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一一三章 筑基大会 17

第一一三章 筑基大会 17

  那名半鱼半人的怪物走到天火面前,天火借助中心湖水反射的光芒才彻底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半鱼人身材高大,虽然有半截尾巴弯曲着支撑着身体,但是身高仍有将近八尺,比天火还高出半头,如果放入水中,身长应该过丈了。

  半鱼人的下半身从胯部开始是一条硕大的鱼尾,上面布满了像鱼鳞一样的青色鳞片,每片鳞片都有核桃大小,闪烁着悠悠的青光,给人一种十分坚韧的感觉。

  半鱼人的上半身酷似人类,他赤裸着上身,在腰部以上两侧肋部有部分身体被指甲盖大小的青色鳞甲覆盖,保护着两侧肋部。

  他的颈部、下巴、耳后有更细密的鳞甲覆盖,耳朵是格外大,与人族的耳朵不同,像是两个被多根带刺软骨撑起的隔膜一般,从头部两侧眉梢部分延伸到颈部,看上去非常像鱼类的侧鳍。

  还好他的眉眼鼻口和人类基本一样,浓眉大眼、狮鼻阔口,看上去非常有英武气质,再配上他手里所持的三股钢叉,更显得威武不凡。

  这名鱼人走到天火面前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个表达善意的笑容说:“你好,人族修士,你不要害怕,我叫冥泉,是一名鲛人族修士,很高兴能在水晶宫内见到你。”

  天火把手从怀里掏了出来,但仍然攥着那颗琉璃珠,他天生法眼,却无法看出这名鲛人的修为境界,但是他可以看出这名鲛人身上充满了死气。

  天火答道:“你好,冥泉,我叫天火,贸然来到此地,多有打扰,你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鲛人冥泉环视了一下四周,脸上露出浓浓的缅怀之色说:“这里以前叫冥泉水晶宫,是我冥泉一族在东海深处开辟的一处洞府空间,后来这里败落了。”

  天火问:“东海?可这里是东胜洲的内陆,你们鲛人族的水晶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冥泉语气低落地说:“冥泉族本来是东海鲛人八大族之一,后来在对战东海狂鲨族时犯下了重大失误,让东海鲛人族蒙受了巨大损失,东海鲛皇一怒之下,将冥泉族逐出了东海。

  南海鲛人族也不肯接纳我们,我们只好流亡到东胜洲近海一带,境遇十分凄凉,最后我们的族长急于重新壮大,被一名人族修士所欺骗,答应内迁至大陆内部,结果上当受骗,整族陷落于此地。”

  天火问:“你们一个海族为何会想要内迁大陆呢?真是不能理解。那你们现在还有多少族人了?”

  冥泉发出一阵夜枭般的笑声:“内迁时,我还年幼,具体原因并不清楚,反正我们是被人修欺骗了。至于族人还有多少?你看我都用冥泉二字作为自己的名字了,你就该想到,我是冥泉一族最后的族人了。”

  天火哦了一声说:“十分抱歉,不该提你的伤心事。不知冥泉阁下把我召唤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冥泉说:“我最初的目的,你应该知道,我是想把你骗来夺舍于你,借你的身体从这里脱困,然后想办法把冥泉一族延续下去,可惜失败了,我对不起冥泉一族的先人呐!”

  天火摇头说:“你不用感觉遗憾,即使你夺舍我成功了,你出去了也会立刻被人发现,外面看台上至少有七八位化神期的人族修士,他们只需要看你一眼,就会看出破绽。”

  冥泉反驳道:“我有办法避开他们的探查,只是我太虚弱了,无法完成夺舍过程。我族有一种秘法,可以在夺舍后,依然保留原主人的魂魄和意识,只是为我所控制,等真正脱离了危险以后,我可以缓慢吸收宿主的魂魄,最终达成夺舍全过程。”

  天火只觉一阵后怕、脊背发凉,恨声说:“冥泉,你果然够歹毒呀,我虽然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修为境界,不过你这具身体已经彻底腐朽了,随时可能土崩瓦解,你现在根本没有制服我的力量,否则你不会出来跟我谈判。”

  冥泉眼神黯然说:“没想到你竟然天生法眼,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费这么大劲把这里变成这样了,把我本来不多的妖力又耗去了很多。”

  冥泉说完身子轻轻一抖,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囊,迅速消瘦下来,整个人由八尺高缩小到只有六尺来高,身体干瘦,身上的鳞甲从好看的青色变成了幽暗的黑色,在鱼尾的侧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创面,无法愈合,发出腥臭的味道。

  他的脸庞也变得枯瘦无比,眼眶深陷,鼻尖部分已经腐烂掉了,显得鼻孔朝天大张着,之前丰满的嘴唇也消失了,上下嘴唇向后缩去,无法覆盖住牙齿,露出一嘴稀疏的尖牙,每个牙齿都是锥形,他的右耳上的软骨几乎全部断裂,右耳耷拉在脸上。

  天火被冥泉这副其丑无比的样子吓了一跳,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只觉眼前突然一暗,然后天火发现刚才所见的沙滩和湖水也大变样了。

  之前的沙滩、湖水面积缩水了很多,中心湖不再是浩渺无比,变得只有方圆数里大小,柔软的金色沙滩也变成了缺乏生气的黑灰色,湛蓝的湖水也变成微微发黑的颜色,再也没有了波光淋漓的感觉,而更像是一潭死水,隐隐发出一股臭味。

  天火只觉得瞳孔收缩,以他的法眼刚才竟然没有看出这里的幻象,说明这个水晶宫完好时的等级确实很高,幸亏败落了,否则没人能从这里逃生。

  天火问:“你让我看到这里的真实景象,是准备和我一决生死,还是同归于尽呢?”

