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库 > 妖狐行 > 第三十九章 入宫城

第三十九章 入宫城

  第三十九章入宫城

  十一月二十八日清晨,天火早早就起了床,专门用栀子水洗了个澡,换上了一件月白色的儒衫,又让万丰的侍女帮自己把头发好好梳理了一番挽成发髻,又在发髻上套上一个白玉束发,插上白玉发簪。

  收拾停当后,天火起身在屋内转了个圈,显得格外风流潇洒,直看的万丰、灰鸢、青牛和侍女四人眼中异彩涟涟,连声称赞起来。

  万丰今天不知为何也挣扎地爬起来了,都没有洗漱就蓬头垢面地来了天火的房间,他不得不承认天火兄弟的卖相确实比自己强那么一些,看起来非常养眼,不过这身装束有点素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万丰皱眉想了片刻,吩咐侍女道:“去我屋里把我最好的玉带和玉佩取来,对了,还有那柄从倭国商人手里买来的和风金扇一并取来。”

  侍女很快就取来了玉带、玉佩和扇子,万丰亲自给天火佩戴上白绢镶玉腰带和玉佩,又把扇子塞到天火手里。

  这条腰带上镶嵌的也是羊脂白玉,和天火的束发、发簪相应成辉,玉佩则是碧绿的翡翠石雕琢而成,配上红色丝绦衬托着一身白色素淡的天火,令他显得活波了很多。

  天火哗的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扇子,金红两色的扇面衬托着天火白玉无瑕的面庞更显得英俊,令大家看得眼前一亮。

  天火摆了两个姿势后,把扇子收了起来,摇头笑道:“万丰哥哥,我这一身打扮有些过了吧,很有矫揉造作的嫌疑,万一喧宾夺主了多不好呀。”

  万丰哈哈笑道:“小天,你今天是去见一位皇子,不把自己打扮得出众一些可不行,这位十九皇子听说不那么好伺候,如果你能得到他的信任和支持,将来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呀。”

  天火好奇地问:“哥哥,前几日你就知道我要去见十九皇子,也没听你谈论十九皇子,今天怎么点评起来十九皇子了呢?”

  万丰从怀里取出一沓子稿纸来,大概有二三十页,递给了天火道:“没遇到你之前,我对宫里的皇子们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听说你要和他们打交道,我才找人去打听了一番,昨天晚上才把东西给我,我熬了半夜才大致弄明白这些皇子都是什么玩意,不对,都不是玩意!

  这些资料对你肯定有些用,内容不保证绝对准确,你也知道我认识的人没几个是靠谱的,不过他们的消息来源多,你有选择地看看吧。”

  天火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发现万丰并非表面上看去那么蠢笨,只是比较懒惰,懒得管他自己没兴趣的事情,人还是极其聪明。

  平日里万丰连自家的账目都懒得多看一眼,现在竟然会为了自己去找这些资料,令天火非常感动。

  天火上前抓住万丰的手道:“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兄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万丰嫌弃地甩开天火的手道:“少恶心我,在我家白吃白住也没见你说声谢字。这会儿搞得这么煽情,我可不习惯!

  十九皇子此人性格贪婪,但是也比较护短,他真正认同的手下还是大有可为,将来兄弟你发达了,记得提携一下我们万家就算回报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宫城吧,马车我已经给你备好了。”

  天火拍拍万丰的肩膀道:“哥哥,你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灰鸢和青牛跟着天火出了房间,天火回头道:“你们两个就不用跟我去了吧,宫城内高手众多,恐怕多有不便。”

  万丰也走了出来:“小天,把他们带上吧!你那腰牌我看了,可以带四名随从进宫城,宫城里住的都是些上等人,很看重排场,你带的人少了,他们会觉得你没实力看不起你,来了京城还是要按京城的规矩办事。”

  天火三人上了马车,车夫是万丰家自己的车夫,对金陵城非常熟悉,就由他送天火三人去宫城。

  万丰站在自家后门处看着马车拐过街角,打了个呵欠,准备回去继续补觉。

  那名侍女搀扶着万丰往回走,嘴里轻声问道:“少爷,您为何对天火少爷这么好呀?府里有人私下里说天火少爷是老爷的私生子。”

  万丰愣了一下,哈哈笑道:“我倒是希望他是我的便宜老弟呢,可惜不是呀!我这兄弟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大人物,我趁现在跟他搞好关系,将来肯定受益无穷。

  不知我爹和我娘这趟回乡省亲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和他们商量呢。”

