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五十九章 谈判专家

第五十九章 谈判专家

  笼罩在涂山紫熏、涂山紫衣和阿离三人身上的紫色光团闪亮了很久,才渐渐黯淡下去。

  紫熏和紫衣两人同时收回了按在阿离身上的手掌,两人此刻均是面色苍白、形容憔悴,她们并没有起身,而是各自掏出一颗丹药服下,默默地打坐恢复。

  过了足有一刻钟,两人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对视了一下,都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震撼,和一丝劫后余生的感觉。

  涂山紫熏伸手摸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心跳仍然很快,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都没让她的心跳慢下来多少。

  紫衣也是心有余悸,刚才姐妹二人为了不让老祖们等太久,决定联手探查阿离的隐疾,提高效率。

  为了不被人打扰,事先将璇玑子和涂山冲都赶出屋去,现在想来确实有些草率大意了,刚才陷入危机之时,都没有人能出手相助。

  姐妹二人首先检查阿离眉心的封印,试探着像阿离体内各输入了一道妖力,这两道妖气运行到阿离眉心处时,竟然被封印很快吸收了。

  姐妹二人惊奇不已,她们又尝试着输入了更多的妖力,以图用妖力破除封印,可是三道封印来者不拒,尽然将姐妹二人输入的妖力全部吸收。

  姐妹二人知道之前阿离眉间有四道封印,已经被破去一道,他们以为是璇玑子所为,现在姐妹二人难道都不如璇玑子一人吗?

  尤其是紫熏,更不能容忍同阶修士比自己厉害,开始引导紫衣不断地向封印内输入妖力。

  开始时三道封印还是被动地吸收她二人的妖力,后来封印发现她们二人的妖力和阿离的妖力竟然是同源,无需太多转化,即可吸收,立刻就没有了顾虑,开始大肆吸纳她二人的妖力来。

  等紫熏和紫衣发现不对劲时,已经骑虎难下,无法摆脱封印的吸力,那三个封印像跗骨之蛆般不断地抽取她二人的妖力。

  就当二人岌岌可危之时,紫衣想起自己学医尝药多年,有不少草木之毒积攒在体内,被她一直压制在身体某处,没有对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却也一直没法逼出体外,现在何不用来一试。

  紫衣将体内的草木毒力融入妖力之中,向三个封印输去。

  那三道封印开始并没有注意这些草木毒力,待过了片刻,封印的吸收速度降了下来,吸收妖力的速度越来越慢,甚至到最后开始向外吐出妖力。

  借此机会,紫熏和紫衣急忙收回自己的妖力,躲过一劫,其中紫衣更是得到了一些好处,将体内的草木之毒化去了三分之一。

  而那三道封印好像对后来吸收的那部分妖力十分不满似的,封印亮了很久,看来是在缓慢消化草木之毒。

  紫熏二人稍事休息,服用了一些丹药,恢复了一部分妖力后,接着开始探查阿离识海内的神秘石台。

  因为二人的妖力和阿离的妖力一脉相承,都是轩辕狐的血脉传承之力,石台也无法辨认是否是外来的妖力和神念,并没有干扰紫熏和紫衣的神念探查。

  紫熏和紫衣竟然在阿离的识海里看到了两个精巧的石台,每个石台都想是一面镜子的三分之一,石台上有玉石床和石柱。

  红色的石台上空空无一物,而黄色的石台上,有一颗黄澄澄的金球,向外散发着柔和的黄色光芒,其实这颗耀眼的金球里就藏着天火。

  璇玑子的“封灵大法”非常神奇,直接在石台之上制造了一个金球,天火关键时刻可以躲入光球,这样即可以躲避别人的神识探查,还可以减轻来自于外部的法术、神念攻击。

  紫熏、紫衣就像两个巨人一样通过一个小窗口(天幕),可以直接看到小矮人房间的感觉,观察良久都没有看出神秘石台有什么特殊之处。

  正当两人想要退出神秘石台时,突然红黄两色雾气突然喷发,两个石台上的光幕光芒四射,一股很大的吸力从石台上发出,竟然想通过神念将两人的魂魄吸入那个神秘石台。

  紫熏、紫衣两人立刻拼命挣扎,想要切断神念却无法做到,很快两人就有了一种魂魄要被撕裂的感觉。

  有数次其中一人的魂魄体都已经出现在了红色石台上,但是都被另一人救起,如此反复纠缠数次,石台的雾气开始减少,光幕也开始黯淡下来,感觉石台是力竭了,最终没能将二人的魂魄拉扯进石台。

  这两次探查让紫熏和紫衣消耗了大量的妖力和神念,两人本来想最多一刻钟就可以探查清楚,可是没想到整个过程耗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紫熏和紫衣起身下床开门,走出房门,竟然觉得门外的阳光都是如此温暖、舒服,让刚才还在战栗的身体舒服多了,原来世界是如此美好!

