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五十四章 追踪

第五十四章 追踪

  “......,大哥,你知道一个商人成功的七大要素是什么吗?”

  “一是良好的商业信誉。成天坑蒙拐骗,以次充好,爱占便宜,锱铢必较,那谁还愿意和你做生意呢?”

  “二是广泛的人脉资源。什么叫人脉资源?就是关键时刻,可以帮衬到你的朋友,或者即使帮不上你,也会说句公道话,而不会为你喝倒彩的人。你呢?天生招黑体质,一天到晚就会惹是生非、盲目树敌,朋友没有几个,仇敌倒是不少!”

  “三是对独占性货源的控制。你纵览妖界、人族,最大、最成功的几个商会,要么有官府在背后强力支持,要么控制了最稀缺的修真资源。

  人族把这个叫做“垄断”!别人卖什么,你买什么,而且规模没别人大,怎么可能竞争过别人呢?

  没有大师级的炼器师、炼丹师朋友,拿不出拳头产品,只能做最初级的倒买倒卖,能挣大钱吗?

  我们的原则就是只做精品,绝不降价!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人新我变!”才是王道!”

  “四是明确的目标和思路。妖界第一的大商人,这个目标太模糊了!妖界第一的商人究竟是按每年出货的数量计算,还是每年净挣到的灵石计算?你有去收集过相关的详细数据吗?

  没有清晰的目标,更谈不上围绕目标制定的经营思路了。”

  “五是运作成熟的商会、商队。妖界第一,不是喊喊口号就有的!你一个人能做过一个商队、一个商会吗?

  更何况商会上面还有商盟这种庞然大物!别人几万人、几十万人在做同一件事情,而你就一个人,拿什么超越他们?

  先努力打造自己的管理和销售班底,让专业的人负责专业的事情,不要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好的管理者要学会不给属下添麻烦。

  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不要复杂,简单易懂、赏罚分明即可,只要记住‘慈不掌兵’,就不怕自己的手下不听话。”

  “六是核心客户的培养。有了好产品,有了好商队,东西卖给谁是门技术,更是门艺术。分销才是王道!又好控制成本,又不用过于担心最终销售结果。

  找那些不能直接拿到你手中垄断货源,但自身实力很强的大商盟合作,不要贪心,你只挣你可控环节该挣的那份钱。

  这样人人有钱赚,你只要有几个大的分销商,就能给你创造九成以上的财富!”

  “七是养成在商言商的习惯。俗话说‘义不聚财’,在经商方面没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像大善人或是政客,更多于像一名商人,没有严格的风险管理,没有原则地同情、姑息上下游合作伙伴,只会让你的商业帝国崩溃,要学会像商人一样思考。”

  “......”

  以上是狸猫大仙三人金兰结义的当晚,天火和狸猫大仙谈话内容的部分节选。

  狸猫大仙开始只是想听听天火对商业之道的理解,但是听到第二条就开始冷汗直流,听到第三条狸猫大仙忍不住摸出了纸笔开始快速记录起来。

  等全部听完,狸猫大仙只觉得天火的这番话有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他急忙起身向天火深深一躬道:

  “三弟,听你一番话,终于让我明白了什么叫‘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以前为兄孟浪了,从来没有想过经商之道还有这么多学问,难怪奋斗了这么久,还是一事无成!

  既然三弟你能看出为兄的问题,还请不吝赐教改进之道。”

  天火看狸猫大仙态度如此端正,自然很想帮这位义兄,点点头继续说:

  “大哥,您太客气了。其实围绕这七点,破题并不困难。

  先说人脉,大哥并不是一无是处,你至少还有我和阿离两个结义弟妹呀!我可以劝我师父将他在妖族炼器、丹药的独家销售权授权给你,甚至可以让我师父再联系几个著名的炼器师、炼丹师也成立一个联盟,作为你的独家供应商会,这样你不就拥有了一个垄断性货源的独家控制权了吗?

  而狐仙林不是正在推动全面重振计划吗?他们有很多未经加工的原材料,同时还需要很多丹药和炼器,这不就是你的第一个大客户吗?”

