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六十章 璇玑子的春天

第六十章 璇玑子的春天

  《天禄识余·龙种》:“俗传龙子九种,各有所好……四曰狴犴,似虎有威力,故立于狱门。”

  传说狴犴不仅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最憎恶犯罪和不守承诺之人。

  《龙经》:“狴犴好讼,亦曰宪章。”

  璇玑子话音刚落,大老祖立刻起身道:“好,璇玑子,我们一言为定!紫衣,速去取‘狴犴贴’来!”

  ‘狴犴贴’通行于东胜洲修真界,是顶级的契约文件,相传是用传说中的神兽狴犴之血背书,契约双方如果违反契约内容,必然会遭受很严厉的天罚。

  大老祖第一时间吩咐涂山紫衣准备这种级别的契约文件,就是看重去秽丹对整个族群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他不想给璇玑子反悔的机会。

  璇玑子本来就处于弱势地位,毕竟轩辕坟这么大的势力,如果真不讲信用,把自己囚禁起来,还真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法,既然大老祖愿意和自己签订协议,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很快紫衣就把‘狴犴贴’取来了,暗红色的帖子中间,绘着一颗略微凸起于纸面的狰狞虎头像,整个狴犴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严肃穆之威。

  大老祖和璇玑子各持狴犴贴的一端,双方默念誓言内容,当双方誓言一致时,中间的狴犴头像开始放射出耀眼的白光,一只面目狰狞、獠牙外翻,身上有黑白条纹的异种猛虎虚影窜出一丈多高,停在了空中。

  它在大老祖和璇玑子头顶一丈高的地方转了一圈,仿佛是要把两个人的相貌特征记清楚一样,然后狴犴虚幻的身影迅速裂开,变成了两只小一些的狴犴虚影,向大老祖和璇玑子扑去。

  大老祖和璇玑子并没有躲避,他们二人都闭上眼睛,任由两只狴犴虚影扑倒近前。

  两道狴犴虚影在两人额前迅速变小,钻入两人的印堂穴中,虚影带动的风将大老祖和璇玑子额前和耳畔的散发都吹拂了起来。

  这时,大老祖和璇玑子手中的‘狴犴贴’突然自燃起来,也不知道狴犴贴是什么材料制造,竟然瞬间化为一缕青烟,没有留下任何灰烬。

  而那一缕青烟飘到空中后,竟然如水波一样抖动了一下,彻底消散。

  契约缔结完毕,如果有违反契约的行为发生,二人体内的狴犴兽魂就会反噬惩罚缔约人;如果最终达成契约约定内容,狴犴兽魂将会自动消失。

  大老祖和璇玑子同时睁开双眼,相视哈哈一笑,大老祖对璇玑子说:“璇玑子道友,现在可以把阿离交给我了吧?”

  “那是自然!”璇玑子把包在道袍内熟睡的阿离交给了大老祖。

  大老祖小心翼翼地接过阿离,拉开蒙在阿离脑袋上的袍袖,认真看了看熟睡中的阿离,红毛短吻、眉心一点白色印记,越看越喜爱。

  大老祖深觉老怀甚慰,放声大笑起来,二老祖和三老祖早已按捺不住,也凑了上来,二老祖赞道:“果然是个漂亮的孩子,将来一定是位绝代佳人!”

  三老祖更是猴急不已,伸手过来说:“大哥,你都抱一会儿了,让小弟我也抱抱,这可是我嫡亲的重孙女呀!”

  大老祖把阿离递到三老祖手中,三老祖就像捧了绝世珍宝一样,眉开眼笑起来,他抚摸着阿离的脑袋说:“乖孙儿,你可让太爷爷想死了,当年你母亲神秘失踪,太爷爷我可是哭了好几次,现在你回来,太爷爷总算放了一半的心。”

  二老祖看大老祖和三老祖围着阿离看个不停,就回首问璇玑子:“璇玑子道友,你既然收养了阿离,那你是否知道阿离母亲的下落吗?”