  此时璇玑子和涂山冲都在院中等候,看到二人出来,立刻上前问话。

  涂山冲抢步上前,抱拳道:“首座大人、医官大人,三位老祖等候多时,已经派人来催了好几次了。”

  紫熏点点头说:“知道了,这就去,紫衣你把阿离抱上,我们去见老祖。”

  紫衣又看了一眼太阳,点头称是,回声准备进屋。

  而璇玑子却如移形换影一般出现在门口,伸手一拦紫衣。

  紫衣幸亏停步够快,高耸的部位差一点撞在了璇玑子的手臂上,她脸上一红,飞退回来。

  紫熏大怒,一掌拍向璇玑子:“璇玑子,你太无理了,敢占我妹妹便宜。”

  璇玑子急忙挥掌相迎,同时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的,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阿离!”

  这一掌双方都比较收敛,并没有用上十成功力,璇玑子飞进了房间之内,紫熏也后退了一步,又准备进屋追杀璇玑子。

  紫衣努力压下心中异样的感觉,开口道:“姐姐,璇玑子应该不是有意的,现在不宜再起纠纷。”

  紫熏看了一眼紫衣问:“他刚才没占上你便宜吧?”

  紫衣脸上莫名一红,摇头道:“没有,我躲开了,我想他不是故意的!”

  璇玑子急忙说:“紫衣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感谢你的宽宏大量!紫熏首座,你妹妹都不追究,你也不要再咄咄逼人了!”

  紫熏冷冷地看着璇玑子:“那好,你说为什么不让我们带走阿离。”

  璇玑子一跺脚,沉痛地说:“好吧,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实话实说,我一共两个亲传弟子,另外一个徒弟,也就是阿离的师弟也在那个神秘石台上。

  你们刚才应该能看到黄色石台上有一个金色的光球,那就是我的男徒弟天火,两个徒弟都是我的心头肉。

  你们要带阿离走,怎么能确保天火的安全?我不信任你们,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紫熏冷冷地说:“轩辕狐族的老祖不会接见你这个外人的。”

  璇玑子满脸怒容:“如果不许我去,那我也不会让阿离一个人跟你们去的!”

  “你!”紫熏又准备动手。

  紫衣一把拉住紫熏,又看了一眼璇玑子,目光一接触璇玑子的眼睛,又急忙挪开说:“姐姐,如果你不让璇玑子去,这样僵持不下,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老祖们还在那里等我们呢。”

  紫熏心中有些惊异,奇怪地看了看紫衣,自己这个妹妹素来性格清冷,为何今天三番五次帮助璇玑子说话呢?

  紫衣看到紫熏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咳嗽一声说:“我就是个建议,姐姐不想听,那就和璇玑子大战一番,定了胜负再走吧。”

  说完,紫衣向院子外面走去。

  紫熏冲着紫衣背后喊道:“妹妹,你不帮我一起拿下璇玑子吗?”

  紫衣没有回身,摆摆手说:“姐姐,你知道我学的都是治病救人的本事,不会打架,也没打过架;如果我上去帮你,说不定还会拖你后腿,所以爱莫能助,我就在院外等你们,你们快点分出胜负,老祖们都等着急了。”

  紫熏也担心在这里动手会伤及阿离,一跺脚说:“璇玑子,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前往显化洞,但是我不保证几位老祖一定会接见你。”

  璇玑子只需要一个能见到轩辕狐老祖的机会,他相信自己有办法说服几位老祖,所以紫熏首座这么说,璇玑子自然欣然同意。

  璇玑子立刻进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件道袍,把阿离包裹在道袍里,随紫熏和紫衣一起向显化洞方向飞去。

  紫熏不愿意与璇玑子并行,她和涂山冲驾着遁光走在前面引路,后面就变成了璇玑子和紫衣在并排飞行。

  璇玑子看着远远飞在前面的紫熏,估计她听不到自己说话,就悄悄传音给紫衣说:“刚才多谢紫衣姑娘仗义执言,否则真动起手来,局面会非常尴尬。”

  紫衣嫣然一笑也传音道:“璇玑道长,不用客气,我这姐姐就是脾气不太好,有些急功近利,但人是好人,都是为了阿离着想,希望你不要怪她。”

  璇玑子撇撇嘴说:“紫熏首座的脾气也太大了,就接人待物而言,她赶不上紫衣姑娘的万一!”

