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一零二章 筑基大会 6

第一零二章 筑基大会 6

  微尘道人愣了足有两息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先回身冲着看台上的梁赞大吼一声:“闭嘴,比赛过程中,谁允许你大喊大叫的?念你初犯,饶你一次,如果再犯直接驱逐出场。”

  梁赞缩了缩脖子,老实地坐了回去,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和主持人硬顶没有什么好处。

  微尘道人向观众席拱手道:“各位道友,比赛突遇特殊情况,请稍安勿躁,裁判组会处理这件事情,为了确保后续比赛顺利进行,这一组的比赛先暂停。”

  第九组的其选手被天火异想天开的操作吸引了注意力,很多人都没有及时挪动小鱼,这时主持人宣布比赛暂停,第九组的选手自然是没有异议。

  观众和其他选手选手这时才从错愕中反应过来,现场像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认为天火是犯规的人不少,认为天火没有犯规的人也挺多,一时之间,观众之间和选手之间都分成了两派意见,互相争执不休。

  微尘道人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只好求助地看向清平上人。

  清平上人正在认真地打量着天火,他突然发现这个少年的机智令他十分欣赏,现在的修道人就是被个修真界各种传承和规矩束缚了,好听点墨守成规,难听点叫顽固不化。

  这种僵化的修炼模式,导致整个修真界缺乏足够的获利,修士的整体实力下降,形成了万法疲废的现象,长此下去修真界必然发展成末法时代。

  而像天火这样的善于思考、敢于创新的少年非常少见,如果修真界里多一些这样的修士,说不定能一扫当前修真界的颓势。

  想到这里,清平上人发现越看天火越顺眼,他决定帮天火一次。

  这时微尘道人向清平上人望过来求援,清平上人顺势走到微尘道人身边低声说:“这件事你扛不起,我来处理吧。”

  微尘道人知道师叔是在回护自己,立刻感激地退到一旁。

  清平上人大步走到观众席前,伸开双臂,慢慢举过头侧,目光环视着观众席,正在讨论争吵的观众们都被他的怪异举动吸引了,争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清平上人待声音变小后,朗声说:“各位道友,我是本次大会的执行裁判清平上人,关于是否取消天火选手的比赛资格,大家先不要讨论了,请听我一言。”

  这下场地里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清平上人说:“各位道友,天火选手刚才使用的通关方式,确实出乎我们大会组委会的意料,但是作为本次筑基大会的执行裁判,我有责任呢维护大会的公平、公正,接下来我想表达一下我的个人观点。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抓鱼比赛的规则:不接触水槽,不使用工具辅助,不管使用任何方法,只要能把秘银小鱼从水槽西侧挪到东侧,就算成功。

  如果按照这个规定的内容来评定,天火选手确实是在没有违反上述规定的情况下完成了比赛,成绩应该真实有效。”

  此言一出,全场再次爆发了争论和抗议声,有人起身大声质疑清平上人偏袒天火,反对的人大部分是天道宗和凌云派的人,以及他们两个门派的一些附属门派。

  清平上人高声道:“各位请安静,请学会尊重裁判,至少听我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

  会场内又安静了下来,清平上人用眼神扫了扫刚才使劲鼓噪反对的人,那些人缩了缩脖子,害怕被清平上人揪出来修理。

  清平上人并未深究他们,而是慢条斯理地说:“但~是~,我觉得天火选手在完成抓鱼项目的时候是有些小瑕疵的,我们组委会设定该比赛的初衷,是让秘银小鱼从水槽的西侧“挪动”到东侧,中间的‘挪’字是个关键!

  天火水槽里的秘银小鱼并没有在水槽里挪动,虽然现在因为水槽移位,这边变成了东侧,但是比赛是否算通过,还有待商榷。”

  天道宗和凌云派的弟子立刻眼前一亮,心说:这个清平上人真是滑头,说话大喘气,原来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滇北盟的五位掌教开始一个劲地夸清平上人公道,可是听到清平上人话锋突然转变,立刻觉得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清风上人足够冷静,阻止了其他四人的冲动之举,璇玑子他们四个就要冲上比武台去跟清平上人理论去了。

  司空霸低声怒吼道:“清风,为何要阻止我们?你的道号里带个‘清’字,那个老道和他师兄也带个‘清’字,莫非你们是一家子?”

  清风上人苦笑道:“清风派和大罗派可没什么亲戚关系,非要说我们有什么关系,那就是我们都敬奉‘清微祖师’,门下弟子也按照清微宗的字辈编写宗谱。”

  司空霸恨恨地说:“那说起来,你们还不是一个祖师爷,你当然帮着他们说话了。”

  清风上人说:“我就是想攀别人的高枝,别人也不会理会我呀!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别冲动,那里还有个总裁判没有发话呢,你们着什么急?”

  璇玑子等人勉强压下怒火,又坐下听清平上人要怎么说。

  清平上人话锋再转:“可能有人要说是道录司在设置比赛规则时思考的不够,给选手留下的投机取巧的机会,这个责任不能由选手来承担。

  这一点我们也承认,所以我作为执行裁判,无法评判天火选手是该取消比赛资格,还是大会承认成绩有效算他过关。

  我需要向总裁判和特约嘉宾进行请示,请大家给我一盏茶的时间,我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清平上人快步走向主席台,道录司掌令使清泉上人和天道宗昆州分舵崔哲舵主此时也有些犹豫,毕竟是在这么多门派面前,他们的决策将会影响两个天级宗门的口碑和风评,同时还会影响以后同类事件的处理方法,他二人不得不十分谨慎。

  清平上人蹲在主席台前说:“师兄、崔舵主,你们两个什么意见?”

