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九十六章 一切为了强大

第九十六章 一切为了强大

  傍晚时分,璇玑派众弟子陆续回到了翠湖客栈,今天璇玑派再没有安排酒宴,只有翠湖客栈提供的普通餐食,但是这种级别的客栈提供的普通餐食,也是荤素搭配、味道不凡。

  下午的时候客栈里喧闹了一阵子,所有参加筑基大会的宗门都在下午申时前入住了城内的各个客栈,其中住在翠湖客栈的宗门不下二十家。

  但很快翠湖客栈里就恢复了宁静,大部分宗门都是今天才到达昆州城,一路上劳顿,用完晚饭后,大多数参赛选手都选择了早早休息。

  一些护送参赛弟子而来的掌教和长老则出了客栈去昆州城内访友了,所以客栈内显得格外清净,对大多数参赛选手来说,这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

  滇北盟其他四宗的掌教抓紧最后一晚的时间认真指点弟子,以便他们能在明天的筑基大会上取得好成绩。

  而璇玑派上下却是一片轻松,众弟子晚饭后没有出去,在房间里或院子里有说有笑,他们在等璇玑子回来,好将今天任务的完成情况进行汇报。

  就连天火也没有一点备战的紧张感,他非常轻松地在院子里和两位徒弟说着话,完全看不出他是第二天要参加比赛的选手。

  天火坐在院中小亭里的石桌上,而灰鸢和青牛坐在石桌下的石墩上,两个人各伸出一只左手,天火则将左右双手食中二指搭在两人手腕的脉门上,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神色不断地变化着。

  灰鸢和青牛有些焦虑地看着天火的表情变化,心情随之波动起伏。

  良久,天火挪开了搭在两人脉门上的手指,抖了抖衣袍的前襟,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

  青牛急忙问:“师父,我们的情况如何?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灰鸢虽然没开口,但他也同样紧张地看着天火。

  天火左手抱胸,右手手肘搭在左手手腕上,竖起手臂,用右手食中二指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是他认真思考问题时的习惯性动作。

  灰鸢和青牛已经跟了天火一段时间,看他做出这个动作,就知道师父正在思考,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打扰他。

  两个人都非常耐心、虔诚地看着天火,眼中充满了期望,从他们跟随天火开始,只要天火遇到难题后陷入这种思考模式,还从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看来这次师父是真心在为他们两个人筹划,两人心中即有感激又有期待。

  天火这次思考的时间比之前诊脉的时间超出了一倍,当他额角开始见汗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敲击太阳穴的动作,眼中爆发出异彩来,灰鸢和青牛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里,看来师父想到办法了!

  灰鸢觉得嗓子有点发紧,忍不住问:“师父,是不是有些棘手?你想到如何让我们重新修炼之前境界的方法了吗?”

  天火开心地笑了,笑容十分阳光:“是有些棘手,毕竟人修和妖修是两套修炼体系,中间差异还是很大的,不过凭为师的天才大脑,怎么会被这种小问题阻挡住。”

  青牛急忙说:“师父,那你快给我们讲讲。”

  天火点头说:“不着急,听我慢慢说。你们两个以前修炼的妖族功法太原始、太粗糙了,以至于前期修炼基础打得非常差,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晋级到金丹期,这么先天不足的情况下还能晋级,只能说你们勇气可嘉。”

  青牛想起自己的修炼之路,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熬了四百多年才晋级到金丹期,而武痴三十一岁就到了金丹期,结果实际战力还比青牛高。

  妖修没人指点、没人帮助、没有辅助丹药和法宝,完全靠着自身种族的天赋功法去修炼,每次晋级过程都是凶险万分、九死一生,尤其是到了金丹期之后,雷劫之下妖修的抵抗力更差,渡劫死亡的概率远远超过人修。

  就是因为这种朝不保夕的修炼环境,造成了大部分妖族修士都很残忍暴虐、自私贪婪,做事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因为他们需要和自己的命运赛跑,输了就会失去生命。