  紫衣不知为何又有些脸红:“璇玑道长谬赞了,紫衣只是不喜欢与人争执罢了,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的性格。”

  璇玑子使劲点头:“温婉贤淑的性格,通情达理的胸襟,和德性佳美的心灵,才会孕育出姑娘这种空灵的气质来。依在下看,将来你的境界和成就一定是在你姐姐之上。”

  紫衣性格素来恬淡,不喜欢何人聊天说话,更不喜欢听别人的阿谀奉承之言,但是今天却觉得这璇玑子说的话非常真诚,就连夸赞人都让人听得极为舒服,不禁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紫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她不禁侧头看向璇玑子。

  璇玑子只是一个个头不高,相貌也不出众的中年微胖道士,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不知为何却有这样的亲和力。

  紫衣摇摇头,心里暗暗笑话自己,这可能是她平生第一次主动去看一个男人长什么样。

  显化洞内。

  三老祖离开了自己的蒲团,在显化洞内走来走去,一刻都不停歇。

  女性二老祖忍不住说:“老三,你能不能不转悠了,你都把我转头晕了。”

  三老祖气愤地说:“只是做一个小小的隐疾探查,竟然用去了一个多时辰,紫熏真不靠谱,紫衣也跟着不靠谱吗?急死我了!”

  二老祖劝慰三老祖说:“兴许紫熏她们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如果只是小麻烦,否则阿离现在的师父也不会千里迢迢专程把她送回来轩辕坟。

  刚才冲儿不是已经派人来送信了嘛,说马上就到了,你再耐心等等,不要转悠了,也不怕被晚辈们看了笑话。”

  就在这时听到洞府外传来声音:“三位老祖,弟子紫熏、紫衣求见!”

  三老祖身形一闪,立刻端坐在蒲团上,脸上恢复了从容不迫、沉静似水的表情,淡淡地开口说:“进来吧。”

  紫熏和紫衣进了洞府,刚要跪拜行礼,三长老手一挥,有些着急的问:“免礼,人呢?我的乖孙儿阿离呢?”

  紫熏掩口一笑:“三老祖,您不要着急。阿离就在门外,不过发生了一些小意外,让紫衣给三位老祖讲讲详情吧。”

  紫衣看紫熏将阿离的问题抛给了自己,只好无奈上前说:“禀三位老祖,阿离身体情况良好,但是她身上有两处隐疾,我和姐姐联手探查了阿离身上的隐疾,但我二人的修为和阅历不足,不能治愈阿离身上的隐疾,特向老祖们请示。”

  三老祖更加着急:“什么隐疾,速速道来。”

  紫衣说:“阿离隐疾有两处,一处是眉心封印,阿离眉间有三道封印,会大量汲取阿离自身或同源的妖力,并储存起来,压制她的境界提升的速度。

  听璇玑子说,之前是四道封印,阿离晋升妖丹期时,一道封印解除,初步判断阿离每次晋升一个大境界会解封一处封印,金丹、元婴、化神后会全部解封。

  阿离眉间的封印目前来看并不是坏事,反倒可以帮助阿离萃取最纯净的妖力,让她的修为和战力远超过同境同阶的修士,此处封印可以不用太过担心,不过具体如何处置,还要等三位老祖检查完再说。”

  “至于第二处隐疾,在阿离的识海里,有一神秘石台,品阶极高,可摄人魂魄。

  石台业已残破,失去了三分之一,剩下两个石台一个为阿离所有,魂魄可以自由进出,另一处则困住了璇玑子另一位徒弟的魂魄。

  现在石台非常不稳定,还会吸引吞噬其他人魂魄,刚才紫衣和紫熏就险些被石台将魂魄摄去,此石台隐患重重,严重威胁到阿离未来的安全。”

  三老祖着急地说:“那还犹豫什么,赶快把阿离带进来,我们好给她诊治。”

  紫衣有些为难地说:“禀三老祖,阿离的师父璇玑子坚持,我们为阿离诊治的时候,他必须在场。

  因为他另外一个徒弟的魂魄也在石台上,他不能让我们伤害到他的徒弟,如果我们不答应,他就不会把阿离交给我们。”

