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十九章 阴婚 一

第二十九章 阴婚 一

  “特玛一个礼拜怎么过的这么快?”吴畅万分痛苦地吼了一声,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哪怕这几天都差点把老腰累断了,可是吴畅还是不想去上学:“哎,要是不用上学多好,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醒掌天下权,醉卧……”

  “醉卧你个大头鬼!赶紧上车,要不然就自己跑着去!”宓妃不耐烦的按着喇叭催促着,吴畅嘿嘿笑了笑,弯腰钻进车里,宓妃买车,吴畅倒还能理解,毕竟人家伏羲人皇家大业大,一辆车而已小意思,只是,吴畅怎么也想不通,宓妃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会喜欢上越野车,还是悍马的!

  “你说这孩子,当着正经媳妇的面怎么说这话,哎……”吴母透过站在窗边,刚好听到吴畅胡言乱语,看着也是刚刚出门的唐闺臣,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是她虽然声音小,可是唐闺臣是什么人,这哪能瞒过她的耳朵,登时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后面。

  当然什么车吴畅也不管,不过更令吴畅不解的是,宓妃这驾照是怎么拿到手的?宓妃从来到这就一直跟他形影不离,一直也没见她去考过驾照的说,难不成这年头,驾照也能花钱买?额,不过想想也是,自己的驾照可不就是花钱弄到手的,所以也就没有多问。

  宓妃看着大大咧咧的,不过开起车来却是异常的谨慎,很是认真,吴畅半躺在副驾上哀声叹道:“大姐,拜托你开快点好不?后面的喇叭实在太吵了!”吴畅差点给宓妃跪了,这速度,步行都快十几倍。

  “吵什么吵,嫌慢自己下去走……哎,你真敢走……”宓妃小脸涨得通红,昨天晚上伏羲派人给她送来的车子跟驾照,本来想着今天早上显摆一下的,结果昨天晚上跟着吴畅分析一夜的学校图,弄得都忘了练习开车,这一上公路,登时紧张起来,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吴畅在她旁边呱呱的聒噪,可是这吴畅真的准备下去了,她才更加紧张起来。

  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或者绕一些路,有一段空旷地,现在被开发出来种上了庄稼,这是一片富饶的黑土地,不过在以前,却是一团死气,没人认为这样的土地会长出庄稼,不过几十年前一场风风火火的开发黑土地运动,让这里焕发了勃勃的生机,当然这片土地里同样也埋藏着许多忠魂,他们便永远的守护在这片黑土地上了。

  宓妃是被硬生生挤上这条路的,她的车开的实在太慢了,连她这么火爆任性的脾气,都不好意思跟人家争论,乖乖地走上了这条没多少人走的路,入秋之后,东北的天气已经开始慢慢的冷了下来,不过吴畅跟宓妃两个的额头已经开始慢慢的出现汗珠了。

  “喂,你确定这条路能到学校?”吴畅有些质疑地望着还在一个劲地往前开的宓妃,宓妃脸色有些尴尬,不过依然梗着脖子说道:“那你知道,你来指路啊!”吴畅是个路痴,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宓妃自然也是知道了,吴畅无奈地蹭蹭鼻子,讪笑一下,乖乖地缩到一边,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宓妃那边小心的辩着路,吴畅无聊,这时候他才没兴趣去惹那只母老虎,突然间一阵阵喜庆的音乐传入他的耳朵,吴畅愣了一下,往四周看了一圈,也不见有什么人家,那这音乐是哪来的呢?

  “妃妃,你有听到乐队的鼓乐声吗?”吴畅有些迟疑地看着宓妃,他在怀疑是宓妃放的音乐,不过这声音似乎又有些飘渺,不像是从身边传来的,宓妃哼了一声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后面不是有人结婚吗,自己不会看?”

  吴畅蹭的转过身,正巧一个迎亲队就在他们身后,宓妃把车子停到一边笑道:“反正找不到路了,咱们下去凑凑热闹,阳间的婚事都司空见惯了,咱们也来见见阴间的婚礼怎么样?”

  “你说这是阴婚?”吴畅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后头的婚队,不说他还没注意到,这么一说,他才注意到,这些人的穿戴都还是古代的服装,不禁疑惑起来转过身问道:“妃妃,你说怎么他们都穿着古装啊?又不是拍古装剧,电视里也都这么演的,不枯燥吗?”

  宓妃瞪了吴畅一眼,没好气说道:“婚姻大事,那么隆重的事,怎么可以马虎?现在的衣服,咦,你自己看看都被设计成什么样了,平时穿穿还行,结婚肯定是不行的,你看那衣服多漂亮,要不是我爹爹说要什么入乡随俗,我才懒得去穿那么难看的衣服呢!”

  “咦?是的吗?”吴畅盯着宓妃看了半天,这段时间,宓妃可没少跟着唐闺臣、吴舒两个去买衣服,这一身身一件件的,竟然该敢说不好看?

  宓妃有些气弱,头一扭说道:“我那是入乡随俗,不多买两件衣服,咳……总得有个对比嘛,从一堆烂苹果中捡一个不太烂的还不行?人家米国国家都能这么做,我一个普通人这么做还有错了?赶快下车,错过了,这种事可不好见的!”

  吴畅呵呵笑了一下,推开车门,站在了路边,这个婚队看上去很宏伟,一眼望过去,竟然看不到尾,见着宓妃过来,吴畅忍不住又问道:“妃妃,这是迎亲还是送亲?这么牛,这得有好几里路吧?”

  “这有什么,大户人家十里红妆都是少的,乡巴佬,没见识了吧?”宓妃很傲娇的仰着小脸,不过吴畅也看得出她满脸的羡慕之色,毕竟这么大的亲队,还真是很少见的,哪个少女不坏春,宓妃也不例外。

  说话的空,这支婚队的前头已经走到了吴畅他们的身边,为首的是个老人,手里拿着一根用红纸裹起来的棒子,轻轻地转着,见着吴畅很高兴地送了个红包,然后领着后面的队伍继续往前行……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