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十一章 蹦极新体验

第十一章 蹦极新体验

  登上不怎么甚高的小山头,吴畅突然湿性大发,双手背在身后,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开始|yin|湿:“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

  “坏了!哎——呀”吴苟昇突然一拳头捶在自己的手心上,一脸懊悔的看着南方,吴畅被他弄得一头雾水,自己好好地吟诗怎么就坏了?

  这座山不高,因为有一处垂直的悬崖,因此被称为崖山,这出悬崖绵延数里,往日里没人动,所以树木花草茂盛,如今被开发出来了,周围被镶上了栏杆,有几个峻峭的崖段被做成了游乐场,不过项目只有蹦极一个。

  吴畅也不跟吴苟昇纠结,其他人都跑去玩了,他才没心情陪着吴苟昇傻坐着呢,招呼一声,呜呜地怪叫着便随着陆压去了不远处的一个蹦极点,陆压这老头儿都这么大年纪了,他倒是不惧这种脑抽的游戏,不过他一上去却是把管理员吓了一跳,吴畅过去时,几个管理齐齐的围着陆压。

  吴苟昇一见着所有人都跑开了,愤愤地跺跺脚,却也无可奈何,只是抱着拳默默地祈祷着老太爷别生气,吴苟昇突然有种深深的感觉,那种感觉叫做后悔,他后悔为什么要接下五行中学名誉校长的职位,后悔一上位就拿自己的儿子开刀,更后悔做出这个决定时,没跟家人商量一下,现在弄得是天怒人怨,本来自己就很不受待见了,如今更是被边缘了。

  “老爷爷,不是我们不让你玩,只是这蹦极对身体素质要求较高,过度刺激引发急性心血管病变等都有可能,因为咱们玩蹦极跳下时头朝下,人身体以9.8米/秒方的加速度下坠,寻常人都很难控制得好,您这么大岁数……”旁边的那个教练,急的满头大汗,毕竟陆压现在的装扮,没有九十也绝对不会说他是七十的。

  陆压被一帮人围着,有些不大高兴,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开门做生意,我玩我的,又不是不给你钱,生死是我自己的,碍着你们什么?要是我死了,你就剪断绳子,把我扔下去,生部件人死不见尸,谁还能说你们什么?”

  “这……”听着陆压这么说,几个教练一下子犹豫起来,玩蹦极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青年或者壮年居多,年龄甚大或者过小的,他们都会好言劝说几句,不过当事人坚持,他们也没法说什么,他们做教练的,必要的安全措施做充足了,游客爱怎么着怎么着,彼此看了看,便点点头说道:“既然老爷子坚持,那……咱们玩腰捆前扑式的,你看怎么样?”

  “前扑?不要不要,我要最刺激的,哪种方式最刺激来哪种,你放心,阎罗王不敢收我,快快,我都等不急了。”陆压说着就要自己伸手去拿装备,几个教练又是互相对视一眼,均是无奈地苦笑一下。

  “老头子第一次玩这东西,你来说说有哪几种,我自个选!”陆压往周边看了看,几乎所有的蹦极点都一个样子,没什么花样,便指着为首的那个教练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小娃娃你来给我说说。”

  那个年轻的教练笑了笑,也不在意陆压叫他小娃娃,耐心解释道:“咱们蹦极种类,按照不同的要素可以有多种分类,一般的按照蹦法来分,具体有绑腰后跃式、绑腰前扑式、绑脚高空跳水式、绑脚后空翻式、绑背弹跳、双人跳等,业界的话,绑背弹跳是被称为最接近死神的跳法,可以说是最刺激的了。”

  “就来这个!”陆压一拍手,便定了下来,却是让那个教练脸上露出为难的颜色,陆压脸色一本,从怀里掏出一沓钱挥了挥说道:“这个钱,你去给我买份保险,受益人就填你,怎么样?抓紧吧!”

