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六十一章 何日再见

第六十一章 何日再见

  东方微明,黄帝陵沐浴在金色的晨光里,这是深秋里一个难得的晴日,而显化洞内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凝重。

  轩辕狐族的三位老祖盘膝坐在昆吾焚天玉台上,坐成一个三角形,将阿离围在三人中间。

  而阿离却香甜地趴在温暖的玉台上,持续的沉睡中,玉台持续发出的热度和浓郁的灵气让她感觉很舒服,也在缓慢地淬炼着她的身体。

  大老祖一脸的皱纹,一晚上像老去了二十岁,他跌坐在蒲团上,扶额说:“二妹、三弟,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二老祖也觉得眼睛变得有些模糊,揉了揉眼睛,有些不确定地说:“目前几种方法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大哥,要不我们禀报大乘老祖决断?”

  大老祖摇摇头:“还是不要打扰大乘老祖,他老人家阳寿已近三万年,晋级天仙基本无望,现在只能封闭自身修为,沉入半永眠之境,以此来拖延和躲避天劫,同时持续悟道,看能否有机缘突破,殊为不易呀。

  他老人家是我们轩辕坟最强,也是最后的底蕴了,非到族群生死存亡之际,绝对不能叫醒他老人家,阿离的事情还没有迫切到这个地步。”

  三老祖却精神不错,红光满面,双眼布满了血丝,大声说:“大哥,要我说,就不要管那个人族小子的死活了!不管使用哪种方法分离,对阿离基本上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我们还犹豫什么?

  大哥,你是不是顾虑狴犴贴的天罚,你到时候可以躲在龙魂大钟下,我就不信狴犴从人界消失这么久,他的天罚还能击破龙魂大钟的防护。”

  大老祖摇摇头说:“三弟,大哥不是怕受天罚,只是这样做德行有亏,道心不全,为兄一辈子都不要想晋升大乘境界了。”

  三老祖其实很想从大老祖嘴里听到,他准备牺牲自己、成全阿离,但是大老祖没接话,三老祖又不好继续出口相逼,只好低着头生闷气。

  大老祖抬头看着三老祖说:“老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肯为了族群牺牲自己,很自私?”

  三老祖猛地抬头看向大老祖,但是和大老祖的目光一接触,气势又降了下来,讪讪地说:“大哥,我可没这么想!你不要冤枉我。”

  大老祖摇摇头说:“没什么冤枉不冤枉,我们都是自家兄弟,阿离又是你的嫡系后人,你这么想也无可厚非。

  可是你难道没有看出来,阿离对轩辕坟很重要,但是去秽丹对轩辕坟也同样重要,如果能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交下璇玑子这个朋友不是更好吗?”

  三老祖嘴里小声嘟囔着:“去秽丹怎能有银魂之魄重要?我怎么不觉的?就算我们把那老道的男徒弟弄废了,以他的实力,还能逃出轩辕坟吗?生擒囚禁璇玑子,小弟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乖乖就范?”

  看到老三和老大有些顶上了,二老祖急忙解围道:“三弟,我们都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大哥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去秽丹对我们轩辕一脉的重要性比银魂之魄也毫不逊色。

  轩辕狐族悠长的历史上共出现过一百四十七位身具银魂之魄血脉的传人,但最后真正成长起来,达到大乘九尾狐境界的前辈不过区区十九人;

  而同期轩辕狐族共获得二百一十二枚去秽丹,服用去秽丹并达到大乘境界的前辈却有四十一人。

  如果仅从这个数据来看,使用去秽丹的成材率甚至比银魂之魄血脉的成材率更高一些!”

  三老祖不愿意了,起身道:“二姐,你这么说就有失偏颇了,阿狸身具银魂之魄,还有她师父赠送的一枚去秽丹,两个条件同时具备,成才的可能性将会大大提升!”

  二老祖抬头说:“三弟,你坐下!历史上又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出现,一共有七位狐修前辈,既是银魂之魄,又服食了去秽丹,最后也只有三人成为大乘九尾狐,成材率不像你想得那么高!”

  二老祖曾经做过很长时间的狐族首座,对轩辕狐的历史非常了解,几乎是信手拈来。

  三老祖知道二姐说出来的话多半不会有假,但是仍然不服气,气哼哼地一屁股又坐回到蒲团上。

  大老祖这时才开口:“三弟,不是我自私,现在轩辕狐族由你我三人主事,如果思虑不周,不能公平处事、盲目求进,如何能保一族之平安呢?