  璇玑子摇摇头:“我见到阿离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孤儿了,对于她的身世,我并不是很了解。”

  二老祖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当年轩辕狐备选圣女涂山悠悠神秘失踪曾在轩辕坟引起过一阵猜测,但是过去四百多年了,也没有人再关注这件事情。

  旁边的紫熏也是竖着耳朵听,听到璇玑子也不知道涂山悠悠的下落时,有些失望,也有些释然,心情有些复杂。

  三位老祖兴高采烈地抱着阿离看了一会儿,大老祖觉得有些失态,咳嗽一声,二老祖和三老祖立刻安静下来。

  大老祖讪讪一笑对璇玑子说:“让道友见笑了,阿离对轩辕狐族来说意义非凡,再次感谢道友多年照拂之情。”

  璇玑子捻须说:“哪里哪里,既然三位道友确认阿离是轩辕狐嫡系后人,还请早点动手施救,我等出外等候。对了,这颗去秽丹请三位收好。”

  璇玑子递上去秽丹的玉瓶,大老祖眼睛一亮,急忙上前,双手接过玉瓶,再次感谢璇玑子。

  璇玑子一众人等退出了显化洞,只留三位老祖和阿离在洞内,涂山冲则带领本哨人马在显化洞前警戒。

  涂山紫熏事务繁忙,今天为了阿离的事情已经耽误了大半天,这时告退离开,让涂山紫衣送璇玑子回住所。

  涂山紫衣脸上一红,有些诧异姐姐的安排,但是看到姐姐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立刻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好懦懦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待涂山紫熏飞远之后,璇玑子向涂山紫衣深深一躬道:“麻烦紫衣姑娘了,今日多谢姑娘相助,要不事情还不会如此顺利。”

  涂山紫衣侧身一褔,微笑着道:“璇玑子道长客气了,我也只是秉持公心说了两句,道长不用放在心上。”

  璇玑子看到涂山紫衣的笑容时,楞了一下,从进入轩辕坟后一直用尽心力想要达到目的,没有仔细看过涂山紫衣的相貌。

  这一看之下,竟然如此秀丽!

  那种空灵钟秀的气质在璇玑子眼中,魅力远超涂山紫熏,原来自己刚才随口夸耀涂山紫衣的话真的是非常贴切,璇玑子不觉看得有些入神。

  涂山紫衣低下螓首、霞飞双颊,心中有些羞恼,也有一些开心,她轻轻咳嗽一声。

  璇玑子立刻惊醒,急忙抱拳道:“对对对,姑娘不是那种施恩图报之人,是璇玑子着相了,如果姑娘不介意,可以直接称呼小道璇玑子。”

  涂山紫衣抬起头来,粉色的小脸上有些微恼,也有些难为情地看着璇玑子。

  璇玑子心中一颤,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孟浪轻浮了,这样的不着调的话也能随便说出口,璇玑子急忙低头说:“烦请姑娘带路。”

  涂山紫衣看到璇玑子尴尬的表情,有些想笑,淡淡地说:“璇玑子......,我们走吧。”化作一道遁光,有些像逃跑一样飞去。

  “诶。”璇玑子有些沮丧地跟上,突然反应过来,涂山紫衣刚才竟然是直呼自己的名字,立刻感觉心花怒放,真想大吼一声,立刻化作一道遁光追去。

  小院前。

  璇玑子坚持要目送涂山紫衣离去,紫衣拗不过他,只能同意。

  涂山紫衣向璇玑子一褔道:“璇玑子,你早点休息吧,如果阿离那里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璇玑子再次拱手躬身:“多谢紫衣......姑娘,请慢走!”

  涂山紫衣嫣然一笑,化作遁光而去,在夜空下如仙子一般飘逸。

  璇玑子本来也想直呼涂山紫衣的名字,但是最后还是没敢出口,心中有些遗憾,心想下次独处,一定要大胆的喊出紫衣的名字。

  璇玑子用右拳狠狠砸在左手的掌心里,下了这个决心,然后转身进屋。

  璇玑子刚一进屋,只听轰的一声,六件先天灵器都从储物袋里跳了出来,不过他们都将自己的威压压到最低,没有敢显化威能。

  玉净瓶器灵第一个显化出来:“哎呀,憋死我了,自从进了轩辕坟,听璇玑子的话,不敢发出半点动静,还要压制自己的境界,好累呀!”

