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六章 小爷VS牛爷

第六章 小爷VS牛爷

  青牛精一路上啧啧称奇,一个炼气期的人族小子借助神行符竟然能跑这么快,关键耐力超级好,令青牛精迟迟不能擒下他,实属异类。

  虽然碍于进入人族疆域已近百里,青牛精不好明目张胆的飞行,但金丹期妖修即使不使用飞行遁术,仅凭肉体的力量和速度也是远远超越人族。

  这人族小子绝对是把逃命的好手,一边逃还一边大声的呼救,还好这片区域还在山区范围内,又靠近妖族疆域,晚上几乎不会有人族修士出现,否则青牛精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追击人族修士。

  这人族小子身上的稀奇玩意太多了,符咒、法宝层出不穷、种类繁多,威力还大小不一,稍不留神就会被他算计,这小子甚至还扔出了两条剧毒的毒蛇,虽然威胁不大,但是每每在关键时刻总能干扰到青牛精,让人族小子逃过一劫。

  不过这也引起了青牛精的兴趣,看来这小子身上有不少秘密,就凭人族小子身上那远超一般水准的神行符和那个不知多大空间的乾坤袋就值得生擒拷问一番。

  “呼~~”青牛精侧头躲过迎面飞来的一只铁锅,又一脚踢飞一只红泥小炉,接着又一个空翻躲过几个生冷坚硬的馒头,大笑道:“人族小子,牛爷不陪你玩了,看来你也没什么法宝、符咒了,还是快点束手就擒吧。”

  其实青牛精和天火这一追一逃足足跑了有八十里地,青牛精自忖:“拖延了这么长时间,估计这几个蠢货已经截住无崖子了动上手了,这里离最近的人族城池已经不到二百里了,不能再深入了。待我抓住这个泥鳅般的小子,先拷问一番再赶过去,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呼哧呼哧......”天火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胸口像扯风箱一样快速起伏,每呼吸一次就感觉下一口气快接不上来一样,双颊像被浇上了热水一样滚烫,两个太阳穴不挺地高速跳动,豆大的汗粒从全身上下涌出,而双腿更像灌了铅一样,现在每跑一步都是一种煎熬。

  好多次天火都想放弃了,只要能让他停下来休息一刻,死都甘心。

  可是心中强烈的求生欲望驱动着天火依然向前狂奔,此刻已经不是体力在支撑他,完全是求生欲望的作用。

  如果天火再用这个状态跑下去,不出十里,估计他就要心脏爆裂、猝死而亡了。

  “小子,叫你停下,听到没?牛爷生气了!”青牛精看天火仍不愿意停下,一个加速超过了天火,在他前方两三丈处停下转身,两个酒坛大小的拳头互锤一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找死!”青牛精一拳向天火面部打去,这一拳要是打正,估计天火半条小命肯定是没了。

  青牛精含愤一拳打出后,看到天火满面潮红、目光呆滞地向拳头撞了过来,立刻就有些后悔,糟了,不要一拳要了这小子的命。

  这小子身上好多秘密,直接杀了太可惜了,待要收劲已是来不及了,等青牛精拳头挥直,招式用老后,直打得空气砰砰作响,才发现拳头竟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这小子是怎么躲过这一拳的?

  “诶!人呢?”青牛精急忙向左右一望,没有,难道在身后?转身,还是没有!

  青牛精大惊:“难道这小子会遁术?不会吧!人族修士至少也得达到筑基期才能施展遁术吧!难道有人族高手相助?坏了!”

  “哎哟~~”一声呻吟从青牛精胯下传来,青牛精自从跨入金丹期后还没让人如此近身过,只觉脊背发凉、裤裆生风,吓得一个大步跳出三丈远,回头一看,天火正躺在刚才自己站立的地上无力呻吟中。

  原来在青牛精挥拳的一刹那,天火已经到了体能极限,只觉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人跪坐着倒了下去,身体靠着惯性直接滑到了青牛精的双脚之间。

  青牛精化身人形后,身形粗壮,足有丈二身高,又有一个大肚腩,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后来青牛精转身寻找天火时,两条粗腿又无巧不巧地没有踩到天火,所以让天火逃过一劫。

  “哞!!小子你什么时候跑到那里去的?吓死牛爷我了?”青牛精气得三尸暴跳,喘着粗气怒吼道。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呼吸的喘息时机,天火的状态立刻有所好转,眼前黑幕开始散去,但是还是金星乱冒,他努力坐起来,双手扶着地,连头都抬不起来,呼哧呼哧猛吸几口空气,艰难地说:“不跑了,小爷实在跑不动了,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随吧!”

  青牛精走上前来,蹲在地上伸出蒲扇般大手抓住天火的脑袋:“小子,还挺硬气?信不信牛爷把你剁成肉馅,包包子吃?”

  天火伸出双手用力掰青牛精的拇指和尾指,抗声说:“小爷不信!你是牛,是吃草的,怎么可以吃人,而且我现在很生气,听说人一生气肉就会变酸,还会有产生很多毒素,你根本不敢吃我的肉!”

  “呃。”青牛精被这话顶得噎住了,提着天火的脑袋站了起来:“那牛爷现在就摔死你,信不?”