  清泉上人看看崔哲,意思他先说,崔哲急忙说:“清泉道兄,我只是个特邀嘉宾,在裁判组里挂个名而已,你们两个人才是真正的裁判,你们两个决定吧,我附议就行了。”

  清泉上人只好对清平上人说:“师弟,你对此时到底是什么意见?”

  清平上人说:“师兄,我觉得是我们在比赛规则设置上出了问题,如果现在说不让那小子通过,会被人质疑我们的办会能力和公正性;但是这么简单地就让这小子过关,会助长其他选手投机取巧的心思,不得不防,真是两难呀!”

  清泉上人沉吟片刻说:“如果再次解释完善比赛规则,让天火选手重新参赛,他能接受吗?”

  清平上人没接清泉上人的话,而是侧头看向崔哲,崔哲急忙说:“清平道兄说的没错,确实不能助长选手们投机取巧的心思,但也不能直接取消他的比赛资格,否则难以服众。

  重赛可以,但是这次要重新解读比赛规则,比如水槽不能离开木架,这样选手就没有办法取巧了。”

  清泉上人接口道:“嗯,这个天火机敏练达、思路清晰,是个人才,如果直接淘汰了太可惜,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清平上人点头说:“好,那就按照师兄和崔舵主的意思来办。”

  崔哲其实很想直接取消天火的比赛资格,他觉得留下天火,无疑是会让天道宗弟子在决赛中多一个棘手的对手,但是之前他已经把话说满,如果此时再反对,就显得自己的胸襟不够宽广,也只好点头答应。

  清平上人起身重新走回场地内,伸出双手虚按了几下,等噪声稍减后说:“各位道友,经我们裁判组合议,天火虽然完成了比赛,但是中间有取巧嫌疑,为了公平起见,上一轮成绩取消,我一会儿宣布补充后的比赛规则。

  至于天火选手,裁判组考虑到他机敏练达,擅于揣摩比赛项目,积极使用创新手段,是个难得的人才,所以决定给他一次重赛的机会。”

  “吁~~!”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判罚,令意见分歧的两派人都不满意,只能用嘘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却无法改变这个决定。

  清平上人没有理会那些嘘声:“为了保证大会公平公正的举办,我再次明确一下抓鱼项目的比赛规则:不接触水槽,不使用工具辅助,不管使用任何方法,秘银小鱼必须从水槽现在所在的一侧移动到另外一侧。”

  清平上人讲到这里顿了一下,侧眼看到天火看着水槽发笑,心下大惊,急忙补充一句:“比赛过程中,水槽不能离开木架。”

  天火继续微笑着看向木架,清平上人有些恼羞成怒地说:“木架也不能离开地板。”

  这时天火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清平上人觉得自己终于把天火投机取巧的路都封死了,开心地说:“好了,各位道友,抓鱼的比赛规则修订完毕,我们将按照新的比赛规则重新比赛。天火选手,你有什么意见吗?”

  天火垂头丧气地说:“没有了,你们把轻松取胜的条件都封死了,那我只能凭真本事来通关了。”

  清平上人点点头说:“天火,我非常欣赏你的机智,但是这种大赛正是你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你需要凭实力来获取尊重,总是投机取巧是成不了大事的。”

  天火抬起头看着清平上人,一脸坚毅认真的表情,目光也锐利了起来,整个人气质完全变了,刚才那个惫懒的少年立刻不见了,只见天火深鞠一躬沉声道:“多谢上人指点,小子受教了!”

  清平上人满意地点点头说:“好,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我宣布,筑基大会预赛第九组比赛,现在重新开始!”

  清平上人话音刚落,只听“呔”的一声暴喝声传来。

  天火隔空一掌劈在水槽的近端,水槽带着木架翘了起来,水槽没有离开木架,木架还有两条腿在比武台上支撑着,也不算离开了地面。

  水槽的西端被高高地抬起,沉重的秘银小鱼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从高处的西端向低处的东端滑落。

  因为太一真水的特性,使它牢牢吸附在水槽上,没有半点泼洒出来,秘银小鱼顺着水槽的坡度很快就滑落到东端,只听哆哆哆的声音,是秘银小鱼撞击水槽近端侧板的声音。

  十声响毕,天火又挥出一拳,把翘起的水槽远端压了下来,木架、水槽稳稳地落到了地板上,木架的四个桌腿稳稳落在了之前的原位,水槽里的太一真水晃动了两下就恢复了平静。

  而水槽西侧的秘银小鱼已经“移动”到了水槽的西侧。

  天火笑容可掬地对清平道人说:“裁判,我没有接触水槽,未使用工具辅助,未让水槽离开木架,木架也未离开地板,秘银小鱼已经顺利地从水槽西边游到了东边。

  用时嘛,刚好两息,请裁判记录,确认本次比赛成绩有效!”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