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十五章 校长是老熟人

第二十五章 校长是老熟人

  吴畅的老妈心疼地看着自家宝贝儿子被人惨无人道地蹂躏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妃儿手疼了没?渴了没?喝点水,赶紧去报名吧,再晚回头赶不上了!”吴畅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家老妈,我才是您亲儿子好不?您怎么反过来关心那个侩子手了?

  宓妃小脸蛋红扑扑的,尤为的可爱,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嘟嘟的,特有肉感,吴畅他们回来时,她刚刚被叫起来洗好脸,本来还是睡眼朦胧的,跟吴畅闹了一阵,倒也醒困了,听了吴畅老妈的话,也顾不得吃饭了,抓着吴畅就往车上跑,还一个劲地埋怨着。

  “闺女,他们玩他们的,咱们进去,大娘看看你的手艺!”吴畅的老妈一脸笑容地拉着唐闺臣,满眼是说不出的满意,俨然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唐闺臣一个黄花大闺女,哪经得起吴母这火热的眼神,只是想着她是吴畅的老妈,又不好拂面子,只好脸色尴尬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吴畅的老妈却是没有注意到,拉着唐闺臣的细手满是骄傲地介绍自己儿子:“畅儿啊,打小就乖巧,还会关心人,你看我这身上穿得用的,都是他……督促着买的,可细心的……闺女,你今年多大了?我儿子十七啦,等再过两年……呼呼……”

  唐闺臣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吴畅的老妈实在太会说了,几乎把吴畅从小到大的优点数落个遍,额,关键是这十多年了,竟然,没有一丁点的缺点,纵是再白痴,唐闺臣也猜到了她是什么意思,自己比吴畅大好几百岁,那额……

  不说这边吴母兴致冲冲的介绍着吴畅,唐闺臣一脸纠结地听着,吴畅这边三个人打打闹闹终于到了学校,这一来一去耽误了近一个半钟头,报名的人少了一半多,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大家排好队,交上自己的序号,填好信息就ok了,犯得着跟抢亲爹似的,一窝蜂都涌上去吗?

  “咦——”宓妃下了车就一脸嫌弃的看着学校,皱着秀眉说道:“这是什么烂学校?畅哥哥,咱们换一所吧?这哪是人待的地方!”宓妃说的确实不错,从外面看,这所学校给人的印象就三个字:脏、乱、差,有五十年校史的老牌学校,被收归成附中,也许就是它的最终命运,其实吴畅也很奇怪,学校里那么多贵族子弟,难道就没有人提出意见吗?或者,随便是谁,随便捐个百八十万,就足够让这所学校重新翻新一遍,或者干脆所有的钱都被贪污了?

  吴畅可不敢胡乱说,只能拿吴苟昇的介绍信说道:“那没辙,我爸就给开了这一所学校的介绍信,咱们去别的地方,没有学籍啊,到时候不就成黑户了?可能连学都没得上!”

  “不上就不上喽,上学有什么好的,连觉都不让睡!”宓妃嘟着嘴小声嘀咕着,当初介绍她时,佟贝说的她可是高材生,结果这个高材生每次上课都要睡觉,关键是每次睡觉都要被逮到,佟贝不知道教训她多少回了,若不是每次考试都只比吴畅少一两分,紧紧地排在前列,不知道要被凶成什么样。

  伏生跟在后面,不过除了吴畅、宓妃两个谁也看不到他,他倒是想帮着宓妃说话的,不过想着这次来还是要靠吴畅,也就没敢多说,乖乖地站在后面,紧闭着嘴唇,所好,关于学校的事,宓妃倒也没有坚持什么。

  拿着介绍信,吴畅被很热情地介绍道校长办公室,接见他们的正是今天上午组织人员疏散的那个校长,老校长头上上着摩斯,头发一根根的整整齐齐地向后梳着,看上去很是精神,将吴畅三人引坐下后,感慨一声说道:“狗剩的子女都这么大了,都不认识我啦?我叫鲁泰齐,山东的,咱们差的不远,年轻那会跟你爸一起扛过枪,当年他是班长,我是副班长,一晃有十多年没见了,他现在还好吗?你是舒丫头吧?你忘啦?当年我还抱过你,跟小时候一样!这是你的弟弟妹妹?”

  吴舒姐弟俩长着婴儿脸,也听着旁人说过,吴舒没有长变多少,所以听着鲁校长这么说要陪笑着说道:“当然没有忘,就是一下子没想起来,鲁叔叔好,我爸还经常提到你呢!上次还念叨着,不知道你跑到哪高就了呢,托了好些关系才找到您。”吴畅嘴角扯了扯,我怎么没听说过?不过这会可不是拆台的时候,吴舒继续甜甜的说道:“这下好了,有您给看着,我弟弟走不上邪路,他是管不了这臭小子了,只好就麻烦您了!”

  “哈哈,你这丫头,可真会说话,我说呢,我就还奇怪了,我才转到这个学校两年多,狗剩是咋知道的呢?上次我才跟他说的我去了南边!原来在这呢,不过,知道我转东北来的,还真不多!”鲁校长被奉承的哈哈大笑起来,将介绍信收了起来,很爽快地说道:“你们的学籍档案,我马上安排人接收,放心吧,有鲁叔在,啥事都不用担心,对了,你们现在住在哪?要不要我给住处?这学校没有宿舍的。”

  吴舒甜甜的笑了笑说道:“鲁叔叔不用麻烦了,我就在这所大学上学,也有个朋友在郊区有座别墅,我们都在那住,鲁叔有空可以一定要过去坐坐!”

  “哈哈,好好,哟,狗剩当了五行中学的校长了?我竟然都不知道,这小子,比我可厉害多了!”鲁泰齐手里晃动几下鼠标,应该是在接收吴畅他们的电子档,随即疑惑了问道:“五行中学是咱们国内数得着的名校,怎么你们不在那,偏偏跑到这来了?”吴畅眼睛一透,发现电子档上只说他们是转学,并没有被开除的记录,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可是他却忘了吴舒看不到电子信息,她又是个快嘴,人家刚问完,想也没想就回道:“这臭小子在那边不听话,我爸刚上台,就把他开除了……”

  ...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