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蝶谷修士 > 第907章 猎杀玉山门下

第907章 猎杀玉山门下

  /

  默轻语再度抱起了独孤丝丝,趁着刚才她将在场除了金光门的那对兄妹以及诸葛冷外的所有人治好。

  林越默默的来到她的身后:“师姐……”

  他现在很担心默轻语,毕竟他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林越太了解自己的师姐了。默轻语是一个不显山露水的人,也是一个不太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他人之前的人。

  在东海之时,不论是自己还是师父,甚至是钟二爷的日常生活,很大程度都是被她所照顾,修炼之余还能打几分零工。

  简单来说,默轻语活得太没有自我了。

  如果独孤丝丝死后,她只是抱着遗体难过,林越倒还不觉得什么。可是她竟然先放下遗体,将周围的伤者复原。这代表着她将他人的事情做完,只剩下了自己。

  若不是默轻语拥有不死之身,林越恐怕第一时间要防备的是她自杀为独孤丝丝殉葬了。仔细想来,独孤丝丝陪在默轻语身边的时间,似乎比林越还要略长一些。

  金光门的二人并没有受什么重伤,默轻语没有去治疗他们,他们也不会接受。严格意义上来说,独孤丝丝和默轻语都是二人的仇人。如今独孤丝丝已死,默轻语又有不死之身,再加上周围都是二女的熟人,尤其是那个云侯林越。

  权衡利弊之后,行剑远只能选择先安葬掌门师叔玉冠真人了,而他的师妹顾初心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原本明亮灵动的双眸变得死气沉沉。只有再给师父玉冠真人填土的时候,才机械的动了动。

  做好一个简易的坟冢,行剑远没有再和其他人打招呼,只是叫了一声师妹。顾初心也没有什么反应,木木愣愣跟这他离开了。

  子云守在诸葛冷身边,刚才默轻语并没有选择救人,因为她发现诸葛冷的非但没有重伤,体内反倒有自我突破的迹象,所以也就任由她自行复原。

  林越再次说道:“师姐,和我回云中吧。”

  默轻语却是抱着独孤丝丝摇了摇头,安静了片刻说道:“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了,咱们也不需要再见了。”

  “师姐,这……”

  “不必说了……今日一别,不复再见,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林越苦笑道:“师姐何苦如此决绝?”

  默轻语静静地看着独孤丝丝:“因为,我也该结束了……”

  林越觉得师姐可能是因为独孤丝丝之死一时想不开,毕竟默轻语还是不死之身,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本欲再度挽留,可是默轻语却横抱起独孤丝丝的遗体,独自的离去了。林越现在也面临着极大的威胁,师姐不在身边或许也不错,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自己可以再去找她。

  可是他却不知,这一别,默轻语是抱着怎样的心思。

  一行人回到镇上,心自灵知道林越此来是有求于自己,所以打算留下一天处理小丁山上的事情,然后就和林越前往云中。

  诸葛冷的情况,林越也看了。对这个姑娘来说确实也是个机遇,别人帮不了她只能靠她自己。

  也正趁着闲暇,林越问出了一个问题:“师妹没有遇见火云霞师叔?”

  心自灵摇了摇头:“自从出山以来,我一直在找寻独孤丝丝的下落,没有再见过师父了啊。”

  林越沉吟道:“不对劲,我从雨润山来,从你师兄道云清那里得知你和师叔时前后脚出山,依照你的实力,师叔的脾气,她怎么可能放心任你行走?”

  林越想的很简单,心自灵虽然薄有修为,但是年龄还小,修炼时间也不长,放任她去寻找天下第一杀手,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今日的一战可以算是意外,之前心自灵和独孤丝丝的战斗以心自灵落败放弃结束,到此为止火云霞师叔自然不必现身。但尸命绝天的乱入,火云霞如果在场,肯定会来插手啊。

  心自灵本来没多想,一听林越此言也感觉到了不对。师父虽然有时严厉,有时冷淡。可是对于门下弟子的关心毋庸置疑,还真有可能跟在自己身后悄悄出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蜀地武威,这里是武威伯司马桧的封地,前几日这里来了一个神秘访客,正是雨润山的火云霞。

  诚如林越所料,火云霞让心自灵下山了结私怨,是为了弥补她的心境,而不是真让她和独孤丝丝死磕。所以在弟子下山之后,她悄悄地也跟随下山了。

  只是没过几日,她却在一处山间被人阻拦了。拦路者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后背着一个巨大剑匣。

  霸龙剑道?普天之下能让三教门人都忌惮的大剑战法,首推便是北地剑神的霸龙剑道。

  火云霞不敢大意,因为她可以从眼前少女身上感觉到一个诡异且强大的力量。

  “请问……”火云霞先柔声探问道

  那少女却冷笑一声:“玉山,火云霞?”

  火云霞一愣:“正是,不知道友何故拦我去路?”

  少女说道:“没找错人就行。”说罢身形已经突击到了火云霞身前,背上的大剑已经转入手中。

  看着逼迫而来的剑锋,火云霞直接回闪避开,虽然她名中带着火云二字,实际上她却是个风灵体修士。

  剑锋扫过之后,火云霞认出了什么,惊呼道:“豫牙!?你是魔影唐云熙?不对……你是她的传人?”

