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二十六章 血色寿宴 下

第二十六章 血色寿宴 下

  宋玄武冷冷地看了汨罗县令一眼道:“此事近期已经有了眉目,不劳你费心了,多半是修道之人所为,所以也不在你们县衙的管理范围之内。

  你可以偷偷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如果当官一心只想捞钱,却不为百姓做事,你迟早也会受到相应的报应,好自为之吧!”

  汨罗县令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道:“仙师,您教训得是,下官以后肯定更加克己奉公、一心为民。不知仙师来这里是找谁呢?下官身为本地父母官,对汨罗县的百姓还是比较熟悉,仙师有什么需要可以问我。”

  宋玄武呵呵一笑,看向汨罗县令身旁的许昌清问道:“你就是今天寿宴的主人吧?”

  许昌清虽然对静云观仙师的到来感到十分不安,但是经过汨罗县令上前搭话的时间一缓冲,许昌清已经将其中的干系想得比较清楚。

  静云观极少插手凡人事务,今天竟然一次派出三位仙师前来,肯定不是来找自己或虚假的晦气,多半与山桐子有关,而且看他们的架势多半来者不善。

  许家和山桐子这些年一直是互相利用、互相防范,山桐子和黄宣对许家的威胁越来越大,许家一直想找机会除去这个祸患,但是一来没有这个实力,二来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一直未曾撕破脸皮。

  今天静云观的仙师突然来访,十有八九与山桐子有关,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趁机除去山桐子,对许家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

  想通了这层关节,许昌清心中的恐慌立刻减弱了很多,想到有机会坑杀山桐子,他不觉有些兴奋起来。

  许昌清急忙抱拳说:“仙师您好,小民许昌清,今天正是小人六十岁寿宴,乡下人就图个热闹,场面大了点,望仙师不要见笑。”

  宋玄武左右看了看道:“场面不算小了,能在汨罗这种县城摆出这样的排场,看来你也是汨罗县的顶级头面人物。”

  许昌清没想到这位宋仙师竟然这么宽厚随和,点头哈腰道:“仙师过奖了,可否赏光进殿内饮上两杯?”

  宋玄武此时才认真打量了下许昌清,觉得这个乡下土豪虽然生日排场摆得很大,但是长相和说话并不令人讨厌,所以就不打算牵连于他,开口道:

  “许施主,贫道今日公务在身,不便饮宴,你派人查查你的宾客中可有一名叫山桐子的修士,让他出来见我。”

  许昌清心中狂喜,果然静云观此行的目的真是山桐子,这妖道处处透着邪性,这次终于要有报应了,许家终于可以拨云见日了。

  许昌清不愧多年商海纵横,对情绪掌控得很好,面上露出惊愕之色道:“宋仙师是找山桐子仙师吗?那不用查,他刚才正跟我们在殿内饮宴呢!”

  说完许昌清回头向人群中看去,人群随许昌清的目光自动分为两列,让出一条路来,许昌清发现山桐子并没有跟在大家身后,奇怪道:

  “诶,刚才出殿门时,我还看到山桐子仙师了,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黄宣,你师父去哪里了?”

  黄宣也是一个人精,山桐子平时的行事做为他最清楚,他还在其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静云观道士出现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山桐子出事了,多半会牵连自己,所以他时刻关注着山桐子的动向。

  当山桐子悄悄退入大殿时,他本来也想跟着一起退回大殿内,可是他转念一想,如果山桐子能对付得了来人,怎么会避让呢?

  山桐子多半是觉得不是对手才避让的,如果自己和他一起进退,肯定会被所有人当成山桐子的同伙,很有可能跟他一起遭受惩罚。

  如果及时撇清和山桐子的关系,说之前都是被山桐子欺骗,而自己又是个凡人,说不定还能逃得一命。

  想到这里,黄宣死死忍住退入大殿的冲动,站在众人的身后没有离去。

  黄宣看到许昌清点出自己是山桐子的徒弟,就知道自己这个老丈人包藏祸心,想要害自己,恨得牙痒不已,但是他也不敢表达出来。

  黄宣急忙踏前一步,站在众人分开的台阶中间说:“岳父大人说笑了,山桐子只是租借我家的一座宅院,我们并非师徒关系。

  山桐子平时为人倨傲,今天能专门来为岳父贺寿,我都没有想到。

  刚才我看到三位仙师到来时,山桐子只瞥了一眼就返回殿内了,现在应该还在里面。”

  黄宣一句话又把许昌清和自己的关系交代清楚,同时也说明许昌清和山桐子关系匪浅,心说我跑不了,你也别想跑。

  许昌清心中暗骂黄宣狡诈,只好回身道:“仙师,山桐子在殿内呢,看来我们还是得进到殿内才行。”

  宋玄武哈哈一笑道:“不用,你们都退下,我自己与他交涉。”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静云观三位仙师到来,正是为了山桐子,呼啦一声所有人都冲下台阶。

  双方都是仙师,一旦动起手来,威力难测、万一殃及池鱼怎么办?

