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魂咒 > 第三章 魂归考场 三

第三章 魂归考场 三

  “没人想死!”吴畅此时没法开天眼,看不到牛仁什么表情,不过感受到他的灵魂波动,或者,就处于这种事实面前,吴畅也能知道牛仁肯定心情激荡,吴畅已经提醒过他了,他现在新死,魂魄刚出躯体,如果这么折腾,怕是不等到进阴间,就魂飞魄散了。-乐-文-小-说---c

  牛仁一字一顿的写到:“求求您,我知道所有的鬼都听您的,求求您,救我一命!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

  吴畅闭眼深吸一口气问道:“我不让你当牛做马,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谁告诉你,所有的鬼都听我的的,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救你不难,就看你配不配合!”东北那么大,这些年鬼差也换了不少,吴畅虽然一笔一划都记录了下来,不过想让他一下子想起来那一片是什么人看管的,还是蛮有难度的。

  牛仁沉默良久,不过终于在吴畅失去耐心之前回答道:“是一个中年大叔,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是来收我的魂魄的,我哀求好久,他才心软放我一马,并让我找您的。”见吴畅没有理会他,牛仁赶忙追着写到:“他说他只负责这一个小区域,东北都是由您负责的,找到您,才好说话!”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擅自更改收魂时间,或者干扰其他使者收魂,是要受到地府严惩的?”吴畅有些冷冷的问道,作为一名鬼差,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公平公正,不能以感情用事,如果说每个鬼差都打感情牌,那整个地府还不乱了套,三界秩序,还如何维护?

  吴畅手指虚点,将牛仁放了出去,现代科技水平,医疗技术都那么高超,能不能救活他,就看他造化了,不过吴畅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纵使牛仁就不活,也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的。吴畅并不喜欢这个牛仁,本来他还可怜牛仁母亲一个人痛失爱子,可是刚才几句话,吴畅发现,这个牛仁,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的仁义。

  其实对放走牛仁的那个阴差,吴畅大致也有了一个眉目了,他手下现在有将近六十号人,可以说,多数人都是心死如冰的人,所以做鬼差正好,不过还有几个却是性情中人,说的难听点,就是感情太丰富了,丰富到没有一点儿理性,而吴畅本身也是个很感性的人,如此一来,倒是变相惯纵了这几个人。

  三个小时的试,对吴畅来说一下子变得万分的漫长,修道无年月,三年的时间吴畅几乎毫无感觉,可是这三个小时,好难熬的。一边写着字做着题,一边在心里不停地咒骂着吴天,那么好的枪手,一下子不能用了,真的好可惜。不过,经此一事,吴畅倒是真的对考试没啥子感觉了,他要看看,这个高考,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在出考场的一瞬间,他到底决定了,还是让吴天过来。

  “畅儿,来尝尝老妈做的菜!”吴畅的老妈一见吴畅回来,笑颠颠的把做好的饭菜端了上了,吴舒刚洗了手,手上的水甩到吴畅脸上,然后笑哈哈的伸手抓菜往嘴里扔,含含糊糊的赞道:“老妈今天的菜,今天烧的,绝了!超水平……赞一个!”

  吴畅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好的老妈,我去洗个手,马上回来!”吴畅转身跑到楼上,招呼着吴天下去吃饭,当然,吃完饭下午的试也得由他去考了,吴畅决定趁着这几天,把整个东北再转一转,吴舒要毕业了,她是肯定要回去工作的,吴畅也不可能再留在这边上大学,这片的负责鬼差,黑白无常都重新安排好了,铲平了倭国的势力,东北的事倒也没有什么多大的麻烦。

  吴畅不是没有抱怨过,黑白无常跟他称兄道弟,却没想到,在他修炼初期便给他摆了一道,若不是运气好,有着百花仙子、陆压道君的帮衬,又有女娲娘娘在背后撑腰,估摸着这会他早就被收拾的尸骨无存了,不过也是因为他有这样的背景,才会被安排到的这个地方,毕竟牵扯到两个区域的神灵,上层是肯定不愿出面的,这么想来,吴畅心里也就平静了下来。

  自从上次失落之后,吴畅便不再怨天尤人了,只是冷静下来后,变得更有理智,或者说,更加明白了到底该如何为人处事,吴畅庆幸自己明白的还不算太晚,他没有怪黑白无常,而且他现在与黑白无常的关系还算不错的,说起来,黑白无常真的教会他很多东西,这件事,若非情非得已,吴畅想着,他们也不会费尽心思把他安排过来的。

