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三十二章 灵玉学堂

第三十二章 灵玉学堂

  阿离一路上都保持着耐心和微笑,她静静地听着,玉冠卖力地讲着。

  不得不说玉冠有一副好口才,天运灵玉族的来历和轶事,在他嘴里变得非常生动有趣,也让阿离对轩辕坟三脉有了更多的了解。

  虽然一路上九成的话都让玉冠一个人说了,但是阿离每每在关键时候的一个提问或一个赞叹,总能让玉冠带出更多的话题,所以一路上,阿离其实没有说多少话,但是玉冠却没有感觉到讲得尴尬。

  小径毕竟是有尽头的,不久之后,阿离和玉冠就到达了天运灵玉族的驻地。

  轩辕坟一宗三脉都有自己的学堂,任何一脉的高级修士授课时,其他两脉的子弟也有资格来学堂听课。

  灵玉学堂是轩辕坟里最小的学堂,因为天运灵玉族的族人本来就很少,关于天运灵玉族的繁衍方式,一直是妖族的几大未解之谜之一。

  所有的灵玉族族人在达到金丹期化形之前,是不会和外人接触的,外人包括九尾狐族和九头雉鸡族。

  灵玉族族人虽少,但是每一个族人现世之后,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为,这也让天运灵玉族走了一条精英化路线,拥有不错的战力,所以天运灵玉族在轩辕坟内能有四分之一的话语权。

  天运灵玉族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玉器,所以他们在炼器方面非常擅长,在整个妖界都有一定的名气,今天授课的玉衡长老,是天运灵玉族内最好的化神期炼器师。

  一般只要他开坛授课,就会吸引大批轩辕坟三脉弟子前来听课,因为武器、法宝是修真之人最重要的伙伴,重要程度甚至超越了道侣。

  今天的情况也一样,阿离今天特意提前了一些时间出来,但是等她和玉冠赶到灵玉学堂时,学堂内已经坐了将近三成的人。

  玉冠想把阿离安排在学堂第一排的座位上,但是被阿里婉拒了,她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所以和玉冠道别后,她在学堂里找了个靠后、靠边的座位,安静地坐了下来。

  当阿离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身素衣,又低头收敛气机,很容易让别人忽视她的存在,半天也没人从阿离身边经过,这正是阿离想要的效果。

  阿离从乾坤袋里取出一片碧绿的叶子,这才是她今天听课的主要目的,虽然云罗伞和幽冥爪是非常适合狐族功法的灵器,本身品质也非常高,但和这片叶子比起来,它们在阿离的心里还远远不够分量。

  “一叶障目”,它代表着阿离一段美好的回忆,更是一段友情的鉴证,玉叶还在,友人却不知道现在何处。

  在阿离完全接受轩辕坟的同胞之前,这片玉叶才算她真正的朋友,会时时拿出来思念一下。

  一叶障目作为一件极品灵器,已经觉醒了一些意识,可以和阿离做一些简单的交流。

  不过它目前的意识水平最多只能算是傀儡状态,想要最终蜕变成先天灵器,还需要不断地提升自身的悟性,等到机缘来临之时,才可能继续晋阶。

  阿离用拇指的指肚轻轻抚摸着一叶障目的玉质叶片,送出一股意识说:“小叶子,今天讲课的大师,可是你们玉族的一位前辈,估计今天的课程对你晋阶有非常大的帮助,你有没有特别高兴呀?”

  一叶障目上传来一阵意识波动,它表示非常高兴:“阿离,我好想早日晋级成先天灵器,那样就可以和你自由的说话交谈,还可以保护你、帮助你、让你不再如此孤独。”

  阿离微笑着对一叶障目说:“小叶子,你不要着急。你离晋级先天灵器还有两步呢。不过以你们玉族悠长的寿命来说,很快你就会晋级到先天灵器,我对你有信心!一会儿要好好听课哦~”

  “请让一让!”突然一个高傲的声音在阿离的耳边响起。

  只见一位身穿五彩霓衫的美丽少女正站在阿离的身边,虽然脸上保持着笑容,但是笑容下的高傲和不屑却一点都藏不住,她想要坐在阿离旁边的那个座位上。

  阿离出于礼貌的对她笑一笑,侧身让出一条路来,那名少女从阿离身边挤了过去。

  不知是否因为她的五彩霓衫过于复杂厚重,还是脚下没有站稳,那名少女在经过阿离身边的时候,绊了一下。

  五彩霓衫少女的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她的手臂乱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稳定身体一样。

  阿离急忙向后一仰,避开了少女手掌的袭面动作,少女尖尖的指甲从她的鼻尖险险擦过,几乎都要碰到她的鼻尖。

  少女锋利的指爪没有碰到阿离的面部,却继续向阿离手握一叶障目的手腕划去。

  阿离微微一皱眉,手腕向上一抬,正磕在少女的手腕之上,将她的手臂弹开了,但这一撞之力将阿离手中的一叶障目撞飞了出去!

  阿离轻哼一声,食中二指向被撞飞的一叶障目遥遥一指,手指往回一扣,一叶障目就像被一条无形的丝线牵引一般,又飞回到她的手里。

  那名五彩霓衫少女借助前排的椅子站稳了身子后,假装焦急地说:“姐姐,对不起啊!我刚才绊了一下,没有站稳,没有碰伤你吧?”