  三老祖说:“阿离是我们轩辕狐的嫡系后人,他凭什么指手画脚,待我打发他走,如果他不知趣,一个刚刚晋级的化神修士,我抬手可灭。”

  二老祖说:“老三,那个璇玑子也没有什么恶意,人族有句俗话,养恩大于生恩,毕竟他养育了阿离三百年,而我们这些年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所以他担心自己徒儿的安全,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无可厚非。”

  三老祖挠挠头说:“那让他进显化洞也不合适吧?这里从来没有让外人进来过呀。”

  大老祖开口道:“老三,轩辕狐族屹立修真界这么久,不就是以轩辕礼法著称,阿离既然对我们轩辕狐族如此重要,为何不能为她破个例,对他的师父以礼相待呢?

  如果我们强行把她从她师父身边带走,让她的心灵里留下创伤,将来大道不能圆满,岂不让整个轩辕狐族丧失了重新崛起的机会?”

  二老祖也说:“老三,我们三人为何迟迟不能晋级大乘境界,就是因为道心尚未圆满,你这偏激的性格应该改一改了,否则将来晋级无望。”

  三老祖看大哥、二姐都是这个态度,只好长叹一声:“好,都听你们的,让璇玑子和阿离进来吧。”

  璇玑子刚刚踏入显化洞,就感觉这里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忍不住赞叹,轩辕坟果然是一处洞天福地,比起人族大派老祖栖身之地的灵气也不逊色。

  璇玑子大力吸入两口灵气,抱着阿离大踏步的走进洞内。

  只见显化洞并不宽敞,宽不过三丈,纵深只有七丈,陈设非常简单,几乎没有任何外物,只有洞内深处的一处石台,长一丈八,宽九尺,石台上摆放着三个蒲团,一个稍微靠后,另外两支几乎平行。

  看到那个红色石台时,璇玑子不觉瞳孔一缩,那个石台竟然是整块“昆吾焚天玉”磨制!

  昆吾焚天玉是最佳的火属性玉器之一,是炼器和辅助火修修行的极品材料,这种玉石只在东胜洲和西贺州之间的昆吾山脉中出产,而且储量极低,从来没听说有这么大块玉石产出。

  璇玑子自己也有一块“昆吾焚天玉”,不过只有半个巴掌大小,他视若珍宝,精心炼制成一块玉佩,时时把玩温养,感悟焚天火的威力,可以提升控制火焰的能力,对他的炼器有很大的帮助。

  炼制高等灵器和重要丹药时,璇玑子更是会将那块昆吾焚天玉牌镶入鼎器,以助火威,提升成品率。

  现在看到自己视若珍宝的宝贝,别人却用来垫屁股,璇玑子不免心中凄凄,暗道:“这些传承亿万年的大族大派,真不是自己这些小门小户可以比拟的,之前本来以为自己算挺富有的,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穷光蛋。”

  璇玑子定定神,上前拱手鞠躬道:“晚辈璇玑子,拜见三位老祖,祝三位老祖神功大成、仙福永享。”

  三老祖刚要说话,二老祖却先开口了:“璇玑子,感谢你对阿离这些年的养育之恩。阿离是我轩辕狐族的嫡系门人,之前遗落人族,我们确实照顾不到,但现在她已经回归本家,我们自然会好生照顾她,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璇玑子躬身道:“晚辈怎敢质疑轩辕狐族,但是晚辈只有天火和阿离两位亲传弟子,两个人都是我的心头肉。这次出了意外,一件仙器重宝的器灵残片击中天火后,带着他的魂魄进入了阿离的识海空间。

  两个魂魄长期居于一个身体,对两个人都是莫大的伤害,迟早魂魄会互相融合,也可以说是互相吞噬。即使最后他们中的一个人活了下来,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更多的可能是还是两败俱伤,魂飞魄散。

  晚辈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在不伤害阿离的情况下,把天火分离出来。所以只能来轩辕坟求援,望三位前辈垂怜,保这两个孩子一命。”

  “仙器?器灵残片?你确定?”大长老忍不住开口问。

  璇玑子重重地点了下头:“晚辈师门以炼器和炼丹著称,传承数千年,晚辈可以以师门历代先祖的名誉保证,绝对是仙器!不过不是仙器本体,而是仙器的器灵残片,已经没有了独立意识,完全是靠本能驱动,所以无法沟通,只能靠大能强力压制,才有一线希望炼化。”

  大长老说:“你把阿离送上来,让我们看看。”

  璇玑子后退一步,抱紧阿离,一脸坚毅地说:“如果三位前辈想为阿离诊治,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璇玑子拼得一死,也不会把阿离和天火交给你们!”

