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十三章 青狼大王

第十三章 青狼大王

  星似雨,月如刀

  长溪冷,秋叶摇

  青山阔,葬英豪

  酒已尽,心犹傲

  ......

  苍凉、豪迈的歌声从山梁上响起,“咔哒咔哒”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形魁梧的青衣汉子大步走上山梁。

  山梁之上、弦月之下,月光似水、寒意如刀,月光将大汉本就高大的身影拉得更长。

  阿离抬头望去,山梁上的青衣大汉显得更加高大。

  青衣大汉一张粗豪、刚毅的方脸上留着短髯,右脸额角有着数道爪痕旧伤,最下面一道爪痕划过眼皮,几乎毁去了他的右眼。

  这样的伤痕放在一般人脸上绝对算得上破相,但是和大汉的彪悍气质、魁梧身形一配合,竟然不觉得狰狞恐怖,还平添了几分豪迈气质。

  山风猎猎,吹起青衣大汉的青袍下襟,青衣大汉左膝以下竟然是一截木腿,但青衣大汉似不受影响,身姿仍然如利剑一般笔直站立,目光平静如水俯视着阿离道:

  “狐狸小友,这是三百年来你第四次偷入奔狼原,前三次你虽有窥视之意,但并没有破我的规矩,我也未追究你的行径。

  但这次你实不该擅入我的修炼之所,更不该盗走我的千年肉芝。

  那株千年肉芝非是天生天养之物,而是我散功前亲手栽种,时时悉心照顾,已伴我有千年之久。

  我已皈依佛门,本不该再起嗔念,但那株肉芝对我将来晋级有大用,还望小友能够还我。”

  大汉虽然是在质问,但是语气上并不疾言厉色,反而平和舒缓,令人听得非常舒服,根本感觉不到一丝杀气或暴虐之气,甚至大汉身上还隐隐透出一种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祥和感觉。

  阿离却感觉到更加恐怖,忍不住全身上下都在颤抖。

  如果现在面对得是一只凶厉的妖修,阿离尚且不会如此恐惧,即使境界相差很远,也会拼死一搏。

  可是面对青狼大王,阿离竟然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甚至很想主动将肉芝还给青狼大王,阿离内心非常的挣扎。

  此时,天火好奇地问:“阿离,他就是青狼大王吗?为什么感觉不到丝毫的妖气和杀气?为人还挺随和。”

  阿离浑身一震,醒了过来,用牙咬破舌头,好让自己保持清醒,沉声道:“好险!天火,多谢你了。之前已经给你说过青狼大王的厉害,没想到他竟然练成了精神惑术,竟然可以借佛家真言之法施展,仅凭言语就能让人屈服。

  天火撇撇嘴:“我早就说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你不听。现在赶快还给青狼大王吧,我看青狼大王比较好说话,说不定会原谅我们呢。”

  阿离嘴角淌着血,舌头的伤口还在流血,略有些甜咸味的鲜血能让她保持清醒:“绝不屈服!天火你还想不想回人族?想就听我的!”

  天火无奈地说:“好吧,可以试试。不过我看青狼大王至少已经恢复了金丹期的修为,他的境界高我们太多,我们有可能逃出去吗?”

  阿离咬牙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你必须全力助我!”

  天火只好答应,盘坐在石台之上,左手抱胸,托起右手,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敲击着自己右侧太阳穴,思考如何才能在当下的危局中脱身。

  阿离对青狼大王略一躬身,坚定地说:“青狼前辈,千年肉芝对我赤狐一脉太重要了,恕难从命,请原谅。”

  青狼大王轻叹一声,缓缓道:

  “我千年前已在佛前立誓,此生再不杀生,潜心向佛,灭一切恶业。

  其实小友只要交出千年肉芝,我也只会略做薄惩,不会过分为难你。但你仍然执迷不悟,那我只能让人把你拿下了。

  对你这种后辈,我不便直接出手,以免落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声。

  但是你觉得我这些狼子狼孙们,能让你走出这奔狼原吗?”