  吴畅嘿嘿笑了笑,举起手叫道:“我跟他一样,钱我没有,不过保险的话,也给我加一份……”

  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就被陆压跟吴畅这一唱一和弄得烦了,这一老一少,怎么看都像是在没事找事,不过这个年轻的教练修养倒是蛮好的,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二位既然坚持,我也不会再做阻挠的,至于保险嘛,那是二位自愿的,不过,谢谢您的好意,无论如何,我是肯定不会接受的!您老跟我来,上五号蹦极点,这位小兄弟,你到旁边的六号蹦极点,那里有专门的教练。”

  吴畅往旁边看了看,大概有几米的样子,想了想,也不想再给这个教练添麻烦,点点头说道:“也好,不过这老头你放了心的跟他玩,他身子骨硬朗着呢!!不用担心!”

  陆压白了吴畅一眼,单手撑着平台,一跃而上,倒是真的让那个年轻教练吃惊一把,歪头笑了一下,跟吴畅打了声招呼,迅速的将各种套索准备好,然后麻利地为陆压捆绑上。陆压站在上面朝着吴畅又是挤眉又是弄眼,像个猴子似的,周围的游客很快都被他吸引过来,不过几个呼吸,吴畅还没来得及走开,便被团团围在里面。

  陆压摆着手,教练将装备给陆压绑在背上,时不时抬起头说着:“绑好之后,你自己倒数五个数然后双手抱胸双脚往下悬空一踩,不用太刻意,就像突然踩空一样,它的玄妙之处,就在这踩空的一瞬间。”

  这个教练看上去最多能有三十岁,很是精明强干的模样,不过看得出他是真的担心,不过是担心陆压会惹事,还是担心陆压会给他砸了场子,这就不大清楚了,陆压也不多说,笑嘿嘿跟着众人打着招呼,嘴上说着一下俏皮话,陆压从出生便好玩,这么些年,从未惹过一个人生气,可见他的本事。

  不多一会儿,陆压便讲起来了单口相声,周围几十号人顿时都被吸引上去了,就是那个教练脸上的担忧之色也逐渐消散掉,不大一会儿跟着众人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十来分钟之后,这个小山上都挤满了人,所有人都沉浸在陆压的幽默之中。

  “呀——”就在大家都沉浸在欢笑之中时,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正在走秀的陆压突然一脚踩空,整个人带着无限的惊恐,掉下了万丈深渊,悬崖边胆小的人,异口同声发出惊恐的叫声,场面登时混乱起来。

  山上的管理也是惊了一下,赶忙举起手上的警棍,维持着秩序,不过等到陆压那边弹跳上来哈哈大笑着朝着众人打招呼时,场面才算安静下来,几百人同时舒气,气息差点引起一场风暴,不少少女很兴奋朝着陆压摆手,满眼的小星星。

  不过陆压闹的这一出可是把山上的管理气的够呛,如果刚才真的混乱起来,这就在悬崖边,真的有几个人掉下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么他们这个景区可就真的算是毁了,最重要的是,不管要担上责任,工作都没了,这一家老小找谁养活去,陆压出手阔绰,肯定不是寻常人家,更是让他们眼红,不自觉的都暗自里诅咒陆压。

  吴畅在旁看着好笑,他现在虽然不能完全洞悉每个人心里的想法,不过一些简单的思想还是能感应出来的,而且这么多人的怨念集中在一起,便是有一些修为的人都能感受的到,何况吴畅现在都已经有了人仙的修为。

  跳上蹦极台,让同样刚刚缓过神的来的教练给自己绑好,经过陆压这么一闹,吴畅也没有什么心思用那种蹦极方式,中规中矩的用了绑腰后跃式,一跃而起后,耳边呼呼的风声,让吴畅有一瞬间的呼吸不畅,当整个人都完全倒立之后,感觉脑袋好像突然变得好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大脑一般,望着越来越小的人影,吴畅咧嘴笑了笑,仿佛绳子没有了长度一般,整个人就这么迅速的往下坠落着。

  “这就是死亡的滋味!”耳边出了刺耳的风声意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吴畅这才发现单纯的人玩蹦极,根本不可能像陆压那么毫无压力,整个人完完全全的被笼罩在一种神秘的空间里一般,完全没有了外界的意识,吴畅只想着快点收住,让他能有还被拉着的感觉,不要这样永无止境地下坠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是绳子还没有到尽头,吴畅已经看不到崖顶的人影了,这样他不禁有些心慌,暗自忖道:“难不成绳子断了?”翻眼往下看了看,这下面还是黑压压的一片,像个无底洞似的,就在吴畅感到绝望时,突然传来一个被镫着的感觉,吴畅心里一舒:“终于……”