  “不信!不信!”天火已被提得双脚凌空,脖颈受不了这样的拉扯,非常难受。天火双手抓着青牛精的手指,腰部用力努力向上一翻,双腿夹住青牛精的小臂,整个人挂在青牛精的前臂上,继续喊:

  “别吓唬小爷,小爷不怕。你要杀早杀了,溜狗一样溜了小爷几十里,肯定另有所图,怎会轻易杀了我!快把小爷放下来!”

  “哈!小子还挺聪明呀!”青牛精大笑着:“如果你答应我不逃跑,并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牛爷就把你放下来,你看如何?”

  天火知道双方实力差距太远,如果此时不答应他的要求,再挣扎也是徒劳,只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你不让我回答违背天理良心的问题,小爷什么都可以说。”

  “好。”青牛精爽快地把天火放在地上:“牛爷问你,刚才在谷口无崖子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天火拍拍身上的尘土,翻眼道:“那个老王......,哦不,无崖子师叔确实没有给我任何东西,你看就小爷我这个实力,交给我什么还不得被你们抢回去。

  你觉得他能把什么好东西交给我呢?他这分明是嫁祸给小爷我,想要让你们分出人手来追我,以便他自己脱身,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枉你们还是修行千年的得道老妖,切!”

  青牛精哈哈大笑:“无崖子这点小伎俩,骗得了那两个蠢货,可骗不了牛爷我。”

  “啧啧啧,原来你是故意来追小爷我,让他们几个拼得你死我活,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吧?”天火轻蔑地说。

  青牛大笑:“哈哈,小子你很对牛爷的胃口,牛爷决定不杀你了,牛爷要把你带回洞府,现在我洞府里的几个人族下人一天到晚唯唯诺诺,生怕我杀了他们做成包子吃,一天大气都不敢喘,平时问个话也没人应声,快把牛爷我闷死了。”

  天火撇撇嘴:“切~~,你就是需要一个能猜中你狡诈心思,又能奉迎拍马的狗头军师,这样你干了坏事、阴了别人才更有成就感!这个活小爷真做不来!再说哪有人给牛当仆人的?小爷奉劝你最好赶快放了我,我早已给我师父发了求救信号,他老人家很快就可以赶到了。”

  青牛精好奇道:“看你刚才符咒、法宝层出不穷,想来师门是有些来历,来给牛爷说说。”

  天火来了兴致:“说起我师父,那可是鼎鼎大名,不但在人族中声名显赫,就是在妖族中也颇有影响力,估计你也有所耳闻,我师父法号‘璇玑子’,号称地仙中制符、炼丹、炼器第一高手。”

  青牛精撇撇嘴:“你们人族就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明明就是个小小的元婴期修士,非要叫自己地仙。照你们的说法,牛爷我也是金丹期妖族高手,在你们人族可是被尊为散仙,怎么不见你叫牛爷一声大仙呢。好了,别吹牛了,就说你学了你师父几分本领?”

  天火昂头道:“小爷我制符、炼丹、炼器无一不精,只是因为年龄小、修为低,很多高阶符箓、丹药、法器还不能炼制而已。”

  青牛精嘿嘿一笑:“我们妖族不擅长炼器炼丹,你师父在这方面还颇有些真材实料,所以妖族中不少高手都是你师父的朋友。牛爷今天算是捡到宝了,偷偷把你掳回去,慢慢圈养着你,将来牛爷可是要靠你发大财呢,哈哈。”

  天火一听脸垮了下来,瘪嘴道:“小爷说真的,我师父马上就到,你掳了我也跑不远的,不如我师父一会儿来了,我让他赠你一些高级丹药和法器,这样你也不算吃亏,说不定将来我和你还能做个朋友呢?”

  青牛精不置可否,伸出大手:“牛爷可不相信漫天作价、就地还钱那一套,到手的实惠才是真的实惠。小子,先把你的神行符和乾坤袋交出来。”

  天火苦着脸从双腿侧取下神行符,又从腰间解下乾坤袋递给青牛精说:“神行符和乾坤袋里的东西你都可以拿走,但是你得把乾坤袋给我留下,如果我师父知道我把乾坤袋弄丢了,非得打死我,也会打死你!”

  青牛精拿起神行符看了一眼塞入怀中,把乾坤袋托在手心里掂了掂问:“这个怎么用?”

  天火比划着:“注入法力,就可以存取东西了。”

  青牛精很轻松的打开乾坤袋,伸手进去抓出一大把符咒来,皱眉问:“你怎么还有这么多火焰符?刚才为何不用完?”

  天火咧嘴一笑:“出门在外,多备点火种,用起来方便呀!爆!”

  “轰!!!”一声巨响,青牛精手中的符咒连带乾坤袋一起爆炸。青牛精被巨大的气浪掀翻,翻滚出数十丈才停下来,两只手被炸得惨不忍睹、鲜血横流。

  天火迅速从怀里又掏出两张神行符拍在双腿外侧,一纵身沿着山路狂奔而去,嘴里还不忘调侃:“臭老牛!那种最低级的乾坤袋师父至少给我炼制了十个,还附带自爆功能,可惜没炸死你。你不要追了,我师父马上就到,你快逃命去吧!”

  青牛精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怒吼一声向天火追去。

  就在此时,一只闪烁着红黄两色的残镜裹着幽光,从后方以极快的速度飞来。

  青牛精听到破空的风声,侧头一避,铜镜从青牛精耳畔飞过,直接削去了青牛半只耳朵,又闪电般追上天火,从天火的背心射入,前胸贯出,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天火浑身一震,犹如被重锤击中一般,直接扑倒在山路上。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