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混浊的灵力犹如暗夜精灵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混浊的灵力犹如暗夜精灵

  这个靠山的问题吧!恒仏是时候考虑了,之前不是一直在拒绝。只是低阶修士找靠山的话一般都是利用为主的,压榨为主的。但是现在恒仏文武双全的话,在江湖上又享有盛名情况之下,情况就稍微好转一些了。

  禹森恨不得拿出小皮鞭鞭策恒仏的游行速度了。“快点啊!快点啊!快追上去看看啊!快快快!”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之前都说过了我这边的水性追悟净相当是有难度的一件事情。”

  “你小子不用藏着掖着了!直接爆发全部的灵力去追赶就是。现在悟净只能是闷声潜航的,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原本就是在台面上的。即便暴露了灵压不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吗?反正就不惜一切追上去,只要有足够的距离就能够探测出来这家伙的灵力成分了。”

  恒仏就像是一颗鱼雷一样从底下潜行,好在是在深水区,不然会的话这扬起的水花动静就太大了。虽然是说深水区来说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过,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这深水区和浅水区的路线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了这江水的因为某些特殊成分的存在,等级不高的修士是无法突破到深水区这一块的。恒仏之前踩点都是在浅水区溜达溜达而已。没有想到这下面别有洞天。

  恒仏追赶传送阵的脚步?恒仏这是有多少年来没有这么冲刺过的了,几个回合下来也是气喘吁吁的,好在顺利地是抓到了悟净灵力线的残影。只要用感知能力进行验证之后就能够知道这当中有多少的混合的成分在里面了。抓完这灵力线之后恒仏也是到了分道口了,一个急转弯就一件把跟在后面的看热闹的修士彻底给甩开了。

  “这下你满意了吧!悟净的灵力属性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灵力最杂乱的一个。这下可好了吧!就顺从你的心意了。”

  “好!很好!我就知道这金蝉子是有事情瞒着我们两个的。这后面要真的是有所意图的。我们先避开一段时间再过去和他们汇合吧!”

  “汇合?禹森前辈你又在做什么打算?我们不是说好的……”

  “对了!差点是忘记告诉你了。我用了你的名义找了小龙女和杨过去调查。你到时候记得把劳务费给结算一下?”

  “什么?前辈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又借助我的身份去骗他们?问题是你知道他们出场费是i多少吗?你还一次性叫了他们两个去?我现在身上没钱支付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上一次欠款也是拖了好久之后才还的。后面除去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剩余的。你要干嘛啊?”

  “没有,我只是叫了这两人去燃灯之前大本营调查了一下。就做了一个简单的背景调查而已。这费用的问题你等我说话结果再评论说是否值当。根据这两人的调查报告上面说燃灯在成为飞升者的时候是属于辅助类修士,主要的攻击手段就是封锁之术,指的是封印之术的简化版。更为容易触发更快地触发,也是相当符合现代快节奏的战斗。从而还找到了一本手稿图。前面说的一大堆可能都是不适用的,唯独这一本手稿来说肯定是有所用处的。但是上面写的是梵文加上我也不是佛家弟子看起来就犹如天书了。”

  “看您这个意思是准备叫我看的了?”

  “你?就你?你也拉到吧!我的意思是说给金蝉子看。他不是一直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嘛!而且就是这里面可能还藏着封印白起的术式。不然你觉得我一直潜心找这本手稿是为了什么?”

  “前辈你这个只是猜测吧!”

  “反正我分析得是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得你想啊!既然燃灯前期是辅助修士的,那么他加入飞升者小队里面唯一得用处就是这个封印之术特长了。如果能够解开白起这个封印的话不久能够证明说燃灯监守自盗?我们不需要解开白起的封印,我们只需要解开悟净的封印。只要解开悟净恢复清晰必然有证据指摘燃灯了。这样主线任务的费用不就到手了吗?”

  “您这计划吧……有点兜兜绕绕的。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费劲吧!而且我们拿到的经费估计都要用去还债的,这不是我们在白用功了?”

  “反正你别管了,这击败大神级别的修士你就不能有一点成就感?或者就是说燃灯被禁锢了之后也不会对你出手,这怎么说都是有好处的。你不是一直都放心不下悟净的封印嘛!所以就是说了还是还了你的愿望啊!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嘛!”

  “对了,就是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指出来封印白起和悟净就是燃灯所为的。为何我们不能够直接将证据提供给到龙王去制裁他呢?”

  “倒也不是不可以的,只不过我总是担心如果这似乎用这一项罪名锁住燃灯估计是有点难度的。龙王这边也不会受理这件事情的。所以一定要找一次够狠的,一次性将起定罪的。而且说我们现在如果提前暴露了自己的意图,那么后面的也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至于是说为何金蝉子是要躲进去瞑海当中估计也是因为要自己动手拔除这封印了。或许这家伙已经察觉到有点眉目了。知道这封印之术一定是在天竺教所教导书籍里面的。这家伙这么聪明即便是意识到了也不是意外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忠告是一定要说清楚的。首先就是说强制性拔除的话,成功率只有一成。悟净大几率会死亡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玄奘一定是不会做这个选择的。

  越想越是担心,也是能是圆着禹森所说的去做了。但是现在两人都是监视当中的。都有不一样的监视者盯着自己。风口浪尖的情况之下双方最好都不要轻举妄动了。。。

看过《修佛传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