  璇玑子对我族复兴有巨大作用,岂能轻易得罪,更何况把他囚禁,以他的行事作风和坚韧性格,肯定是宁死不屈!

  你忘了第一颗去秽丹是怎么拿回来的吗?通过那个精巧的玉瓶和去秽丹,就知道他绝对是人界最顶级的炼器、炼丹的大师!”

  三老祖知道大哥说的有道理,长叹一口气问:“那大哥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大老祖望向二老祖,二老祖点头说:“其实我们这一晚上有些想偏了,总是想着用修士的方法如何取出器灵残片,自然不得要领,刚才如果不是三弟提到龙魂大钟,我都没想起来。

  龙魂钟是咱们轩辕坟的另一个底蕴,那可是一件半仙器,自上古时代流传至今,说不定它有办法做到,在无损的情况下,分离天火的魂魄!”

  三老祖也是眼前一亮:“诶,三姐说的有道理!我们一起去拜见龙魂大人,他一定有办法解决阿离识海内的器灵残片!”

  大老祖拍拍三老祖的肩膀说:“三弟看,方法总比问题多,我们现在就去拜访龙魂大人。”

  三人立刻动身前往黄帝陵主祭坛。

  龙魂大钟位于黄帝陵主祭坛,轩辕殿正前方的广场上,那里是远古万族祭奠轩辕黄帝的地方,但自亿年前妖祖将桥山沮水整体搬运到天妖森林后,这里再也没有举行过万族公祭盛典。

  龙魂大钟,是历代公祭轩辕黄帝的礼器,钟体全高一丈一尺一寸,口颈七尺二寸,重达两万四千斤。

  钟身遍布龙凤纹和祥云纹,钟纽为双凤耸立,两侧以双龙为扉棱,钟面正中心为篆体“龙魂”二字,体现着钟铭盛世、龙凤呈祥、天人合一的意蕴。

  龙魂钟的整体造型庄重、线条凝练、古朴雅致、独特精美,见证了昔日的辉煌,也伴随轩辕一族三脉度过了亿万年的岁月。

  很多轩辕坟弟子并不知道龙魂大钟究竟有多厉害,只是从小被家人教育要对龙魂大钟保持最高尊重和礼节。

  今日负责打扫主祭坛的弟子非常有幸,也有些恐慌,因为三位难得一见的洞虚期老祖,竟然一起出现在了主祭坛,吓得负责洒扫的弟子跪下一片迎接。

  三老祖挥挥手,吩咐这些弟子退到主祭坛三百丈之外,并封锁主祭坛四周,任何人等不得靠近。

  待打扫弟子退到足够远的地方,三位狐族老祖齐齐在龙魂大钟前跪下,行三叩九拜大礼,礼毕之后,龙魂钟竟然无风自鸣了一声,算是回应。

  大老祖托起阿离走到龙魂钟前,将阿离轻轻放至于大钟钟口之下,无比虔诚地说:“龙魂大人,打扰您了,今有轩辕狐族弟子涂山离,在觉醒‘银魂之魄’血脉后,却不想被仙器器灵残片所伤,占据了识海,与另一位人族修士的魂魄困于一体,无法分开。

  弟子们无用,无法在不伤害两人魂魄的情况下,将器灵残片驱除体外,所以今日特请龙魂大人施法救治。”

  说完,大老祖倒退回原来的位置,仍然跪下。

  龙魂钟又发出一声自鸣,从钟口里降下一道圆柱形的淡黄色光芒,将阿离罩在光芒之中。

  阿离慢慢地从地面飘了起来向大钟里面飞去,眼看就要没入钟口之时,突然阿离额头发出了一黄一红两层光幕罩住全身,另有一道几乎不可见的微弱蓝光在最外层,三层光幕生生抵住龙魂钟的吸力,双方僵持了起来。

  龙魂钟连续自鸣了九声,每次自鸣之后,吸力就会增加一倍,可是那三层光幕竟死死抵住,不曾再上移一寸。

  龙魂钟看只凭蛮力无法降服器灵残片,于是改变策略,发出低沉、和缓的钟鸣声,似在与阿离识海里的器灵残片交谈。

  器灵残片也在振动着光幕,传达着自己的意思,双方之间剑拔弩张。

  巨大的冲击波将三位洞虚老祖的身体都吹得向后倒去,主祭坛的地面开始开裂,一些砂石碎块从地面弹起向四周飞去,呼啸之声四起,威力惊人。

  大老祖脸色一变,大喊一声:“布阵!”

