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六十七章 元旦大比 5

第六十七章 元旦大比 5

  比赛重新开始,再也没有人敢质疑管理层的权威性和初赛项目的公平性,这种更贴近于实战的比赛项目,不再拘泥于修士的修为境界,而更注重测试每名参赛选手的实际战力。

  这样的比赛对于那些境界稍低、但是实力不错的修士来说,无疑是巨大的鼓舞,同时也给轩辕坟众修士以后的修炼方式指明了一条新的道路。

  接下来的比赛进行得非常顺利,不少比赛组里出现了不是该组境界最高的选手获得第一名的现象,再次印证了境界只是实力的一部分,而实战能力才是真正强大的保障。

  阿离因为境界较低和修炼时间却不短等原因影响,被分到了第七十九组,这一组有六名金丹期初阶,四名金丹期中阶,两名金丹期高阶和一名金丹期圆满,再加上只有妖丹期巅峰的阿离,正好十四人。

  这一组虽然只有一名金丹期圆满修士,但是整组实力偏弱,又是倒数第二组,所以大家对这样的选手安排并没有太大的异议,因为第八十组里境界最高的选手竟然只有金丹期高阶。

  这场焦点之战引起了所有观众的注意,比赛场内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第七十九组的比赛上。

  突然安静下来的现场,令最后一批参加比赛的选手们莫名地紧张起来,但这些变化好像对阿离并没有什么影响。

  阿离在进场之前就取出了云罗伞,注入妖力迎风一抖,巴掌大小的云罗伞就变成了正常伞的大小,淡黄色的伞面、古朴的伞柄。

  观众们都知道阿离是越级参加金丹期的大赛,可在修真界想要越级打败对手的难度太大,必须要有一些特殊手段辅助,所以阿离一上来就使用灵器,都在大家意料之中,并没有引起太大质疑声。

  反倒更多人想看看,借助了灵器的阿离能否从初赛中脱颖而出。

  这一组选手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家事都还不错,看到阿离拿出灵器后,其他人也纷纷亮出了自己的法宝,竟然还有五件灵器,没想到排名倒数第二组的比赛,竟然同时出现了六件灵器,其他八人大多也持有极品法器。

  这下观众更兴奋了,大家又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了,看来阿离想凭灵器相助胜出的希望不大,还需要有些真本事。

  涂山冲看得皱起了眉头,这一组里面有三脉的好几位嫡系弟子,虽然境界不高,但是手里的灵器和功法不会比阿离差多少,看来将会是一场恶战。

  这一组有两名女修士,其他男修士非常有风度地让阿离她们二人先进入了比赛场地。

  阿离进入比赛场地后,并没有选择中心区域,而是退到一侧,基本上算是到了边缘位置,而另一名女修却没客气,直接选择中心区域站好。

  随着所有选手进入比赛场地,八座防护阵同时亮起,除了第七十九组外,其他各组的混战立刻开始了。

  而第七十九组稍微停顿了一下,所有人都以为阿离会抢先出手,但是阿离却干脆后退两步,做了个请的动作,意思自己不会和大家争夺站位。

  场下一片哗然,同组选手则是面面相觑,难道阿离准备放弃比赛了吗?

  同组的选手也来不及细想了,他们还要争取优胜,二十息时间转瞬即逝,他们只不过犹豫了一下,立刻争夺起站位来,不过所有人都留了手,担心最后时刻被阿离渔翁得利。

  直到第二次灯亮,阿离根本没有挪动过地方,第七十九组内的站位抢夺已经结束,大家的位置有了大变样,另一名女修竟然还能守住靠近中心区域的位置。

  这时所有参赛选手都在阿离的另一侧,阿离处于绝对的不利位置,这下就连大部分长老都觉得阿离初赛胜出的可能性不大了。

  涂山冲更是气得三尸暴跳、七窃生烟,难道阿离表妹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好好比赛吗?那她就不该答应出赛,这样出局简直太丢人了。

  涂山冲想法刚落,第三次灯又亮了起来,光球出现!

  就在万众瞩目之下,阿离突然动了,她快如闪电般把手中的黄伞撑开了,伞面对着面前的其他十三名选手,只看伞面上喷出一股蓝白色夹杂着黄色的气劲,化作冲击波一样的波纹,向十三位刚刚准备起飞的选手衍射而去。

  第七十九组内其他选手只觉一股彻骨的寒意和透骨的酸麻扑面而来,让他们体内的妖力运行立刻一滞,起飞的速度立刻就降了下来。

  靠近阿离的几个妖修甚至感觉身体瞬间被冻僵了,骨头也变得酸软无力,竟然从几尺到丈许的空中掉了下来。

  阿离撑开云罗伞后,又迅速收伞,她的目的只是让其他选手速度降下来,并没有想伤人,阿离同时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道漂亮的白色弧线,迅速向防护阵顶部的光球飞去。