  冥泉摇头道:“我不想和你一决生死,我的身体快撑不住了,我现在只想从这里出去,我想活下来!所以我们来谈谈合作条件吧。”

  天火皱眉看着冥泉,犹豫了片刻说:“那好,你说吧,什么合作条件?”

  冥泉说:“你助我的魂魄从这里脱困,我就把这副残躯和湖里的幽泉银鱼都送给你。”

  天火摇摇头说:“我能进到这里,是因为我参加了一个比赛,你应该知道进来的不止我一个人,我们进来的目的就是靠捕捉幽泉银鱼和搜集鲛人之泪,然后根据捕捉的幽泉银鱼和鲛人之泪的数量来决定比赛名次。

  我们从这里出去以后,幽泉银鱼和鲛人之泪并不属于我们,出去了得交给比赛组织方,所以我不需要那么多不属于我的东西,只要数量能让我夺冠即可。

  还有,你跟我出去了,我无法保证你不会被他们发现,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你,你恐怕还是难逃死路,甚至魂魄落到他们手里,可能比你继续待在这里更凄惨。”

  冥泉认真地说:“我有办法隐藏自己的魂魄,只要你不出卖我,化神期的人修应该不会察觉我的存在。这里的东西可以助你赢得比赛,你尽可以取走。”

  天火继续摇头说:“你现在实力不如我,这些东西即使你不送给我,我也有本事靠自己能力去取,你许的这个好处不成立,不要拿我自己的东西做礼物送给我。

  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又要冒那么大的风险,你觉得我会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冥泉咬牙道:“你只要把我的魂魄珠带出去,我可以给你一滴鲛人之泪让你赢得比赛,然后保证每年给你一滴鲛人之泪,十年之后你还我自由,这样可以了吧?”

  天火认真算了算,觉得好像不太吃亏,说:“好,成交,我们同时立誓,若违反此约,天地共诛之。”

  冥泉点头同意,两人同时立下重誓,约定了彼此的责任和义务。

  冥泉从嘴里吐出一颗龙眼大小的通明珠子和一个小玉瓶,珠子里有一个小小的微缩人鱼,和鲛人之前出场的相貌非常相似。

  冥泉将这颗透明的珠子交给天火说:“这颗水晶球就是这个洞府的本体,我的魂魄寄存在里面,不会被化神期的人修发现,你妥善藏好就行了。这个玉瓶里是我留存的一滴鲛人之泪。

  我的躯体你随意处置吧,虽然已经残破了,但是比鲛人之泪贵重很多,如果大会组织者逼你交出我的躯体,你一定要问他们要个高价,否则对不起我的这具躯体。

  现在我的妖力已经耗尽,迷宫通道马上就要重新开启,我没有时间帮你捕捉幽泉银鱼了,以你的实力捕捉幽泉银鱼,应该不会太难。”

  冥泉说完就摇摇欲坠起来,天火急忙从他手中接过水晶珠子问道:“你能不能把我的四位同伴传送过来。”

  冥泉说:“我不知道哪几位是你的同伴,而且我已经撑不……”

  冥泉的话音未落,就翻倒在地上了,天火并没有立刻上去扶他,毕竟这是一个异族,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此时使诈。

  天火等了一小会儿,突然背后山崖上发出咔咔的声响,之前消失的六个洞口又重新出现了,天火急忙抓起冥泉的尸体和他的三钢叉扔进了乾坤袋中,能进入乾坤袋里,说明冥泉确实已经死亡,否则乾坤袋内是无法存放生命体。

  天火知道洞口开启后,其他参赛选手很快就会赶到,事不宜迟,天火急忙取出五子连心牌,迅速按下召唤键。

  进入通道的其他选手早已发现迷宫通道变成了循环路,立刻着急起来,都以为走错了路,不少人开始调头往回探查。

  顾清流这时已经狼狈不堪,他不知道天道宗的熊庆、文博和自己有多大的仇怨,竟然一直追着自己不放,明明知道自己把他们往歧路上引,还是这么而锲而不舍追杀自己。

  顾清流打不过两人,又无法摆脱他们,双方就在通道内一直这样追逃打斗,每个人都疲惫不堪。

  同样疲惫不堪的还有丁峰和司空娜娜,让两个高个子人在这种低矮的通道里比赛确实缺乏人性,他二人绝大多数的精力都用在弯腰走路上了,甚至在通道里遇到了别的选手,动起手来都很吃亏,稍不注意就会碰头。

  两人至今还未找到通往正确通道的路,他们两个人觉得很绝望,难道这次争先赛两个人要被困死在迷宫中一无所获吗?

  钟兴民则开心地收获了第二条幽泉银鱼,水塘里的水虽然冰冷刺骨,但是只是普通的地下水,没有湖水的保护,幽泉银鱼变得容易捕捉了,可惜幽泉银鱼出水即亡,钟兴民只好把它们的尸体扔进了革囊。

  就在这时,迷宫通道中突然出现了剧烈的抖动,所有在通道里的人都被晃得头晕,不得不扶着墙壁才勉强站住,抖动持续了没有多久,又恢复了正常,而六条通往中心湖的通道重新出现。

  同时,顾清风、丁峰、司空娜娜和钟兴民身上突然出现了青白色的光芒,无论是带在身上,还是放在储物袋中的五子连心牌,在同一时间发动了。

  只见几道青光一闪,顾清风等四人立刻从原地消失了。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