  前来伏击的少女正是唐心悦,也就是化胎重生过后的魔影唐云熙。火云霞并不知道仙霞派中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当初那个让人胆寒天字十大要犯之一的魔影用另一种方式回来了。但是她认出了这把名为豫牙的大剑。这可是当初魔影屠杀天下众生的武器之一。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找上自己,但面临着唐心悦又一次的逼近,火云霞也顾不得多问,召出自己的武器。这也是一把来历非凡的长剑,名曰:紫诰封疆。

  紫诰封疆曾是千年前一个王朝的君王佩剑,君主持此剑在地图上分封天下,所以这件宝物不但带有王朝气运,更兼顾人道香火。

  两剑相遇自然碰撞出火花,一个是侵染鲜血的杀器,一个是天下供奉的王道,这股力量让二人震退身子。

  唐心悦心里一沉,仙霞派中自己恢复了记忆和修为,也和如今的仙霞派达成了和解。但是天大地大,斯人已逝,她又能去哪里?

  恍然间一股巨大的仇恨涌上心头,她的师父王德发,还有那潜藏在心中一丝眷恋的黄子奇……

  作为魔影唐云熙的人生结束了,但唐心悦那痛失师父和眷恋之人的复仇人生又要开始,看来自己无论如何摆脱不了这般宿命了。

  既然仇人是玉山这个庞然大物,那报仇一定要谋定而后动。下山之后唐心悦一面寻找当年自己所留的物品,一面打听这世间的变化。旁敲侧击之下她得知玉山和蝶谷火拼两败俱伤,死伤了不少门人。

  于是唐心悦决定猎杀玉山门人复仇,当然掌教玄玉天尊,她现在还惹不起。小一辈和这件事关系不大,杀了容易打草惊蛇,于是她的目光落在了玉山二代弟子身上。

  玉山二代门人本有七位,如今只剩下了四个。纯阳子留守玉山,唐心悦还没胆量直闯玉山大本营。而临江酒仙居无定所,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剩下的两个,一个是隐居在武威的司马桧,一个就是雨润山的火云霞。

  唐心悦虽然自信自己的实力,却也不敢小觑玉山的门人,于是她决定先挑较弱火云霞试试手。

  她来到了雨润山下,山中有‘九转落花阵’守护。硬要破阵也不是不行,但如此一来不仅惊动了对手,更是让自己陷入了对方的主场。

  于是唐心悦在山外盘桓数日等待机会,正巧心自灵出山了却恩怨。见是一个年轻小辈,唐心悦也不打算下手。可谁知不多时火云霞竟然跟着出来了,一路跟随那小辈而去。

  开始唐心悦不明所以,暗中跟了几天之后,她确定火云霞是在后面保护那个小辈。玉山门人之间的事情她不管,但是火云霞既然自己从洞府出来了,这天赐的机会没道理放过,于是便有了这一次的伏杀。

  话转回说,唐心悦的剑法诡异多变,火云霞不断招架,眉间皱起,心中盘算,水柔剑法、霸龙剑道、上清流云剑……还有仙霞派的路数,这个姑娘的招数如此多变,却又如臂使指,丝毫没有停滞与牵制。

  火云霞自然知道魔影唐云熙出身仙霞派,但是也着实没有料到她这一脉能融会追杀自己所有敌人的众家之长。更没想到眼前的姑娘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水准。现在对方为何阻拦自己已经不重要了,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又频频杀招,火云霞也只有打倒敌人一条路了。

  思及此处,火云霞催动风灵,盘绕着长剑紫诰封疆旋转成一道气流漩涡,所到之处草木皆被冻结,周围挂起冰霜。

  火云霞对于风灵的掌控已入化境,风流之中自带极寒,这一招‘急冻深寒’便是寻常修士也低当不得。可是唐心悦一挥豫牙,似有无形气斩直接削断漩涡气流,剑锋直指火云霞身前。

  火云霞挥剑抵挡火花四溅,整个紫诰封疆的剑神被火流所包裹,风可以急冻,也可以剧烈摩擦产生热能,随着‘烈火旋空’两人的战斗却在冰中火,火中冰里展开。

  看看手上功夫,火云霞竟然不能占据上风,眼前少女的剑法很诡异,似乎是自己所知道的剑法,又似乎不像。剑法空有其形,却能辟开自己的风灵法术。只可惜自己的法宝‘凰游云符鉴’借给了小弟子心自灵。不然便可一探对方究竟了。

  唐心悦的大剑豫牙使的十分霸道,火云霞见风灵法术不见效果,便只能用仙灵剑舞稍作抵挡。正当唐心悦再次挥起大剑劈来,却穿过了火云霞的身体,而火云霞趁机将紫诰封疆刺出。

  唐心悦手中将剑身一转挡住了攻击,顺着借力落在十步之外,略感惊奇到:“正立无影之术?”

看过《蝶谷修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