  狸猫大仙诶呀一声,使劲地拍着大腿叫好:“贤弟,你这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你简直就是个商业奇才,为兄我总算开窍了,没白和你们结拜呀!”

  天火切了一声说:“你这不会说话的毛病要改一改,我们如此纯洁、深厚的金兰之情,怎么能拿铜臭之物亵渎呢!

  这就是人脉,你要学会集中精力去处理和生意伙伴的关系,而不是挖空心思地处理和竞争对手的关系。”

  狸猫大仙频频点头,急忙在纸上记录着,完全一副学生求教的样子。

  天火继续说:“有了垄断货源,你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商会了,你在轻舟坊任职那么久,得罪的大部分是上层人物,但受你照顾的人也不在少数吧?一开始先找几个可靠的商人、商队来给你帮手,然后随着业务量的增加而逐步扩编,这样团队基础也有了。”

  “再通过专业团队将垄断货源推销给更多的族群,或者直接联系几家大商会给予二级代理资格进行分销,只要有稳定、优质的货源,商誉、人脉和核心客户就会源源不断地累积,只要你有明确的销售目标、做好管理、控制风险,迟早你会成为妖界第一的大商人!”

  狸猫大仙陷入了深深地沉思,趴在桌子上,不是用手中的炭笔在纸上勾画着什么,看来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商业帝国梦里了。

  阿离并没有参与狸猫大仙和天火的商业论道,她对经商完全没有兴趣,她现在只对自己未知的身世和体内的银魂之魄充满了好奇。

  眉间的四道封印只解封了一道,就已经让她成为妖修里小有成就的妖丹期小高手了,如果其他三道封印都能去除,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化神期高手了。

  阿离幻想得很开心,但是想起余爷爷的话,她知道自己这完全都是臆想,即使四道封印都解开,也不可能出现直接到化神期这种奇迹。

  其余三道封印更多是帮她淬炼更精纯的妖力,封印了她的天赋能力,帮她控制境界不要过快增长,以免‘银魂之魄’过早觉醒对她造成伤害,所以封印了‘银魂之魄’,对目前的阿离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普通狐修修炼至元婴期,达到六尾之后,就不会再长出尾巴了,除非有莫大的机缘,让原始血脉觉醒,才有可能长出新的尾巴。

  六尾之后,每长出一条新尾,狐修的实力都会大增,但最多只能长到八尾,只有身具‘银魂之魄’的狐修才有可能修炼至九尾大乘境界。

  历史上每一只九尾灵狐都是惊艳绝伦的,在修真界历史上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成就高的九尾可以成为整个妖界的一代妖王,成就低的九尾也至少是在青丘国主或轩辕圣主这一级别。

  但‘银魂之魄’出现的概率非常低,而且在长成九尾之前,死亡的概率又非常高,所以历史上的九尾狐数量稀少。

  近五万年来,狐族都没有出现具有这种体质的狐修,即使是目前的青丘国主和轩辕圣狐王都只有八尾大乘境界。

  阿离出生时肯定已经被人发现身负此种绝世血脉,所以达能提前封印了“银魂之魄”,一直等她修炼到淬骨期,血脉之力才逐渐初现端倪。

  所以余爷爷之前也没有发现阿离身具“银魂之魄”的血脉,更别提做好保密工作了,所以阿离的血脉秘密竟被青丘狐族发现了。

  余爷爷之所以催促阿离赶快去轩辕坟,因为天下狐族期盼九尾圣王的出现已有数万年了,此次阿离被青丘狐发现,肯定会想办法把阿离抢走。

  之前宴苏容败了,青丘国一定会派出更厉害的高手来抢夺阿离,到时派来的很可能就是化神期高手,那样无论余爷爷,还是狸猫大仙都无法保护阿离。

  阿离懵懂地活到了三百多岁,才知道自己肩负这么大的族群使命,当然有些恐慌。

  其实按照妖修的修炼诡计,阿离的年龄在妖界修士中只算是个半大的孩子,五百年才能称为妖,一千年才能称为老妖。

  阿离这些天一直尝试着摸索着‘银魂之魄’的血脉力量,一直不得要领,甚至只有借助石台之力,才能隐隐感觉到血脉力量的存在,更别说靠血脉之力去推动自己进化了,很多答案只能留到轩辕坟之后再去一一解开。