  紫金锤器灵最为朴实,瓮声说:“这里的灵气好浓郁呀!轩辕坟真不愧上古大圣埋骨之处,真是个好地方,如果能长期在此修炼,修为都会比别的地方精进不少。”

  番天印点点头:“这里不但灵气充沛,还有很多念力缠绕,这是自上古以来,感念轩辕黄帝功绩的祭拜之力,如果善加利用,对我等灵器有很大好处。”

  镇海钟难得开口说话:“我族有位前辈--龙魂大钟,就在轩辕坟内,传说已经是半仙器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去顶礼膜拜一番。”

  清风剑没那么多感慨,他直接问璇玑剑:“大哥,你把我们都叫出来干什么?”

  璇玑剑看了一眼有些走神的璇玑子说,对众器灵说:“现在我们在轩辕坟内部,这里高手如云,先天灵器也不在少数,我再次提醒各位,不要生事,不要肆意妄为,否则出了问题谁也保不住你们。”

  璇玑剑器灵又向璇玑子说:“璇玑子,你现在已经成功和轩辕坟达成了契约,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这里还是比较危险,我们都想早点了解了这里的事情,返回人族疆域。”

  “下一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璇玑子下意识说了一句话,立刻感觉不对,急忙正容说:“下一步当然是等天火的魂魄与阿离的身体分离了,然后我们立刻返回璇玑派。”

  玉净瓶器灵哈哈大笑:“哈哈哈,立刻返回璇玑派干什么?准备聘书和聘礼吗?看来璇玑子道长的春天到了,好羡慕呀!

  ‘如果姑娘不介意,可以直接称呼小道璇玑子’,这么不要脸的话,璇玑子你也能说出口,哈哈哈,笑死我了!”

  玉净瓶器灵学着璇玑子的口气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笑得前仰后合。

  其他器灵也不觉莞尔,憨厚的紫金锤也跟着哈哈大笑,刚才璇玑子和平时的璇玑子表现真是大相径庭,经玉净瓶这么一点拨,大家立刻爆笑起来。

  璇玑子老脸一红,有些恼羞成怒,一巴掌把玉净瓶器灵扇下瓶体,如果不是看他只有拇指大小的体型,真想上去再踩两脚解气。

  玉净瓶器灵大怒,祭起玉净瓶就向璇玑子砸去:“好你个璇玑子,竟然敢偷袭我!你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吗?大爷跟你拼了!”

  璇玑剑器灵冷哼一声,玉净瓶立刻住手,讪讪地对璇玑剑说:“大哥,是璇玑子太过分了,自己没节操,又说不过我,就会动粗,太没品位了!”

  璇玑子接口道:“我不是君子,我是道士!像你这种没有口德的小屁孩,我见一次打一次!”

  玉净瓶小声嘀咕:“小爷不知道比你大多少岁呢!你这个假道士,这次情关难渡,我看你迟早要还俗!”

  璇玑子还想和玉净瓶器灵争辩,可这时脑海中却浮现出张空灵钟秀的脸庞来,竟然一下没了和玉净瓶器灵继续斗嘴的兴趣。

  他走到窗前,望向夜空,喃喃自语道: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璇玑剑看看璇玑子失魂落魄的样子,摇摇头,示意哥儿几个散了,所有器灵重新回归本体,寂然不动,屋里又恢复了安静。

  今夜失眠的人,不止璇玑子一人。

  涂山紫衣回到自己的住所,沐浴梳理了一番,穿着一件白色的素麻衣,走进自己的卜算室。

  涂山紫衣医术极其高明,她的卜算之术也极为出色,除了轩辕坟大乘期的太上老祖外,就算紫衣的卜算境界最高。

  但占卜、扶乩、术数均是极耗心神之事,且涉及天机之谜,多行则会损耗阳寿,甚至还会招来不可知的大恐怖,涂山紫衣给自己设定的极限是每月一卦,绝不多行。

  今日距她上次起卦,仅仅过去了十五天,但今夜她心神不宁,无法入睡,只好来到卜算室,想破例为自己卜上一卦。

  紫衣所学占卜并非人族主流卜算之学,而是更接近于巫蛊星相一道。

  她身着麻衣,赤足走入卜算室,卜算室里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个长矮几、一个小柜、一个蒲团,矮几上放着一个香炉,两份供果,墙上还挂着一幅女娲娘娘的圣像。