  吴畅虽然现在一日三餐从来不落下,不过到底没什么作用了,不过是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现在他遇到事情没有解决自然也就不想再去吃饭了,将吴天召唤出来,也不管他满脸的不爽,交代完后,自己径直够奔那个牛仁所在的医院。

  “小鬼见过六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畅的这个六爷的称呼已经在阴界流行开来,吴畅自然不喜欢的,不过,被叫多了,也就麻木到习惯了,不过吴畅一见这人,立马也就笑了。

  “还真的是你!”吴畅哼笑一下,果然是这个整天抱着棒子剧哭的稀里哗啦的二百五,他是之前一个老同事推荐的,那个同事在与头山忍者对战时护着吴畅,被打的魂飞魄散,吴畅几乎费尽所有的法力,也就得到要收留这个二百五的遗言。

  “嘿嘿,还是我!”二百五咧嘴笑了起来,说实在的,这个二百五长得五大三粗的,漏出这么谄媚的笑脸,看着还是蛮渗得慌的,上岗三个月,放过的人超过两只手,吴畅一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府规矩虽然严,不过白无常跟酆都能说上话,所以虽然闯祸不断,倒也没受过处罚。

  吴畅甩了二百五一脸,压着怒气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已经脱离危险了!”二百五腆着脸陪笑道,他虽然感情丰富,不过手上的功夫不弱,有他帮忙,只要想救回来,不是没有希望,他手上的鬼差,加起来,未必能降得住他的,他为人虽然二百五一点,不过对对吴畅确实实打实的忠诚。

  “你他么的觉得我还能忍受几次?”吴畅简单感受一下,魂魄肉身融合的还算不错,不过,到底是死过的人,将来肯定要受一些影响的。

  二百五憨憨的挠了挠头回道:“下次不敢了,您不知道,他母亲有多不容易……”

  “行了,行了,哪一次不是这个理由?!李盖,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行,我把你扔街头算命去!我再跟你说一遍,世间万物,生死轮回都是注定好的,逆天改命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有那资本,这届酆都也就还有几年时间在任,等换了下届,如果被查出来,麻烦的是你自己,按照鬼差管理条例,是要……”

  二百五有些不耐烦地嘟囔道:“知道知道了,下次不敢了,死就死了,我就是看不得别人生死离别的模样,再说了,人家这十年寒窗苦读的,好不容易得着这次露脸的机会,就因为迟到几分钟,就被弄成这副模样,您看着又于心何忍啊?这娃子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的老母亲又该怎么办?您看看……那边,那个五十多的老人就是他母亲,我看过了,孤儿寡母的,真的不容易!”

  “我这人怕麻烦,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给我惹麻烦,最多三个月,我会离开这里,到时候换了主管,你自己好自为之!”吴畅本是想着能带着他就带着,可是就他这样,吴畅心里还真没底。

  二百五一听,马上急了,砰一声给吴畅跪了下来祈求道:“老爷,您可不能不要我了,其他狗屁主管我都不认,俺就认准您了,凭您的本事当阎罗王都不在话下,他们凭什么把你撤了?”

  尼玛,跟这个二百五,吴畅真的不知道怎么说话,听话从来不知道听全乎的,断章取义的本事那是撑破天了,见他胡乱嚷嚷,吴畅一巴掌拍了过去,喝斥道:“胡吣什么,各地主管三年调整一次,数百年的条例了,再说了,在一个鬼地方呆着,你不烦我还烦了呢!”

  “俺不管,您到哪俺跟到哪,俺哥哥说了,一辈子跟着您!”二百五一副无赖的模样,让吴畅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此间的事,就此揭过去了,他现在要去跟阎罗说一声,省得以后出什么乱子,想了想吩咐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三天,你就负责东北所有学校的巡逻,连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将来又能成为什么人才,怎么样?”

  二百五咬了咬牙,好一会才下定决心回道:“中,俺马上去!”说着,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吴畅苦笑着叹了口气,转而跨进了病房,牛仁的魂魄已经逐渐融进了身体,医生正在抢救,看着电压不断地加大,吴畅手指轻轻一点,将牛仁的三魂七魄,取出一魄,心电图上逐渐显示正常,医生松了口气,吴畅领着牛仁的“愁”魄,也转身离开了……

看过《魂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