  尼玛——吴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股拉力又将他拉了上去,上拉时,吴畅就感觉风吹得眼睛根本睁不开,弄得吴畅只想骂人,这到底是多脑残的人才会想到整出这么个游戏来,纯粹找死的,想死,他现在算成的无常,实在不行,让他们都陪着帮想死的家伙玩玩。

  吴畅本来是抱怨的,不过这一想下来竟然忍不住了,突然想到,如果真的弄出来这一出,倒是还真不错的,以前他也听说过见鬼这么个说法,所以就是真的让见到了鬼,也是无碍的,实在不行,就把那些孤魂野鬼给收过来,以后见着谁玩这个,就去吓他一吓,我看谁还敢玩这个。

  心里这么想着,吴畅整个人突然被甩到老高,旁边突然传来陆压已经变了腔的声音:“畅小子,怎么样,过不过瘾?哈哈,老头子活这么大,才发现这么玩这么爽的!哟吼——”吴畅一歪头,就见着陆压,从最高处竟然强压着自己又下坠下去,速度之快,让吴畅都有些咋舌,这是加速度,也不怕把脑袋给压爆了!

  当然,吴畅这些担忧纯粹是想多了,陆压是半点事都没有,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上去下来竟然都是同样的高度,正常的规律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一个多钟头过去了,吴畅都已经完全歇过来了,陆压还在那边玩的异常的happy!不过多数人都已经失去了性质,他们唯一现在还感兴趣的是,这个老头子到底还想玩多久,尤其是教练,他们还等着回去吃饭呢。

  原来围观的人陆陆续续地都离开了,没了性质,变回来的便是指指点点,很多人都开始谩骂,比如说老不休,比如说作秀,比如说为老不尊等,不过倒是没有骂得多么难听的,最多就是说陆压活的太大的,纯碎是自己作死吧!

  两个多钟头过去了,几个教练员从蹲着到坐着,到后来直接躺着,满脸无奈地看着还在乐此不疲的陆压,吴畅是闲着没事,三个女人一台戏,吴畅的老妈有那几个小丫头片子陪着,不到太阳下山是不会想起来回去的,吴畅的老豆在悬崖边装深沉也够长时间了,有点往望夫石的角色转变的趋势,吴畅懒得去管他,真的自己凑上去,不知道耳朵会不会被磨出茧子来。

  几个教练无奈地看着躺在一边吴畅,还是刚才那个年轻的教练走了过来有些为难的问道:“小兄弟,那个……你跟那个老人家认识对吧?”

  吴畅远远看了下玩的有些忘我的陆压,赶忙摇着头回道:“我不认识他!”那年轻教练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小兄弟,麻烦你让他下来吧,这都三个钟头了,再这么玩下去,真的要出人命的!”

  “他玩起来,连他老妈都不认识,何况我一个外人?”陆压这厮除了鸿钧、女娲二人,这世间敢说他的还真没几个,吴畅自认数不到。三清四御联起手或许有点可能,不过就这点事劳驾那七个大佬?貌似谁也没傻到那份上!“再说了,他自己都不在乎,你去管他做什么,烂命一条而已!”

  教练嘟着嘴,呜呜哭了起来,吭吭巴巴说道:“不是他,是我们就要饿死了!”吴畅这才注意到,这里是早上七点钟对外开放,也就说他们至少得在七点钟之前就吃了饭,如今都过了晌午了,确实也该饿了,他们几个周边都有人,赶脚不到饿,吴苟昇那边自个儿都开始吃上了。

  吴畅听着这么一说,也到是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些个人,你说这老爷子也真是的,自己一个人玩就得了,还拖着这些人当观众,这不是造孽吗?吴畅将裤子一拉,露出了一把漆黑的匕首把手,朝着那教练咧嘴一笑,一跃而起,上了蹦极台,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一匕首砍了上去……

  “快——”距离吴畅最近的一个教练,眼睛一瞪,马上冲了上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绳索断了下去,趴在蹦极台上,浑身发抖地看着陆压一点点坠落下去,后头的教练们也反应了过来,刚才那个年轻教练再也不复刚才的涵养,一把抓住吴畅的衣领质问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是谋杀,赶快报警!”

