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三十六章 问路

第三十六章 问路

  “百里长街、人流如织、万坊纵横、华灯璀璨”,讲的就是金陵城的街市盛况和夜景。

  天火师徒三人走过凤台门长长的甬道,通过甬道可以判断出金陵城城墙的厚度足以令人啧舌,不过普通人并不会关注这些细节。

  因为初次进入金陵城的人,都会被眼前繁荣的景象所吸引,道路宽敞、店铺林立,这里仅仅是金陵外城,其繁荣程度就越了很多大型城池,仿佛整个宋国的有钱人都集中到了这里。

  至于内城、宫城和皇城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天火三人现在还想象不出,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眼睛和耳朵已经忙不过来了。

  宋国自立国之初,就迁十万富户来金陵定居,为此专门修建了外城,所以金陵外城的商业氛围异常浓厚,来自东胜洲各处的货物琳琅满目、品类丰富,同时金陵城也引领着大宋国吃穿用度的风尚。

  璇玑派现在也经营着商会生意,更是立志要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商会,天火作为宗门的一份子自然对京城的商贸和风尚非常上心,他饶有兴趣地带着灰鸢和青牛在外城信步而行。

  在璇玑山时,天火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苦修,很少教导自己的两个徒弟,也跟他自身实力不强有关,灰鸢和青牛则由天火的师兄们代管。

  灰鸢灵智较高,跟苍耳和易囚徒两位师伯学习了不少经商管理之道,竟然学到两人几分商道真传,颇受二人赏识和推崇,认为将来璇玑派三代弟子中能撑起商道大业的非灰鸢莫属。

  这次派灰鸢陪天火来金陵,璇玑子就有意让他们择机开拓京城市场,所以天火和灰鸢一路对各地物产格外上心,金陵城的很多事物都让他们感到新奇无比,两人看到稀奇或上好的货品时,会忍不住上前询问一番。

  青牛对于商道兴趣寥寥,他对6启明的饕餮之术和周永的驭兽之术更感兴趣,尤其是饕餮之道可以直接将食物和灵药转化为妖力,避免了苦修之法,更是受到青牛的喜爱。

  像他这种灵智和资质都不高的妖修,就算在妖界混迹一生也不可能获得这样高级的功法,简直就是上天赐的恩赐。

  饕餮之法也让青牛看到了自己突破的希望,再加上人类的膳食比妖族的膳**致美味千百倍,所以他比灰鸢更早地归心了璇玑派。

  金陵城是宋国的都城,又处于江南富庶之地,这里的食肆酒馆汇集了天下名吃,各种花式菜肴琳琅满目,招牌、幌子、水牌上标注的美食菜肴不但有华夏三国的,还有蒙元、金国、西域等地的域外美食。

  仅仅是在食肆门前惊鸿一瞥,品相俱佳的美食就令青牛觉得眼前一亮,他再深吸一口气,那沁人心脾的诱人菜香更令他垂涎三尺。

  不过青牛看到师父和灰鸢师兄还在认真地逛街,他可不敢提议先坐下来大吃一顿,只能强忍着腹中的饥饿感,木讷地陪着两人继续逛街。

  逛了大半个时辰,天火三人才走完第一条三里长的街市,听好心的路人讲,这条街只是外城的一条偏僻陋巷,没有高档店铺,更没有好的食肆客栈。

  天火凭着俊朗和蔼的面容迅获得了一位好心大婶的信任,专门指点他们不要在外城边上浪费时间,应该去靠近内城东门的雨花巷逛逛。

  那里才是金陵外城最繁华的区域,无论住宿、餐饮、观景和逛店都是极好的去处,所有来金陵城的人都会去那里转一转,否则就不算真正来过金陵城。

  天火问清楚去雨花巷的路线后,给那位好心的大婶送上了一盒胭脂聊表心意,大婶开始坚决不肯收,后来听天火说这是从云滇省万里迢迢带来的“百花膏”后,终于心动收下了。

  临别时大婶怕天火是外乡人不懂京城的规矩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专门叮嘱了他一番需要格外注意的地方,最后还把自己家的地址留给天火,说她家相公是外城的巡捕,如果遇到地痞流氓欺压可以到她家去求援。

  天火欣然记下地址,再次感谢大婶的关爱后告辞离去,留下好心大婶在那感叹云滇那么偏僻的地方还有这样温润如玉、虚心受教的好少年。

  三人刚刚走出百余丈,青牛的肚子突然传来一声“咕噜噜”的巨响,声音异常得大,直接将方圆三四丈内行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青牛羞红着脸摸摸头道:“师父、师兄,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这是自然反应,昨天我们半夜出爬的钟山,现在已经快午时了,腹中饥饿难耐!不好意思,给师父脸上抹黑了。”