  金兰之夜,天火等三个人关系发生了很大改变,狸猫大仙一副以天火马首是瞻的感觉,阿离反倒是沉默了,更多时候她选择在石台上修炼,由天火出面应付外界的一切。

  而天火的态度却变得更加积极,终于快到天妖森林了,师父很快就会来接自己,他更加珍惜和阿离、狸猫大仙相处的时光。

  璇玑子得到自己宝贝徒弟的下落时,已经是第二天巳时了。

  天火他们正在通过通天索桥,而不负责任的狸猫大仙只是告诉璇玑子来轩辕坟接他徒弟,其他什么话也没说。

  璇玑子急得五内如焚,灵活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起来。

  难道我的乖徒儿得罪了轩辕坟的人,被人掳走绑了肉票来敲诈灵石灵丹?

  还是被人摄去了神魂一次来,以此来逼迫自己炼器、炼丹?

  当然也有可能徒弟第一次下山,不经世事,被轩辕狐妖迷惑,不肯回家?

  璇玑子恨不得把传信的人掐死才好,传来信息竟然没头没尾,让人十分困扰!

  轩辕坟可是个庞然大物,不好轻易得罪,璇玑子不得不做一些准备,璇玑子立刻把宗门的镇派神剑请了出来,然后马上飞往附近灵山的几位道友处,借来了几件先天灵器以备不时之需,这一来一去就耽误了半天。

  璇玑子打开府库,携带了无数的一次性灵器、高级符箓和高级丹药,然后才赶往最近的坊市,缴纳了一万枚中品灵石后直接传送至平安坊。

  传送阵送人的价格是传递信息价格的一百倍,璇玑子心中暗骂奸商,为了赶时间不得不加快速度,真怕晚去一会儿,徒弟受更多的罪。

  结果等璇玑子赶到平安坊的时候,已经到了申时,再飞到天堑前,那里早已不能通行。

  璇玑子略微观察了一下天堑,果断放弃了强行通过天堑的尝试。

  璇玑子回到平安坊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几位在平安坊的好友,很快就查出来,给他传递口信的是狸猫大仙。

  璇玑子对狸猫大仙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但是没见过他本人,几个朋友对狸猫大仙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璇玑子不免更忧虑了几分。

  轩辕坟、轻舟坊、狸猫大仙,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狸猫大仙不敢展开想象了,否则以他的脑袋非得炸开了。

  晚上几个好友纷纷承诺第二天亲自送他过天堑通天索桥,当晚摆下酒宴款待璇玑子,璇玑子心中烦躁,恨不得一醉方休。

  璇玑子没有赶上当天通过天堑,但是另外一位同样追寻狸猫大仙踪迹的修士却赶上了当天最后的通行时刻,通过了天堑。

  这是一名相貌俊美、身体修长的男性修士,他急匆匆地通过通天索桥,他在狸猫大仙和阿离停留过的地方站了一会儿,闭目用神念搜寻那一丝踪迹,一会儿睁开了眼睛,眼中闪动着异芒说:

  “终于赶上了,到这里就可以清晰感觉到苏容小妹在那只小狐狸身上留下的一缕神念了,不枉我承受那么大痛苦,付出这么大代价,进行百万里传送了!

  如果‘银魂之魄’最终能归青丘所有,那块极品灵石的传送费也算值得!

  苏容小妹,让我把他们两个抓回来,帮你洗刷屈辱吧!”