  青狼大王话音刚落,山崖上那只双尾巨狼第一个动了起来,它径直从数十丈的山崖上一跃而下,砰一声,尘土飞扬,稳稳地落在了阿离上方数丈远的山崖上。

  余下上千只青狼也纷纷挪动步子,有些性急的青狼也跟着双尾巨狼跳下了山崖。

  虽然阿离负隅顽抗的想法非常坚定,但是迫于种族上的天生压迫,等她试图后退时,才发现腿脚发软,根本挪不动步子。

  阿离冲天火怒吼道:“天火,你死了吗?我动不了了,快来帮我!”

  天火无奈,一掌将自己石台上的石柱拍到底,瞬间与阿离魂魄互换。

  天火探爪从颈下的乾坤袋里掏出四道神行符,急速贴在四肢上,然后呲牙对双尾巨狼示威,像是要扑上去与双尾巨狼拼命的架势。

  双尾巨狼果然警惕地停住了脚步,天火趁着双尾巨狼停步一顿的时机,闪电般转身掉头,沿着来时的山路亡命向山下奔逃。

  双尾巨狼被小狐狸电光石火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没想到小狐狸转身就逃,待双尾巨狼反应过来,小狐狸已经蹿出去十几丈。

  双尾巨狼大怒,拔腿就追,边跑边朝两边山崖嚎叫传讯,指挥其他青狼追击、堵截小狐狸。

  顷刻间,有四百多只青狼从山崖上跳下,在山路上汇聚成一股青色的洪流,跟在双尾巨狼的身后向小狐狸追去。

  同时路两边山崖上各有近三百只青狼,沿两侧山崖一路纵跳着平行跟进,烟尘滚滚,双方迅速奔出数里。

  青狼大王并未继续关注追击阿离的事情,似对双尾巨狼充满了信心。

  他在山梁上选了一块光洁的山石,纵身越上,盘膝坐下,双足呈金刚坐跏趺,脊直、肩张、手结定印于脐下、头中正、双眼微闭、舌舔上腭、只数个呼吸,就进入了禅定。

  只见夜空下,青狼大王身上逐渐有淡淡的金芒透体而出,一股似不可闻的梵唱之音划破天际,笼罩在整个奔狼原上。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

  “唯除不善,除不至诚”;

  “生少疑心者,必不果遂也”;

  “唯除一事,於咒生疑者,乃至小罪轻业,亦不得灭,何况重罪”

  “……”

  天火此时正在亡命奔逃,根本无心关注耳边传来的梵唱之音,更没注意到随着梵唱之音响起,他颈下的乾坤袋里竟然透出淡淡的金光。

  金光在月光下极为醒目,青狼在夜里的视力本来就很好,这下更看得非常清晰,令小狐狸无所遁形。

  天火跑出了数十里后,神行符的作用逐渐显现,虽然狼的奔跑速度比狐狸快不少,而且耐力更强。

  但天火在神行符的加持下,此时已经甩开了大部分追兵。

  在天火的有意引导下,他带着青狼群在奔狼原上跑出了一个大大的弧形。

  天火从一开始向东北方向逃跑,后来又变成了向西南方向逃窜,远远绕开了青狼大王镇守的山口,准备从山口北侧五里,狼山的另一处隘口翻越狼山。

  那个隘口更加难以攀登,但是大部分青狼被天火绕圈引开,被拦截的概率比前一个路口要小很多。

  当天火再次跑进山区时,已经带着狼群在奔狼原上跑了快百里路程。

  这时天火也遇到了大麻烦,之前因为没有什么机会使用这具狐狸身体,只是知道按下石台上的石柱,就可以完全掌控这具身体。

  可是没想到控制这具身体竟然会消耗天火的神魂之力,短时间使用没什么问题,长时间使用后,神魂之力的消耗速度就会加倍。

  天火咬牙坚持着,神魂已开始有些不稳了。

  此时,神秘空间里黄色石台轻轻一颤,一缕黄色的光线从石台的光幕上剥离出来,从天幕中穿过,划破虚空,开始滋养天火的神魂,令天火精神为之一振,但是这种补充还是赶不上神魂的消耗速度。

  阿离这时也发现天火的异状,忍不住问:“天火,你还好吗?”

  天火咬牙道:“快到极限了,你准备!”

  还好此时追击的狼群已经完全跑散,只余双尾巨狼和十几只特别健硕的锻体期青狼还能坚持,其余的青狼全部被抛的不见踪影。

  天火在山体上努力上攀了三十丈,只觉头痛欲裂,神魂之力已到极限、难以为继,如果继续坚持下去,就会对魂魄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天火大喊一声:“我撑不住了!阿离,换!那只双尾巨狼已达到淬骨金期,小心!”

