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五十三章 银魂之魄 上

第五十三章 银魂之魄 上

  除了三位老祖和涂山紫熏、紫衣两姐妹外,涂山冲是九尾狐族唯一知道阿离要进行醒脉仪式的人,他竟然显得比阿离还要紧张。

  当天交完值守任务之后,涂山冲赖在涂山紫熏的洞府里不走,在涂山紫熏面前不停地踱着步子转圈圈。

  开始涂山紫熏并没有理他,仍旧批示着手里的公文,结果涂山冲越转越快,很快整个人在屋里都快能拉出残影来了。

  终于涂山紫熏忍不住了,抬手砸出一块玉镇纸,涂山冲急忙闪身躲过,又不敢让那块玉镇纸掉在地上摔坏。

  虽然玉镇纸是涂山紫熏自己扔出来的,但是碎了的责任一定会算在涂山冲头上,到时候责罚是免不了的。

  涂山冲一个虎扑,在玉镇纸落地之前,稳稳地躺地借助,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腆着脸把玉镇纸重新放回到涂山紫熏的桌上。

  涂山紫熏没好气地看了看他说:“下了班不回去好好休息,在我这里转圈圈?说吧,有什么事情?”

  涂山冲嘿嘿笑着说:“首座,你知道的,我就是想问问阿离表妹举行觉醒仪式的事情。”

  涂山紫熏瞪了涂山冲一眼说:“三老祖可是你嫡亲的太祖爷,你问他不比问我更清楚啊?”

  涂山冲长叹一声说:“首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太爷爷那个臭脾气,他不想说的事情,我问死他也不会告诉我,还不如直接来问你的好。”

  涂山紫熏继续批改着公文说:“好吧,以三老祖的性格确实不会告诉你什么,那你说你想问点什么吧?”

  涂山冲立刻来了精神:“首座,这个觉醒仪式有没有危险呀?仪式举办完,阿离表妹是不是立刻就变得很厉害了?”

  涂山紫熏抬头,很正式地说:“第一,这个觉醒仪式我们轩辕狐族有几万年都没有做过了,因为一直没有银魂之魄血脉的同族出现,族群内现在存世的老祖和长老们都没有亲眼见过这个仪式。”

  “啊!”涂山冲吃惊地大叫起来:“都没人见过?那他们就敢动手操作呀,这不是拿阿离表妹的生命做实验吗?”

  涂山紫熏一抬手又把毛笔扔了过去,涂山冲手忙脚乱地接住毛笔,但两个手却被墨汁染黑了,他急忙把毛笔递还给涂山紫熏。

  涂山紫熏怒目看着涂山冲说:“涂山冲,你小子再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出去!”

  涂山冲低头献媚地说:“首座大人,您别生气嘛。是我口没遮拦,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阿离表妹的安全嘛!”

  涂山紫熏接过毛笔继续忙着手中的工作说:“你就放一万颗心吧!这些老祖和长老哪一个也不比你关心阿离少!

  虽然他们很久没有举办过觉醒仪式,但是这么重大的仪式,在族群的典籍中有大量的记录,仪式的用品、细节及特殊情况全部都有记载。

  三位老祖反复研读和比对了那些典籍后,重新整理出一个完整的觉醒仪式纲要,绝对能确保此次仪式的成功,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涂山冲使劲点头说:“首座,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放心了嘛。对了,那还有第二呢?阿离觉醒了银魂之魄后,实力会不会暴增?”

  涂山紫熏说:“你是担心阿离元旦大比时会吃亏吧?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银魂之魄血脉觉醒虽然可以让修为提升一些,但不可能帮助阿离在元旦大比前达到金丹期的境界。”

  涂山冲皱着眉头说:“难道银魂之魄就这点作用,那还费这么大劲儿去觉醒它干什么?”

  涂山紫熏干脆放下手里的毛笔说:“涂山冲,你为什么就不能去好好看看书呢?关于银魂之魄有什么用,随便找一本典籍你就可以看到了。”

  涂山冲委屈地说:“首座,你以为我没有去看书呀?书里写的含糊不清,只把觉醒之后的那些前辈的事迹和贡献写得天花乱坠,但银魂之魄自身究竟有何优势,根本没有详细描述,要不我能来问您吗?”