  其他两位老祖分别向左、右侧前方飞去,三个人呈一个大三角形将龙魂钟和阿离围在了中间。

  三人分别向其他两人伸出手掌,掌心向前。

  三人同时放出妖气,洞虚境的妖气像有实质一般,在三人掌心中点处相碰撞,然后迅速建立起一个三菱柱型屏障,挡住了龙魂钟和器灵残片交锋所产生的冲击波。

  龙魂钟和器灵残片反复交锋数次,最终双方偃旗息鼓,光芒黯淡了下来,阿离又跌落回地面,幸亏距离并不算高,而且有一股力量托举着阿离慢慢落下,阿离也没有受伤。

  龙魂大钟上一阵灵力波动,一个峨冠博带、广袖长裾、手持勿板的七尺身影浮现在龙魂大钟之上。

  灵器有灵,仙器有魂,看来龙魂钟真的已经接近仙器的级别,虽然这个器魂还不够坚实、稳固,但是已经非常清晰。

  三位老祖立刻撤去了防护屏障,齐齐赶回原地,跪伏在地。

  那道身影如黄钟大吕般的声音传来:“你三人先把这孩子带回去吧,那件仙器器魂受创严重,器魂已经消散,现在又重新孕育出两个新的器灵,还比较稚嫩,仅有部分意识,尚不能聚形。

  刚才经我说和,他们两个已经同意分开,这样就能保证两个孩子的魂魄安全,明日辰时你们来主祭坛,我助你们三人分离石台。

  不过分离过程中,可能会让两个孩子失去记忆,也可能不会,魂魄之事是天道的大秘密,谁也不能控制,我只能保证魂魄本身不会受到伤害,是否要进行分离,你们自己考虑。”

  说完那道身影晃动了两下,就融入大钟消失了。

  三位洞虚老祖得到龙魂钟的肯定的答复后,再次谢恩后,立刻赶回显化洞,召璇玑子前来商议。

  璇玑子赶到显化洞,大老祖亲自走下玉台迎接,这次还专门为璇玑子设立了座位,双方分宾主落座。

  大老祖笑眯眯地问:“璇玑道友,昨夜休息的可好?”

  璇玑子脸上莫名的一红,咳嗽一声说:“休息的不错,有劳道兄挂念。看三位道兄的状态,昨夜估计是一夜未睡,辛苦了,小道真是感铭五内!不知道我两个徒弟的问题解决了吗?”

  大老祖呵呵笑道:“璇玑道友,你应该对轩辕坟有信心!天火、阿离的问题已经解决,明天辰时在黄帝陵主祭坛进行分离,我们轩辕坟的龙魂钟前辈亲自护法,你就放心吧!”

  “龙魂钟?”璇玑子有些肃然起敬的感觉,龙魂钟是当代人界为数不多的半仙器之一,身为炼器大师自然是对龙魂钟尊敬有加。

  璇玑子起身拱手道:“明日能得见龙魂前辈的风采,璇玑子真是三生有幸呀!”

  大老祖哈哈笑道:“没想到,璇玑道友也知道龙魂前辈,这下你放心了吧?其实今天请道友来,是要提前说明一件事情。”

  璇玑子有些不祥的预感:“什么事情?难道分离魂魄存在风险?我们可是有契约的!”

  大老祖挥挥手说:“道友不要着急!此次分离,阿离和天火的魂魄无忧,但是部分记忆有可能会丧失,所以我们要提前知会道友一声。”

  璇玑子皱眉问:“只是记忆丧失?不会再有别的后遗症?”

  大老祖点头说:“是龙魂大人亲自对我等讲的,不会欺瞒道友。”

  璇玑子沉吟半天:“如果只是记忆丧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但是我希望这两个孩子自己来决定这件事情,至少他们要有知情权。”

  三位老祖对视一眼,璇玑子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而且这件事情他们也没想瞒着阿离,就点头同意了。

  璇玑子起身准备告退。

  二老祖急忙叫住璇玑子说:“璇玑道友,万一在分离的时候,是天火失去了记忆,再也记不起来阿离来,我希望你也不要把阿离的事情再讲给他听,可以吗?当然我说的是万一,不是咒你的徒弟。”

  璇玑子看着二老祖的眼睛,想判断她这么做的原因,二老祖很坦诚的看着璇玑子说:“轩辕坟一别,从此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命运最好还是不要有交集,这样对他们的未来都好,不是吗?”