  紫衣打开小柜,从里面取出一把旃檀香和一个黑色的小铁盒,紫衣将旃檀香点燃,插入香炉,然后在蒲团上跪下,十分虔诚地向女娲圣像三叩九拜。

  然后紫衣取过黑色小铁盒打开,小铁盒内是一种黑色的泥油状膏体,紫衣用食、中、无名三指指肚蘸了一些泥油,涂抹在双颊、手臂、手腕和脚踝处,每处都留下三道印痕。

  紫衣披散头发,再次趴伏在蒲团上,身体紧贴膝盖,口中念念有词,一股富有韵律的吟诵声越来越响,趴伏在地上的身子开始轻轻发抖。

  吟诵声越来越急,旃檀香的发出的烟雾随着吟诵声凝结起来,幻化出各种图案来,不断地变化着。

  最终吟诵声变成一线,烟雾最终不再变换,化成两只小小的凤凰,围绕这一个气团旋转飞行,气团内仿佛可以看到另外一只红鸾神鸟。

  紫衣面色有些苍白,她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空中凝结的烟雾。

  “月德生辉,红鸾星动,琴瑟在御,凤凰于飞。”

  璇玑子也在卜卦,他双眼通红,形容憔悴,一看就是神思消耗过大,但是他仍然在坚持,因为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卦象。

  桌上扔着一个碎成几片的龟甲,那是一开始卦象不好时,被璇玑子一怒之下拍碎的,等换了金钱之后,卦象总算有所好转,所以璇玑子开始孜孜不倦地抛洒铜钱,卜算起来。

  火雷噬溘(震下、离上,含刚之象)

  解卦:会接二连三的碰到困扰,因此,婚姻不容易有结果,也许是对方早已有了意中人,只是不愿让人知道而已,此时若以耐心继续交往,会有出人意料之外的收获。

  这一卦不错,卦意有所好转,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已经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璇玑子舔舔干裂的嘴唇,发出两声呵呵笑声,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喝水了,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清泉,大口地灌下,继续卜卦。

  璇玑子卜卦的动静惊醒了六个器灵,他们纷纷站在桌子边上,围观璇玑子卜卦,看到璇玑子这副疯狂的样子,他们六个很识趣,悄悄地没有出声打扰他。

  泽风大过(巽下、兑上,啄碎之象)

  解卦:虽然稍有难题,但若诚心诚意来解决,则将会成功。

  璇玑子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又从储物袋里摸出一瓶美酒,大大灌下几口,眼睛里多出了更多的血丝,继续!

  地泽临(兑下、坤上,健进之卦)

  璇玑子一看到这个卦象,立刻眼球突出、双眼放光,不过是红色的光芒,因为眼睛里血丝太多。

  璇玑子有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时番天印器灵识趣地接口道:“这一卦我认识!天赐良缘,唯稍有挫折,令人焦急,煞费苦心,虽然经过很无趣,但是若耐心地反覆商量,则可解决。”

  璇玑子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冲着番天印竖竖大拇指说:“好兄弟,有才学,送你一次‘星辰炼兵术’!”

  番天印听着双眼放光,没想到就是插了一句嘴,就有这样的收获,看来自己以前不爱说话,错过了多少提升的机会。

  再开!

  雷水解(坎下、震上,缓恕之象)

  “我来!”

  “我会解!”

  “......”

  六个器灵争先恐后地要解卦,恨不得打个头破血流。

  璇玑子做了个“嘘”的动作,竖起大拇指点点自己的鼻子,意思自己来解,六个器灵只好噤声,看璇玑子怎么解。

  璇玑子拎起酒瓶,起身走到窗前,猛灌一大口美酒,看着窗外如水的月光,发出低沉磁性的男中音:“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别为此而现松懈之意,否则是会乐极生悲。”

  “切~~”一片嘘声传来,原来还是照本宣科,六大器灵从心中鄙视璇玑子。

  璇玑子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推开房门走到院子中间,冲着明月跪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语道:“月老在上,弟子璇玑子诚心起誓,绝不会懈怠,不会乐极生悲!”