  最幸福的人就是根本不知道危险要来临的人,阿离就很开心,亲自驾驭着一支飞梭,慢悠悠、摇摆不定地在空中飞行着,狸猫大仙充当了防护员,心中充满了无奈。

  这支飞梭是阿离从死去山魈身上顺下来的那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学习使用,进入天妖森林后,才有机会学习。

  天妖森林具有比较完备的法令,大部分天妖森林的妖修还会遵循妖祖娘娘当年定下的规则,更有四大妖王镇守各方,所以是比较安全的。

  狸猫大仙来到天妖森林后,也放松了很多,敢于在天妖森林肆意胡为的妖修真不多,所以他才会教阿离使用飞梭。

  其实狸猫大仙想得更多,阿离此次去轩辕坟,多半会被轩辕坟留下成为内门弟子,但相比轩辕坟的原生家族,阿离一个外来者,更像是个乡下土丫头,是被大家排挤的。

  更何况阿离还身负“银魂之魄”,肯定会被别的狐修妒忌,狸猫大仙可不想义妹随便被人欺负,所以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狸猫大仙尽量帮助阿离提升实力,会使用法器飞行,就是阿离必须掌握的一门技能。

  至于实力之外的东西,狸猫大仙觉得天火比自己更有天赋,学接人待物还是让天火去教阿离吧。

  天堑到轩辕坟的直线距离,按狸猫大仙的飞行速度,以前只需要十几个时辰连续飞行就可以到达。

  但是他有几百年没有回过天妖森林了,自从十年前四大妖王联名下令,要求妖族向人族学习进化后,很多方面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禁空是妖修内心觉醒的标志之一,对家族、个人的隐私重视,发展到对私有领地的重视,再从地面已经发展到空中,大大小小的势力和家族设立了更多的禁空区域,主要就是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从空中窥伺自家情况。

  这种趋势对很多飞行修士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前期传出了很大的抗议声。

  后来经四大妖王协商后,所有势力和家族只能在各自领地内划出十分之一的禁空区域,其余空域必须对公众开放,而公开空域信息会在所有天妖森林妖修的身份玉牌中更新。

  自法令颁布之日起,新的禁空区域成立,必须经天妖森林长老会批准后,才可以正是成立。

  而长老会每个月初会更新一次禁空区域图,所有天妖森林妖修可以到附近役所,付费更新身份玉牌中的空域图,而役所会根据更新地图的区域大小进行分类收费,从最小区域的一枚下品灵石,到天妖森林全景空域图一块上品灵石不等。

  虽然此项服务被大多数飞行妖修所诟病,但最终这项政策还是被推广了下去,天妖森林长老会借此也增加了一项财政收入。

  这些已经实施很久的生活细节,自然没有人会专门提示狸猫大仙注意,所以麻烦就来了。

  狸猫大仙刚刚飞出了几百里,就被四股势力进行了警告和追踪,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冲突,但是因为对天妖森林各势力的不熟悉,迫使狸猫大仙不得不放弃飞行,索性步行前往轩辕坟。

  这样十几个时辰的飞行路程,变成了至少五天的步行路程,让狸猫大仙郁闷不已。

  一路上也很无聊,狸猫大仙就给天火和阿离传授一些战斗技巧、法器使用技巧,讲解一些很陈旧的典故。

  而天火教阿离一些人情世故的东西,尤其是如何讨长辈欢心的技巧。

  狸猫大仙趁阿离练习飞梭之时,与天火传音研讨自己商业帝国的细节,这样人人都有事做,旅途中也就没有那么无聊。

  每个人都有收获,所以白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晚上狸猫大仙没有找到合适的客栈,原先身份玉牌里几百年前的地图早已过时,本来该有客栈的地方,此时一片荒芜,甚至连一点遗迹都没有留下。

  狸猫大仙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看来第二天得找个役所及时更新下身份玉牌内的地图信息。

  虽然天妖森林晚上没有严格的宵禁制度,但是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摸黑赶路不是一个好主意,狸猫大仙决定还是露宿一晚。

  野外露宿对妖修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找到一片树林,找一颗大树,找个合适的树洞,赶走里面的松鼠或小鸟,就可以安睡一晚。

