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二十七章 灭妖道

第二十七章 灭妖道

  宋玄武和两名师弟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山桐子会这么果决,发现情况对自己不利,竟然都不辩解一下,立刻就释放了大量毒气。

  静云观虽然超然世外,不涉凡人事务,但如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造成凡人大量死亡,涉事人员也会受到严惩,所以山桐子这一招先发制人、投鼠忌器用的确实狠辣。

  宋玄武对着远处的两位师弟大吼一声:“师弟你们快控制毒烟外泄,我用宝瓶收了这毒烟。”

  宋玄武冲天而起,飞到半空中,翻手取出一个六寸长的一个银质宝瓶,迎风一抖,变大了十倍,宋玄武将银质宝瓶高举在头上,对着下面的红色烟气念起口诀来。

  只见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宝瓶中发出,开始将近处的红色烟气吸入宝瓶之中,但是远处四处逸散的红色烟气却无法控制。

  宋玄武的两个师弟迅速飞开,飞向坍塌大殿的两侧,他们每人掏出一根黄色绳索抓住一头,将另一头向对方抛去。

  黄色绳索的另一头落入对方的手中后,他们急忙注入真元之力,两条绳索立刻被真元之力崩成了一个圆环形。

  圆环形迅速扩大,几乎将所有的红色烟气的区域都罩了进去,两人同时大吼道:“风起!”

  只见黄色绳索圈起的范围内,突然间从地面向上形成了一股抬升气流,很快这股气流带着红色烟气向空中飞去。

  只不过四五息的时间,笼罩在地面上的红色烟气大部分都被卷上了天空,又陆续被宋玄武手中的银质宝瓶吸了进去。

  红色烟气散去,除了几个中毒特别深的人,其他人大部分中毒症状有所缓解,虽然还在剧烈地咳嗽喘息着,但情况比刚才缓解了不少。

  宋玄武在空中大吼道:“汨罗县令听令,速速组织人员救治中毒人员,用清水洗鼻灌肺,皂角水灌胃催吐,否则中毒过深的人也有生命危险。”

  汨罗县令正坐在地上拼命地咳嗽中,从大殿中退出的人离事发地点很近,猝不及防之下,大多都吸入了不少红色烟气,现在他们是中毒最深的一群人。

  其中汨罗县丞和黄宣最为倒霉,从大殿台阶上退下来时,他们排在最后面,大殿崩塌后他们却成了最靠近大殿的人,属他二人吸入的毒烟最多,这时两人已经开始大口呕血,出现了昏迷迹象。

  许昌清是个极其小心谨慎的人,他看到大殿内有红色烟气时,第一时间就警惕起来,待大殿崩塌后,他第一时间用衣袖掩住了口鼻,虽然也少量吸入了红色烟气,但在这群人中算是中毒最轻的人。

  许昌清听到宋玄武的话后,第一时间就往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对一旁发呆的许家仆役怒吼道:“都发什么呆!快去准备清水和皂角水!”

  他自己却快步冲到最近的席面上,拿起桌上微温的水壶向自己的口鼻中灌了下去。

  这时大殿内其他的客人才意识到许昌清是在做什么,还能挣扎站起来的客人急忙也向广场中其他桌子冲去,寻找清水。

  至于中毒较深不能动弹的客人,这时也没人来得及去顾及他们,只能等一会儿仆役们前来救援。

  许家一众管事冲了上来,把许家几个昌字辈大爷抬下去抢救,大管家和二管家则围着许昌清身边帮忙,这两位管家对许昌清可谓忠心耿耿。

  许昌清本来就中毒不深,狂灌了一鼻子一肚子茶水后,咳嗽呕吐一阵后感觉自己的不适好了很多,稍微缓过劲来,他双手抓住大管家、二管家压低声音一字一顿道:“去把黄宣看住,你们两个亲自施救!”

  他眼中闪烁着阴冷狠毒之色,让大管家和二管家看得心中发寒,但是他二人跟随许昌清多年,早已心神领会,互相看了一眼,狠狠点了点头。

  许昌清突然大喊道:“你们两个不要管我,快去抢救县丞大人和我女婿,他们两个中毒最深,不能耽搁了!”