  璇玑子略微思索一下说:“道友言之有理,如果他们真失去记忆了,再也想不起对方,我不会告诉天火这段往事;如果他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也希望你们不要阻止两个孩子未来见面,一切顺其自然,可好?”

  二老祖回看了一眼其他两位老祖,两位老祖均点头,二老祖说:“好,一言为定!”

  天火自从进入轩辕坟开始,自始至终都保持清醒,他被璇玑子用封灵之术封在石台之上,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境界,不困不累,不消耗灵力、精神力,只能一直默默地看着事态的发展,也给了他很多思考的时间。

  得多轩辕坟方面的肯定答复后,璇玑子自然将封灵之术撤去,天火又可以在石台上自由的行动了。

  天火一个人盘坐在石床上,望着石台上方深邃不可探知之地,默默地发呆。

  这一段奇妙绝伦、惊险刺激的旅途就要结束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十来天时间,但是却让天火眼界大开、感触颇多。

  见识了形形色色的风土人情,体会了修真界的残忍和现实,有和朋友在一起的欢声笑语,也有和狸猫大哥的生离死别。

  现在又要和阿离分别了,而且很有可能再也想不起来阿离和大哥,天火是从内心深处是抵触的。

  但是天火知道,这样长期寄居于阿离的识海,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所以璇玑子给他讲这些事,天火没有多说什么,一口答应了下来。

  天火静静地在石台上等阿离醒来,很快阿离也醒了过来。

  当阿离耐心地听完天火的讲述后,阿离良久没有说话,阿离不想和天火分开,但是她知道目前根本办不到,这样对天火既不公平,也没有好处,所以阿离只能默默地垂泪。

  天火平静地问:“阿离,你相信缘分吗?”

  阿离点点头哭着说:“我相信,能遇到你和大哥就是一种缘分,是阿离最大的幸福!我不想忘记你们,我不想一辈子都再见不到你们!”

  天火走到光幕前,将手放在光幕上说:“阿离,来做个约定吧。如果我们两个都失去记忆了,就努力想起来,总有一天还要再次相聚;

  如果我们只有一个人失去了记忆,那还有记忆的另一个人,就一定要找到失去记忆的那个人,告诉他,我们之间还有这样一段情谊;

  如果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失去记忆,那就相约十年后,平安坊再聚!不见不散!”

  天火双眼放着光彩盯着阿离的眼睛,里面有希翼,还有泪光。

  阿离也伸出了爪子隔着光幕和天火的手掌重合,阿离哭着喊道:“再见之日,我要看到真正的你!也要你看到变成人形的我!”

  “嗯!”天火低下头,用脑袋顶着光幕,不肯抬头,但是地面上已经有星星点点的泪滴落下,他些哽咽说:“阿离,去吧,告诉他们,我们同意分离!”

  第二日辰初时分,黄帝陵主祭台,龙魂钟前。

  三位洞虚老祖、璇玑子、紫熏紫衣姐妹,涂山冲分立在此。

  大老祖对涂山冲说:“冲儿,四周警戒是否已经安排好?”

  涂山冲单膝跪下说:“禀报大老祖,四周方圆三里以内已经架起防护大阵,所有无关人等一律驱离此地。”

  大老祖很满意说:“好,你立刻去启动大阵,率人在四周巡视,要保证主祭坛的绝对安全。”

  涂山冲领命而去,不久之后,一个巨大的防护阵笼罩住整个祭坛。

  大老祖对璇玑子说:“璇玑道友,那我们就准备开始了,为以示我们的诚意,特邀请你现场监督分离全过程,同时也请你为我等护法。”

  璇玑子点点头,双臂一展,只听轰的一声,六件先天灵器出现在他身周,然后以龙魂钟为中心,在五十丈大小的区域外围游弋。

  六件先天灵器都很兴奋,这里的灵力和念力都非常浑厚,让先天灵器有如沐浴在灵泉之中,境界都有小幅的提升,本体极为舒服。

  尤其是镇海钟,更加兴奋,都恨不得发出长啸之声来,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偶像龙魂钟。

  三位老祖和紫熏姐妹看得心中一惊,璇玑子竟然能一次控制六件先天灵器,这表明他神念异常强大,常人能驾驭两件先天灵器就很不容易了;

  另一方面也表明璇玑子门派底蕴深厚,竟然可以随身带六剑先天灵器,绝对算是修真界的一代土豪了!