  大老祖面沉似水,洞虚境的威压释放了出来,须发无风自动:“我等不会接受你的附加条件。”

  璇玑子身上感觉到很大的威压,但凛然不惧:“晚辈不是威胁前辈,也不是来讲条件,只是提一个建议,前辈也不愿意听吗?”

  “你说来听听,如果建议过分了,阿离留下,你也不用走了,可以在轩辕坟的地牢里度过余生。”

  璇玑子正容说:“多谢前辈给璇玑子说话的机会。

  天火和阿离都是我的徒弟,我一视同仁,不会偏帮于谁。但是自从我发现阿离身具‘银魂之魄’的血脉后,我就知道真正适合这个孩子的地方,还是轩辕坟,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但是我不能耽误这个孩子。

  之所以迟迟未能成行,就是想和这个孩子多待一些时日,可没想到天外飞来的重器一次伤了我两个徒儿,我就不得不来轩辕坟求援。

  我没有什么附加条件,我只想三位前辈在救助阿离时,也能保全我的天火徒儿,如果三位前辈能做到,晚辈愿意献上一颗‘去秽丹’!”

  去秽丹三个字一出口,不但是三位老祖,连在场的紫熏、紫衣都变得呼吸加速起来。

  去秽丹对妖族的吸引力真是无与伦比,尤其是像轩辕坟狐族这种即有狐族传承,又有黄帝传承的妖修,去秽丹有绝对的吸引力。

  因为只有真正脱去妖根,才能修炼人族道法,而黄帝传承是人族道法中最厉害的道法之一。

  因为去秽丹已经在整个修真界消失很多年了,轩辕坟寻找了数千年都没有找到一颗,直接导致黄帝传承的没落。

  现在听说璇玑子要用一颗去秽丹,换取他另一位徒弟的魂魄安全,所有在场的轩辕狐修都感觉震惊无比。

  如果阿离能服用去秽丹,那就可以同时修炼“银魂之魄”和“黄帝传承”,集人族和狐族两大传承于一身,轩辕狐族何愁将来不会出现一位旷世九尾妖狐王呢?

  大老祖眼中精芒四射:“璇玑子,你说的可是真话?你真有去秽丹?”

  璇玑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精巧的玉瓶,拔开瓶塞,运用真元之力就着瓶口一吹,一缕药香飞向三位老祖,然后璇玑子立刻又封上了瓶塞。

  那一缕香气虽然稀薄,但三位老祖闻到后,竟然觉得自己努力炼化了很多年,再也无法炼化的妖根竟然有了一种灼烧融化的感觉。

  虽然三位老祖没有见过去秽丹,但是立刻判定璇玑子手中的玉瓶里就是传说中的去秽丹。

  三老祖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璇玑子盯着三老祖沉声说:“前辈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我这玉瓶是特制的,中间有夹层,里面灌注着一种特殊的毒液,只要捏破玉瓶或者受到较大力的撞击,玉瓶内壁就会破碎,毒液就会迅速腐蚀去秽丹,令它完全失去效用。

  璇玑子虽然实力不济,不是三老祖的对手,但是前辈想在晚辈没有反应之前击杀我,基本上还是办不到。”

  三老祖横眉倒竖,待要发作,大老祖说:“老三,制怒。阿离可是你的嫡系后人,璇玑子刚才所言也是有礼有节,从头到尾没有向我们提任何附加要求,你哪来的这么大无名火。”

  三老祖静心一想,好像璇玑子真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心中不禁释怀,很快就把怒气压下去了。

  这时,璇玑子又石破天惊地说道:“如果三位老祖能保天火和阿离两人均不受到伤害,不但是这一颗去秽丹,如果轩辕坟以后能找齐去秽丹的药材,晚辈可以免费为轩辕坟炼制三颗去秽丹!”

  “此话当真!这去秽丹是你自己炼制的?”大老祖都忍不住站起身来!

  这一刻他感觉轩辕坟重新崛起的真正希望到了!

  而这个璇玑子就是关键,就凭璇玑子能炼制去秽丹这一条,他就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这样的人才只能笼络,不能强逼!

  璇玑子点点头说:“千真万确,此丹就是晚辈自己炼制,以上所言,晚辈都可以发重誓承诺。

  不过也需要各位前辈发下重誓,确保我两位徒儿的安全!”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