  万丰后面半句显然是自言自语,那名侍女十分乖巧,并没有接话打断少爷的思路,静静地搀扶着万丰回了房间。

  ……

  万家的马车外部装饰富丽堂皇,内部空间十分宽敞舒适,天火三人坐进去还显得十分宽松。

  天火并没有说话,坐在车厢内厚厚的垫子上认真地翻看着万丰给他的资料,这些资料内容不少,涉及各个皇子,但以十九皇子为主,杂而不乱,看来是经高人整理过才给的万丰。

  关于十九皇子的履历、性格、实力和府中重要人物的资料比天火掌握的还要详尽不少,甚至还有十九皇子一些事例和行事风格的分析,都是言简意赅、切中要害,让十九皇子的形象更加立体起来。

  很快天火看完了这些资料,他将资料放入乾坤袋中,闭目思考起来,看来之前还是小瞧了万丰,这个青年远没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灰鸢和青牛也没说话,刚才看到天火在研究资料,两人就盘膝修炼起来,宋国宫城之行还是给他们心理造成了一些压力。

  万家的马车走了快半个时辰,终于来到宫城东门外,这里的盘查明显严格了很多,除了正常的宫卫检查外,还有四名道装青年会持法器检查马车马匹,显然是防止来历不明的修士或法器混入或带入宫城之内。

  天火跳下车来,递上腰牌,腰牌下面还藏了一张叠好的五十两银票,上来勘合腰牌的队正接过腰牌,又将银票递还给天火,根本没去看那张银票的面额。

  天火暗道:“金陵城宫卫果然训练有素,面对金钱面不改色,不愧是一国的精锐之师,看来宋国的核心战力还没有受到太大侵蚀。”

  宫卫队正认真核对了天火的腰牌及编号,旁边有名笔吏在簿册上记录,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四人持十九皇子府几号腰牌进入宫城,检录人某某某。

  有了这样详细的记录,一旦宫城内出现任何问题,追查起来就会比较容易,队正看笔吏记录完毕,对面的道士示意车内没有违禁物品,队正这才将腰牌递还给了天火。

  队正低声嘱咐道:“宫城重地,不得喧哗,不得纵马狂奔,你们的腰牌只有一天时效,酉时三刻前必须出宫城,否则会被宫卫缉拿,好了,进去吧。”

  天火这才知道宫城内的规矩这么多,也知道了手中的腰牌只是一次性的,估计出城时就会被收缴回去,估计十九皇子压根就没想见自己第二次。

  天火再次上车,这次车速明显慢了下来,马夫控着马匹以人步行的速度在向前挪动,天火知道宫城里规矩大,也不好催促他快走。

  刚刚通过宫城城墙,一股无形的威压仿佛从天地间渗透过来,天火立刻感觉到自己真元之力运转的速度慢了下来,修为被压制到平时五成水平。

  天火有些骇然地看向灰鸢和青牛,两人也是一脸惊恐,天火沉声道:“宋皇真是大手笔,宫城面积这么大,他竟然设置了这么强力的压制阵法,我现在最多只有平时五成的修为。”

  灰鸢和青牛对望一样,齐声道:“我们只剩四成的修为了。”

  天火闭目解析压制阵法的威力后道:“你们不要着急,这个阵法可能对境界越高的修士压制越狠,对凡人反倒没有影响,咱们的马夫根本感觉不到阵法的存在。”

  灰鸢点点头说:“估计化神期以上修士在这里最多能剩两成修为。”

  天火道:“没有抵御高级修士的手段,各国王朝不可能传承这么多年,估计皇城之内的压制手段更加霸道,没办法我们只能承受,一会儿就适应了。”

  灰鸢和青牛依言盘膝调息起来,争取让自己早点适应压制阵法,减少身上的不适感。

  天火并没有去调息,他的“守”字诀发动后,很快就抵消了阵法的压制,恢复了正常的修为,但是他筑基期的修为在宫城里根本就不够看,所以也没必要过分紧张。

  天火拉开马车侧面的帘子,打量起这座大宋国的宫城来。

  比内城更整洁宽广的街道,一条用暗纹砖铺设的专用御道将街道隔为两半,普通的车马只能从路两侧通过,中间的御道是皇族使用,除了比一般路要颠簸外,天火想不出这御道的作用。

  两侧的府宅规模都很大,外部形状也很单一,都是符合朝廷规制的建筑,除了大门上的匾额外,几乎看不出太大的区别。

  天火他们走的是宫城的主街,街上的车辆行人不多,宫城内的仆役一般都走后门和侧门的小路,不敢在主街上行走,只有获批进宫城办事的人才会在主街走,以示自己没有图摸不轨之心。

  天火看了一会儿宫城就觉得很没意思,满眼的单调和清冷,真不知道住在宫城里的人会不会觉得无聊,为了彰显身份的尊贵,只能远离热闹繁华的地方,真不知道怎样计算其中的得失。

看过《妖狐行》的书友还喜欢