  秋夜寒露,月光似水,天妖森林的夜晚比外界热闹很多,大批夜间活动的动物都在月光下忙碌着,繁忙程度完全不比白天的动物低,只是夜间行动的动物已经习惯了轻声蹑脚,所以更多的是光影变化,而没有太多的声响发出。

  狸猫大仙窝在一颗大树枝丫上的树洞里,只露出一个鼻子在树洞外面,虽然已经熟睡,但是鼻头每隔一段时间会自动嗅动几下,仿佛随时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突然树洞里的狸猫大仙睁开了眼睛,漆黑的树洞里显得他的眼睛格外闪亮。

  狸猫大仙一下从树洞里跳了出来,他站在树杈上,四处眺望,鼻子用力耸动,耳朵被肌肉牵动着上下转动。

  虽然不能确定有什么在接近,但是多年用命换来的经验让狸猫大仙知道,有危险临近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危险,但是他竖起的颈毛告诉自己,这次危险超过他之前面对的所有危险,即使面对鹿环一群人追杀和面对宴苏容时,他也没有这种感觉。

  狸猫大仙伸手敲敲树干,阿离立刻从较高处的一个树洞里探出头来,一副睡眼惺忪的表情。

  白天学习驾驭飞梭太专注了,阿离耗去了大量的妖力和精力,所以晚上睡得特别沉,甚至连狸猫大仙惊醒,她都没有发现。

  虽然还是有些疲乏,但阿离看到狸猫大仙严肃的表情,立刻清醒过来,能让玩世不恭的狸猫大仙如此紧张,一定要出大事了。

  狸猫大仙向阿离做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招招手,阿离立刻跳到狸猫大仙所在的那根树杈上,她努力放轻身子,树杈几乎没有一丝摇晃。

  狸猫大仙溜下大树,蹑手蹑脚地向树林外走去,阿离也悄悄地跟上。

  两人离开树林后,狸猫大仙立刻扔出拂尘,两人上了拂尘,狸猫大仙立刻催动拂尘贴地飞行,速度还不敢快了,深怕破风声引起别人注意。

  阿离传音悄声问:“大哥,怎么了?有人跟踪我们吗?”

  狸猫大仙控着拂尘沿着大道贴地飞行,点点头说:“从下午开始,我就有被人追踪的感觉,我以为是之前冲撞的那几家势力之一,派出人来确认我们的踪迹。

  结果到了晚上感觉更加强烈,到了刚才,我确定追踪我们的人已经到了不远的地方了,所以叫你起来躲避。”

  阿离说:“大哥,来人很厉害吗?你不是说不用飞行灵器了吗?”

  狸猫大仙神色凝重地说:“我还没和追踪我们的人碰面呢,但是直觉告诉我,他很厉害,甚至比胡余大哥和宴苏容都厉害!我不得不拿出飞行灵器逃跑,希望能摆脱他的追踪。”

  天火和阿离都有些吃惊:“难道他比余爷爷还厉害,难道是化神境?”

  轻舟坊主和叶大师对弈的那一战才刚刚过去不久,天火和阿离记忆犹新,被化神期高手追踪是一种什么感觉,真不敢想象。

  就在狸猫大仙他们离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名英俊的男修士来到了狸猫大仙他们之前休息的那颗大树前。

  英俊男子探手在树洞里摸了一下,树洞里还有余温,看来刚离开不久。

  英俊男子从树洞上捻起狸猫大仙留下的一根毛发放在眼前,妖力发动,那根毛发竟然发出“嗞”的一声,燃烧起来,很快化为灰烬。

  英俊男子笑了笑,自语道:“还有个元婴期圆满的狸猫做保镖?这个小妹没说,有意思!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远处正在控制拂尘极限贴地飞行的狸猫大仙,只觉脖颈上的毛发好像被人硬拔掉了一根一样,痛了一下。

  他立刻从拂尘上站了起来,望向刚才休息的树林,神色凝重,眉头紧锁。

  追踪之人来了,实力超强,意图不善,究竟该怎么办?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