  吴畅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脸激动的教练,耸耸肩说道:“反正他都不在乎自己老命的,你那么在意做什么,行了,行了,现在你们吃饭去吧!跟我计较啥?”吴畅无所谓的拍了拍那教练的手,另一只手一晒,一根粗粗的麻绳紧紧地攥在手上!

  吴畅本着的脸慕地笑了起来,嘿嘿说道:“他不是喜欢刺激吗?这下够他喝一壶的,行了,这老头子我熟得很,没事的,快松手,在不松手我可急了!”

  那教练也不知道担心什么,一听吴畅这么说刷的一下松开了吴畅,讪笑着说道:“那啥,小兄弟,咱这不也是着急了吗,那个,啥,弟兄们,咱们先撤着,兄弟,这下都劳驾您了!”

  “好说!”吴畅手一抖,胳膊一抻,几十米的长绳,竟然呲溜着一下子被完完全全的拉了上来,这一手倒是让那几个教练有些惊奇,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话,陆压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你个臭小子,你想搞谋杀啊!”

  见着陆压安然无恙,那几个教练也不再多说,刷溜溜的全都跑走了,吴畅这下嘿嘿笑了一下,跳下蹦极台说道:“我说陆老爷子,您这可真够绝的,几个人围着你一个人转,空着饿了这么久,他们可不像你,不食五谷杂粮,怎么样,刚才那下带劲不?”

  “带劲你个鬼,唉,你旁边这小鬼是谁?”陆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回道,不过往他身后一看有些好奇地问道:“阴时阴命,可不是祥兆,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没去轮回?”

  吴畅将身后的小鬼拉了出来,指着陆压介绍道:“小林儿,那是陆压道君,超脱五行,不在三界的神仙,快叫爷爷!要说这世间能帮你找到父母的,或许只有他了!”

  “唉——小吴畅,你可别给我胡乱拉关系,我是不在五行中,不受三界约束,可不代表就是无所不能,占因果的事,咱可半点不做!”陆压跳下蹦极点,笑嘻嘻的坐到地上,拿过刚才吴畅喝的水,咕噜咕噜喝了起来:“人间的水虽然布满凡尘,倒是比山上的多了几分人情味!不过喝不得许多。”

  吴畅拉着小林儿走到陆压身边,坐了下来,这个小林儿是刚才吴畅在玩蹦极时认识到的,这小家伙随着吴畅一上一下,在一旁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倒是因为他,吴畅才不会那么害怕,他虽然是阴魂,可脸膛很是甜美,虽然死的稀里糊涂,却生的很是阳光,吴畅没有博古通今的算术,也算不出这小家伙到底是怎么死的,不过同样是小孩子,吴畅觉得这小家伙比谭神婆身边的那个小鬼可爱多了。

  “老祖宗,这小家伙跟我有缘,您老就帮个忙,看看他的前世今生,他只想找到自己的父母而已!”吴畅看着陆压,嘴角含着浅浅的微笑说道。陆压哼笑一声说道:“你懂个屁的有缘,看人今生来世,到阴曹地府去,凡人随意看,要折损阳寿的!”

  “损阳寿,积阴德嘛!您老都活这么大了,还在乎这点阳寿?”神仙不老不枯,不老不死,与天地同寿,谁会在意什么阳寿不阳寿的,陆压这么说,纯碎是属于废话,当然,吴畅就当他是放屁,不过这屁放出来,吴畅还得在旁乖乖的闻着,毕竟有求于人嘛!

  小林儿也是乖巧,朝着陆压跪拜道:“求爷爷成全!”

  陆压不躲不避,受了小林儿这一下,捋着胡须说道:“我受你一拜,便是接下因果,不过,你也不必去寻你的父母,他们本是抛弃你,让你自生自灭,你去找他们,也是自取其辱而已,不若便跟着这小子,他爹妈是开慈善的,包吃包住,包上学,怎么样?”

  吴畅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给自己找上差事了,刚想出口,不想陆压挠着头自言自语说道:“不过怎么给你重塑肉身呢,这倒是个麻烦,看你这灵魂,怕也有鬼仙修为了,寻常材质未必承受着起……”

  重塑肉身?吴畅一听到这个词,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