  天火知道青牛食量大,现在也到了午餐的时间,虽然青牛八成是故意把肚子弄得这么响,他也无心斥责,无奈道:“好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直接去雨花巷吧,找那里最好的客栈住下,叫最好的美味佳肴来吃。”

  青牛开心地咧嘴大笑,庆幸自己这次用计成功。

  雨花巷果然是外城最为繁华的地段,这里的繁华不是靠商旅行人众多堆积出来的那种嘈杂喧闹的繁华,而是靠考究的建筑、整洁的街道和鲜衣怒马却又彬彬有礼的行人衬托出来的高档繁荣。

  天火看到雨花巷的景象后感觉非常满意,没想到千万人居住的外城里竟然有这样一处格调不凡的街巷。

  灰鸢和青牛也看出了这里与别处街巷的不同,虽然他们没有太多的城市布局的鉴赏能力,凭直觉也承认这里绝对是外城最佳的去处。

  天火站在路边观察了半天,拦住一位大腹便便的华服青年,请教雨花巷最好的客栈和最好的酒肆是哪一家。

  这位大肚的胖青年一脸鄙夷地上下打量着天火三人,能问出这种白痴问题的金陵人不多,看来一定是外地来的土包子。

  仔细打量之下,胖青年直接忽略了灰鸢和青牛的存在,却忍不住多看了天火几眼,越看越觉得眼前的青年气度不凡,令他有种亲近的感觉。

  胖青年心中暗暗称奇,他可是金陵外城有名的混不吝、二愣子,平日里很少有他看顺眼的人,可是眼前这位少年却让他看得如此顺眼,竟然有种失散多年的兄弟感觉。

  胖青年心中暗暗腹诽:“这少年是谁?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讨厌他,还有种亲近感?难道是老头子在外面的私生子?”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个畏妻如虎的父亲,胖青年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打死他也不信自己的父亲敢在外面拈花惹草,更不要说生下私生子了。

  既然看对方顺眼,对方又问到了自己,胖青年决定指点一番,他双手叉腰道:“这位兄弟,你们从哪里来的?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士,你们打听这个干什么?”

  天火温和一笑道:“这位兄台,我是云滇省进京求学的学子,今天刚刚抵达京城,听说雨花巷是金陵外城最繁华的街巷,故而想来此见识一番。”

  以胖青年浅薄的学识并不知道云滇省在哪里,但是一听对方是外省籍人士,彻底推翻了他是老爹私生子的可能性,就变得更为热情。

  胖青年哈哈一笑,拱手道:“原来老弟是外省学子初次进京,那来雨花巷你是来对了,这里可是金陵外城最好的去处,先来认识一下,哥哥我叫万丰,人送外号‘雨花小霸王’,你问我雨花巷的情况,算是问对人了。”

  天后也拱手道:“原来是万兄呀,小弟天火,初来乍到贵宝地,还望哥哥以后多指点、多关照!”

  胖青年没想到自称一声哥哥,对方不但不恼,还跟着叫上了哥哥,他就喜欢这样直白豪爽的人,对天火的感官更是好上加好。

  万丰上前一步抓住天火的胳膊说:“好兄弟,相见即为有缘!哥哥我今日闲来无事出来赌两把,没想到会在街上遇到你这样顺眼的朋友,赌坊先不去了,哥哥带你见识见识这雨花巷。”

  说完不由分说地拉起天火进了雨花巷,灰鸢和青牛默默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青牛传音道:“师兄,师父是不是使用了什么秘法,为何今日他问路的人都对他这么热情呢?”

  灰鸢看着天火的背影道:“师父早晨在山顶心法境界再次突破,知守天下式中的‘知’字诀已经修炼大成了。

  刚才面对那位大婶时,师父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使用了‘冷暖相知’的意境,那位大婶立刻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子侄,恨不得掏心掏肺给他。

  现在师父有意对这个万丰使用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意境,这个万丰自然无法抵挡师父的魅力,此时早已将师父看成了他多年的好友,所以会如此热情。”

  青牛啧舌道:“师父的这套心法简直称得上逆天了,不过还好他没对我们施展过,否则我们两个根本无法抵抗他的心法,早就对他顶礼膜拜了,想想我们会被人如此控制就觉得恐怖!”

  灰鸢沉声道:“他是没对我们施展过,他用时间和耐心赢得了我们的尊重和认同,好比杀人诛心,比用道术控制我们更厉害!如果现在有人要杀师父,你会不会拼死保护他?”

  青牛脸上的神情凝重起来,恶狠狠道:“谁敢动师父一根汗毛,我就是拼死也要杀了他为师父出气!”

  灰鸢长叹一声:“唉,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才是真正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无招胜有招,人心最难防呀!”

  灰鸢说完大步跟上天火和万丰的步伐,青牛听得似懂非懂,他是个简单的人,既然听不懂,也就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快步跟了上去。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