  紫熏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紫衣一眼,紫衣有些羞涩地避开了紫熏的眼神。

  二老祖对阿离说:“阿离,龙魂大人让你今日一并服用去秽丹,还有一颗大补的丹药,你是否一起服用了。”

  阿离点头说:“太祖奶奶,两颗丹药阿离均已服下了。”

  说完阿离看了一眼紫衣,昨天紫衣给了阿离两颗丹药,后来又有些不忍,告诉她其中一颗为忘情丹,另一颗为去秽丹。

  服下忘情丹,进行分离后一定会失去对天火的记忆,紫衣让阿离自己选择。

  一切准备就绪后,大老祖在龙魂钟下方放下一个蒲团,把阿离放在上面,衣袖一抚,阿离立刻沉沉睡去。

  三位洞虚老祖,呈三角形站位,每人之间间隔两丈,然后三人盘坐在地,峨冠博带的龙魂器魂也显化出身形来。

  这时天火盘膝坐在石床上,双眼紧盯着天幕,仿佛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部记住一样。

  而阿离魂魄体突然出现在石台上,她刚刚服下去秽丹,脊椎里隐藏的那根妖根瞬间如积雪消融一般,完全消失不见。

  阿离进来时浑身发出耀眼的红光,在天火的注视下,阿离从一只小狐狸渐渐变成了一名少女,一名赤身裸体的少女。

  阿离缓缓站起身来,面对着天火,她没有去遮挡自己的身体,就那样袅袅娜娜地站在天火面前,身材修长、肤白如雪、明眸善睐、气质空灵。

  天火呆呆地站起身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挪不开眼睛了,阿离是他这辈子见得最美丽的女孩,比青袡、涂山黛、紫熏紫衣姐妹还稍胜一筹!

  阿离看不到自己化形以后的样子,她在化形时想起了小姐姐钟灵秀,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分离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阿离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地对天火大喊道:“天火,拜托你一定要记住我!一定!”

  天火只觉心脏像针扎了一般的痛,仿佛要失去了什么一样,他也大声对阿离喊着:“阿离,我一定会记得你!找到你!等我!”

  石台上红、黄两色光幕大盛,天火和阿离瞬间失去了意识。

  器灵的分离在龙魂钟的帮助下,进行的非常顺利,仅仅过了一刻钟,一道黄色的石台虚影包裹着一个黄色的小人从阿离额间飞出,璇玑子急忙召回玉净瓶,将那个黄色虚影吸入瓶中。

  璇玑子第一时间将大量灵力注入玉净瓶内,激发天火的魂魄,天火魂魄体悠悠醒来,浮出瓶口。

  看到璇玑子后,天火迷迷糊糊问:“师父,这是哪里?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璇玑子欣喜若狂:“天火,你还记得为师!太好了,你最后的记忆在哪里?快告诉为师!”

  天火有些不确定地摸摸脑袋说:“师父,我记得昨晚被一只青牛精追杀,好像受了伤,然后就想不起来了。”

  “哎呀!”天火努力回忆时,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忍不住蹲了下来喊道:“师父,我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只要一想,我的头就好痛!我的伤势是不是很严重?”

  璇玑子柔声说:“乖徒儿,不要怕,你就是受了点小伤,睡一觉起来,就什么都好了。”

  璇玑子轻轻一拂袖,天火的魂魄体直接睡着,又缩回了玉净瓶里。

  璇玑子轻抚着玉瓶,长叹一声说:“天火,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师父带你回家!”

  二老祖这时出生提醒道:“璇玑道友,不要忘了我们昨日的约定!”

  璇玑子目光复杂地看了看手中的玉净瓶,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阿离也醒转过来,二老祖和紫熏、紫衣急忙上前问:“阿离,你还好吗?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阿离茫然地看了一下四周问:“我是谁?阿离是谁?你们是谁?”