  涂山紫熏说:“这倒是实情,因为银魂之魄是我们九尾狐族最重要的秘密之一,所以不可能在典籍里面写得太详细了。”

  涂山冲面色有些凝重问:“首座,不会我也没资格知道这个秘密吧。”

  “你?”涂山紫熏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涂山冲说:“勉强算是有资格吧。”

  涂山冲立刻开心起来说:“首座,那你赶快给我讲讲银魂之魄的优势呗。”

  涂山紫熏无奈地说:“东胜洲的修道之人,主要研习五行、阴阳、星辰三种属性的力量,绝大部分人修炼功法都在这三个体系内,所以人族和妖族虽然有真元之力和妖力的区别,但是功法在属性上却脱离不了这三大类。

  而在这三类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属性,比如说毒属性就是木金属性的变异,风属性就是金火属性的变异,而银魂之魄也是一种变异属性,是水属性的一种变异属性--冰寒。

  而且银魂之魄是变异水属性中品级最高的变异属性,它的最高境界被称为‘极度深寒’,据说修炼至最高境界,可以将所有生物的躯体和灵魂直接冻住,瞬间摧毁。”

  涂山冲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银魂之魄竟然不属于常规的修炼属性,碰到这样的对手,确实不易对付。

  涂山冲立刻又想到了什么,急忙问:“可是我们九尾狐族大多数都是土、火属性为主,怎么可以冰寒属性的功法呢?”

  涂山紫熏呵呵笑道:“问得好,你自己已经找到了要为阿离做觉醒仪式的原因了。”

  涂山冲眼睛瞪得很大,吃惊地问:“首座,难道这个觉醒仪式能让阿离的灵脉属性转换成其他属性吗?”

  涂山紫熏摇摇头说:“你这么说是不正确的,置换灵脉,那是旁门左道,害人害己。阿离做的这个仪式叫做觉醒仪式,是因为他的主灵脉被隐藏了,通过这样的仪式才可以唤醒阿离体内真正的主灵脉,那她以后就可以修炼寒冰法术了!”

  涂山冲忍不住击了一下掌说:“赞!想想阿离以后对敌使用的是寒冰法术,对手一定会惊慌失措,那阿离取胜的概率就会大出很多,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呀。”

  涂山紫熏说:“别白日做梦了,你的资质已经够好了,这一万年里,你的修炼资质仅次于阿离和涂山悠悠了,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如此眷顾你们这一脉!”

  涂山冲哈哈大笑:“首座,你们二老祖系不用羡慕我们,这些年族群里的重要职务不都是大老祖和你们这一脉来承担吗?我们这一脉可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呀。”

  涂山紫熏说:“你们这一脉太沉迷于修炼了,不肯派人来宗门主事,就是想多些修炼的时间,把这些俗事、杂事都扔给我们两脉人,你们自己图了个轻松自在。

  最可恨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快滚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去显化洞门口值守,要确保觉醒仪式万无一失!”

  涂山冲立刻抱拳说:“首座,您放心!涂山冲敢不拼死效命,必保老祖和阿离的安全!那属下先告退。”

  涂山紫熏看着涂山冲的背影摇摇头,继续拿起笔批阅起公文来。

  第二日清晨,涂山紫熏就以狐族三位老祖闭关为由,将显化洞三里范围内列为禁区,不允许轩辕坟所有弟子靠近。

  这只是第一道警戒措施,第二道由涂山冲带二十名狐族嫡系子弟在显化洞周围二十丈外戒严,第三道由涂山紫熏和涂山紫衣隐于暗处,做为最后一道防线。

  其实在轩辕坟内部,九尾狐族完全没有必要保持这么高的警戒级别,但是涂山紫熏知道最近其他两族也在窥视狐族的动静,所以做的虚虚实实,让其他两脉如坠云里,这样效果就达到了。

  显化洞内,此时只有三位老祖和阿离四个人。

  阿离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素袍,早上刚刚斋戒沐浴过,显得非常清丽素雅;而三位老祖今天打扮的也非常正式,竟然一起穿上了平时祭祀祖先时才穿的礼服。

  显化洞内被布置得十分繁琐,各种修真资源堆积如山,排出了一个很大的阵法,阵法阵脚、阵基大部分是以水属性修真资源为主,还有不少的寒冰玉石、冰魄珠等冰寒属性材质。

  此时显化洞内极为寒冷,几乎到了滴水成冰的地步,因为阿离只着了一身素袍,进到洞内不禁打了几个寒颤,这种寒意不是她的修为能抗衡的。

  大老祖立刻让阿离盘坐在显化洞正中的一张火红色的玉石床上,这正是三位老祖平时所坐的昆吾焚天玉床,这时被挪到了显化洞的正中央。

  阿离坐到昆吾焚天玉上,立刻觉得身体暖和了很多,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不知道要这么多冰寒属性修真材料干什么。

  二老祖温柔地对阿离说:“阿离,你不要怕,银魂之魄就是一种冰寒属性的力量,唤醒它只能用冰寒属性的材料,所以我们才会备下这么多。

  让你坐在昆吾焚天玉上,就是想借着焚天玉的阳气护住你的心脉,免得在唤醒过程中,你被这些冰寒材料冻伤了,保持心脉畅通,保持灵台清明,才有可能顺利唤醒银魂之魄。”

  阿离点点头说:“太奶奶,阿离不怕。知道你们不会害阿离,阿离一会儿会全力配合,请太爷爷、太奶奶放心!”

  三老祖也开口了:“乖孙儿,一会儿可能会有些痛苦和寒冷,但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是我们九尾狐族的希望,加油!”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