  阿离礼貌地笑笑:“妹妹,没关系,你也没有扭伤吧?”

  其实刚才那一撞,阿离猝不及防之下,手腕已经受伤了,变得青紫一片。

  阿离可以确定那名少女来者不善,她撞击阿离手腕的力度非常大,根本不是要摔倒时的正常反应。

  但阿离并不想当场发作,她深呼吸两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把青紫的手腕缩回到衣袖之中,决定今天不会让这些腌臜的事情干扰自己的心情。

  可那名少女却没有这样的觉悟,她一屁股坐到阿离的身边,开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姐姐,你好面生呀!你长得这么漂亮,实在让小妹羡慕不已,不过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姐姐,你这套素色纱裙非常好看,不知从哪里可以买到呀?”

  “姐姐,你手里的这片玉叶真的好好看呀!小妹好喜欢,我想用这支玉镯和你换,可以吗?”

  说完,少女褪下手上的玉镯,递给阿离看。

  阿里并没有去接少女的玉镯,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妹妹,对不起。这片玉叶对我非常重要,我不打算拿它交换任何东西。”

  少女有些不高兴了:“姐姐,我这个玉镯可是中品灵器呀,至少可以换几百枚你手中的那种玉片!你不换就是看不起我!”

  阿离知道少女是故意来找茬的,呵呵一笑道:“对我有意义的东西,千金不换;对我没有意义的东西,一文不值。所以感谢妹妹的美意,马上就要上课了,我们不要说话了。”

  少女站起身来,愤怒地大叫:“姐姐,你好不识抬举呀!这样天大的好处放在你面前,你竟然还拒绝,那你分明就是针对我了?”

  阿离笑着摇摇头说:“我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你也不必要喊得那么大声?”

  少女轻蔑的一笑说:“一个小小的妖丹期修士,仗着有一些身世背景,竟然如此嚣张?

  喊你一声姐姐,是看得起你,但是你要自取其辱,就怪不得我了。

  走,我们出去切磋一番,让姐姐我教你如何做妖!”

  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妖修,看到那名少女挑战阿离,纷纷起哄,非要让两个人好好打一架。

  阿离正在思索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突然一个冷峻的男声传来:“姬云儿,玉衡大师马上就到了,如果你继续在学堂内捣乱,我就把你直接轰出去!”

  五彩霓衫少女姬云儿急忙侧头看了一眼发话的人,原来是九尾狐族的涂山冲,今天由他负责维护灵玉学堂的纪律。

  姬云儿看到涂山冲后,立刻变得眉开眼笑起来,腻声说:“冲哥,今天是你维护学堂的纪律呀。你不要误会哦,我就是和阿离师妹开个玩笑,没有想捣乱。

  你看我这不是坐下了吗?你不要对人家这样凶巴巴的,你知道云儿超级喜欢你?最听你的话了。”

  姬云儿泼辣大胆的话语,令涂山冲都不由得脸上一红,微怒道:“云儿,你少胡说,坐那么后面干什么?快过来,坐到第一排来!”

  姬云儿开心无比:“冲哥,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让我坐在你身边!我好开心,我这就过去!”

  当姬云儿从阿离身边擦身而过时,借着身体遮挡,一脸不屑地对阿离空张了几下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是阿离通过她的嘴型,却可以看出姬云儿说的是:“今天算你运气好,后面你给我等着!”

  既然姬云儿走了,阿离也懒得继续和她纠缠,她对涂山冲感激地一笑,就低下了头。

  旁边看热闹的人一看打不起来了,也就跟着散开了,不过阿离想要低调的计划也被破坏了,这下学堂内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就是阿离。

  大家认出阿离之后,阿离身边的座位就一直空着,有些来晚的学员宁愿在学堂后面站着听,也没人愿意坐在阿离的身边。

  阿离此刻的心态非常好,并没有因为没人坐到她身边,而感到尴尬。

  阿离从乾坤袋里取出信笺、炭笔和垫板,准备一会儿认真听讲,并做好记录。

  这是一个身影,从阿离背后走过,拉开椅子,坐在了阿离旁边的座位上,阿离侧头一看,原来是玉冠。

  阿离知道玉冠是怕她尴尬,所以才会坐在她身边来,虽然她自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但是还是感激的对玉冠一笑。

  玉冠刚想对阿离说些什么,阿离指指讲台方向说:“我们认真听课吧。”

  此时玉衡大师已经来到了学堂内。

  玉衡大师身材挺拔、面白如玉,他的相貌和玉冠有几分相似,虽然是中年男子的打扮,但是无论相貌还是气质,都比玉冠高出不少。

  玉衡大师登上讲台,并没有和学员进行太多的互动,直接进入当天的授课内容。

  “各位同学,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课程是《灵器育灵养灵--技巧篇》!”

  “大家都知道,在炼器、炼丹方面,人族水平远超于我们妖族。像我这样在族群内被称为大师的炼器师,在人族里面最多算是中等偏上水平。”

  “今天这堂课程,我准备了很久,但因为有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有得到过验证,所以一直没有把这堂课程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但是在不久前,人族的一位知名的炼器大师来过轩辕坟,我有幸和他聊了一个时辰,他解答了我很多在育灵、养灵方面的疑惑,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课程。”

  “我想这个课程同样对大家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今天要求大家认真听讲、认真记录。”

  “……”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