刚才她女儿已经说了,只要她不再乞讨,便会好好地奉养她,可是她拒绝了,在这冰天雪地里,一个百万富翁,竟然被活生生的冻死了,真是……说出去,都不知道是笑话还是悲剧!

  “人死如灯灭,此间尘已了,不如归去!”吴畅念着口诀,将生死门唤了出来,在老妇人还在迷茫之际,将她交给了牛头马面,魂魄要先经审判,然后回魂,最不能延误的便是审判,误了审判,便等于自己绝了投胎的道路,这虽然是鬼差的责任,可是谁会再也这些?

  送走了百万老乞丐的魂魄,吴畅并没有着急着离开,看着老乞丐渐渐僵硬的尸体,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感慨:“钱这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够……”

  ...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