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二章 魂归考场 二

第二章 魂归考场 二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晃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吴畅拿过试卷,按照习惯开始大致的浏览一遍,说到考试,吴畅的这个习惯从第一次拿到试卷就养成了,哪怕时间再紧,他也不会拿过试卷就插笔去做,通篇看过试卷,有个大致印象之后,他才会提笔去做。》乐>文》小说wwW.しwxs520.cOm

  所以当安静的教室里传来沙沙的书写声时,吴畅却还在眯着眼浏览试卷,不过令吴畅郁闷的是,俩监考老师像防贼一样,齐刷刷的盯着吴畅,好像专门要逮着他作弊一样,吴畅纳闷了,要说他在东北这几年,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平时坐公交(虽然次数极少)可也偶尔给孕妇让过座,虽然人家只是长得比较丰满,扶过老太太过马路,虽然人家刚刚挪过来,帮过警察叔叔抓过小偷,虽然不小心把警察蜀黍的小腿弄折了……

  “老师,您有什么话直说好吧?干嘛像防贼一样防着我?搜您也搜了,查您也查了,您这么盯着,我怎么做题啊?”吴畅索性将试卷一摊,双臂盘在一起回瞪着那两个老师,吴畅也是生气了,所以在说话时有意无意地带了些灵魂穿透,话虽不重,可是两个老师可并不好过,一时间头脑嗡嗡作响,好似惊雷响在耳边,不过待二人恢复过来,却是不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吴畅现在的法力,虽然奈何不了修道者,甚至可能遇到个小鬼都要绕道走,可是对付几个凡人,自然还是不在话下的。

  两个老师愣了一下,一个回到前头,一个回到后面,考场要求是,老师不得随意走动,以免打扰学生的思路。吴畅提笔开始做题,语文这种东西,说起来,考察的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是不大容易,好多东西,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一眨眼,开考十五分钟的铃声已经响起,吴畅也就把前面的几个题做完,不过这边刚打完铃,吴畅的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原因无他,他感受到了灵魂波动,这些年来跟灵魂打交道,让他对这种灵魂波动,早已经熟悉到麻木的地步。

  俗话说,阎王叫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吴畅皱眉的空隙,便已经感觉得到这附近的鬼差已经将魂魄收走,生死簿虽然在他手上,不过以他现在的法力,想要查看生死簿却是有些困难的,再者,现在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虽然可以用障眼法掩饰,可是考试的时间有限,他是在修道,可是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控制住时间的运转。

  接下来的三个钟头对吴畅来说,就显得尤为难熬了,他是心里存不住事的人,每年这个时候的天气都是最热的,吴畅以往没有感觉的到,今年他更是寒暑不侵的身体,自然也是感觉不出,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似乎有些承受不住那种酷热的感觉,好像整个人被放在一个大蒸笼里一样。

  就在吴畅脑子又陷入胡思乱想时,试卷上两个大大的血红的字,将他拉回到现实。

  “救我!”

  吴畅的心脏猛地抽出了一下,他能感受得到在他周围的魂魄,有着刚才那股灵魂波动熟悉的气息,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能找到自己,吴畅脸色一凛,提起笔将不多的法力注入笔尖,在纸上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不知道,刚才一着急,就从楼上跳了下来,可是我不想死,我只是想吓吓监考老师的!”那个魂魄写的很急,一行字歪歪扭扭的,也能看得出他现在心里很是焦急。

  还没等吴畅写什么,那个人又开始写到:“求您了,救救我,我母亲还在学校外面等着呢,我不想让她自责!”

  吴畅手顿了一下,沉着脸问道:“在我这你暂时可以放心,不会有人过来捉你,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人停顿了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吴畅等了一会儿,追问道:“让我救你,总得给我一个说的过的理由!跟阎王抢人,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后果。”

  “高考,我实在是太紧张了,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我妈实在看不下去,昨天晚上给我服下了一粒安眠药,可她又担心我,所以一宿都守着我,导致今天早晨都起晚了,她骑着车把我送来,在大门外跪着求了好久才让我进来,要不是门卫耽误那几分钟,我还是可以进考场的,我虽然迟到了,可是开考后十五分钟内仍然有资格进考场的,这是门卫的错,所以我不服,我不服!”

  吴畅看得出,那个人的情绪很激动,便安慰道:“你现在魂魄刚刚离体,不宜太过激动,负责极有可能魂飞魄散!”

  “这世间,没有谁对谁错,他们也只是尽他们的职责而已,高考本就是一件大事,牵扯到万万千千的人,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让人陷入万劫不复,放你进来可以,万一后面再有人怎么办?你们有空去求门卫,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你的领考老师,至少,他在考场规则上,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懂得多!……对了,你叫什么?”吴畅此时没有生死簿,很多事情都只是睁眼瞎。

  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写到:“牛仁!”

  吴畅愣了一下,牛仁?这名字还真是霸气侧漏,想了想又问道:“你怎么就想起来跳楼了?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跑到考场门口的时候,刚刚打铃,播报员还没有宣布不能进考场!可是那两个监考老师就是不让我进去!”考试都是这样的,打完铃或者铃声还在继续的时候,会有播报员宣读考试已进行十五分钟,考生不得入场的规则,既然没有宣读,这个牛仁赶到了,按理,是可以进去的,这倒是不假。

  “我的考场就在楼边,我也是着急了,再跟两个老师拉扯一会后,脑子一发热,就跳了下去,可是,我突然想到了大门外的妈妈,我后悔了,今年考不了,我可以明年再考,可是我就这样死了,我妈怎么办,她就我一个儿子,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吴畅轻轻地敲着手,牛仁据口不提是怎么找到他的,很显然是被授意过的,能给他指路的,也就当时去索他魂魄的阴差,把难题直接甩给自己的上司,自己卖个好人情,吴畅倒是要好好认识一下这个阴差……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