  因为生存的手段过于偏激和现实,所以才会被人族修士称之为“妖”,“妖族”由此而得名。

  青牛以前都不敢做这种深层次的思考,想到这些事情就会让他觉得生无可恋,以前的日子每天都会当成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

  后来他来到了璇玑派,前半程也是吃尽了苦头,但当他承认自己是璇玑弟子后,立刻感受到宗门的温暖,生活中不再充满了绝望和暴戾。

  青牛喜欢璇玑派的家氛围,喜欢璇玑弟子之间的友爱真诚和协作争先,他开始变得珍惜现在的时光,珍惜眼前的人和事。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愿意做一名妖修,堂堂正正做一名修士不是更好吗?青牛相信灰鸢也和他有同样的想法。

  天火顿了一下说:“老实说,你们两人的修炼资质并不差,灰鸢是罕见的金风变异灵根,速度天赋非常了得,而青牛则是木土属性灵根,非常平衡的双脉灵根。

  但如果你们不能重修境界、补齐短板,灰鸢还有一线希望晋级元婴期,而青牛你就会止步金丹期了。”

  青牛苦着脸说:“师父,你一定得帮帮我们两个,我可不想几百年后阳寿耗尽而亡,我要晋级,我要变得强大!”

  天火继续说:“其实改变你们的命运,至少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在金丹期持续积累,想办法突破极数,这样结出元婴的概率会大很多,你们两人体内有我引动的天道之力,如果从现在开始全力修炼,大概有两成晋级的希望;

  第二种,服下一颗去秽丹,化去妖根,这样就和人族的肉体一般无二,自然可以重修人族功法,但是当今之世去秽丹已经踪迹难觅,就是还有存世的去秽丹,你们两个肯定也买不起。”

  这时青牛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因为不久前他亲眼见到一颗去秽丹在自己面前被毁掉了,那就是师祖璇玑子干的好事。

  青牛心跳地像打鼓一样,声音非常大,让天火和灰鸢满脸惊异,天火问:“青牛,你为什么听到去秽丹这么大反应,是不是你见过。”

  青牛觉得眼泪在眼眶里不争气的打着转,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的情绪说:“师父,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去秽丹的功效有些激动,您继续说。”

  天火好奇地看了一眼青牛,继续说:“第三种,就是按照我指导的方法重修聚灵、通智、锻体、淬骨、妖丹五个境界,中间可能会痛苦万分、辛劳无比,但是我保证用我的方法绝对有用,你们可愿意尝试?”

  灰鸢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变强大,弟子愿意一试。”

  青牛也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那些苦痛辛劳能有死亡可怕吗?弟子愿意一试。”

  天火伸手拍拍两人的肩膀说:“好,只要你们有这份决心,那我就可以放手施为了!我这几天要继续完善我的方案,等回到璇玑山,我立刻着手帮你们重修前五重境界。”

  灰鸢和青牛感动得热烈盈眶,突然苏幸从旁边飘了过去,悠悠地扔了一句:“自从小师弟九岁做实验害死了全山的鸡鸭,十三岁害死全山的猫狗后,他就有个外号‘鸡犬不留’,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和他一起做实验了,你们两个真行,师伯我佩服!”

  灰鸢和青牛变成一脸的土灰色,天火愤怒地拍着胸口说:“为师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你们对我难道没有一点起码的信任吗?二师兄,你不要跑,哪有你这种挑拨离间的人!给我站住!”

