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仙官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第三百八十二章

  锦衣卫?姬静芝与绛雪面面相觑,她们当然也听过这个神秘与可怕的名字。但当突然有个人在面前说她是锦衣卫,这总有些让人不敢置信。

  姬静芝身为皇家成员,对锦衣卫倒是没什么忌惮——锦衣卫最可怕的诏狱权力,充其量是针对文官,管不到宗室。她乐呵呵地饶有兴致,“那么...那位大人也是锦衣卫?”

  她一直在偷眼瞟着叶行远,不得不说女子对英雄救美就是印象深刻,何况叶行远仪表堂堂,年纪轻轻,当然容易吸引少女的目光。

  姬静芝妙目流转,芳心可可。陆十一娘看出她的心思,咳嗽一声道:“我家大人是锦衣卫秘职百户,却不便与你多说。你还是赶紧离去,以免再遭危难。”

  到底还在听香小筑门口,那群刚刚被清心圣音洗脑的家伙一会儿谁知道会不会恢复过来,到时候她可就危险了。姬静芝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便带着绛雪离去。她才抵达天州府,亦未有落脚地,陆十一娘便给她找了家大客栈,回来向叶行远禀告。

  “稍微派人,看着她们便是。”叶行远料这女子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陆十一娘却有些怀疑,进谏道:“大人,这女子行事不俗,又有贵人气质。她自称姓姬,此乃皇族姓氏,我担心她是宗室。”

  叶行远一怔,“宗室女子,未奉诏怎么会抛头露面?”

  本朝宗室有种种特权,但也受到严格的限制,宗室女更是必须得谨守规矩,不得越雷池一步。

  陆十一娘苦笑道:“从她行事,倒是符合安乐君郡主的传闻,若真是她,天州府热闹可就大了。”

  竟有这般巧法?叶行远心道我还正要找她们家,没想到竟然有人送上门来,他蹙眉问道:“安乐郡主?她是蜀王之女?”

  蜀地分封的宗室有三家,但除了蜀王之外,另外两家袭爵已久,次第减封,宗室女也不可称为郡主。只有蜀王家的嫡女,才会有这个衔头。叶行远虽然不知道姬静芝的封号,但却也猜到了这层关系。

  “不错,正是蜀王之女。”陆十一娘点头道:“此女行事任性,肆无忌惮,连蜀王都遮不住,名声传于蜀中。大人并非蜀人,是以不知。光说敢易容改扮,独自来天州府的宗室女,别说是蜀中,便是整个中原,大约也只有安乐郡主一人。”

  “那倒是真巧了。”叶行远细细思索着,不管这位安乐郡主来天州府是什么目的,但她既然卷进了这个漩涡,倒是可以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之处。

  却说姬静芝带着绛雪在客栈住下,还是掩不住的兴奋,唧唧呱呱不住说着那位神秘强大的锦衣卫百户。绛雪实在听不下去,她到现在还吓得面无人色,便苦劝道:“郡主,你可别忘了你来天州府是干什么的?如今出了这等事,我们还是赶紧给王府传信,让他们接回去吧!”

  这要是郡主出了什么事,那她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姬静芝不同意,她没羞没臊道:“我来天州府做什么?来天州府自然是要找如意郎君,这位百户身份虽低了些,不过天子亲兵,也配得上我。

  只是不知他文才如何?哎呀呀,一介武夫,便算是读过圣贤书,那也是远不如叶状元。这却叫人如何选择,可恼啊!”

  她在床上翻来翻去,异想天开。绛雪目瞪口呆,也不知道主子是哪儿来的自信。

  不说叶行远堂堂状元,功勋卓著,也未必就看得上你这野性子,也未必愿意当一地郡马。就说这位锦衣卫百户大人,那可是一直都没正眼瞧过姬静芝,怎么就成了如意郎君的备选?

  不过俗话说皇帝女儿不愁嫁,郡主虽然不是女儿,却也是隆平帝嫡亲的堂妹,所以才这般自以为是。

  绛雪不得不劝她,“郡主,你的婚事还是得王爷作主,你便算是看好了,王爷不同意也是白搭。”

  姬静芝不服气道:“这关系道我终身大事,父王一向疼我,我只要闹闹脾气,他还能不依了我的?只是我怕选错,这才犹豫。”

  绛雪以手扶额道:“你来之前,可是信誓旦旦,非叶状元不嫁的。只不过见了那位百户大人一面,便已动摇,以后可如何是好?我看郡主还是早些回去,不然街上男人太多,挑花了眼,那可不好。”

  两人名虽主仆,但也甚为亲密,绛雪大上几岁,一直照顾姬静芝,故而敢这般说话。

  姬静芝瞪大了眼睛,羞恼道:“你说得我好似花痴似的,哪有这种事?我只是对这两人拿捏不定而已,其他人在我眼中如蝼蚁一般,岂会放在心上?