  璇玑剑器灵摇摇头,回归了本体璇玑剑,其他器灵并不太了解人族的这些情感之事,看璇玑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估计也没时间理自己,所以也纷纷回归了本体。

  涂山紫熏直到二更时分才处理完日常事物,沐浴梳理之后,坐在净室的蒲团上却迟迟无法入定。

  有些已经自然遗忘的和刻意遗忘的往事又涌上了心头,变得那么清晰,仿佛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

  那个让自己在元婴期之前一直只能仰望的身影,在这一刻是这么清晰。

  涂山紫熏心中早已没有了嫉恨,想想当年只是自己庸人自扰,涂山悠悠根本就没有和自己争那个圣女之位的意思,她的心在她化形成功的那一刻就飞走了,飞到人族的花花世界去了。

  自己当年化形成功后,涂山悠悠来给自己恭贺时,就已经说过,她很羡慕人族,可以不用苦练数百年,就能拥有如此完美的身形和智慧,她不想一生都困在这个坟茔之内,外面的世界肯定更精彩,她很想去人族看一看。

  当时自己只是以为那是涂山悠悠来安慰和怜悯自己的话,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是当涂山悠悠失踪之后,自己才意识到,原来那个卓尔不凡的女子不是说说,她想到了,就一定会去做,可惜自己没有她那么大的勇气离开这里。

  所以之后自己一直非常努力,要在同辈的狐修内做到最好,每次做任何事情总是会问自己,如果是涂山悠悠她会怎么做,她能做到什么程度。

  就是在这种想法的督促下,最终自己脱颖而出,成为了那一代轩辕坟的狐族圣女。

  从当上狐族圣女的那一天起,自己就选择性的忘记了涂山悠悠,她以为自己已经跨过了涂山悠悠这座大山,以后自己就是涂山紫熏,而不再是那个一直模仿和追赶涂山悠悠的小妹妹。

  可是,今天看到阿离的那一刻起,涂山紫熏就知道,当年那个如山般的身影是消失了,但是她又变成了天!

  只是送上了一名女儿,就可以拯救整个轩辕狐族,让沉寂数万年的轩辕狐族重放光芒,这就是涂山悠悠,一个神一般的女子。

  当上狐族首座又如何?将来还不是要靠涂山悠悠的后人才能享受这种荣光,涂山紫熏觉得嘴里很苦涩。

  也许这就是命!涂山紫熏想到这里,有些释然。

  不管怎么说,轩辕狐族崛起在即,自己不能再这样自怨自艾了!

  即使有那样耀眼的明月,但是没有星星的夜空,不是也很单调吗?

  既然做不了明月,那我就做那颗最美最亮的星星!

  天妖森林深处,一只体型健硕的银狐正在那里喘息着,浑身皮毛上沾满了鲜血,背上部分皮毛脱落,后胯上还有一处皮肉被撕开,有巴掌大一块狐皮被人掀走。

  不远处躺着两只猴类妖修,他们联手差点就把银狐干掉了,最后还是因为对战经验不足,被银狐反杀成功。

  银狐喘息了一会,上前将两只猴修的肚皮分开,取出两颗妖丹吞下。

  银狐站在月光下颤抖了很久,突然身上银光大闪,竟然引动月光如水一般浇下,银狐在月光下嘶吼着,逐渐化形成一名赤身裸体的男人。

  待全身化形成功后,男人从嘴里吐出一枚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然后从戒指里取出一套衣服迅速换上。

  挺拔俊俏的男人脸色有些苍白,正是之前重伤的宴林。

  他遥望轩辕坟方向,自语道:“璇玑子,你够狠!把我打成重伤,无法化形,也无法使用储物戒指,让我在这里生生受了几天的罪,此仇不报非君子!待我们来日再见!”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