  天火眼前一黑,再醒时已到躺在黄色石台上,天火不敢休息,这时如果不管不顾地休息,可能会造成魂魄不可逆转的损伤,令境界大幅倒退。

  天火立刻盘膝坐起,运转‘知守天下式’,吸纳灵气,修复魂魄。

  黄色石台的光幕光芒大盛,照拂在天火身上,加速修复天火的魂魄。

  同时,红色石台的光幕也分出几缕红色光线融入黄色光幕,令黄色光幕更加明亮。

  阿离在天火失去意识的前一刹那,已经接掌了身体,刚刚进入自己的身体,浑身肌肉和骨骼的酸楚差点让阿离叫出声来。

  赤狐个头本就不大,并不擅于长途奔跑,阿离身体又比一般赤狐娇小一些,如果不是借助神行符,再加上天火燃烧魂魄,激发潜能,绝对跑不了这么远。

  而狼族特别擅于长途奔跑,青狼为了追踪猎物往往可以连续奔跑几天几夜。

  如果不是靠着天火的速度优势将大部分青狼都甩丢了,估计这会儿追在身后的狼可能更多。

  阿离咬牙克服着身体的酸楚,沿着山体上的一条小溪快速向上奔逃,还时不时故意踩落几块山石,向衔尾追踪的狼群砸去。

  阿离爬至半山,已有四五只青狼被石块击中,或失足踏空滚下山崖,退出了追踪队伍。

  其实追踪的狼群此时也是强弩之末,刚才百里追逐速度太快,已超出了锻体期青狼的耐受力,能跟上的几只青狼都是锻体期高阶青狼。

  此时又开始爬山,狼体型比较大,攀岩爬山非其所长,所以迟迟无法追上阿离,反在阿离的干扰,又产生了一些伤亡。

  双尾巨狼怒嚎一声,猛力上窜数丈,险些抓住小狐狸。

  这时山溪已快到尽头,只见山溪是从山体上一个不到三尺直径的洞口内流出。

  不大的洞口里有清冽的山泉水汩汩冒出,此时已经是秋季,山泉水势并不大,喷涌的泉水只占去半个洞口,水面上还有一尺多高的空隙。

  泉水洞口前的一片区域地势比较平坦,这对追击的狼群比较有利,它们可以在比较平缓的山崖上站住脚爪,不用再担心误踩松动的山石,而滚落山崖。

  阿离停在了泉水洞口旁,她此时已经精疲力尽,身体也是强弩之末,浑身肌肉发烫,全身汗出泉涌,四肢在不断地抖动中,如果不是靠着坚强的意志,此刻早已倒在了地上。

  双尾巨狼第一个追了过来,在离阿离三丈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胸腹部剧烈的收缩、鼓胀着,沉重的呼吸声有若牛吼。

  其实双尾巨狼也跑到了极限,如果阿离再能坚持一刻钟,双尾巨狼肯定就会放弃追击,但是阿离的修为与双尾青狼终究是差了一个大境界,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

  其他的青狼也陆续赶到,一个个也是疲惫不堪、极其狼狈,甚至有一只青狼赶到泉水洞口前,直接累得瘫倒在溪水里,再也不肯挪动一分。

  一共只有八只青狼赶到了溪水前,其他的青狼都掉队了。

  双尾巨狼又等了片刻,看没有青狼再跟上来了,自己的呼吸也调匀了,就不再等待了。

  它发出低沉的叫声,其他青狼不管是已经缓过劲来的,还是疲惫欲死的,都站起身来,呈扇形向阿离逼近过去。

  阿离看着逼近的狼群,知道凭自己的实力绝对无法冲破这样的包围圈,她一咬牙,快速地钻进了一旁的泉水洞口中。

  群狼待要阻拦阿离,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阿离在狭小的山洞中,沿着泉水快速逆流而上,很快就从洞口中消失了。

  双尾巨狼仰天怒啸,它愤怒到了极点,两支巨大的狼爪不停地击打在山洞口的石壁上,将石壁打得山石崩塌、火星乱冒。

  其他的青狼看到此情景,都连忙躲出好远,以免被盛怒之下的头狼误伤。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