  你放心,明日我就去按察使司,见一见那位诗魔叶行远,若是他本人有他的诗文一半帅,那我就不用犹豫了,定然还是选他!”

  绛雪无奈道:“按察使司乃是正经衙门,郡主打算怎么进去?我看不若等审案之时,远远瞧上一眼便是。”

  姬静芝思忖道:“若是旁听审案,咱们远远站在大门外,哪里看得清他的模样,这有何用?”

  不过绛雪所说也是事实,她若不报出郡主身份,守门的小吏肯定不会让她随随便便进去。可要是自称安乐郡主,只怕还没见着叶行远,就得被父王的手下给逮回去。

  思前想后,并无良策,姬静芝忽然双手一拍道:“我想起来了,按察使司衙门终究是审案的,我作为原告苦主,去打官司不就行了?”

  绛雪只觉匪夷所思,“郡主你要告谁?何况这按察使司衙门并非是接普通案件之所,除非是大案复核,又或者民告官的案件,否则状纸都递不进去......”

  姬静芝自觉想了个好主意,兴致勃勃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告个官吧!对了,今日那个什么衙内童鸣,不就是天州府知府之子么?我就告天州府管教无方,纵子行凶,如何?”

  绛雪都吓傻了,连忙拉住她,“郡主,您就少惹些麻烦吧?何况此事不是那位百户大人已经说了,由锦衣卫处理,你若告到按察使司衙门,只怕打草惊蛇,影响了百户大人办案。”

  若只是劝姬静芝少惹麻烦,她肯定不听。不过绛雪的下班句话倒是让姬静芝听进去了,“百户大人救我一次,我确实不能给他惹麻烦,但这可如何是好?”

  姬静芝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思索着面见叶行远之策,最后咬牙道:“算了,听说锦衣卫办案有效率,不如我稍等几日,等他那边差不多了,我再去告官。为了他,我多忍几天,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叶行远倒没想到这位郡主正打算胡闹着给他帮个大忙,这会儿他基本上已经将慈圣寺案的案情厘清,分明便是天州府一众衙内搞出来的恶事。

  不过此事持续近二十年,始作俑者肯定不是现在这批人,从蛛丝马迹来看,还是与蜀王相关。

  童鸣供认不讳,包括连抚台、藩台之子与他一起的恶行,都和盘托出。但是言语之中,似乎仍有保留,至少奸婬女子这批衙内之中,莫巡抚的公子地位还不是最高的。

  蜀王世子是否牵涉其中,到时候还得细较口供,但现在的当务之急,却得多找各方面的证据。

  罗小娟是个活证人,智禅和尚若能被乌山云治好,撬开他的嘴巴,又是一个铁证。再加上一个便是下落不明的赵知县——陆十一娘已经查过了,赵知县在夫人失踪之后,罹患失心疯,便辞官不就。并未再迁转离开蜀中,而是在蜀中留居,四处游荡。

  锦衣卫去他的宅子看过了,只觉荒废已久,也不知道他人到哪里去了。

  这位赵知县亦是进士出身,年轻有为,居然有此结果,叶行远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所谓“失心疯”,叶行远认为断不可能,要么又是“被精神病”,要么就是装疯卖傻以避祸。

  从他之后销声匿迹来看,叶行远猜测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但他仍然不愿离开蜀中,只怕也未必愿意放下这一段仇恨。若是能找到他,一定还能找到更多的证据。

  “...此人在慈圣寺案告破之时,曾经在天州府中出现过一次,有好几人见他披头散发,长歌当哭,嚎啕过市,实在像是个疯子模样。”陆十一娘的调查做得很细,锦衣卫还是找到了一些踪迹。

  “慈圣寺案揭开,他知道夫人被害结果,自然是悲痛莫名,他此时现身,也不奇怪。”叶行远沉吟一阵,忽然一拍案道:“若他真有什么线索,一定会去找当时主办此案的王大人。我要找赵知县,还是得先找王大人才行!”

  当时王百龄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严厉发话表示要一查到底,赵知县既然在天州府现身,不可能不找他。叶行远知道此时也确实到了需要争取上司支持的时候,便让人通报,表示下午要去谒见按察使王老大人。

看过《仙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