  轩辕坟众人先是一愣,竟然齐齐露出了欣喜之色,阿离如果能把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那是最好的,这样她会很快就认同自己轩辕狐族的身份,这是轩辕狐最想看到的情况。

  紫衣为阿离做着身体检查,无意中从阿离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悲痛,紫衣心中长叹一声,回身禀报说:“各位老祖,阿离身体状况良好,没有受到损伤,但是记忆恐怕受损,还得等待进一步观察。

  大老祖非常高兴,让三老祖速速把阿离带回族群修养,并指定二老祖亲自负责阿离的教导工作。

  三老祖叫阿离跟她走,阿离好奇地看着璇玑子和他手里的玉瓶问三老祖:“那人是谁?为何如此熟悉,还有他手中的玉净瓶,我好喜欢,太爷爷,你能帮我要来吗?”

  三老祖急忙挡住阿离的视线说:“乖阿离,那是咱们轩辕坟的一个客人,客人的东西不能随便要,改天太爷爷带你去府库,让你随便挑玉瓶玩,想要多少都行。”

  阿离似乎完全忘记了天火的存在,只念着那个玉净瓶,不是很高兴地跟三老祖走了。

  大老祖对璇玑子拱手道:“璇玑道友,此间事情已了,两个孩子都没有受到伤害,轩辕坟也不便久留道友,不过不要忘了炼制去秽丹的事情。”

  璇玑子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大老祖说:“道兄客气了,璇玑子本来也打算告退的,这里是炼制三颗去秽丹需要的药材,贵处什么时候准备齐药材,派涂山紫衣姑娘去联络我,我就会着手开始炼制。”

  大老祖拿起丹方看了半天,皱着眉头疑惑地问:“炼制三颗去秽丹,需要这么多灵药吗?这也太多了!”

  璇玑子嘿嘿一笑:“道兄,你觉得我会把去秽丹的丹方直接交给你吗?这里大部分药材确是炼制去秽丹所用,多出来的一些是用来迷惑别人,以免丹方外泄。如果道兄觉得不合适,那小弟也没办法了。”

  大老祖皱眉、咬牙,终于还是没有和璇玑子撕破脸。

  大老祖将丹方递给涂山紫熏,吩咐涂山紫熏核对府库药材,没有的药材再委托商会和坊市购买,不要一次大量采购,以免奸商坐地起价。

  大老祖安排完毕,对璇玑子呵呵一笑:“让道友见笑了,你的丹方确实值钱,对轩辕坟来说也是不小的压力。

  现在已经巳时了,不耽误道友赶路,让我二妹和紫衣送你下山吧,路上你可以和紫衣沟通下,如何交割药材的事项。”

  二老祖和紫衣送璇玑子下山,璇玑子一路上也没有找到和紫衣说私话的机会,当然这也有二老祖一直在旁边,涂山紫衣刻意回避的原因。

  直到沮水桥畔,眼看要出轩辕坟的大阵屏障了,璇玑子急得有些抓耳挠腮起来,突然脑中灵光一现。

  璇玑子摸出三个玉瓶说:“多谢二老祖和紫衣姑娘亲自送我下山,我这里有三瓶丹药是给阿离的,刚才忘了拿出来。这是我亲自炼制的,供金丹期和元婴期修士服用,我这做师父的以后难以再照顾阿离了,拜托你们一定要把药带给阿离”。

  说完,璇玑子把三个玉瓶递给二老祖,二老祖伸手来拿,突然璇玑子手一滑,三个玉瓶向地面掉去。

  二老祖急忙探身去抓,就在这极短的时间里,璇玑子指指紫衣,又指自己,伸出手掌,做了个“五”的意思。

  这是二老祖已经起身说:“多谢道友大义,慢走,不送。”

  璇玑子有些讪讪地躬身告退,出了大阵屏障,眼望着二老祖和紫衣破空而去很久之后,璇玑子有些失魂落魄地往来时方向走去。

  突然玉净瓶跳了出来,问道:“璇玑子,你刚才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璇玑子望着前方出神,漫无目的地走着回答:“我的意思是,我等你,五年之内务必来见我一趟!也不知道紫衣姑娘看懂了吗?”

  玉净瓶突然又说:“修道人对时间观念没那么重视,如果紫衣姑娘以为你说的是五百年怎么办?”

  璇玑子脸色大变,立刻就想回去解释。

  哈哈哈,其他器灵也从储物袋里钻了出来,一阵爆笑讥讽璇玑子。

  璇玑子尴尬的老脸一红,不再理会这些无聊的器灵,回望轩辕坟说:“待有相见之日,我定会说出心中之话!紫衣姑娘,你等我!”

  说完,璇玑子转身,大步而去。

  (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故事已经完结;第二卷《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故事即将展开,明天不见不散!)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