  大管家和二管家被许昌清一把推开,许昌清仿佛余毒未消,推开两人后又虚弱地滑落到地上,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大管家和二管家急忙起身,顺路抓了几名许家的管事仆役向县丞大人和黄宣冲了过去,他们一到现场先把黄府赶来救自己老爷的三位仆役赶跑了,将黄宣团团围住,又分出三个人去救助县丞大人。

  许府的管家和管事仿佛都很用心地在救助两位重要人物,但是他们只是把黄宣围住,并没有灌水施救,而是一会儿指挥人去找门板,一会儿抓住黄宣的身子猛地一阵摇晃,并且不让黄府的仆役靠前。

  黄府的三位仆役还算忠心,看出许府的管家没有真心救助自家老爷,忍不住叫骂起来,这时许府的第二批救援人员赶了过来,其中有几个护院直接上前制住黄府的仆役,以怀疑他们是山桐子内应为由直接带离了现场。

  因为整个现场都是混乱不堪,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所以黄宣在二管家的摇晃之下,口中吐出了更多的鲜血,人也很快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

  许昌清坐在地上偷眼观察着场内的情况,红色烟气此时已被控制住,大部分客人在及时救助下,已经逐渐好转,没有生命之忧。

  他自己也好了个八九分,但是他依然装作虚弱不堪不能起身,因为山桐子从大殿坍塌后一直没有出现,以他对山桐子的了解,山桐子可不是那种视死如归的修士,山桐子对生命的眷恋远超常人。

  宋玄武和他两位师弟看场内的局势已经控制住,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宋玄武也不相信山桐子这种妖道会震塌大殿自杀,红色烟气收尽后,他接下来要抓住或击毙山桐子。

  宋玄武目光四下扫射,冷声道:“山桐子,原来你已经投到红阳邪教门下,真是小看你了!现在你的身份已经暴露,肯定是跑不了了,快出来堂堂一战,说不定我们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宋玄武的声音在祠堂上空飘荡,但是坍塌的大殿废墟里却没有一点回应。

  祠堂内的人也被宋玄武的话惊呆了,没想到汨罗县人人敬畏的山桐子仙师竟然是红阳邪教的门下,大家还傻傻地供奉了他这么久,如果不是静云观的仙师亲口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

  一时之间祠堂内变得鸦雀无声,一来被邪教的名头吓到了,二来怕被山桐子牵连。

  宋玄武看废墟上没有任何反应,怒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小弓,只有三尺长短,很像孩子玩耍用的软弓。

  宋玄武又取出一大三小三支箭矢,将三支小箭别在胸前的衣襟上,大箭上弦,拇指粗细的箭矢指向地面的废墟。

  宋玄武轻哼一声,那枚大箭随即射出,速度并不很快,却有隐隐风雷之声,大箭击中地面的碎石瓦砾时,并没有出现大家预想的宏大爆裂景象,而是悄无声息地没入了瓦砾之中。

  两息过后,一阵山摇地动的晃动传来,整个破损大殿的区域,竟然整体拔高了一丈,仿佛是大地徒然升起,将已成废墟的大殿整体托举起来。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神迹,原来仙人横跨虚空、移山填海的传说都是真的,有些胆小的客人觉得双脚发软、跪倒在地。

  凭空升起的地面之下,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叫声,在大殿废墟的边缘地带,突然一道红色的光球从地下冲了出来,凄厉大吼道:“静云观的杂毛,四大神教迟早有一天会把你们灭尽。”

  红色光球迅速向城外飞去,就像燃烧的火焰一般,静云观两名黄衣弟子抖动那一侧的黄色绳索,想要阻挡山桐子。

  但山桐子此时已经激发了秘术,实力也达到筑基期修士实力,竟然直接冲破了黄色绳索的阻拦,向远方飞去。

  许昌清看到山桐子要走,心中大急,如果今日不能留下这个祸患,静云观的仙师一走,山桐子偷偷潜回,第一个倒霉的必然是许家,肯定会被他劫掠一番,甚至家破人亡都有可能。

  许昌清刚要提醒宋仙师,只见宋玄武不紧不慢地从胸前衣襟上取下三支小箭,搭在手中的软弓上,并没有特意瞄准,而是角度抬高,很随意地激射了出去。

  三支小箭飞上空中,变成了三颗青色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化作三道抛物线快速向山桐子追去,速度明显比山桐子的遁光快出很多。

  很快,第一道角度最小,飞得最平的流星追上了山桐子,重重地砸在山桐子的遁光之上,令他在空中一顿,遁光散乱,身体剧烈摇晃起来。

  山桐子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手中迅速结印,利用这口精血加速逃遁,遁光速度是加快了,却变得黯淡无光、摇摇欲坠。

  宋玄武看第一箭并没有把山桐子拦截下来,也没有着急,山桐子飞出去不到十丈,第二道流星追上山桐子,一举击碎了山桐子的遁光,把他狠狠砸落到街道之上。

  这时街道上已经没有一个行人了,听说仙人们在打架,所有人都躲回了家中。

  山桐子口中鲜血狂喷,内脏碎了不少,身体多处骨折,他还是艰难地抬起头,强大的求胜欲望驱使他在地上蠕动着向前爬去。

  第三道流星这时来到,宛若流星般砸中山桐子的后背,一声爆响,血肉飞溅到街道旁的地上、墙上,形成一个三四丈大小的血痕,身体全部被炸成齑粉。

  山桐子瘦小的头颅咕噜噜滚出去数丈停了下来,黯淡无神的眼睛中流下了两串血泪,眼中充满了不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