  ……

  璇玑子一直到戌时才回转,看起来精神焕发,回来以后立刻召集璇玑弟子开会,现在这种会议制度是璇玑子最喜欢用的管理手段,事实也证明,开会开的好,对于管理宗门和商会都是有很大帮助。

  璇玑子首先向大家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经过他一天的努力,会见了不下三十个宗门的掌教和长老,达成了一系列修真物资贸易协议,其中已经签订协议的宗门就有七家,这对璇玑商会在滇黔的修真物资生意起到了很好的助推作用。

  在璇玑子的好消息带动下,璇玑弟子也将自己今日任务完成情况做了汇报。

  铁余墨考察了昆州城的炼器水平,所有的修士专营店中都是以一次性的法宝和普通法器为主,灵器则作为镇店之宝,只用来展示,不肯出售。

  各宗门对灵器控制得非常严格,市面上基本没有流通,如果璇玑派适度投放一些灵器,数量不用太多,绝对会引发轰动,占据炼器市场高端。

  苏幸考察了昆州城的炼丹和制药作坊以及城内的药铺,发现那里出售的都是一些低级丹药,药铺和药店的药材、成品药品类很少,药妆这方面更是一片空白,如果能按照天火之前的规划推动丹药、药品和药妆三大门类,绝对会迅速占据昆州城的丹药市场。

  周永、周恒兄弟俩去昆州城查看驼兽、制符和其他杂类经营的事项,昆州城的驼兽、灵宠市场还未形成,基本属于空白;而制符、符宝产业非常原始,只有火焰符、爆裂符、冰霜符等威力不大的咒符,普通人根本无法控制,最低要有拓脉期修为才能使用,基本上没什么销量。

  夏羿插言建议,现在修真制器转军用和民用还是一片空白,如果能在这方面加大研发的力度,将来也是一大盈利点。

  陆启明带着灰鸢和青牛奔忙了一天,把璇玑子、苍耳和易囚徒安排的采购单上的物品全部购买齐备,已经全部清点完毕,交于苍耳和易囚徒了。

  最后汇报的是两组对璇玑商会两套销售班底检查的报告。

  韩艾、夏羿检查了璇玑商会昆州分会的普通货物店铺,这里经营按照总会的章程严格执行,账目清晰,环节无遗漏。

  韩艾、夏羿代表璇玑子对店铺里的雇员进行了褒奖,给分店店长赐予一品丹药延年丹一颗,可增阳寿三年,其余伙计每人加一个月的薪俸,极大激发了昆州分会雇员的工作热情。

  苍耳、君莫扰、易囚徒一路却不顺利。昆州城离璇玑派比较远,璇玑派接手十九皇子的修真贸易生意后,没有足够的人力去更换外围修真贸易店的店长,所以外围分会还是采用原班人马管理。

  这一次突击检查,首先是遇到了昆州修真贸易店店长对苍耳等三人身份的质疑,待发现他是故意拖延时间销毁账目时,已经有部分账目被焚毁。

  等苍耳等三人拿下店中所有的伙计后,才发现问题远不止账目这一块,昆州修真贸易店现在基本上已经处于停业状态,所有的来往账目都是编造,很多修真物资已被店长私自变卖,所有的伙计都和店长有裙带关系,可以说这处修真贸易店已经烂到根子上了。

  苍耳建议,将易囚徒留下昆州本地坐镇,重新招募店员,同时急调四大师爷中的李师爷赶来昆州府清理账目,将实情上报十九皇子,同时让刘三从璇玑山选十名商会骨干赶往昆州府。

  另让滇北盟其余四宗每宗派一到两名弟子来昆州城支援,同时学习商会运作和修真贸易。

  璇玑子同意并补充道:“如果昆州城都烂成这样,那黔南省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次大会结束后,苍耳辛苦一下去一趟黔南省会金筑府,按照这套流程查一遍,如果也是这种乱局,参照此套方法实行。

  既然十九皇子在滇黔的修真贸易已经烂到根上了,我们就不能姑息了,先把两个省会城市的修真贸易店整顿了,然后通报其他州府,之后五路巡查,发现一处问题,就拔掉一处,问题不大的留用察看,必须保证半年之内将滇黔两省十九皇子所有的修真贸易店掌控在我们手里。”

  璇玑派众弟子,突然间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成了手掌生死大权的人,颇有些不适应,璇玑子又勉力了大家一番,最后说:“这几年是璇玑派复兴的第一阶段,大家会比较累,请各位务必努力,一切为了璇玑,一切为了强大,加油干吧!”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