  这些大殿内的客人个个都十分怕死,所以没人敢犹豫,就连黄宣也厚着脸皮跟着众人冲下了台阶。

  宋玄武不再理会众人,他漫步走上台阶,高声喊道:“殿内还有无关人等吗?静云观办事,请及时回避,避免错伤无辜。”

  宋玄武连喊三声,殿内并没有人再走出来,其实就算刚才殿里有别人,这会儿也被山桐子抓住做人质了。

  宋玄武走上台阶,来到大殿门外,同时天空上的两名黄衣道士也降低了一些高度,配合宋玄武向大殿压迫下来。

  原本宽敞明亮的大殿,此时已经升起了一层氤氲的红色烟气,殿内的情况已经看不真切,这样的景象就连退到殿外广场上的宾客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寻常。

  宋玄武稍微动了动鼻子,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看来昨天巡风特使发来的信息是真的,这里真有邪修,甚至是魔修存在。

  这次静云观派出的三位弟子,宋玄武是筑基期高阶修为,另两名黄衣弟子也有筑基期初阶的修为,而根据巡风特使的情报,山桐子只有炼气九转的修为,所以他们根本没把山桐子放在眼里。

  宋玄武并没有急于进入殿内,他对着大殿内喊道:“山桐子,你的罪行已经暴露了!乖乖自缚出来,积极供述罪状,可能还会从轻发落,如果你一意孤行、负隅顽抗,下场必将非常凄凉。”

  宋玄武说得比较含糊,因为昨日巡风特使传讯,只是说怀疑汨罗县的山桐子修炼魔功、残害百姓,但没有拿出真凭实据,宋玄武三人今天也只是奉命前来调查,所以他才用这种官方常用的震慑语气吓唬山桐子。

  宋玄武虽然只是在吓唬人,但是大殿内的山桐子却以为静云观已经掌握了自己所有的动向和行为,已经起了拼死反抗的想法。

  一阵桀桀怪笑从大殿里传了出来:“静云观的小道士,你们静云观素来出手狠辣,对和你们理念不同的修真同道,历来是赶尽杀绝,我可不相信你们会从轻发落的鬼话。”

  宋玄武来之前只以为今天就是个擒拿邪修的小任务,突然听到“理念不同”四个字,立刻双目圆睁,大脑快速运转起来。

  道统之争历来是修真界最大的争端,目前华夏族以道教为尊,只默许了少量佛教和儒教等道统存在,其他道统一律视为异端,全力打压,这些年能提到理念不同的道统,就只有四大邪教了。

  唐国对国内道统的控制极为严格,一直自诩没有四大邪教出现,如果这个山桐子所说不虚,那么今天这个事件可能是唐国近万年来发现的首例邪教渗透,这个案件的性质就和之前大大不同。

  如果能证实山桐子所说,并顺藤摸瓜发现他背后的势力,那绝对是大功一件,足以让宋玄武直接升为静云观橙衣弟子。

  宋玄武不觉一阵兴奋,感觉心跳和血脉流动的速度都快了很多,他声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不少,试探道:“山桐子你别激动,我们来之前已经查过你的资料,你之前的师承虽然已经断绝,但是还是我道门正宗。

  就算你加入了邪教,也只是一时被蒙蔽而已,你又不是首恶!只要你配合静云观的行动,我敢保证你性命无忧。”

  山桐子怒吼道:“姓宋的,你休想我相信你!静云观什么时候对四大神教的弟子心慈手软过,你不过是想哄骗我,然后查出我身后的人!你就别做梦了!”

  宋玄武一听“四大神教”,立刻确定山桐子是四大邪教的门下,只有他们自己的弟子才会叫自己为神教。

  宋玄武急忙向不远处两位黄衣师弟做了个手势,要求他们配合自己雷霆一击,那两位黄衣弟子也是一阵高兴,发现邪教弟子绝对是大功一件。

  正当三人准备发起突袭时,殿内的山桐子突然道:“早知道你们不会守信用的,去死吧!”

  “轰”一声巨响!许家祠堂雄伟的正殿竟然瞬间爆裂崩塌,大量红色的烟气从大殿的废墟内逸出,随风一飘荡,迅速笼罩了大半个许家祠堂。

  宋玄武和他两个师弟怒吼着向废墟扑去,他们要抓住这个可恶的山桐子。

  许家祠堂的广场上这时却发生了异变,有些不小心吸入了红色烟气的客人突然抓住自己的脖颈,开始拼命地抓挠起来,直抓得鲜血淋漓。

  有些吸入较多红色烟气的人,直接七窍流血,大口大口的喷出血来!场面一下变得极度恐怖!百度一下“妖狐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