  因为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被阿离的冰寒妖力和云罗伞的蚀骨之力侵袭,速度受到了影响,阿离竟然是第一个冲上高空的人。

  很多人惊呼起来,涂山冲更是跳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阿离这一手太漂亮了,没想到她的云罗伞有这么大的威力,竟然可以影响到全场的对手。

  九头族和天运族的四位洞虚期老祖之前一直保持风轻云淡的表情,这时表情也变得丰富起来,那位天运族的洞虚老祖更是忍不住开口道:“是冰寒之力!你们三个老狐狸,难道这丫头已经觉醒了银魂之魄?你们三个把我们几个骗得好苦呀!”

  狐族三老祖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看你们几个老家伙大吃一惊的样子,太爽了。我这嫡亲曾孙女还不错吧?”

  九头族一位洞虚老祖说:“嗯,不止是血脉力量厉害,这丫头的头脑和应变也非常厉害!我看这场多半是她赢了,不知道你们三个是怎么调教的!”

  阿离冲天而起,接近防护阵顶部光球群时,再次开伞,把伞当做漏勺,用伞的内侧直接卷起空中三分之一的光球,左手迅速连续抓握,只听“啵啵”的轻响声连续响起,阿离手背上的星型标志越来越多。

  第七十九组其他的选手又急又怒,几乎同时出手攻向阿离,阿离仍然专注地去捕捉捏碎光球,不过右手手腕一抖,将张开的云罗伞伞面朝下,大量的妖力立刻灌注伞内。

  只见云罗伞的伞面瞬间从四尺二寸变为了九丈九宽,一个巨大的伞面向下压来,几乎把其他选手全部罩于伞面之下,巨大柔韧的伞面挡住了各种灵气、法器、拳脚的攻击。

  伞面上不断爆出各种光华,这些攻击通过伞骨、伞柄再传导到阿离手上,虽然云罗伞可以削弱这些攻击,但十余名等阶比阿离还高的选手同时攻击云罗伞,这种攻击也不是阿离能抵挡住的。

  阿离闷哼一声,果断弃伞,并借着伞柄上传来的劲力,在空中加速,追上最大的一蓬光球,继续捕捉光球。

  而被阿离弃下的云罗伞,瞬间缩为巴掌长大小,从空中慢慢飘飞下来。

  这时空中的光球只剩下七十多颗了,阿离一看其他人已脱困,立刻双袖挥舞起来,强大的回旋气劲将其余的光球完全打散,卷向防护阵内的各个角落。

  还有几个选手想要阻止阿离捕捉光球,可是另一名女修知道现在阻止阿离已经没有意义,唯一的方法是比她捕捉更多的光球,一咬牙回身去追身边的光球去了。

  其他选手看到她这样做,也不再纠缠阿离,转身去捕捉剩下的光球。

  阿离抬手将空中慢慢飘来的云罗伞抓在手里,没有继续在中心区域抢夺光球,而是后撤到防护阵的一侧,和其他选手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顺手捕捉着散落在她附近的光球。

  涂山紫熏看到这里,终于心中大定,呵呵笑了起来,对涂山紫衣说:“紫衣,阿离这丫头平时太喜欢模仿你,给人一种高冷素淡、难以靠近的感觉,有时候我都怀疑她不是涂山悠悠的女儿,而是你的女儿。

  可是今天看她的作战方式,飘逸潇洒、举重若轻,真是像极了涂山悠悠。唉,这是遗传了涂山悠悠强大的战斗本能,真让人羡慕呀!”

  涂山紫衣淡淡一笑:“阿离这孩子聪慧无双,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去取胜,这是天赋,别人也教不了她,我就是好奇,她能给我们多少惊喜呢?”

  涂山紫熏认真地观察了片刻说:“应该能进三十二强,再往前就得靠运气了。”

  涂山紫衣说:“那就很厉害了,她现在还是妖丹期呢,希望这次比赛结果可以回击那些流言了,阿离在轩辕坟受的委屈太多了。”

  阿离后面的表现中规中矩,又捕获了四颗光球,其他选手捕捉的光球虽然有多又少,但是最多的不过十几颗,最少的只有两三颗,最终阿离很轻松地胜出了此场比试。

  比赛一结束,场上立刻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决出了八十名复赛选手,马上可以进入金丹期大比的正赛了。

  初赛里的惊喜不少,也让大家看到了平时一些并不出名的修士,其实也有不错的实力,只是没有展示的舞台,现在不少脱颖而出的实力选手成功地俘获了一些拥趸的心,这次大会增强凝聚力的效果逐渐显现出来了。

  令大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胡春秋和阿离,很多人都很期待他们后面的表现。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