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天残殇 > 第八百六十九节 风起匕现(5)

第八百六十九节 风起匕现(5)

  沐凌天当然知道,不论是落雪的立场还是处境,都不可能救得了苏羽蓉,所以沐凌天更不可能怪落雪,虽然心中,甚是担忧,却只是微微叹息,冷声的安慰道:“这与你无关,你也救不了她,所以这件事,你不用在插手。羽蓉…她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落雪愧疚的神色,平如远山的叶眉,那模样着实让人心疼,担心的说道:“还有…冉婆婆和陆姑娘,被天上之上抓走了!就连天机鬼谋也在天神的手中!”

  冉素与露碎星对沐凌天而言,非比寻常,沐凌天一听,眉眼之中的杀气又浓了几分,不由得握紧了手中长剑,只是奈何自己现在的处境,救不了冉素与陆碎星,依旧得任人摆布,忍不住轻轻叹息:“这不过是与玄门一般手段,目前只是想要威慑于我,令我束手束脚,畏首畏尾,不可越界而已,尚不为惧。”

  “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开始忌惮公子,想必公子的路,将会寸步难行,他们恐已对公子起杀心,公子当小心才是。”落雪担心的叮嘱了一句,眉宇之间露出些许心疼之色,看了一眼沐凌天,红唇微张,迟疑些许,才继续说道:“沐大哥他…因为得知了叶迅的秘密,已经被叶迅所擒。”

  “哥…!”沐凌天心中一咯噔,着实有些乱,忍不住念叨了一声,深皱眉宇,憎恨的目光,咬牙切齿的模样,右手的拳头,关节处发出声响。

  落雪瞧见沐凌天的模样,只得安慰道:“公子也不必过于担心,藏剑山庄一战,叶迅落败,若是他想对付公子,已无援手,以公子如今的实力,倒也并不惧他,只是公子需得小心叶姑娘才是…至于沐大哥…我会替公子尽量一试。”

  沐凌天知道落雪的处境,若是落雪相助自己,落雪所要面对的,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所以沐凌天故作绝情的冷声言道:“不必…你救得了我哥,也救不了羽蓉,更救不了婆婆与陆姑娘,你是你,我是我,本就不是同路人,又何必如此?”

  落雪虽然知晓沐凌天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心中那一丝小女人心思,却又不自觉的担心沐凌天真的讨厌自己,真的将界限划分得如此清楚,悲伤的神色,叶眉微横,眉眼之间,忍不住露出那些许深情,红唇微启,却仍旧忍下那思绪万千,微微哽咽,转移话题,言道:“除此之外,当初沐家之事,叶迅不止参与,更是凶手之一,沐家金库此时仍在叶迅手中,而叶迅与鬼面神医曾经有过一个约定,如今想来,这个约定,便是替叶迅换一个替死鬼!而所换之人便是你的二娘刘娟!”

  沐凌天曾经便假想过刘娟未死,只是苦于没有任何线索与证据,如今确定未死,这更证明刘娟必然参与了沐家一事,而当初沐籽黎身中剧毒,现在更加确定当是刘娟无疑,沐凌天一惊,回头盯着落雪,眉心深皱,对于此事的来龙去脉,自然想要了解清楚,问道:“刘娟与叶迅?究竟为何?”

  落雪深深叹息,解释道:“其中因由,尚不可知,但确定的是,当初叶迅与鬼面神医有一个约定,所以鬼面神医便做了一个刘娟的替死鬼,而后刘娟便一直藏身凤凰山庄,叶迅的密室之中,似与叶迅有染,至于沐家金库也确定是落到了叶迅的手中,足以证明叶迅与沈墨玉有所勾结。”

  沐凌天深深叹息,少年的眉宇之间,狂煞之气尽显,却藏下所有情绪,只分析道:“如此说来,鬼面神医也早已知晓沐家之事?”

  落雪知道曾经救沐凌天性命的人,赠送残殇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鬼面神医,而沐凌天也一直很感激,若是鬼面神医也参与沐家之事,这对沐凌天来说,的确犹如晴天霹雳,落雪安慰道:“若是鬼面神医真的参与沐家之事,他又为何救公子?依我猜测,或许鬼面神医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帮助了叶迅,所以心有愧疚,也才会赠公子残殇。而且如今想来,许公子的六针封穴,或许也是鬼面神医传授叶迅…”

  沐凌天一怔,以落雪的分析,若是自己的六针封穴乃是叶迅所为,那说明,叶迅早已对沐家有所怨恨,可当时的沐籽黎与叶迅亲如兄弟,叶迅又为何会如此对待自己?

  虽然六针封穴,还有待证明,但叶迅是沐家一事的策划人之一,已然水落石出,沐凌天凶煞的模样,低声念叨:“凤凰山庄…叶迅!”

  落雪知道沐凌天在想什么,心疼的模样,想要劝说,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叮嘱道:“公子若是要上凤凰山庄,还得小心应对才是。”

  “恩…!”沐凌天回应了一声,冷冷的目光,平视前方。

  落雪暴露身份以后,这是与沐凌天第一次正常对话,虽然事了,但如此机会,或许以后也不会在有,落雪又怎么舍得离开,流连于此,没有在说话,默默的望着清澈的河流,回忆着过往的种种,珍惜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

  两人心中虽然如过去那般,但沐凌天冰冷的容颜之上却画出了一条楚河汉界,落雪在沐凌天画出的界线之下,害怕距离越来越远,也不敢前进半步,只要沐凌天还未仇视自己,便心满意足了。

  沐凌天虽然不想成为落雪的牵绊,却也担心自己的态度,会让落雪伤心,毕竟自己与落雪虽然站在对立面,但沐凌天也很清楚,无论是在落雪心中,还是在自己的心中,他们依然是朋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无非是立场不同而已,倒也不用太过于决绝。

  见落雪许久没有动静,沐凌天眼角的余光偷摸的瞅了一眼落雪,压下心中的情绪,尴尬的说道:“呃…谢谢你落雪…你…还有其他的事吗?”

  落雪回过神来,侧头看了沐凌天一眼,两侧脸颊一抹红晕浮现,想要与沐凌天多寒暄两句,美眸之中,一抹小鹿慌乱,温柔道:“啊…没…公子…你的伤…!还好吗?”

看过《天残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